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直接开打吧
    ,!

    好不容易等到他讲的差不多了,我都感觉自己要睡着了,因为我着实听不懂他说的那些关于道的理解,倒是武当山的弟子一个个坐的笔直,好像在痛饮甘露的感觉,一个个听得是如痴如醉,再看看我面前那些小道士,一个个趴在前面孩子的背上睡得香甜,还不时拿手擦一下嘴角流出来的口水。

    李世清在闭眼打坐调息,待到张无恙讲完,他才慢慢睁开双眼。

    张无恙对自己讲的非常满意,尤其是地下坐的那些武当山弟子,一个个都非常信服。

    “李师弟、杨师弟,我讲完了,咱们可以辨道了。”张无恙脸上露出一些疲惫,不知道是不是真累了。

    “张师兄且慢!”李世清抬手意识自己有意见。

    张无恙脸上露出询问的眼光。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道这个字不同的人所追求的也不一样,这便是殊,你我还有杨师弟,都有各自坚持的道,辨来辨去,也分不出谁高谁低。”李世清说着,眼中露出一丝无聊的神色。

    “李师弟这话是什么意思?”张无恙有些不明白,只好再一次询问。

    “我的意思是,不用辨道了,既然有乱世的兆头,那么还是直接打吧!”李世清一伸手,从一旁持剑的小道士手中拿出那把青城剑。

    张无恙此时眼中有些兴奋,但是被他一下就隐藏起来,装作思考的样子,然后将目光转向我。

    我看到两个掌教的意思都是同意了这个意见,自然不好多做阻拦,再说要是真的辨道起来我也很吃亏。

    “既然李师兄兴致所在,那么就直接开始吧。”我也拿起雷击木剑说道。

    “杨师弟不要着急,既然我已站在台上,就先让我领教一下青城山的高招吧。”张无恙悄悄给我一个你懂的表情,对我说道。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昨天晚上偷偷来到我这里就已经是将心中的目的说了出来,此时正是如他所设想的一样,他先迎战李世清,然后想办法重创青城山。

    我点点头落座,既然他有兴趣先和李世清交手,我就先看看戏,也能摸清这张无恙的身手。

    李世清没有多言语,一个纵身便飞身上台,一手持剑,剑锋离地约莫一寸些许,另一只手负在身后,虽然比我大不了多少,但是已经隐隐有宗师的气派。

    张无恙还是那副老好人的表情,伸手让身后的道士将太极剑递过来,手上需握剑把,剑身随意的垂在手中,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但是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似乎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看似需握剑把,但是我绝对不相信这剑能够轻易被挑飞。

    李世清眼中闪现一丝凝重,在气势上,他属于外放型的,和他的性格一样,整个人的气势和剑势在握剑的一瞬间就已经是升腾而起,但是面对这种气势,对面的张无恙更像是一个普通人,自己的剑势在青城山都是有名的,就算是内乱的时候,他一人持剑,几乎无人敢上前交手,可是面对这张无恙,总感觉自己的气势虽然是淹没了他,但是却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威胁。

    二人没有着急出手,而是在相互对峙,我从这里都能感受到李世清的剑势,非常的霸道,不像是修道之人,更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一般。

    被我召唤回来的小道士们躲在我身后,还有刚睡醒的揉揉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李世清抢先出手了。

    青城剑向上一挑,猛地泛出一道寒光,身随心动,心随意动,意随剑动。

    一剑刺出,青城剑爆发出一声轻鸣。

    张无恙等到剑到自己身前的时候才缓缓提剑,看上去虽然是有些缓慢,但是整个人不急不缓的样子好像是随意的划了一剑,却刚好将这一剑荡开!

    李世清出剑未得到好处,立刻第二剑刺出。

    “李世清虽然剑法不错,但是却不是张无恙的对手。”老道士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我耳边,对我说道。

