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道门大会
    ,!

    我听完了对武当山还有龙虎山的道士心中也鄙夷的厉害,都什么时候了,不想着想办法合并起来抵抗太一门,现在居然在谋求龙虎山基业。

    老道士摇摇头对我说道。

    这些都是非常正常的法子。

    受到大劫难之后,想要自己复苏,没个三五十年都看不到兆头,但是要是吞并了其中一家,那么不出十年,就能回到自己鼎盛的时候,更何况现在不光只有一家,还有齐云山一脉。

    每一脉都是沉淀千年,早就有深厚的底蕴,要是能够吸收过来,可不恢复的非常快吗。

    武当山和青城山知道了龙虎山的样子,心中的吞并之意更加明显,而且这种吞并也算不上是恶意的,不是还帮你们照看一些小道士吗。

    不光武当山和青城山想要吞并我们的消息让我震惊。

    还有一个更加让我震惊的消息。

    就是道门之上还有密宗。

    密宗的存在,就是不断的吸收有潜力的弟子加入,就算是历代的掌教,都是密宗选择完之后从剩下的道士之中挑选的。

    而且密宗虽说属于道门,但是却是这几脉的上级。

    密宗和这些世俗的门派不同,就像是武当山他们,和世俗的人离得太近,不少想要求得安静的富豪之类的人,花钱便能够在其中居住。

    但是密宗不同,除去每十年下山筛选当代道门之中的天才之外,几乎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甚至就连这些道门都不知道。

    而且我此时也知道了为什么龙虎山拼死都要留下这些小道士。

    就是因为这些小道士都是龙虎山挑选的骨骼最为惊奇的人,也是最适合修行道术的孩子,这样一来在以后的密宗挑选之中也能够占有大多数。

    我这时候才明白,其实真正让几位老道士怒发冲冠的并不是武当山他们所谓的吞并意图,而是将这些孩子融入进自己门派之中。

    他们这些人最终的目的并不是这个所谓的龙虎山、所谓的武当山之类的俗派。而是在密宗之中。

    不为别的,就因为密宗所追寻的,就是虚无缥缈的大道。

    不过从没有消息从密宗之中传出来,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只是在不断的推崇之中认为密宗非常的神奇。

    在密宗中又更多的弟子,在这些世俗的门派中就越有话语权,这时这些年明里暗里形成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了。

    所以我们绝对在道门大会上不能输。

    几个老道士已经不能参加这个道门大会,他们已经出世,就不能再插手,不然就是破坏门规,所以他们都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我,也再看老道士,因为他刚才的表现让众人重拾希望。

    “看门的!别藏着了,当心带进棺材中,你就说说这小子怎么了?”敲钟的道士脾气最为火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小子论道可不比我们差,就是身手差点也不一定能够输给那青城山的掌教,就是武当山的掌教有些难办罢了。”老道士一脸我知道,你们不知道的表情,差点让敲钟的老道士踹他。

    “你说的什么意思。”最老的道士又一次张嘴说道。

    老道士这才将我身上的河图能够有道门所有的书籍的事说了出来,众人纷纷感觉不可思议,敲钟的老道士还特意考了考我。

    我听着他说的,然后在河图之中寻找,很快便能够背诵下来。

    这样一来众人才放心下来。

    但是最后关于战斗的事情,众人也是感觉有些不妥,但是阳气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提升上来了,所以还是让我自己多多练习。

