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破阵修行
    ,!

    三天又三天,还好这座藏道阁中又东西吃,不至于我们被困死。

    这段时间中我破了七星阵,天罡斗魁,紫薇九数等等之前需要别人帮忙的阵法。

    我没有用符箓之术,单单凭借自己的实力所破。

    河图之中关于剑术不光有招式,还有一些心得,我只需要记下来,然后慢慢融会贯通就好,甚至就算是受伤了,还有林这样一个妙手回春的神医存在。

    关于体内的阳气,我再一次低估了三师的实力,我运转的时候不光阳气没有减弱,反倒是更加的精粹了,我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我敢说不出一周,我慢慢与阳气结合之后,遇见寻常的鬼魂它都不敢近身,会被我体内无意间散出来的阳气所震碎。

    当然我也没有全部投入在提升实力的热潮之中,我将其中不少道藏都抄录下来,让老道士藏好,一一解读之后教给那些孩子,这些孩子既然是龙虎山最后一波有生力量,就需要全力培养。

    我今天要破的就是二十一人的三七之阵,清灵藏心阵。

    这阵法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善于攻杀的阵法,这是一种迷阵,用来困住人最好了。

    与道门兵人这段时间的交手,我也渐渐知晓了控制他们的办法。

    之前我都是等到他们形成阵法之后在去攻击,这样的话阵法不能控制,有一次我差点引发了龙虎阵,还好老道士出手相助。

    现在我知道了,这些人精通道门阵法,只要是我在看到几个人动的时候出手,他们立刻就会结为阵法,这样一来也算是能够控制了。

    不过最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就是这些道门兵人的死志。

    我之前只是破了阵便就缩回圈子中,有几个道门兵人被我伤到之后,失去了战力,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自尽。

    老道士也给我解释了。

    道门兵人,是道门的底牌之一,自然不能落入他人之手,只不过这些道门兵人一活人练傀,应该是被强加了死志,一旦失去了战力,就会自尽,不然他带着伤加入阵法,应有的实力就会被压制。

    我听完之后,心头也是有些暗淡的,本来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却被练成这个样子,虽说更加善于战斗,但是却泯灭了人性。

    太一门这些年做的坏事,简直是罄竹难书。

    前几日老道士拖阴出去给其余道门的人送去的消息,现在也没有回复,也不知道究竟其余的地方怎么样了。

    不过当前我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为主要的目的。

    这几日和风林他们交谈,他们也觉得应该灭掉太一门,但是凭借我们现在估计也做不到,就需要别的地方的帮助,我拖阴也给天瞳他们带去消息,还有红姐已经死了的消息,也让他们想办法联系诡案组,应该给太一门一点颜色瞧瞧了,不然任凭他们折腾,又会是一个乱世。

    想来天瞳比我要老练不少,这种事交给他应该也没什么大的不妥。

    面前的二十一个人来回转动,我每次想要突破的时候便会遭到他们的联手抵抗,简直犹如铁板一块。

    我一剑刺出,然后转身回首再刺,这是道门剑法回首望月,加上道门跌浪的法子,源源不绝,只要我有体力就能不断使出来。

    但是这次似乎有些困难了,我发现自己的攻击虽然强势,但是后劲不足,对于这种偏于防守的阵法,实在是有些无力。

    我冷静下来,仔细观察他们步法。

    三虚一实,这就是他们的步法。

    三虚讲究的是脚尖、脚掌、脚跟。这三个部位向后落地,能够很好地变换方向,一实就是说的整个脚着地。

    这步法的弱点,就在这一实之中。

    阵法讲究的就是灵动,若是能够随意变化方向,就会有无数种组合阻挡我,但是当着一实的步子落下去,他们就没有虚步灵活了。

    我一边洋装进攻,等待他们的脚步落下,只有一瞬间能够让我进攻。

    当几个面前的人实步一落,我立刻攻击,但是还是有些迟了,被他们反应过来,不过确实管用,他们措手不及之间,我看到整个阵法乱了一瞬。

    看样子我的想法没有错,只要是把握会就好。

    “你看他现在的样子,像不像大哥之前带我们打仗的时候,那股子认真劲!”山赞赏的看着我。

    “和大哥想比,他还不配,只不过勉强有一丝大哥的影子罢了。”风不以为意,似乎拿我和那个人比每次都能让她生气。

    “只不过他实力提升这么快,底子虚浮以后难堪大用!”风本想离开,但是却还是多看了我一眼,问林。

    林这时候正在熬药,都是一些补药,能够快速回复体力的药,这藏道阁里还珍藏这大量的草药,这让林有足够的的东西施展自己的回春妙术。

    “他体内阳气充盈,这样的锻炼能够让他慢慢融合阳气,实力的提升是必然的,不过等阳气和他融合,就没那么好提升了,不过这阳气对于人的身体确实有好处,我以后有机会要研究一下。”林一手一个小蒲扇,飞快的煽动。

