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门规
    ,!

    剩下的两个花字门的人面面相觑,也不知是不是看到这老道士的身手被吓住了,还是在怀疑老道士说的话究竟是几分真几分假。

    最让我意外的是,那些道门兵人居然也止步不前,没有之前那股子誓杀的冲劲了。

    “很好\好\好!”那么僵尸脸的男人脸上难得出现一抹怒意,看着我们嘴里挤出这六个字。

    “河图在你手中,也不算差,总会蓉来的!”僵尸脸冷冷的甩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小子,花姑等着你来哦!”花姑冲我抛了一个媚眼,也打算离开。

    我很纳闷,这群人居然抛弃了之前手上的这个女子的尸首,连问都不问,径直离开。

    他们虽然离开,但是道门兵人却团团将道馆围住,像是要将我困死在这里一样。

    我转脸看着老道士。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帮道门?”我在等他的解释。

    老道士等那些人离开,便没有了眼中那股凌厉劲,恢复了之前那个邋遢道士的样子。

    “掌教,你虽说学过道门之术,但是却没有在这龙虎山呆过一天,自然不知道门规。”老道士还是没让风林等人进门,不过却给他们行了个方便,就是能在门槛的地方避避寒风。

    老道士拉着我走到了道馆之中,在一间屋子里,他虔诚的跪拜下来。

    这间屋子里供奉了不少灵位,我看了一会,知道这些都是一些道门的掌教。

    他一边给我说门规,一边取了一个无字的灵位雕刻起来。

    原来道门分为三种人,一种为修道门人,就是我在山上见过的那些道士,平日里修研道术,依山而居,自给自足,同时也转转香火钱,另一种是入世之人,就是三师之前托付我寻找的,那些人要么是心不静,想要依托世俗洗尽铅华,要么是行走于邻里乡间积攒公德,替一些地方驱除邪祟鬼怪之类的,这种人虽说属于道门,但是却只是挂着道门的名头,就像是古代的镇守边关的将军一样,听诏不听宣。

    最后便是老道士这种人,他们被称为出世之人,也就是修行到了一定的程度,抛出凡念杂欲,又或是之前的掌教,他们往往单独隐居在一个地方,不会插手道门的事,但是却不脱离道门,就像是这次的道门剧变,道门底蕴何其丰厚,想要斩草除根几乎不可能,且不说入世之人踪迹难寻,就是那些在山中隐居的出世之人,一个个说的世俗一点就是道术修为早就出神入化,想要剿灭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

    老道士本就是镇守藏道阁的老道,虽说离得道门很近,但是他却不轻易上山,甚至就算是道门出现了巨大的剧变,也不会出手相助,就是因为道门并没有到不可挽救的时候。

    我听到这里,立刻反驳,道门都这样了,还没到不可挽救的地方?

    老道士摇摇头,对我说道门分支甚广,不说龙虎山,就算是武当山等地方也都有道门的道场,甚至还有隐世不出的茅山道士,虽说是偏门,但是殊途同归。

    我听了之后立刻有个疑惑,为什么龙虎山遭此劫难,剩余的地方却没有动静?

    我看到太一门渗透道门如此厉害,那么别的地方肯定也都这样,这么时候难道不是应该聚集起来守望相助才对吗。

    老道士一口吹去牌位上的木屑,杨长命三个字就在其中。

    老道士接着说,这些地方虽说殊途同归,但是却各自为政,每个地方也都有自己的掌教,更何况龙虎山都这样了,别的地方还会好到那里去。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龙虎山这次的变故是必然,甚至没有求救他人。

    这让我更加疑惑,这些道士甘愿自己相互残杀都不想让别人帮助?

    老道士突然拉近和我的距离,几乎是脸贴着脸,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你知道什么叫壮士断腕吗?”老道说道。

    我脸色变了好几下,心中突然明了。

    这次的道门剧变,虽说是大劫难,也是一次清洗。

    只有叛乱才能够清洗那些有异心的家伙,所以说龙虎山这次明面上是遭劫,实际上也是这些老家伙放任的后果,虽说折损了一些道士,但是本质上却逼得那些反叛的人不得不跳反,这样一来如果龙虎山不灭,那就是涅槃重生,新道门崛起之后,抛除去这些时刻惦记内斗的人,发展只会更加的迅猛。

