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河图秘闻
    ,!

    我坐在这房间中,深呼吸几次,尽力的平稳心神,实际上做这个决定我也着实不容易,我也知道这样能够让我更加深入了解河图究竟是个怎样的东西。

    但是我心中也有一丝担忧,我也很害怕就真的像是我之前想的那样,我要是全部吸收了这其中的记忆,我就会变的不再是我了。

    可是现在情况也不好,门外还有道门兵人守护,呆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有那些小道士,虽然其中很可能还有一些太一门的种子,但是怎么说都是一些孩子,我既然答应了三师要将他们带去别的道门,就不能食言。

    我现在的实力,虽说比刚下山的时候厉害不少,但是和山林他们比起来依旧是拖后腿的,就连逃跑都不如阴。

    还有关于我身世的秘密,源头已经指向太一门了,而且我也知道,这应该就是最终的源头,先前看见的三个穿花衣的太一门人,虽说是太一门中的花字门,但是实力也很高,张锦他们都没有挡住,要是我对上,只有等死了。

    通过之前对于太一门的了解我知道,这个门派虽说起源不知何时起来的,但是它比较与其他门派,渗透力之强是前所未有的,这种渗透力往往和实力成正比,我若是不抢先提高实力,难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总觉得这些事情或多或少都有糖糖的身影,我不知道她的目的,山林他们也不知道,但是糖糖对于河图的了解,是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若是她是最终的推手,我到时候还真无法阻止。

    我想到这里,甩甩头将这些杂念都抛诸脑后。

    我闭上眼睛,心中默念清心诀,使得自己显现心无杂念。

    慢慢将脑子里的那些关于河图的事情放出来,慢慢接受他们。

    这些记忆片段并不连贯,有些感觉像是发生在眼前的,有些则像是我在空中俯瞰。

    不过其中关于河图的理解却不断的灌输进我的脑海中。

    还有上一个主人的一些想法,也在我脑海之中浮现。

    我不得不啧舌,哪个人确实是一个大英雄。

    以天下为己任,这都是许多古书中所提到的大志向,但是上一个河图之主却是实打实的做了起来。

    我从其中断断续续的片段只中,大体能够看到上一个河图之主所经历的事情。

    先是兵败,随后得到河图,河图之中藏有秘术,他用秘术将那些死去的士兵复活,才有了现在风林山阴他们所能够召唤的士兵。

    后来他们带领这些士兵反败为胜回去的时候,发现国家已经破亡了。

    他是一个将军,我能感受到他感受的失落,无国则无将,本来保家卫国的他结果却没有了所守护的东西。

    那种凄凉和萧瑟的感觉,让我都不免潸然泪下。

    随后他们放弃了,归隐山林,但是却发现施展那样的术式之后,自己却得到了长生。

    别人梦寐以求的长生,对于军人来说,就好像是诅咒,他见证了一个个国家的兴衰与落寞,他也曾经想要加入其中,但是仅仅凭借他的力量,能够得胜,但是却扶不平那些人的**。

    后来他厌倦了争斗,想要得到一个平稳的时代,他带领山林他们,依然脱离了所有的国家,专门游说在各个国家,企图阻止他们的战斗意图。

    后来有些人称他们为兵家,也有些人将他们作为起义的资本,战斗似乎基本上从未停歇。

    但是他也不曾放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终于渐渐没有了大乱的意思,他才感觉自己成功了一部分。

    但是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种阻止战斗所带来的和平几乎只能持续一段时间,所以他们不得不再次陷入纷争。

    此后他便一直这样做。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慢慢累积起来,居然形成了一种可怕的威势,几乎所有人都害怕自己的军队,不敢合作,甚至之前帮助过的地方也在联手想要清除自己。

    他认为是自己活得太久了,所以他们害怕自己,为了保持天下的平和,他甘愿自己兵解。

    当他安抚好那些昔日的部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伴随着他经历的这些岁月,也逐渐了解了河图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这本书简直是包罗万象,有三部分,字、决、图。

    字乃是各种书籍几乎全部都有所记载,经过上一任河图之主的补充,几乎涵盖了所有的书籍,佛经道藏、兵法医书还有各种禁忌之术都有,决则是将乡野小术、佛法道术甚至连帝王之术都有所记载。图就是所有他去过的地方,几乎全部都在其中。

