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雪舞银蛇
    ,!

    不用等我大喊出来,林立刻就已经告知这些蛇有毒的情况了。

    山一个箭步就冲到我身旁,猛地一跺脚。

    他用了自己无人可挡的力气,脚下形成的气浪立刻就在我们周围掀起一层血雾。

    他这一脚,将我身旁的白色的蛇全部震了出来。

    足足有六七条。

    那些蛇被震出雪层之后,扭曲了几下身子,又钻入雪中。

    我头一次看见在雪中行动的蛇,而且这些蛇的颜色将自己非常完美的隐藏起来,用肉眼根本看不出来。

    阴也不断的在雪中躲来躲去,他不善使用兵器,只能不断的躲闪。

    我赶紧招呼阴过来,然后和风林他们会合,围成一个包围圈,背朝着背。

    不时还有不知死活的白蛇从雪中弹射而起。

    不过要么被山一拳打成碎肉,要么就被林一根银针钉在地上,就连风也是手中的利箭当做剑用,每次刺入雪中,一会之后总会有一抹鲜红从雪中渗出来。

    “怎么办?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问道。

    因为此时几乎周围全部都是这种白色的蛇,实在是逃无可逃。

    然而就在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远处像是浪花一样的一层又一层白色的东西朝着这里冲来。

    不用想就知道还是这种白蛇。

    这些蛇就像是雪地上的浪花,之前还是悄声潜行,现在声势浩大,犹如血崩,游动的时候带起一片片血雾。

    路过那鹿残存的尸骨,只是一瞬间,那些骨头便成了白色,就连留在骨缝中间的碎肉都看不见了。

    那些白蛇在雪地上扭曲潜行,被后边不断过来的白蛇压了一层又一层,看在我眼中,我有些头皮发麻。

    山林风阴直接使出召唤之术,不少兵甲出现在雪地上,对着雪层之中不断地砍去。

    就是这样,也依旧有不少白蛇朝我们这里爬来。

    这白蛇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居然能够伤及这些召唤出来的兵甲。

    就像是山召唤出来的甲士,形成盾阵,在我们周围围了好几圈,但是那些白蛇顺着甲士的身体盘绕而上,从甲士的盔甲的缝隙中钻入身体,然后那名甲士就在地上,化成了飞灰。

    而且最让我感到神奇的就是,那些飞灰形成的时候,这些白蛇从雪层中探出头颅,高高的扬起,张开嘴,直接将那些飞灰吸了进去,然后仰头晃脑的好像是非常享受的样子。

    这也能吃?

    自从甲士召唤出来之后,林就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平铺在地上,他衣服里面都是大大小小不同的药包和药罐。

    他不断的从每一个药罐中都到处分量不同的粉末,然后搅拌一会,接着又从几个药包中拿出不少药加入其中。

    我知道他这是在想办法抵抗这些诡异的白蛇,也就不打扰他,我们几个并尽全力将他护在其中。

    我们都苦苦坚持,都在等林配好药。

    这时候林突然伸出手,抓住一条刚刚弹射出来的白蛇,然后捏住白蛇的嘴,用指头沾了一些药涂在它的嘴上,随手将这条白蛇扔了出去。

    我就看到这白蛇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然后摆正身子好像又要钻入地下。

    它的头刚刚探入雪中,猛地一瞬就静止了,好像是冰雕一样,随后还没等我松一口气,这条白蛇立刻就炸裂开来。

    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冲着我们点点头:“成了!”。

    随后林抓着粉末朝着四周撒去,我本来想要帮忙,但是却被风挡住了。

    “他是百毒不侵,你别捣乱!”风拉着我远离了林。

    “无妨,这都是一些补药,大补!哈哈哈!补到它们全部撑爆了!”林得意的笑道,对我们一脸的邀功表情。

    风翻了个白眼,这才松开我。

    林将这些药粉全部洒在周围的雪地上,然后朝着我们跑过来。

    “快找地方掩护!”林说的急促,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结果没跑几步,我们就看到了他说的那些情况。

    一朵朵鲜红的烟花从雪地上绽放,然后漫天的血雾就跟在林的后面。

    风喜好赶紧,就算是杀蛇也没有一滴血液沾到身上。

    看到这一幕,风眼中有些嫌弃,立刻将地上的帐篷掀了起来,将自己包裹起来。

    我一看这个办法,心中也是一阵赞叹,赶紧拉着阴和山一同如炮制法。

    结果一共三个帐篷,风用了一个,我和阴用了一个,山也将自己包裹起来。

    随后我们就听到了外面一声声的白蛇自爆的声音就像是过年的烟火一样急促。

    过了很长时间,我们才渐渐将头露出来。

    我露出头,就看到一张猩红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下意识的拔剑,但是被阴拉住了。

    仔细观看下去,不正是林吗,此时他浑身都是鲜红的碎肉,除去脸上那充满怨念的双眼,确实是林的样子。

    我憋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大家看到林的样子,也都笑出来。

    山第一个反应过来,催促大家赶紧离开这里,这样诡异的白蛇出现,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呢。

