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执掌三脉
    ,!

    我被山紧紧的拦住,不让我继续向前追击。

    “别追了,可能有埋伏!”山拽着我。

    我转头冷冷的瞪了山一眼,此时我早就被心中的愤怒所吞噬,因为最难受的就是面前那个罪魁祸首亲口承认,而我却无力追击。

    山似乎是被我的眼神所吓到了,悄悄松开手。

    我看着魁三早就已经不知所踪,便将怒火全部倾泻到那些太一门徒身上。

    提剑拦住一个太一门徒,他看了我一眼,似乎不太想和我一战,转身就要逃回人群之中,我哪里会让他得逞,猛地一个跨步截住他,还没等他做出防备的姿势,我便一剑劈了下去。

    这一剑带着浓重的怒意倾泻而下,速度极快。

    他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一剑辟出一条巨大的伤口,顿时鲜血直流。

    他眼中露出恐惧的眼神,拖着伤体想要后退。

    我立刻第二剑刺出,一剑从他的心口刺入,破开他的衣襟,从后背穿出。

    他眼中有些茫然,也有些不甘,但是都随着慢慢消失神采的双眼烟消云散。

    我浑身是血,此时我基本上都顾不上什么剑招了,只是想要发泄心中那一口积攒多年的怒气。

    没有拔剑,而是横劈出去,似乎这样带起的鲜血才能更加的让我痛快。

    “啊!”我怒火一声,如同猛虎下山的气势,冲入人群之中。

    那些太一门徒早就不知道渗透进武当多少年月了,对于太极剑法有很深的理解,刚刚那个人因为我是龙虎山的掌教,所以没有多少想要反抗的感觉,这才被我一剑所杀。

    现在这些人都是在战斗中当中,早早地就结成了剑阵。

    我俯身向前冲击,雷击木剑被狠狠的抽出去。

    叮!

    一串火花突然冒出来,这一剑被挡住了。

    随后我疯狂的劈斩。

    乱剑劈斩虽然在我庞大的阳气加持之下显得气势很足,但是时间久了就渐渐被他们看出端详。

    “这龙虎山掌教空有蛮力,咱们制住他!”其中一人高声喊道。

    武当剑法在于制衡,太极之道阴阳相生,我的力道被他们化为无形。

    我发泄似的劈砍过后,也感觉这样太浪费自己的体力。

    这时候我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副场景,正是之前的河图主人。

    “怒火虽有力道,但却无章法,取之力道,铺其章法,才是杀人之道!”这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我耳畔。

    我先是被惊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暗自深吸几口气,渐渐压制自己慌乱的心神。

    原来都是出剑之后才知道自己要攻击哪里,我现在突然间好像顿悟一般,在脑海中推算出了那武当阵法的来龙去脉。

    盾虽厚,但可以以点破之。

    我就单单朝着一个人攻击,不管别的人。

    我所攻击的目标正是之前说话的那个男人。

    在龙虎山练得那些招式都渐渐被我用出来,而且越发熟练。

    不是简单地将招式施展,而是在不同的时候用最合适的招数。

    很快我就发现了这个人的破绽,就是他的下盘不够稳。

    我一剑力道只出一半,那人用尽全力几乎和我贴到一起,我祭起河图,将旁边的人震开。

    “你应该后悔入太一门的!”我淡然的说出这句话。

    一个上钩,本来是被他用力道逼到一旁的雷击木剑立刻犹如毒蝎的尾刺一般,向着他的大腿刺去。

    他也知道自己下盘是弱点,立刻向下挥剑,虽然晚了一分,但是却阻止了自己被截断双腿。

    此时他的剑挡在腿上,胸口便空了出来,我用河图祭出五雷符,结结实实的按在他的胸口。

    顿时雷光四射,他犹如折翼的飞鸟一样向后坠去,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一歪头,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而在他身旁,正是他刚才动乱的时候一剑刺死的昔日同门。

