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道齐聚
    ,!

    风和我不一样,她擅长推演之术,精神力强大,那些画面比我当初进展快很多,也就一个多小时左右,她便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

    我睁开眼,看到她双眼泪流,眼中无神仿佛陷入了其中。

    最难消是回忆愁!

    我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的等待她的苏醒。

    末了,她眼中神采渐渐恢复,不过双眼中的眼泪却决堤了。

    她似乎不愿意让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转身离去,只有几滴清泪砸在地上,与地上的青砖融为一体。

    我隐约中似乎听到她对我说了一声谢谢,但是又好像没有听到,但是却的的确确第一次见风流泪。

    这件事办完,我也回去休息,刚刚破阵也是让我有些疲惫,强撑着催动河图也掏空了我身上的力气。

    一个星期过去了,阴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不过山却说没事,他说阴之前在阴间也是被压制了实力,就像他们刚刚出来一样,不过恢复实力的阴要是不想,几乎天下间难有人能够留住他。

    我这一星期又破掉三个阵法,只剩最后一个龙虎阵,似乎这龙虎阵强破不得,我试了几次,都是让老道士将我救出来的,其中还有一次惊险至极,那些道门兵人差点形成两败俱伤之势,想要通过自损来留住我。

    我将对于龙虎阵的一些理解告诉了老道士,老道士也说我想要强破几乎是不可能的。

    龙虎阵之所以能够称为大阵就是为的能够困杀来犯之敌。

    不过龙虎阵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就是若果被困的是以为风水师,那么就会轻易的被破掉,但是必须是已经将势用到如火纯情的风水师才行。

    老道士说他沉浸风水多年,这才勉强能够逃出阵中,我对于风水一知半解,想要通过武力破阵,是不可能的。

    我也感觉到了,这龙虎阵能够聚集八十一人之力于一处,也能将力道散给八十一人,我虽然现在实力大涨,但是也做不到一人之力将八十一人全部击溃。

    不过我实力的增长也被老道士看在眼里,他对于河图也啧啧称奇。

    还好没过多久,阴便回来了。

    阴此时风尘仆仆,身上的衣服也都有破损,不知道是在哪里和人交手过了。

    他到门口,连喝了三碗水。

    “怎么样了!”我赶紧问道。

    阴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张开嘴喘了几口粗气。

    山林也都围了过来。

    好不容易等阴恢复了,才将外面的情形告诉我们。

    这其中也有天瞳他们动用自己关系收集出来的资料。

    先说天瞳,他伤好的快些,吴天还是刚刚能够下地,不过有辛月他们照顾暂时没有大碍,展十尃兄妹还有肖家姐弟全部离开了,当时走的很紧急。

    是因为本来隐蔽下来的太一门用了一手釜底抽薪,道门是第一个,几乎一夜之间,四个道门被灭了一个,只留下青城山、武当山还有我和这些小道士组成的龙虎山。

    佛门也乱了,不过还好他们强行镇压,清楚了压箱底的十八罗汉和几个金刚这才渐渐压下势头。

    诡案组是最为平和的,小规模的动荡还有,但是没有像道门这样的大乱。

    他和天瞳说了我的想法,不过天瞳似乎遇到一些困难,因为他身上背着和我一边的罪名,诡案组看到他之后没有同意,差点要再抓住他,还好当时有阴跟着,一路逃走。

    一些隐秘的小门派还有一些古族,都纷纷召集自己散落世间的子弟回去,好像也在筹划什么,肖家姐弟就是被召唤回去的。

    展十尃回去是因为他们展昭后人在原来的地方口碑很好,知道我想要和太一门开战,就回去看看能否拉起一些人来帮我。

    同时还有一个消息是天瞳特意给我说的,那就是付家还有孙家一夜之间消失了。

    我听完之后狠狠的拍了自己大腿一下,这个太一门究竟是要干什么!

