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阴谋初始
    ,!

    “张师兄哪里的话,我身为龙虎山掌教,自然是要振兴龙虎山的。”我立刻回答。

    张无恙笑了笑,摆摆手意识我先不要着急。

    他跟我说道,现在龙虎山所说留下不少新鲜血脉,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龙虎山现在和齐云山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不用说复苏,就是自保现在都没有实力,要是没有别的道门相助,恐怕太一门一出来,龙虎山就要万劫不复。

    况且之前龙虎山可谓是如日中天,道都之名,天下皆知,可是想要恢复之前的时候,需要等多少年?十年?二十年?

    现在太一门明里暗里动作颇多,我能镇守多久?

    他这一番话,几乎是一语中的,将龙虎山现在最重要的问题点了出来。

    “所以说,龙虎山想要振兴,除非….”他说到这里突然拉长了音。

    “除非什么?请张师兄明示!”我拱拱手做出一副求教的样子。

    “杨师弟觉得齐云山怎么样?”张无恙突然话锋一转,问我这个。

    “齐云山虽说不及武当山名气盛鼎,但是齐云山也是积攒多年,底蕴丰厚,被灭门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如实相告。

    “齐云山不喜争斗,被人挑唆架空乃是必然的后果,不过齐云山原本和龙虎山同出一脉,就连功法也都相辅相成,要是能够得到齐云山的底蕴,我相信龙虎山的复苏指日可待。”张无恙对我说道,话音中迷惑之声尽然。

    我很奇怪,这样一个老头子居然用齐云山和我做交易,他是想干什么?

    “张师兄!青云山所去何从,明日道门大会选出掌权者想必一定会有合理的决断,要是张师兄想要提前思绪这件事,还是要召集李师兄一起前来商榷为好。”我说。

    听了我的话,张无恙故意做出深入思考的样子,手指在桌子上点个不停,只不过总是盯着我看的眼睛出卖了他。

    “杨师弟,三家分一家,哪里有两家各吃一家来的实在!”张无恙故作无意的说道,不过手指却重重的敲在桌子上。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不过我却非常的惊讶,这张无恙看上去虽然是个与世无争的老头子,没想到他的胃口比我们还要大,他居然想要联合我一起打击青城山,不过这也是我从他一进来有思考过的事情。

    根据老道士所说,道门现在就是在谋求合并,相互融合,自然都是想要让自己的门派占有大多数。

    而且武当山所留的人本就比青城山要多不少,甚至就算是要力压青城山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他为何还要将好处留给龙虎山呢?

    难道说他是想要独大?

    如果我答应了,我们联手克制青城山,虽然李世清不知道身手如何,想来在我和张无恙手中也是无力反抗,到时候武当山吃下青城山,那时候不用说是恢复了,我感觉他会比之前的武当山更大,然后我们只是一些小道士,三五年成不了气候,这样一来名义上是我们相互之间合作共赢,但是我们依旧是要听从武当山的安排,等他腾出手来,我们龙虎山岂不是任人宰割。

    而且最合理的打算应该是他们之间相互密谋,然后想办法解决龙虎山才是,这样一来他们就都会实力大涨。

    不过看样子张无恙胃口极大,还是想要吞并所有道门,不过道门本来就是四脉相互制约,要是他想要通过一家独大,也不知道会不会撑死。

    “张师兄是说….”我不得不继续顺着他说下去,眼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张无恙看我心动,自然更加有了底气。

    “杨兄弟和太一门的恩怨我们也是了解一些,到时候必定想办法铲除太一门这个祸害,杨兄弟虽然是受自己师父所托,但是我知道小小道门必定限制不住你,你有河图在身,到时候得到道门相助…..”张无恙现在连师兄弟都不喊了,口口声声的杨兄弟叫的亲切。

    “张老哥一语道破我心中之意啊!”我赶紧长叹一声,装作被他看穿了的样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杨兄弟好好想想,明日老哥哥先迎战那李世清便是!”张无恙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想要让我自己在好好说服自己,就先行离开了。

    他走后,一旁的角落之中风渐渐浮现出身影。

    “真是败类!”风看不惯这种阴谋乱世的家伙。

    不过要不是她刚才用推演之术帮我,我也不可能有欺骗张无恙的办法。

    老道士也走了进来,看到他一脸的淡然,好像早就明白了张无恙进来是要做什么的。

    “道祖,这武当山都是这样的吗?”我有些不解的看着老道士。

    “自张真人之后,武当山难有忠良之辈啊!”老道士长叹一声,幽幽的离开了,看样子他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对这件事有什么惊奇,但是心中还是比较失望的。

