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暗藏玄机
    ,!

    此去佛门,已经是必然之举,不管是因为那个魁三半真半假的话,似乎下一个要遭殃的就是佛门,就是我想要和太一门正面对抗,也需要找个盟友,就算是找不到盟友,也需要不让佛门在我背后捅刀子才对。

    因为直到我来到了道门,才知道这些大门派之间的争斗可不像他们寻求的道法或者佛法一样无欲无求,简直可以用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

    不过此去佛门,我也知道其中的艰难,因为之前佛道两门在藏区就有过摩擦,现在依旧没有放松警惕,我现在还是道门剩余三脉之首,贸然前去恐怕佛门也无法相信我们。

    不过现在就看到道门首先遭劫,佛门应该之前也被太一门攻击,不过却化解了,现在太一门说下一个是佛门,难道说他们还有后手?

    这一切都不由的我不谨慎。

    李世清本想阻拦我,不过他也不笨,立刻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张开嘴却将其中的话生生憋了回去。

    “我走之后,三脉大小事宜,暂时都听李掌教的。”我嘱咐好他们。

    尤其是龙虎山这些剩下的小道士,我着实放心不下,只能再一次拜托老道士看管,老道士似乎也绝了再次出世的念头,点点头答应下来。

    这样一来我才放心的和风林他们出去。

    走了一段路,风突然说道。

    “你刚才那副样子,确实超出了我们想象。”风第一次赞赏的看着我。

    “哎!又多了两份责任。”我摇摇头,其实我本意并不想让被别人参与进我和太一门的争端之中,甚至就算是道门和太一门有仇,我也不想,因为我刚才已经失控了,我不知道到最后的时候我能不能守住本心,万一愤怒将我吞噬,我估计会毁了道门千年的传承。

    “你刚才的眼神,真的很像他!”山这时候也过来拍拍我肩膀。

    我还记得刚才似乎是瞪了山一眼,冲着他歉意的一笑。

    “别傻笑了!我有一些发现,不知道当不当讲。”风此时打断了我们。

    “你说就是了!”我说。

    “你有没有教过你那个师父如何使用河图?”风话锋一转,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摇摇头。

    “那你有没有觉得你这一路走的似乎是太顺畅了一点?”风继续给我分析。

    “恩?”我充满了疑惑。

    随后风给我分析起来。

    从我一入道门开始,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按部就班的演了下去。

    首先,张锦从没有让我教过他如何使用河图,要知道河图的用法除去我和糖糖之外,没人知道,这就说明张锦能用河图,必定是和巫女糖糖有所联系,而且我入道门这件事,也和糖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被糖糖强制引领到道门,要知道那个时候凭借我的身手,进入道门就是有死无生的局面。

    可是我进入道门之后,几乎是兵不血刃,就一直跟着别人走,我居然先得到了三师的阳气,而起还逼得我将河图的用法学会,还成了龙虎山掌教。

    那些道门兵人除去将我们包围,更像是专门用来给我当做陪练的一样,甚至丝毫没有想要击杀我的想法。

    尤其是到了这道门大会之后。张无恙虽说当时是感觉因为自身的想带领武当山吞并其余三脉所以才和我合作的,但是现在想来其中有不少值得人怀疑的地方。

    首先,张无恙似乎拿不准我的实力,所以才先行和李世清比斗,甚至全程忽略了还有我这个存在,甚至在辨道的时候他都没有多做抵抗,现在看来虽说他有可能是因为太一门徒的身份所以不愿意比斗,但是风说,当时他在上面讲道的时候确实是有自己的见解的,所以就算是辨道,也说不好他和李世清谁输谁赢。

    而他之所以同意不去辨道,除去想要陷害李世清之外,似乎还有一种更深层的含义那就是保护我。

    保护我能够顺利的登上整个道门执掌者的位子。

    首先我无论用河图再怎么恶补,也不可能和这些天天修道的道士相提并论,对于道的理解,我甚至连最基层的弟子都不如,所以保证我既能在论道的时候用河图一鸣惊人,又不会再辨道的时候露馅,这好像才是张无恙,也就是魁三真正的用意。

    况且,魁三的实力有目共睹,我们几个根本不是对手,就算是他想要杀了我再谋扔图,也不是不可能的,相反的是一直对我虎视眈眈的太一门这一次居然非常神奇的没有任何想要捉拿我的意向,而是居然还将下一步想要对佛门动手的消息都告诉了我。

    被她这么一说,我后背凉飕飕的,因为这其中除了和我有关系之外,还有糖糖,这些事情聚集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懂河图的人为我铺好的路一样,这个人不正是糖糖吗?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糖糖了,而且她还救过我几次,要说为我铺路,她无论是哪个和我在道棺长大的糖糖还是河图的持有者巫女都似乎有理由这样做。

    难道真的和糖糖有关?