    我们赶紧向前出发,帐篷是不能用了,没想到这些蛇肉粘稠无比,帐篷上又落了不少,只能丢弃。

    当务之急是要找一个有水的地方让林清洗一下,他现在浑身血腥味,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诱饵,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不少动物前来,这些动物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吃肉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那个地方,已经不像是之前那种样子了,现在满地的碎肉,还有不少没有死干净的白蛇无意识的扭动,就如同炼狱。

    风死活不愿意靠近林十步之内。

    不过我顶着腥臭味,听到了林要说的话。

    刚刚的白蛇,就是天山有名的银蛇,说是银蛇并不是银色,而是白色,不过这些蛇在晚上的时候被月光反射,就像是波光粼粼的湖水一样泛着银色的光泽,吸引不少动物前去,结果都沦为它们的食物。

    尤其是林说道高兴的地方,居然从身上抠出一个舌头,掰开蛇嘴告诉我,这些蛇不同于其余的蛇,它们有牙齿,能够撕咬。

    看到这一幕,我也悄悄离得他远一些,之前也没发现他居然能干出这样恶心的事,我也想离开他十步之外。

    不过还好,这里距离天池并不远。

    别看这里的气温很低,但是天池的水确实温暖的。

    到达天池之后,林就赶紧洗了洗身上。

    山还点起篝火,帮着林烘干衣服。

    我们也能借着篝火取取暖,然后吃一点食物。

    压缩饼干和水一起煮开,弄出一碗糊糊。但是我看着这一碗糊糊,总是能够想起刚才经历的那一幕,心中一阵恶心。

    但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在这种环境下,身体是需要热量的,不然有可能在无意识之中就被冻僵。

    好在林身手不错,对于寒冷也有一定的抵抗能力,就单看他能在冰天雪地之中光着膀子吃东西就能看出来。

    吃饱喝足,我询问山我们接下来去哪。

    山指了指远处对我说道:“看到哪里了吗,其中就有进入瑶池秘境的地方。”。

    我顺着山的手指看过去,哪里是一片树林。

    其实我们从雪地中走过来,这里几乎已经没有雪了,有可能是天池的作用,而那片树林之中也是绿幽幽的,就好像是在天池形成一道分割线。

    左边是白,右边是绿。

    那些绿树的边上,还立着一块现代人修建的石碑。

    “神木林?”我念叨着。

    “对!其中有一棵千年的榆树,正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山说道。

    千年?榆树?

    这种海拔居然还有千年的榆树?

    等到林衣服烤的差不多,我们就进入了神木林。

    在这里面,林更是如鱼得水。

    我刚才一不小心被路边的野草扫过,立刻小腿的裤子就裂开了,还被割了一条伤口,血流不止。

    林将自己怀里的药拿出来丢给我,让我自己抹上,他则是趴在那株草面前,撅着屁股。

    “汗血草!真是汗血草啊!”他试探的用手触摸那株草,结果立刻被草的叶子划开了一道口子。

    一滴鲜血滴落在那株草的叶子上,很快就被叶子吸收了。

    林一边激动的想要颤抖,一边又小心翼翼的将这株草挖出来。

    林告诉我们,别看这株草割了人之后血流不止,但是它的根茎却是止血的圣药。

    说完了还捻了一块根碾碎了抹到我腿上的伤口处。

    我本来想到躲闪,但是却被他一把抓住腿。

    没办法,他是医生他说了算,我只好乖乖就范。

    好在药也没让他失望,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腿上的伤口便不在流血了,果然神奇。

    等我们看到那一株千年榆树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神奇,尤其是我,几乎双眼都已经直了。

    山拍拍树干,对我说道。

    “你看它,又长大了不少。”山开着玩笑。

    这千年榆树绝对是不止一千年了,非常高,而是树根也是坚韧的扎在地上,还和其他的树缠在一起。

    退后几步看过去,就好像是一个半卧在地上的人一样。

    山在树根处到处翻找,终于在树根的地方找到了一和碗口粗的洞口。

    接着他用雷击木剑将洞口劈开,一人高的洞口就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树中藏洞?

    我绕到树的后面,发现它后面什么都没有。

    我们走进去之后,里面很长,走了十几分钟,才看见出口。

    等我们从出口走出来,我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怎么还是从树中走了出来?周围都没有变啊!”我转头问道。

    “真没变吗?”山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