    白天这张无恙和李世清明显是穿一条裤子的,可是到了晚上,这张无恙居然偷偷摸摸的背后捅刀子,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想要直接打败李世清,甚至有可能是直接吞并青城山。

    我也想过去将这件事告诉青城山那家伙,不过看那家伙的性子,想来不会相信我,而且他有些看不起我,肯定不齿与我为伍。

    而且我要是贸然前去拜访他,这里是武当山的地界,自然逃不过张无恙的眼线,到时候很有可能被发现。

    只是阴还是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我托他办的那些事都没有头绪,最好能在天亮之前回来。

    等了一夜,阴依旧没有动静。

    第二天一早,几个武当山的道士就来请我们前去。

    老道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龙虎山掌教的道袍,和别的不一样,龙虎山的掌教道袍乃是龙虎纹的,寓意龙虎之气,紫金冠我带不上,实在是头发有些太短,就索性不带了,将龙虎山掌教令牌挂在腰间,左边令牌,右边还有一块步禁,我也是第一次板板整整的穿道袍,走了几步发现并不影响我活动,招呼昨天那个我很看好的小道士帮我捧着雷击木剑,反正看青城山的人都是这样做的,我也学了来。

    这小道士道号叫做云安,紧紧跟在我身后一步不落。

    先是焚香叩首,青城山的李世清还是一副冷冷的模样,道士武当山的张无恙老道士,现在也没有那副打瞌睡的样子,眼底隐隐有金光浮现,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

    焚香之后就是请上清天师,也就是道门老祖宗。

    繁文缛节一应俱全,还要等钟声响彻八十一下才算是正是开始道门大会。

    先是三个掌教开坛讲道。

    这倒是难不倒我,我用河图能够看到不少已经失传的道门经典,自然是比着葫芦画瓢慢慢解释起来。

    让我刮目相看的却是我们这些小道士,一个个跪坐在地上,正襟危坐,就连最小的孩子,都没有丝毫打瞌睡的样子,摇头晃脑的一副入道的表情。

    要是他按照我说的节奏去晃脑袋,我都觉得这小道士天赋异禀了。

    武当山的老道士听着我的讲道双眼眯缝起来,不知道是在听我说的东西还是在筹算接下来的计划,倒是青城山的李世清,此刻居然越听越认真,没事还点点头好像有所感悟,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说实话,我虽然是照着读然后将老道士的感悟说出来,演戏的成分很大,但是却也是我自己已经理解了的,但是我着实没有从里面能够感悟出什么来。

    李世清慢慢眼中对我的蔑视消散了不少,似乎觉得我也是有些真材实料的。

    我看着小道士几乎是坚持不住了,点头如小鸡啄米。想来这都是孩子们故意表现出来的,不过架不住年纪小,只能坚持一会。

    倒是云安让我又一次另眼相看,他捧着剑站在我身旁,一动不动,足足坚持了三个小时。

    终于等到我讲完了,他满头全是汗水,几乎抬脚也抬不起来,我想逃扶一把他的时候,却被他有眼神拒绝了,我只能慢悠悠的走下来,配合着他一步步的往下挪。

    下来之后他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晕厥过去。

    还好有林过来帮他治伤。

    等到李世清讲道的时候,他总是说一些比较拗口的道法,我也听不懂,他也不做解释,就是自己一副我说你们听的架势,只讲了一个多小时,就自己跳了下来。

    我朝着他投去赞赏的眼神,让他居然破天荒的对我笑了一下,要是他知道我一句也听不懂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

    张无恙上台的时候,架势那个足啊,足足三名道士站在一旁,有给他持剑的,有给他捧着武当掌教印的,还有一个居然在给他端着茶水。

    他在哪里絮絮叨叨的讲个没完没了,李世清则是没有在听,好像并不在意。

    这时候阴悄悄来到我身边,将自己的发现告诉我。

    我听完之后,看着在上面讲个没完没了的张无恙,心中暗自冷笑。

    这老头子说的还真多,就是不知道等一会辨道的时候,他会怎么样。

    至少这场道门大会,是越来越好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