    不过几个老道士虽然名义上不能帮助我,但是也是悄悄给我灌输了一些关于道术的心得。

    看人施术不如听人思术。

    他们这些关于道术的心得,对我来说更是如虎添翼。

    还有就是道门被托付给我,我可不能让龙虎山在我手中消失,所以我也得打起精神,先将这些事处理好才行。

    老道士用我的名义,以受伤为推脱,推迟了半个月,这已经是极限了,谁知道太一门还会发动怎样的变故呢。

    几个老道士临走驱散了守在门口的道门兵人。

    三师之中胖道士的徒弟被我留了下来。

    我将一把铁剑扔给他,自己也持剑而立,这是胖道士的嘱托,让我帮他徒弟。

    之前几位老道士也说这种练人的法子不可逆,所以也没办法帮他恢复原样。

    我将老道士丢给我的半截玉佩拿出来,我能看到这个道门兵人似乎有些震动,但是却很快就恢复了。

    于是我只好和他战斗,胖道士让我帮他解脱,但是些下杀手真的很难。

    只剩一个道门兵人,没有破阵的时候轻松了,单打独斗对我来说比破阵要难得多,好在我经常请教山林。

    道门兵人没有多做等待,几乎是立刻冲了过来,手中的铁剑直接挽了一个剑花,朝我刺过来。

    我侧身挡住,用力将剑顶开,然后横劈过去逼退他,随即回首望月反击。

    都是道门的剑术,他也非常熟悉,猛地低下身子,错开我的攻击,然后剑收于胸前,抬剑刺出。

    我也后撤躲闪。

    一来一回不知道斗了多少时候。

    我越战手中的剑就握的越紧。

    虽然他已经是被炼制成傀儡样子,但是对于我来说,杀他并不容易,不是打不过,而是过去不心中的那道坎。

    就在我们都力竭的时候,道门兵人眼中神色一晃。

    立刻双眼血红。

    本来和我一样攻势减弱,现在居然又爆发出来一股力量。

    我咬牙抵抗。

    他一个飞扑过来,我赶紧也向一边撤去,他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站起来接着向我冲过来。

    我咬牙一剑刺出。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挡。

    剑直接插入他胸口,我和他脸贴着脸。

    “师父……”他口中喃喃的自语。

    我看到之前被我扔在地上的玉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捡了回去,握在手中。

    随后他全身失去了力气,倒在地上,手里的铁剑落在地上,弹得很远。

    但是手中的半截玉佩却没有松开。

    我看着他看了许久,才将他身上的另外一半玉佩拿下来,放在他另一个手上。

    这个道门兵人绝对是重情义之人,能够强行控制自己的思维压制住被人的傀儡之术,也非常厉害。

    我将他葬在三师身旁,这是三师对我的嘱托,也是胖道士心中唯一的挂念。

    我又去张锦哪里看了看,他现在和张红葬在一起,还有酒叔他们,都葬在后山上,选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但是能够看到道门的山门,张锦最后一刻还在帮助道门,所以我让他能够一直看着道门,看着我不会让他的希望落空,看着我能够帮助道门崛起。

    之前还是怨恨道门,现在却担负起振兴道门的职责,世事无常,百态无常。

    张锦也算是横死吧,也不知道在阴间能不能看见范晓琪她们,至少是我师傅,范晓琪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吧。

    我帮张锦他们的石碑上擦了擦尘土,又给酒叔哪里准备上几壶酒。

    “酒叔、红姐、师父你们放心,我一定尽力帮助道门重振。”我说完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回到了藏道阁。

    半个月之后,我身体中的阳气融合已经有九成九了,就算是山我也能逼得他使出全力了。

    所以我们才动身去了武当山。

    我身后跟着二十几个小道士,年纪稍大一点的都在背着一些不愿意走路的,我身后也背着一个,老道士宁愿受罚,也要保护我们安全的进入武当山。

    我在路上的时候还与天瞳他们会合了,辛月看到我没有受伤也就放心了,毕竟我一下就消失了很久。

    至于我当没当掌教这件事,辛月是没有感觉的,反正我在就行,天瞳祝贺了我一声,但是当我告诉他龙虎山现在全部的道士只剩这些孩子的时候,他反正脸色不好看。

    尤其是听见我要去参见道门大会,他显得有些不放心。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实际上我也有这种担忧,到哪里必定会使用河图,就怕他们临时起意想要争夺,或者是太一门在哪里早就埋伏好了。

    不过我看着执拗的老道士,知道不去也不行,他宁愿受罚,也要看着我大获全胜。

    我走的时候山上就响起了钟声,老道士说这是敲钟的在送我离开,一个时辰敲一次,直到我回来。

    现在这些老一辈的道士对于龙虎山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我身上了。

    刚刚下车,领着孩子上山去,就有穿着道服的道士出来迎接我。

    道士很有颜色,几乎是拿出对待自己掌教的势头照看我们。

    我回头看过去,自己像是带孩子出来玩的一样,有几个调皮的小道士来到新的地方玩心特别重,怎么喊都没用。

    刚到山门上,就看到有足足九排九列的武当山道士在打太极拳。

    太极拳柔中带刚,他们动作又整齐,一推一送之间居然带起微风。

    老道士眼中露出不屑。

    他向前一步,提气大喊。

    “龙虎山掌教到!”声音被他用阳气加持,在山间久久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