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红脸白脸
    ,!

    我被她一脚踢翻在地,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但是我没有还手,毕竟是我将她拉过来,现在无辜卷入事端之中她心中有怨气也是必然的。

    风看到我没有还手,似乎心中的怒气又增添了不少。

    “站起来!”风朝我说道。

    我缓缓起身。

    还没站稳她又是一脚将我踢飞。

    这次明显力道又大了一些。

    我再次站起来,她又一脚将我提倒。

    我心中那股阴郁之气立刻升腾起来,就算是我将她卷入其中但是我没有要求她就此一直帮我,当初就说好了她要是不愿意可以走,现在将这些无名之火发泄出来也要有个度。

    我眼中露出一些不快,盯着她。

    “怎么?不敢站起来了?怕我踢你?”风抱着胸口对我说道。

    我又一次站起来,盯着她,但是我也没说什么,她再一次向我踢过来,我向后闪躲,躲开了。

    “害你卷入其中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你要有个度吧,你若是心中怨气难消,我也不要求你继续帮我,当初找你来确实是我们赶鸭子上架,你不痛快离去便是了。”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刚说完,风一个闪身来到我面前,拉着我手臂直接将我甩了出去,山还是怕我手上,稍稍在我身后一挡,卸去了一些力道,装作躲开的样子让我落到地上。

    然后他和林就出去了,似乎不愿意插手。

    “怎么?你还真当自己也是孩子了,还要山帮你?”风一脸怒气的朝我说道,她看见了山出手。

    “你!”我站起来指着她。

    “我?你连手都不敢还,还拿着河图到处招摇,整天像个小女子那样,动不动就抱歉。”风指着我破口大骂。

    “河图给你,真是败坏了大哥的名声,你这样的人,山和林跟着你能怎么样?一辈子缩在一个地方,被人刷来刷去,就知道不断的迎合,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风没有接着动手,而是继续冲我吼道。

    “我!”我被她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想要反抗却找不到词。

    “你什么你?感觉对不起我们就来道歉?一点魄力都没有,河图怎么会落到你手上,还不如让我就直接杀了你,再找一个新的人,山和林一世英名,跟着你能怎么样?你刚刚从阴间上来,确实得到了一些机缘,实力有所增长,但是你依旧是按捺不住性子,冲到道门上来,一路上畏畏缩缩,凡事还要征求我们的意见,到底是你想来还是我们想来?”风似乎是气的不行,一甩手便不再看我。

    我被说得有些迷茫了,她所说的所有字我都记在心头,反复思量。

    我发现她说的没错。

    我一直在不断的寻求他们的帮助,甚至任何事,就像是我被困在龙虎阵之中,我第一反应不是去破阵,而是看着风他们。

    我这知道,风林他们不是打不过那三个人,而是在历练我。就算是那三个花衣的人再怎么强,能和活了这么久的这几个人相提并论吗?

    他们不插手道门之事,让我一直以来的依仗消失了,张锦等人的拼死抵抗,更是让我心中有些胆寒。

    我扪心自问,我到底在怕什么。

    我一路上小心谨慎,生怕做错了什么。初来道门之前那种质问他们的气势一看到道门就烟消云散了。

    张锦抵抗的时候,我没有抓会赶紧逃走,我是怕他会死吗?结果被追上的时候让三师不得已将道门托付给我,说到底我是害了三师。

    龙虎阵摆在我面前,我心中一直在说我破不了,甚至一直开着河图的屏障,我连反抗的意思都没做,还好有老道士帮我。

    甚至我手握河图这样的利器,就因为我害怕自己成为另一个人,我将那些记忆片段压制在心底,不去观看,空有河图却不知道河图的正确用法。

    我有些泄气的坐在地上,这一切都在我脑海之中盘旋。

    我缺少了抗争的勇气。

    我没有孤注一掷的魄力。

    确实山和林跟着我没什么好处,尤其是山,他已经将虎符交给了我,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我这样的性格,导致了山可能会在保护我的过程中受伤,甚至结束了永生的生涯。

    山听到里面没有了动静,就悄悄进来,看到我颓废的坐在地上,征求似的看了看风,风别过头去舍也没说。

    “长命!风这时不想让河图的威风落下,这毕竟是大哥的东西,就算是我也不愿意看着它失去了往日的威风,风这样说也是将你当做了自己人,我们了解她,她要是不接受你,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山苦口婆心的对我说。

