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追兵来袭
    ,!

    三师虽说将一半的阳气给了我,但是终究是能被称为三师的人,交起手来动静也很大。

    阴在后面清理我们的足迹,也顺带将从身后冲过来的太一门人解决掉。

    带着这些孩子,我们都不方便出手,他们就算是自己逃跑也跑不远。

    我咬牙跺脚,将身体内那些不甘压下去,抱起两个掉队的孩子,往山下跑去。

    走到半山腰,却发现对面突然出现一群太一门的人,他们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冲了过来。

    “山!”我喊了一句,山立刻心领神会,往地上一拍,那门立刻出现,十几个甲士从其中走出来,迎了上去。

    前有追兵后又猛虎,这可怎么办!

    我正急的团团转的时候,风走了过来。

    “现在跑是没法跑了,找个地方藏一下吧!”她对我说道。

    “往那里藏?周围全部都是太一门的人。”我有些着急,毕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藏起来?师兄我们去藏道阁吧!”怀里的小道士对我说道。

    “藏道阁?”我瞪大了眼睛。

    我立刻点头,不能再拖了,这些孩子太小,一旦动起手来,难免伤到他们。

    我根据这个小道士的指引,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一个小型的道馆出现在我们面前,道馆很干净,看样子平时不缺人打扫。

    刚要走进去,那个小道士立刻喊停。

    “师兄,进去的话需要通报。”他说着,从我身上挣扎下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到门前。

    “弟子陈子正!”那小道士有模有样的行了一个道礼,看样子没少来。

    “你是不是又偷懒不想上早课?来我这里做什么?”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不是的!道祖,有坏人追我们!”那个小道士站起来之后全力的推开道馆的木门,我看着他憋得通红的小脸,才勉强推开一溜缝隙。

    我上前想要帮忙。

    “你是何人?”里面声音传出来,带着一阵风扑到我脸上,我居然没有了上前的势态。

    “我….”我刚要开口,那小道士立刻说道。

    “这是掌教师兄!新掌教!”他朝着里面大喊。

    “你的掌教令呢?拿出来我看一眼!”里面的声音接着传出来。

    我一下就语塞了,什么掌教令?我只是三师口头上说的,并没有见过什么掌教令。

    里面的人似乎看到我窘促的样子冷哼一声。

    “无掌教令,还敢自称掌教?”

    陈子正摸着脑袋想了一会,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回人群,在一群小道士中间嘀咕了一会,然后捧着一个木头做的令牌回来了。

    “这好像就是掌教令吧!师兄你认得吗?”陈子正看了看我,将这个令牌高高举起来递给我。

    令牌没有落到我手中,门中突然伸出一只苍老的手,夺了令牌就进去了。

    “哎呀呀!他们这群人吃干饭的吗!怎么敢把掌教令丢给这么一群小娃娃。”里面的老头子好像在惋惜。

    没一会,就将门打开了。

    他一打开门,我才看清楚他的长相,不像是想象中仙风道骨的模样,而是头上乱糟糟的梳着一个发髻,如此寒冷的天他只穿着一个单薄的道袍,敞开着怀,胡子也乱糟糟的,就是这么一个邋遢的样子。

    但是门外那些小道士看见之后,一个个赶紧跪在地上,板正的对着这个老道士磕头行礼。

    “道祖好!”

    那个道祖捻着自己的胡子,眯缝着眼点了点头,然后看到我没有动静,立刻吹胡子瞪眼。

    “你就是新掌教?怎么没有礼数!”他有些不满。

    我赶紧弯腰行礼。

    这样一来这老道士才满足的推开门。

    小道士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到了里面,却独独让风林他们四人留在了外面,老道士拉着我进去,只留下一句非道门人不得入内。

    我看到山朝我点头示意,我这才放心的进去了。

    里面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院子里都是一些花鸟鱼虫之类的东西,看不出来这个道士这么邋遢,还挺会玩的。

    “啧啧啧!你这掌教也太年轻了吧,我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如此年轻的掌教呢!”老道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啧啧嘴。

    说完了,他还一手搭在我手臂上,闭着眼感受一会,才松开,在我手臂上留下了一个油花花的手掌印。

    “阳气到也充沛,是块料!”他点点头。

    我赶紧找了个话茬将道门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原来是那三个小子将阳气给你了,我说呢,你阳气的充沛程度都快赶上我了。”没想到这老道士居然一点都不在意道门发生的事情,相反却在意起我和他之间阳气的差距。

    我赶紧重点又说了一下道门里面发生的是。

    这老道士听完了,脸上露出一丝厌倦的表情。

    “我老了,这些事和我可没有关系….”他一边说着一边扣着鼻孔走了,一边有几个调皮的孩子已经在逗鱼了,这可不行。

    留下我站在门口,这都是什么事啊,他不是道士吗,怎么对于道门的覆灭没有任何惊讶。

    就算是这里是藏道阁,他知道许多辛秘,但是也不应该这么淡然吧!