    “恩?”我有些疑问,我虽然看出李世清脸色比较凝重,但是看他的剑势却非常的刚猛,刚猛之中还带着一些柔意,连绵不绝,看不出破绽。

    “这李世清确实天赋不错,修行的也是适合自己的刚猛剑道,加上青城剑法中的柔和之意,你不是对手,但是太极剑法胜在平衡,既无法输人,也无法自胜。”老道士慢慢给我讲解。

    这时候我才看到其中的寓意。

    李世清年轻,浑身气血正是充沛的时候,张无恙的剑法几乎是都在闪避丝毫没有攻击的手段,虽然看上去张无恙是在避其锋芒,但是实际上李世清却是丝毫奈何不了他。

    这一嗅的功夫,李世清出剑已经是不少于上百次了,每一次出剑,气势就更胜一筹。

    “无畏道,叠势法,不错!”老道士一脸赞许的看着李世清。

    据老道士所说,本开老道士也以为李世清是想要通过刚猛的剑法取胜,还感觉这个年轻人有些偏激,但是现在看来,这年轻人外刚内柔,一出手时就已经找好了克制张无恙的办法了。

    无畏道,叠势法,其中无畏道乃是道门和佛门共同有的一种法门,是修心之术,讲究无畏便是无所畏也是无可畏。

    就如同修道之人,与天争斗,无所畏惧的心态,这种人道心坚固,几乎不会被人所迷惑。

    叠势法,则是风水中的一种法门,和老道士之前救我出龙虎阵用的是一样的,将自身的气势不断地重叠加强。

    最后他的出剑只会越来越强,但是也就越来越不好控制。

    我再看过去,果然青城山不少弟子早就慢慢向后撤去,只留下武当山一些道士正在观战。

    李世清这个办法就是用自身的剑势碾压张无恙,一是用剑势压迫,破坏张无恙剑法中的那种平衡,二来也是用自己身强力壮作为资本,等到张无恙气息紊乱,就是自己获胜的时候。

    这时候张无恙却难得的没有做那种老头子的姿态,还在不停地拆解李世清的剑招。

    李世清这时候脸色已经微微有些发红了,我能看出他现在差不多出了全力,自身的出剑已经不是自己的意愿了,而是剑自己随着剑势而起。

    张无恙这时候比刚才的位置又往后退了几步,我看出两个人几乎都用出了全力。

    不过从场面上看,李世清此时更胜一筹,因为他已渐渐逼得张无恙到了台子的边缘位置。

    李世清看到胜券在握,越战越勇,手中的动作也越战越快,几乎要看不清剑身了,就看到他身前有一片青色的剑芒,我开了道眼才勉强找到剑身的位置。

    张无恙的抵抗也有些力竭,已经有好几次差点抵挡不住,他身上的道袍都被李世清的剑气撕烂。

    其实撕裂张无恙道袍的也不能称之为剑气,在我道眼下,看到二人明面上是在斗剑术,实际上也是在比拼阳气,阳气附着在剑身上,随着剑势而行,自然感觉就像是剑气一样。

    我看到张无恙这就要失败了,毕竟他不光整个人剑势弱了,自己的平衡也被打破,就连自身的阳气也都有些不济了。

    我此时心中在想我要是对上李世清,那我能不能打过。

    还没想太多,台子上突然出现变故。

    张无恙见事不好,突然一矮身子,一个滑步窜到台下,还没落地的时候一手攀住台子上的边缘将自己拉了回去。

    他这一手躲避,可让李世清有些慌乱。

    之前叠的势太强,就算他想要控制也晚了,在自己身边的剑势没有抵抗,直接冲到了台下武当山的弟子面前。

    要知道这些弟子还不能像我一眼开了道眼能够看到剑势,一个个还在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的比斗。

    李世清虽然剑势无畏,但是他自己却不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自己杀的都是一些吃里扒外的门派内鬼。

    李世清强行下压剑势。

    积攒的阳气一瞬间爆发,吹得他浑身的道袍整个撕裂,地上也都露出一道道剑痕。

    纵是如此,也只是暂时压制住。

    就在此时,一柄太极剑一下从李世清身后刺出,洞穿了他的身体。

    李世清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但是这一剑立刻破去了他用来压制剑势的那口气,整个剑势突然暴走,朝着武当山的道士哪里冲过去。

    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个箭步冲过去,祭出河图,剑势打在屏障上,险些破碎,毕竟是李世清积攒非常久的剑势。

    剑势在屏障前爆开,还爆发出一阵的剑气,地上的青砖都碎了,还好我现在实力增长也使得河图的力量有所增长。

    李世清看到我挡住这剑势之后,冲着我投来一股感谢的目光。

    “李师弟,刀剑无眼,得罪了。”张无恙突然说话,似乎语气中有些内疚的感觉。

    缓缓将剑抽出,还好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及内脏。

    “我输了!”李世清慢慢回去坐下,眼中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却接受了这个结果。

    刚胜一场的张无恙对我责备的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