    “你说大哥究竟在河图之中留了什么给他,我感觉最近他似乎有些变化。”风想要推算,但是这东西确实没办法通过她算出来。

    “你想知道问他就是了,他是河图之主,你还拉不下脸来?早知道让我唱红脸了,我脸皮厚。”林撇撇嘴,对于风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林又不是阴,不用每次看见风就像是老鼠看见猫一样。

    “哼!”风可能是觉得脸上挂不住,她之前那样的气势不允许自己低头求我,然后闪身进了道馆。

    不得不说,有个女的在道馆确实有些好处,尤其是还有一些孝子,老道士也大开方便之门,让风能够进去,不过每次进去之后,老道士不管做什么都会守在一旁。

    林看着风和小道士们打成一片,立刻撇嘴冲山说道。

    “哥,你说这入世也不是没有好处吧,你瞅瞅,那还是曾经毫无败绩的女战神吗!虽说一个娘们进道馆有些不合时宜,而且她还不是道姑,但是看着她的样子,我是实在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连破三城的追风箭能够带孩子。”林说着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打了个寒颤。

    “入世好不好我不敢说,但是我敢保证,你说的她全部都听见了。”山也打趣道。

    林赶紧转过头装作好好熬药的样子。

    此时我却没有心思看他们相互打趣,我还在等待那个几乎。

    就是现在!

    我提一口气,脚步一实一虚,扑上前去,立刻一个倒勾剑挑飞了其中一个道门兵人手中的铁剑,翻身将他踢开,然后反其道而行之,朝着反方向行动,雷击木剑快速刺出,将另一个道门兵人逼退。

    回首挡住袭来的几把铁剑。

    阵乱了,他们就没有了合起来的攻势。

    还好我现在经过林的调理力气有大了不少,勉强挡住,然后借着这股力回到圈中。

    我很高兴,因为这是我头一次没有受伤便破了阵法。

    我将木剑放在一旁,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恢复力气。

    说是轻松,但是洋装进攻这么久,也是掏空了我的力气。

    “不错,虽然没办法重创他们,但是能够全身而退也可以了。”山鼓励我。

    “要是你的话,你几招能够出来?”我问道。

    “我天生力气大,想来困不住我,不过也好耗费一些时间,要是阴那个小家伙,我估么着根本困不住。”山想了想说道。

    我点点头,他们各自有各自的长处,自然能够利用起来。

    “长命!我想拜托你一点事。”山和林挤咕了半天眼,最后山才冲着我说道。

    “你说就是了!咱们之间有啥拜托不拜托的。”我端起一碗熬好的药汤喝了下去。

    “你能不能和风再聊一聊,关于你说的河图之中的记忆的事,我们糙老爷们不在乎这些,但是风对大哥的情谊很深,你和她说说可能会解开她的心结。”山不不好意思的求着我。

    我点点头,答应下来。转身走到道馆之中,留下山和林俩相互瞪着对方,好像一开始并不是由山提出来。

    风此时难得展现出女儿家的姿态,正揽着一个最小的小道士说悄悄话,因为这小道士才五岁,正是需要母爱的时候,所以自从风能够进来,他就一直很缠着风。

    “你想要知道河图里面的记忆吗?”我开门见山,拍拍小道士的头问道。

    “不想!”风瞅了一眼门外,立刻拒绝。

    “风姨姨想!”小道士抢先回答,被风瞪了一眼吐着舌头笑了起来。

    这小道士就是个孝子,自然想什么说什么,和那些已经被道门规矩侵害的那几个十几岁的道士不同,他就是穿着一身道袍,平日里也是寻常孝的作态,和那些天天早上起来做早课的师兄弟们截然相反,我有时候也在想,堂堂道门,怎么会要这么小的孝子来当道士呢。

    “既然你想看,那就看吧!”我拿出河图,因为她是河仆,自然和河图有关系,我催动河图将她笼罩,让她暂时能够控制河图。

    我看到她没有抵抗,也就继续坚持下去,只是小道士突然看到我们俩静止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摇摇风也没动静,戳戳我也不理他,自己撇撇嘴说了一句风姨姨和掌教师兄都不理我了,就去找其余的师兄弟玩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