    林也在帮我检查伤势。

    我抬手制止了他的话。

    我站起来,看了看山,看了看林,也看了看在一旁生气的风。

    “她说的没错,我很惜命,她说的没错,我确实失去了抗争的心,要不是她说,我可真的就像这样一直被人当做棋子,不时的被抛出去看看水花。”我说着,弹了弹身上的泥土。

    我站定,心中突然多了一丝气,一丝让我感觉之前被人利用的怨气,一丝让我感觉张锦他们死去我无能为力的怨气,一丝我对自己软弱性子的怨气。

    “帮我一把吧!我受够了!”我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终于开口说道。

    风回过头来,看到了我眼中的坚定。

    三个人突然锤了几下自己的胸口,对我单膝跪地。

    这一次,我没有扶起他们。

    晚上,阴才回来,也带来了张锦等人已经牺牲的消息。

    我没有痛哭,也没有怒发冲冠,我只是将这一切记在心里。

    之前的那本书上写着,当初追杀我娘,还有奶奶的死,都是太一门的内奸干的,真凶就是太一门。

    加上这次的张锦、红姐、酒叔、还有三师和的道门上下。

    账要一笔一笔的算。

    现在我是道门掌教,先安置这些孩子,然后再去找太一门,我现在对太一门的了解只有那三个穿着花衣的花字门,看样子他们不光这一个,应该还有。

    我在院子中看着月亮,脑子里想着今后的计划。

    “他们红脸白脸唱的比我这老道好多了!”老道士晃晃悠悠来到我身边,看了看我在看的月亮,对我说道。

    “不过,无论是河仆还是朋友,这几个人都不错,要不是因为他们不是道门中人,我也就让他们进来休息了。”老道士笑了笑。

    “河仆?”我疑惑的说道。

    老道士带着我来到一间比较破旧的房间之中,他按下墙壁上的一块青砖,立刻出现了一间密室。

    他带我下去。

    密室中堆满了卷轴。

    他在其中翻翻找找,丢给我一卷。

    河图录。

    这三个字我就知道是关于河图的。

    其中也记载了河图的事情。

    也有关于河仆的。

    河图乃是黄河龙马出来,背负的图纸,分为十二卷。

    其中六卷记载了天下的河道分布,剩下的就是各种禁忌之术。

    而这六卷禁忌之术,也代表了六个人,六个河仆。

    河图只有一主,到死才会替换,河仆也是如此,河图六卷的力量都在六个河仆之中,所以他们身怀绝技,而河图的主人就是要统领这六个人的。

    我现在先后见到了四个人,山、林、风、阴。

    大体也知晓了他们的绝技。

    山的力量和战力、林的医术、风的推演、阴的隐蔽之术。

    然后后面便记载这他们出现的时候都发生过什么事。

    河图上一代主人,将天下的平衡作为自己职责,一直以来做的不少事都被记录在上面。

    这密室之中还有不少关于佛门还有诡案组的记载,都是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看样子道门在这方面也没少下功夫。

    不过看了这些东西,我也就明白了为什么风会对我这样的性格有如此大的成见。

    一件事能坚持一天,能坚持一年,和他们将这件事坚持了百年千年是不一样的。

    我看到河图录上还有一些残缺。

    “这河图录怎么缺了一部分?”我问道。

    “当初被人销毁了,都是关于巫女的记载,前段时间巫女也来过,扫荡了一圈,有些东西都被销毁了。”老道士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么?糖糖来过?什么时候?”我问道。

    “前几个月吧,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了!她孤身一人来的,闯了进来,我没拦住。”老道士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一些之前的记载,新的不再这里,当时也就没有拦她,销毁就销毁吧,只要不带出去,老道士也没有拼命拦截。

    说完,老道士又给我找了几卷东西,是一些道门的剑术还有符箓之类的,风水没给我,知道我现在学也学不了多少,再说我有河图了,再花费大把时间研究风水也得不偿失。

    我知道老道士的意思,我也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就问他要了一间单独的房子,我要重新审视那些记忆片段了。

    临走我问老道士:“道祖!你之前见我的时候没怀疑过我是太一门的人?”。

    毕竟之前都在说我是太一门的人,现在我做道门掌教,他怀疑我也是正常的。

    “嘿嘿!老人精!老人精!老道这一双招子可是亮的很啊!”老道士对我一笑,就去给我准备房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