    付老和孙老是那样好的两个老人,我去北京的时候他们帮了我不少,是拿我当自己后人看待的。

    不过阴此去也不是没有收获。

    太一门如此出击,也将自己的面容露了个七七八八。

    太一门下有五门。

    除去我之前见过的花字门,还有钱字门、魁字门、死字门还有十字门。

    五门就意味着有五个门主,钱大、十无生、魁三、花四娘、死无泪。

    这些都是他们出来的时候报出来的诨号。真实姓名无从得知。

    五位门主之上还有太一门的门主和两位客卿。

    据说没人见过,但是却听五门中的人提过,几乎其中每个人都能够力压三位门主不败。

    而和其中一位门主交手的就有佛门的金刚,据说那当时钱大一人,力抗两位金刚,还不时点评其中每位金刚的身手,可见其实力之高。

    我问山有没有和金刚交过手,他摇摇头。

    不过听到消息的老道士却说自己和金刚交过手,告诉我们山他们的实力也就和金刚差不多持平,要是加上那一手召唤兵甲的手段,能够略胜一筹。

    而我也就勉强和罗汉差不多,要是和太一门做比较的话,应该和之前被杀掉的女子不相上下。

    这还是我提升实力之后的样子。

    不过还好,我现在实力还在提升,三师留给我的福泽还没有消失,老道士说等到我融合三师的力量,加上适量的生死决斗,应该能够和金刚交手一番。

    要知道那些金刚在道门也就和这老道士地位差不多,不过老道士吹嘘自己比他们厉害。

    这时候老道士问阴要过来武当山的回信,上面好像是有密语,我看不懂。

    老道士看完了之后,居然难得的跳了起来。

    不是高兴的,而是生气。

    “武当山这些人,是不是觉得我们好欺负!”老道士难得心性不受控制,一掌拍在门口,差点将大门打飞。

    我还没等着问老道士发生了什么。

    老道士急急忙忙回到房间中。

    在我双眼惊奇的神色中拉开他睡觉的被子,里面居然有一小节铜管,他将这书信卷起来投入其中,然后猛的一吹。

    这就是老道士和别的道士之间传递信息的东西,看样子一些老道士要出山了,似乎武当山好像说的什么惹怒了这些道士一样。

    没过多久,山上急匆匆赶下来七八名和老道士一样老的道士。

    他们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道门兵人,冷哼一声,直接强行闯进来。

    那些道门兵人形成的大阵几乎在他们面前像是孩童的玩物。

    “看门的!你传的消息是真的?这武当山果真趁火打劫?”其中一个老道士人还没进来,声音早就进来了。

    “敲钟的!你觉得呢!”老道士气冲冲的坐在椅子上,冷冷的说道。

    我听到老道士对他的称呼,也是一下就了然了。

    我说道门剧变为什么钟声从没断过,原来是这老道士一直守在哪里。

    这些道士看样子就是龙虎山的家底之一了。

    “武当山好算计啊,这样一来移花接木,道都还不就变成武当山了?”又一个老道士说道。

    “巡山的,你说的不差,不管是道都,就连龙虎山都没了!”另一个老道士也帮腔。

    最后众人吵吵哄哄的将目光看向我。

    “这就是这一代的掌教?阳气还成,别人给的吧。”那个敲钟的老道士说道。

    我很惊奇,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我身上的阳气是别人给我的,要知道我现在自己训练了这么久,身上的阳气已经吸收了七七八八了。

    “让这小掌教去?我估么着悬,密宗怎么说?”有一个最老的道士张嘴说道,之前众人吵起来的时候,就他没有动静。

    我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求助的看着老道士。

    他也正看着我呢,突然脸色一缓,好像想明白一些事情。

    “不一定!”他重重的拍了拍我肩膀,突然放声大笑。

    “这是机会,是机会啊!”老道士哈哈大笑,什么心如静水之类的都抛诸脑后了。

    后来他们给我说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事。

    原来武当山和青城山都受到了攻击,不过唯一好的是他们的掌教都是自己人,所以活了下来,门中剩下的道士也就多了不少,现在这些道门都实力受损,就想要谋求合并。

    所以他们决定在武当山,开一个道门大会,一来是各个掌教相互沟通,寻找一个破立而后的法子重振道门,二来就是既然决定一起,就要想办法选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来指挥整个道门。

    我听完了很高兴,这样一来我这个便宜掌教也就不用挡了,这些小道士也就有地方可以去了。

    但是老道士之后给我解释的却不是这么个理了。

    心中说道门合并,必然是按实力分配,龙虎山损失最为严重,只剩了一帮孝子,到头来这些孩子就会被选入武当山还有青城山的一些道人名下做弟子,学习道术,虽然名其名曰是帮助龙虎山重振,但是到时候来的道士好来,走就不好走了,那时候这些小道士都是师出他们名下,自然龙虎山就渐渐隐没在武当山还有青城山之中,道都千年的积攒就烟消云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