    “你觉得这样做对不对?”老道士问我。

    我沉默了一会,我本来以为这样的大门派应该容忍几个内奸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当这些人的数量太多,甚至已经煽风点火了不少人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这样的斗争除了徒增人命之外几乎没有别的用处,而且不少道士没有叛乱,不也在其中陨落了吗。但是我想想这些,对于道门来说,却是必须要的,道门想要延续下去,必定要清除这些人。”我给了他我心中所想的答案。

    他点点头。

    “可是道祖,就算是新道门建立起来,想要发展到原来的程度,也需要时间,这些时间中谁又能保证没有别的势力强加进来?”我问道。

    “世上本就没有一劳永逸的法子,你认为道门这些年就是一帆风顺?要是这样那整个天下不都是道门的了吗,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清洗一下门内,不然你以为掌教就是管着道士的?修道之人本就应该脱离尘世,为何还要设立掌教一职?不就是为了能够慧眼识人,使得道门能够在恢复的时候多多壮大几分吗?”老道士双眼有些浑浊,似乎是这些事太过于世俗,让他的心都有些混乱了。

    我没了动静,这才知道这些大势力也有内在的混乱,有利有弊说不清道不明。

    “你若是心中还对这些事有意见,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是道门重要,还是道士重要?”老道士深吸几口气,眼中逐渐清明,应该是将心中关于世俗的事情暂时放下了。

    这个问题让我头大了起来。

    这问题不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吗。

    套在道门身上,要是道士重要,竭力的保持道士的安全,就算是内鬼进来也是不问不管,到时候虽然不会杀虐,但是道门注定分崩离析,,那样一来,没了道门还有道士吗?

    要是过于紧张,身份不明的道士立刻就清洗,只能徒增杀戮,到时候没人来当道士,道门也就不复存在。

    这样想来,这种慢慢积攒到一定时候,然后清洗内部的法子确实是最好的了。

    我看了看身后的这些小道士,年纪大的十几岁,年纪小的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这些孩子却要在这种年纪经历这种事,实在是有些不忍心。

    那些年纪小的还好,不懂事,很快就被道馆里的事物吸引,但是那些十几岁的孩子,都明白发生了什么,眉宇间早就聚集了一些阴郁之气,想来心中早就装了仇恨。

    老道士看到我看这些孩子的时候眼中露出的心疼意思,决定再给我加一把火。

    “掌教!你就能保证这些孩子里面没有太一门的人?”老道士不知道修炼了多久,内心早就心如止水,可是他有意无意的说出这番话,却让我心中掀起波涛。

    是啊,我能保证这些孩子中就没有太一门刻意留下的种子吗?当初张锦不就是这样吗,从小进来道门也当了几年的探子。

    看着此时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的小道士,不知道过多久就会刀剑相向,我心中就像是聚集了一团怨气,消不散,斩不掉。

    我装着一团阴郁之气走到门口,风林他们正在哪里修整,阴被派出去打探情况了,也只有他能够不动声色的绕开这些道门兵人。

    我将心中所想和道祖说的这些话告诉山,只是想找个人倾诉罢了。

    山听完了之后,不以为意,告诉我这就是所有地方都存在的问题,各方势力相互忌惮,想要打探对方的实力,就得安排各种各样的内奸细作前去,等到数量到达一定的时候,便开始内部清洗,所有势力的实力都会有所折损,这也就是道门还有底蕴,要是换成别的地方早就被一次次的折腾中消失了。

    风对我现在的样子很不满,冷哼一声,嘲讽我没有魄力,就这样的事情就让我阴郁起来,还敢掌控河图。

    她一提到河图,我才想起来这些人之前做的就是平息纠纷的事,对这种手段早就习以为常了。

    林也过来宽慰我,说这种事经历多了也就没有什么心结了。

    我看着他们都受了一些轻伤,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多谢了各位,本来就是让你们帮我来的道门,现在又惹上了这样的事,害你们受伤….”我不知道如何说下去,现在我身后还跟着不少拖油瓶。

    山拍了拍我肩膀,没有说什么,我知道他的意思是一定会帮我的。

    林则是指了指自己心口,冲我微微笑了笑。

    只有风此时气喘的很粗,好像在竭力的隐忍着什么,我将目光移过去,她和我目光一相交,她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一脚就将我踹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