    “快退!”剩下的人看到这一幕,眼中惊骇的神色更盛,立刻喊道。

    “晚了!”我将雷击木剑向下一甩,对着那些人说道。

    “道门规矩,残害同门者死!”我冷声说道。

    随后河图被我高高的抛在天上,阳气破体而出,化为一柄柄金色的长剑,倾泻而至。

    “挡住啊!”其中一个人喊着这句话的同时,将身旁的一个同伴生生拉在身前做盾牌。

    阳剑没入那人的体内,立刻断绝生机。

    “门主!救我们!”剩余的人都是这样做的,挡住之后就将同伴的尸体随意的抛开,冲着魁三离去的方向大喊。

    “你们都已经是弃子了,他才不会来救你们,你们残害同门的时候可曾想过这一切!”我冷眼看着他们在绝望之中放弃抵抗。

    周围青城山和武当山的弟子早就围成一个个的战圈将他们层层包裹,就算是会飞,他们都飞不出去。

    “残害同门,当诛!”周围的武当山弟子齐声呼喊道。

    那些人慢慢丢下武器,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怎么办?”李世清走过来问我。

    我看着这些人凄惨的模样,和刚才兴致勃勃将长剑刺入身旁同门的时候判若两人。

    李世清见我没有反应,就又问了我一遍,他刚才也救了不少人,身上的伤口早就崩开了,腰间的纱布往外渗着血迹。

    我看了看周围的武当山弟子,他们也似乎在等着我发号施令,风林他们也都停下手看着我。

    青城山的弟子也放下了剑。

    “杀!”我冷冷的说道。

    此时的慈悲无异是放虎归山,这些人身为太一门徒,手上还沾满了鲜血,轻易地求饶可不能让道门数万弟子起死回生。

    我这个字说出口,李世清眼中露出一种满意的神色,似乎对我的态度又有所转变。

    武当山的弟子早就按耐不住了,涌上前去,将这些人杀尽。

    等到最后一个太一门徒倒在血泊之中,这才停手。

    这时候居然有不少武当弟子眼中含着泪。

    一名看样子身份比较高的弟子从魁三丢弃掌教令的地方翻找出那一枚沾染了武当弟子血迹的掌教令。

    “杨掌教!”他躬身行了一个道礼,随后将掌教令捧在手心举到我面前。

    周围的武当弟子都是穿着粗气看着我,眼中有些期待,也有些激动。

    我没有直接伸手去接。

    “武当山诸位道友,我是杨长命。我与太一门现在是不共戴天,龙虎山当初险些灭门,我是被师父临阵托付才扛起这掌教的位子。”我负手而立,将实话说了出来。

    “我现在势必要与太一门开战!”我又接着说。

    他们的意思其实我也懂,毕竟现在李世清受伤,张无恙居然是太一门的一位门主,还能够带领道门的最合适的人选当然就是此次道门大会只剩下的最后一个掌教,那就是我!

    可是我注定是要和太一门决一死战的,为了我娘,为了奶奶,也为了太一门在暗中对我做的一切。

    “武当山!誓灭太一门!”武当山弟子齐声喊道。

    我还是没有动。

    他们看着我,眼中坚决的意思更加明确。

    “武当山!誓杀!太一门!”他们又一次喊道,这次几乎所有人都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我点点头,拿起武当山掌教的令牌高高举起。

    众人立刻欢呼起来。

    “杨师弟,我还真是眼拙啊!”李世清拍拍我肩膀,冲我说道,只不过拍我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枚青城山的掌教令。

    我疑惑的看着他。

    他指指自己,又指指身后的青城山弟子。

    “你用自己已经证明了,你比我更适合当现在的掌教,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太一门既然在我们道门发动了这么多次的袭击,我们岂能不还?”李世清给我之后,立刻狂笑起来。

    我拿起了青城山的掌教令,有解下身上的龙虎山掌教令。

    三块令牌被我一起举起来。

    顿时周围的人群爆发出热烈的呼喊之声。

    只是呼喊过后,渐渐安静了下来。

    快要立春了,一股暖风吹来,夹杂着血腥味,钻进了每一个人的鼻孔之中,也钻进了每一个人的内心之中。

    刚才给我令牌的人,正在默默的拖拽着身旁死去的同门。

    他的动作迅速绵延开了,不少人和他一样,都将身旁的同门安抚好遗容,将他们整齐的排放在山门的广场上。

    谁能想到,前一天这里聚集了大量的人在太极拳,现在却也聚集着大量的人,不过他们再也无法练拳了。

    默默将这些武当山的弟子安葬之后,我们聚集在广场之上。

    “武当山现在还剩多少?”我问道。

    那个给我令牌的人出来对我说道。

    “回禀掌教,武当山还余一千人。”

    “青城山呢?”我又转脸看向一旁的李世清。

    “不到五百!”李世清愤恨的攥紧拳头。

    我思绪了一会,看了看周围的人。

    “你是?”我看了看出来的那个武当山弟子。

    “弟子张处镜,是剩余弟子中辈分稍长的。”他说道。

    我点点头。

    “那武当山现在就交给你了,加快寻找入世的道士,听他们召唤回道门,我们需要积蓄力量。”我说道。

    然后我看向李世清。

    “好!”李世清不用我多说,立刻明白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还有一事!李师兄!”我继续说道。

    “掌教请说!”李世清微微躬身对我说道。

    他身上有伤,我赶紧扶住他。

    “帮我照顾好龙虎山这些小道士们。”我接着说。

    “那掌教?”李世清疑惑的说道。

    “我得去佛门走一遭了。”我冲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