    里面所覆盖的知识面是在让人惊叹,里面还有不少已经失传的东西,拿出来足以惊呆现在的世人。

    我现在迫切的想要提高实力,所以我看了其中的道术一种,我身上有三师传给我的阳气,修炼道术最适合不过了。

    没想到我之前想要脱离道术,现在兜兜转转,我还要修炼道术了,而且我还有另一种打算,既然张锦他宁死都要守护道门,我这个徒弟也不能做的不如人意,将其中的道术学会,能够传下去也算是让张锦酒叔他们能够放心。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有些不对,里面的道术大部分都不完整,看样子只有将所有的河图残卷全部收集起来,才能够全部显现出来。

    我试着施展其中一些完整的道术。

    像是九字真言,还有符箓之术算是比较完整。

    很快我面露狂喜。

    我吃惊的发现,这河图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作用。

    我几乎不用刻意施展,河图将这些术士全部揉进了我体内的祭文之中,只要引动祭文,让代表这些术士的祭文和我身体产生共鸣我就能够施展。

    开始还有一些生涩,但是用过几次之后我发现简直如同信手捻来,我都不敢想象我得到了全部的河图之后会怎么样,会达到怎样的境地。

    而且我之前都是引动祭文,让它杂乱的动起来,这样虽然能够激发河图的一些能力,但是却运转的很是生涩,但是当我运用道术的时候,渐渐控制祭文的走势,祭文越发灵动,甚至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不同于之前我依靠河图施术的感觉,当变成祭文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所带来的的力量简直不可比拟。

    我一下站起身来,门外已经大亮了,我居然坐了一夜,但是此时却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

    “临!”我默念一声,手上变为九字真言决,立刻身体内充盈的阳气立刻流动起来,我试探的动了动,确实对我身体有些提升。

    我一直施展到之前让我差点死掉的三字真言,几乎没有一点要崩溃的感觉,身上的衣服被体内的阳气撑的膨胀,我感觉到体内的力气几乎用不完。

    我祭出河图,施展五雷咒。

    以河图为纸,立刻在其中形成了五雷咒的咒文。

    一道银色的闪电突然从河图之中出现,将房间的门口劈了个粉碎,而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老道士一闪就来到门口,看着门口的碎木,不由得点点头。

    “三师之力,配合河图,居然有这么大的功效,这五雷符居然能请动银雷之力,果然厉害。”老道士看了看此时的我,更加惊讶。

    “只用了三言便能引动银雷,若是九言齐开,那不是要五雷轰顶吗?”。

    我冲老道士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我拿着一旁的雷击木剑就出门了。

    风林等人都在门口看着屋里的动静,看到我出门,脸上露出喜色。

    我也是一惊,我居然直接感觉到他们四个人的位置。

    不过我趁着三言未消,走出那个圈子。

    门外守护的道门兵人蹭的就围了上来,合成几个人的阵法。

    七个人,七星阵!

    这是主杀戮的阵法。

    我来到门外的目的就是试验一下自己的实力,同时我也明白自己的不足,就算是我道术通过这些东西提升很多,但是我关于实战的经验也是少的可怜,所以我才想出这样一个办法,反正这些道门兵人目的就是围困我,倒不如现在变成我修炼用的木桩。

    我又掐一决,四言开。

    顿时全身的阳气疯狂的运行,我连道眼都不自觉的打开了。

    我这一次没有用河图的屏障。

    手握河图,向前微微一伸。

    “五雷咒!”我轻呵一声,立刻催动。

    一道银色的闪电像是毒蛇一样撕咬过去。

    轰隆一声,中招的道门兵人手中的铁剑立刻粉碎,径直的飞出去。

    不过很快一旁又有一个道门兵人冲上来将大阵围合。

    我收起河图,试验了一下符箓的威力就好,这种东西只能当做杀招,现在我目的是锤炼自己,自然不能全部用这些符纸将他们击退,这样便没有了修炼的效果。

    我手持雷击木剑,扑了上去。

    脑海中暗自沟通河图,看了看道门的剑术。

    我一边锤炼剑术,一边观察自己身上的阳气变化。

    毕竟这些阳气都不是自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