    这时候门外传来山的和别人对话的声音。

    我赶紧出去。

    对面走来了三个人,身穿花衣,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的手上比较严重,几乎摇摇欲坠,但是一旁的两个人似乎是没有看到,连斜眼瞧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山等人已经摆出了想要战斗的姿势。

    “你们是谁!”我高声问道。

    “吆吆!这就是杨长命吧,没想到真人长得还挺俊的,来让花姑瞧瞧!”那个没有受伤的女子冲着我摆摆手。

    花姑?这女的也就三十来岁,居然有这样的名号!

    “我们是太一门花字门的人,找到你刚好,跟我们走吧!”那个男的没有花姑这么轻松了,而是板着脸为我说道。

    “你们来就是为了我?”我冷着眼看到他。

    要是因为我,让他们不惜将道门挑唆内乱,那么这些人的死不就应该算在我头上吗!

    我越想越气。

    “哎哟哟,你这僵尸脸,再吓着他,你看看这眼神,这孩子要撒泼了。”花姑捂着嘴调笑我到。

    “找你只是顺带而为之,你要是不愿意走也无所谓,将那些孩子交出来,你就下山去吧,当然河图你是带不走的。”那个僵尸脸又说道。

    “那么说道门这次的打乱和你们有关系了。”我对他们说道。

    “这孩子莫不是傻了吧,没有关系花姑还亲自来吗?”花姑拿手指点了点我,好像我刚才再说废话一样。

    “有关系就好,你们想带我走,还是想想自己吧!”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就被点燃了。

    看到他们的样子,不出意外张锦等人已将被他们抓了,甚至…

    “就凭你?”花姑又笑了,笑的非常放肆。

    僵尸脸在一旁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但是花姑脸色立刻严肃起来。

    五对三,其中一个人已经受伤了,那么剩下的两个人估计也不会是巅峰状态,我脑海中快速的分析着局势。

    山回头看了我一眼,冲我微微点头,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可以动手。

    我眼中寒光一闪,祭出河图。

    我得为张锦报仇!

    一股阳气被我凝成利刃朝着他们激射过去。

    我不敢只身往前,因为张道林还没有出现,这让我时时防备,就怕他在暗中偷袭我。

    凤林山三人身体微微前倾,立刻冲了过去。

    我操控河图在一旁找寻机会。

    他们三个人进攻也有套路,近战能力最强的山冲到那个受伤的女人面前,林则是对阵那个僵尸脸,风和花姑相互周旋。

    我明白这样做的目的,山要是直接干掉那个受伤的女人,立刻就能帮别人。

    更别说阴已经在召唤斥候军了。

    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手上的女子实力并没有因为伤而降低,居然和山战斗的如火如荼,我实战经验不足,也毫无机会偷袭。

    风从怀中拿出之前见过的小令旗,立刻有几个弓箭手从她身后出现。

    林一手暗器疯狂投掷,僵尸脸一时间只能后退,无法还手。

    这时候他们身后不少道门兵人追了过来。想要进到道馆之中。

    我一看局势有些逆转,立刻用河图拦住这些道门兵人。

    凭我自己的力量确实有些不够看的,就算是加上阴也奈何不了道门兵人。

    他们相互之间结为阵法,我用阳气所化的利刃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这时候一个道门兵人突然持剑向我刺来,我慌乱之下用雷击木剑一挡,却被一股巨力震了回去。

    我看到他身上的玉佩,知道这就是胖道士说的他徒弟,但是没说他徒弟有这么强。

    我右手持剑,左手拿着河图,他向我冲来的时候我就用河图的屏障挡下,然后用雷击木剑进攻。

    在一旁交战的六个人眼中只有对手,什么都不管,这可苦了阴了,他几乎不停下手中的结印,大量的斥候军冲出来,然后被道门兵人的阵法绞得粉碎。

    这时候道馆的大门打开了,那个老道士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立刻脸上一变色,似乎有些惊讶,然后拿着扫帚出来了,居然在门前打扫起了积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