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揭穿
    ,!

    我看着他的眼色,自然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他显然是在责备我为何要挡住李世清的剑气,如果我没有挡住的话,李世清的剑气冲入人群中,必定会造成伤亡,到时候他反咬一口李世清是在借机伤害武当之人,就可以与李世清开战。

    而且能够看出他当时是故意躲闪的人并不多,李世清到时候无法反驳,也就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

    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人群中一定藏有张无恙早就安排好的人手,到时候必定会造起声势,就算是说刀剑无眼,不小心误伤了别人,也不能够抚平武当山弟子的心,最起码李世清想要执掌道门这件事就不行了。

    因为门规之中说过,武斗不可借机伤害其他同门的性命。

    不得不说,这一手玩的确实厉害,张无恙居然敢用武当山弟子的命来保证自己登上道门执掌者之位,这样的魄力,我是做不来的,就算是李世清他也做不到。

    张无恙赶紧下来查看弟子的伤势,一副因为自己差点导致弟子手上的愧疚一直挂在脸上。

    李世清也是脸色有些不好看,确实是他没有控制好力度,一开打自己就控制不住了,要是真的伤及了武当山的弟子,自己也确实不好意思继续争夺什么执掌者的名号了。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中。

    青城山的弟子比较关心自己掌教的伤势,纷纷上来查看,很快就给李世清包扎起了伤口。

    但是武当山这边虽然有张无恙的安抚,但是却还是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好像在说什么,还不时看向青城山。

    “多谢杨师弟!是我失职了,要不是有杨师弟,估计武当弟子就会受伤。”张无恙眼珠一转,立刻冲我抱拳道谢。

    我脸色一寒。

    这哪是道谢啊,这脏水泼的。

    李世清也再次开口谢谢我挡住了剑势,自己受伤确实也是刀剑无影。

    我现在都开始怀疑这李世清真的如同老道士所说的心细吗?

    这明面上确实是道歉的意思,但是实则确实坐实了李世清差点伤害同门的事实。

    这样一来武当山弟子心里怎么想,加之有张无恙安排的人不断吹风点火,现在不少武当山弟子眼中早就有些怒意了。

    “哼!假惺惺的青城山!这次要不是杨掌教帮我们挡下剑气,还真着了道。”

    “可不是,打不破我们掌教的太极剑,居然想用我们受伤来让掌教分心,其心可诛。”

    “师兄弟们所言确实,要不是杨掌教,这次受了伤掌教肯定会担心,这样一来太极剑就有了破绽。”

    “对对对!”

    ……

    一时间不少武当弟子从默默私语变成厉声讨伐,李世清脸色有些憋屈,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想要解释却又无法解释。

    “都闭嘴!”张无恙这时候厉声训斥。

    “刀剑无眼!是我没有挡住李师弟的剑,所以才想法子躲避,是我考虑不周,这次怨不得李师弟,说起来还是我的错。”张无恙严厉的声音似乎在给李世清解释。

    “掌教!他连剑势都不收!”武当山中的一名道士立刻高声反驳。

    “堂堂掌教能控制不住自己的剑势?”另一名帮腔的道士也说。

    “闭嘴!堂堂武当山,连这些都受不了吗?”张无恙厉声训斥,好像心中非常的生气。

    “张师兄不用多说了,这次确实是我没有收住剑势,我确实不应该继续在……”李世清只能认栽,说到底他还是将这次的突发事件的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李师兄且慢!”我看了一眼山他们,看到他们冲我点点头,立刻阻止了李世清继续说下去。

    “杨师弟不用为我在辩解了,这错是我的,我担着就是了。”李世清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不再作声。

    “李师兄受伤了,这执掌者之事还需要从长记忆,若是我和你争斗,那岂不是趁你之危?”我对他行了一个道礼立刻说道。

    “杨师弟!这一场我输了,你应该和张师兄比试才对。”李世清说道。

    我转过身子看着张无恙,他正看着我,眼中有些深意。

    “张师兄?”我故作怀疑的看着张无恙。

    “张师兄这个称谓我却是担当不起的,我知道自己实力,打肯定是打不过的。”我微微一笑。

    张无恙脸色变得好了一些,他看出我实在恭维他,他当初见到我就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才选择先和李世清打,现在我话里话外的意思几乎是将执掌者之位交给他了他怎能不高兴呢。

    “李师弟言重了,我们武当一脉,虽然不比龙虎山传承久远,实在是师兄我确实比师弟多修行了些时日,师弟说打不过,倒像是我占了便宜似得。”张无恙眼中的狂热几乎掩饰不住。

    “很可惜!”我又惋惜的说道。

    “可惜什么?”张无恙无意识的问道。

    “我虽然半路出家,又是临危受命,但是我确实不记得什么时候我们道门会喊一个太一门徒做师兄的!”我提剑指着张无恙。

    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李世清眼中也闪现出一种疑惑,武当山的弟子纷纷炸锅了。

    “你说什么!你们龙虎山不就是想要挑大梁吗。为何要给我们武当山泼脏水。”

    “就是!你救我们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却憋着怀呢…..”