    我听完之后不得不仔细回想这一切。

    想了半天,我还是一头雾水,实在是想不明白,糖糖为何要这样做?

    不过山却给了我一条比较好的建议。

    那就是赶紧继续提升我们的实力。

    原来,山他们跟着我以来,实力一直被压制,就是因为河图不全。

    当初大哥兵解之后,河图就自解了化作十二卷,其中六卷被他们六个人所吸纳剩余的六卷却在不同的地方。

    我只见过其中的四卷,一个是我本身的那张纸,二是那些木签,三是当初我学习怒目金刚决的那个丹书铁券,当初我随意的丢弃了,因为那东西当时并不知道有这么大的用处,最后一个就是在地府之中的玉把件。

    也就是说还有两卷流失在外。

    不过这样想要寻找的话,也是如同大海捞针。

    但是想要增强实力,还有另外一个偏门法子,就是不去找丢失的两卷,而是去找另外的两个人,也就是火和雷霆。

    我此时也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人似乎从来没有说过那两个人的踪迹,现在却突然说出来。

    “对了,我怎么没有听你们提起过那两个人呢?”我对山说道。

    山刚要开口,却被林开口打断。

    “不是不想找,那俩人是变态,一心求死,所在的地方就连我们都不敢轻易踏足。”林撇着嘴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打了个寒颤。

    “什么?”我没有听明白。

    “他的意思是其实是,我们几个都是隐居在深山之中,渐渐接受了自己不死的秘密,当然风除外,她入世了,可是火和雷霆两个人却不同,他们是到处求死。”山也给我解释。

    “求死?你们不是受伤厉害了也一样会死吗?只不过不受伤或者被害,才能够一直活下去。”我说道,因为之前对于这种事我也充满好奇,直到林曾经给我解释过他们身体的秘密我才明白这一些的。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就像是火说过,他一定要找一个可以杀了他的地方,而不是自杀的地方。”山给我解释说。

    我顿时对他们感兴趣起来。

    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居然想要找一个能够有实力让自己被杀的地方。

    “还有雷霆呢?”我接着问。

    “他_!他说要找一个能让自己痛快死去的办法。”山冷哼一声,似乎对这俩人有些偏见。

    阴看到山的样子,也感激给我说山这样的原因。

    原来虽然现在看来,山的战力无敌,是我们这里面实力最高的人了,但是要论战场杀虐,他不如火,要论胆识勇谋他也不如雷霆。

    风也赞同我们先去找他们,使得自己实力有所提升才好。

    “那去佛门这件事怎么办?”我立刻问道。

    “你觉得要是真如我们猜测的这样的话,我们早一刻或者晚一刻去有什么不同吗?”风抱着胸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确实如此。

    我这时候突然想起了那个河图之主之前在我和那些武当弟子争斗的时候所说的杀人之术,难不成就是在提示我要去找火了?

    “那咱们怎么去找他们?”我将最大的问题问出来。

    因为刚才我曾经提议用点将之术找他们,但是被风拒绝了,她说找她能够找到是因为她在入世,所以可以轻易的找到那个地方,可是他们不一样,应该是探寻什么险境去了,所以就算我能够看到周围的场景,大家也都看不出来在哪里。

    一时间我们泄了气,就如同这样说来,那我们岂不是要蒙着头碰运气吗,谁能找到就算谁的?

    这时候山突然握着拳头说道。

    “我应该能够猜出那个杀才火会在哪里!”山有些鄙夷的说道,好像非常瞧不起他接下来即将说的话。

    “哪里?”众人纷纷问向山。

    “就凭借火那个人的尿性,他绝对会找一个能够让自己非常虚弱的地方,这样才能满足他在绝境之中厮杀的冲动。”山缓缓说道。

    “那会是哪里?”我问道。

    结果这次其余众人相互看了一眼,顿时异口同声。

    “天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