    “你说的对吗?张无恙?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是这个名字?”我一边微微一笑,一边快速闪到小道士们前面护住他们。

    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当初派阴出去本来是害怕太一门会在这个时候突袭我们,到时候估计道门就会直接消失,但是阴说非常奇怪,武当山上下居然一个细作都没有,甚至连一个能够怀疑的对象都没有。

    这非常的不符合太一门的性格,就算是武当山当初将所有的太一门人全部消灭掉了。

    所以我一度认为这场大比是比较公平的,甚至之前张无恙来找我想要谋取整个道门的时候我虽然有些怀疑,但是还是选择相信是张无恙狼子野心,想要吞并我们,但是就在刚才我挡住剑气的时候。

    我居然看到台下坐的武当弟子中有几个人手腕上居然有钢圈,这可是太一门的标志,我之前也被带过这东西。

    而且我不认为张无恙会在清理完内乱之后会受到这些人的蛊惑来演这样一场戏,所以最后的结果就只剩这个张无恙也是太一门中的人了。

    从上到下,本就是一场戏,一场不用消耗自己就能控制整个道门的一场大戏。

    怪不得张无恙可以在道门内乱的时候能够保持这么大的威望。

    很可能所谓武当山的内乱,实际上不知道是武当山的平乱,还是乱臣贼子诛杀忠良。

    “我说的对吗?张无恙?”我将这些一一点出来,随着我话音刚落,风林山等人立刻冲入武当山的弟子之中,直接将几个人转了起来,强制撩起他的衣袖。

    果然,写着一的钢圈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李世清气的牙痒痒,重重的拍了桌子一下。

    “哈哈哈!”张无恙立刻笑了起来。

    “咳咳!你说的也对也不对!”张无恙挺直腰板,居然不再是一副老头子的样子了。

    “确实武当山的遭遇被你一击命中,不得不说你比之前更加聪明了,但是不对的是,我们可不是控制道门,只不过为了陪你们玩耍罢了。”张无恙说着,一把扯下脸上的人皮。

    我看着这人品有些面熟,这像是之前鬼裁缝李姐的手段,难道说鬼裁缝也是太一门之中的人。

    “我可不是什么太一门徒,魁字门魁三。”魁三冲着我善意的一笑。

    “哦!你可能不认识我,当初追杀你娘和你性命的命令都是我下的,还有你奶奶,也是我亲手捏死的。”魁三眼中露出一种自豪的意味,朝着我挤眉弄眼,好像在等我发脾气。

    不过如他所愿,他说完的瞬间,我立刻冲了上去,八门齐开,河图护体,手中的雷击木剑爆发出龙吟一样的声音,还夹杂着雷声,呼啸而至。

    魁三看着我的样子,眼中露出戏虐的神态,猛地一抽身躲开,随后一掌拍在我胸前。

    我感觉自己顿时通体冰凉,似乎被置于九幽地狱之中。

    我倒飞出去,落在地上,强行运转体内的祭文,这才好受一些,刚刚缓解,我立刻有起身站起来,接着冲过去。

    这时候周围都乱套了,不少藏在人群中的太一门人立刻跳起来,砍杀周围对的道士。

    老道士紧紧守护小道士,李世清也拖着受伤的身体帮助镇压。

    风林山阴四人也守护在我身边,一起冲过去。

    魁三一掌一个,几乎是一瞬,就将我们全部打飞出去。

    “风林火山?实力这太弱了吧。”魁三大笑几声,说道。

    我不管这些,我眼中只有他那一副嘲笑的样子。

    我继续冲杀,结果只是一个照面。雷击木剑就被打飞出去。

    我感受到一只冰冷的手正卡在我的脖子上。

    “我告诉你,下一个是佛门,我们来做个交易好不好,要是你能在他们发动佛门打乱的时候找出他们,我就告诉你一个关于你的秘密如何?”魁三说完,将我扔了出去。

    山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拦住我。

    “今日道门残破。当记得是太一门所为!哈哈哈哈!”魁三似乎不愿多做停留,立刻闪身离开。

    我死死的盯着魁三离开的方位,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我必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