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火萤
    ,!

    我听到山的话,也是朝着周围细细打量,这才发现了不少端疑。

    之前远处的天池是没有结冰的,但是现在看过去,天池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上面还有落雪,周围的树木上也都是厚厚的积雪。

    “这就是瑶池秘境?”我疑惑的说着。

    “恩!”山点点头。

    一出来,山他们就显得有些虚弱,我询问过去,山才告诉我,当年他们无意中发现这里有一个秘境,进去之后实力就会被压制,越往前走实力就压制的越厉害,甚至连河图都会受影响。

    我听完了山的话,催动了河图试了试,果然s图的运转的确不如在外面流畅,之前河图能形成的屏障最大能够有十几米,现在我尽全力也最多到达五米左右,而且我感觉得到,这屏障的防御力也是大不如前。

    此时就连一向沉稳的风也隐约被我听到了她咒骂火的声音,说是选的什么鬼地方,还不知道死没死。

    根据山的推测,火应该这些年已经到达最深处来了,所以我们还需要努力的往前走。

    我们便跟着山往前面走去。

    这里和外面的地形也有些不同,原来的天池是中间凹陷的,我们都是翻过山才看到,现在的天池却是在两山之间,大约有一个三米左右的缝隙,我们出来的时候刚好在这个缝隙的不远处,能够看到天池,但是却看不全,只能看到天池已经被白雪覆盖而已。

    走了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个石头雕刻的牌楼,就好像是大门一样。

    更让我们感受到奇怪的就是这牌楼上居然一点雪都没有,就好像是新建造而成的一样。

    我上前仔细看了看这个牌楼,上面有瑶池二字,柱子就像是白玉一样,摸上去还有一些凉意,但是又不像是因为周围天气所影响的那样,反而像是这牌楼的材质所散发出来的。

    牌楼是四根柱子支撑起来,柱子上有一个刻出来的龙纹。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天池另一个传说。

    原本看守天池的是一条小白龙,可是看守石门的小白龙不老实,有一天他偷偷地绕过西小天池,淌过东小天池,爬上大天池,要偷看王母娘娘梳洗。当然,王母娘娘觉察了小白龙的意图,就在他将到天池边时把他点化了。于是,小白龙变成了大天池与东小天池之间的白龙峡瀑布。

    我将这个想法告诉山,他却摇摇头,告诉我他来的时候就有这个牌楼,没有什么特别的,除却这个材质之外,听到他的解释,我这才放心下来。

    我们继续往前走。

    在山的指引下,我们要从天池上的冰面上行走。

    还好出发的时候带了一些涉冰的工具,换上钉鞋,这样在冰上走就不会摔倒了,谁知道这冰层厚不厚,要是掉进去,救都救不上来。

    没想到冰上的积雪并不厚只有薄薄得一层,下面的冰也是透亮的,能够借着光线看到底下的样子。

    我们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走了没一会,我看到周围的山上有些光亮似乎在闪烁,本来以为是树枝上的冰凌,但是仔细看过去,又感觉不像。

    我问了问山,没想到他看到那些东西之后,拉着我飞速的往前跑。

    “快走!是那些玩意儿!”山一声呼喊,风林他们也快速的往前跑去。

    我被山拉着一边跑一边问他说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火萤!”山低声吼道。

    我一头雾水,萤火虫我倒是听说过,这什么火萤是个什么东西?

    不用等我让山再解释什么了,呜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器,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过来,这些东西数量多的吓人,飞起来之后居然闪着蓝色的光芒,一个个犹如流星坠落一样冲着我我们这里坠来。

    我被这种景象吓呆了,声势浩大都不能形容这些东西所发出的动静。

    成千上万只山口中的火萤齐飞,翅膀震动空气发出的声音连在一起,甚至震得人耳朵都生疼。

    脚下的冰块都在震动,这样可不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冰块就会突然碎裂,我也撒丫子使劲跑。

    可惜除却阴这家伙脚上功夫比较厉害之外,加上我拖后腿,我们就要被这些东西追上了。

    山一下闪到我右边,从我手中夺过雷击木剑,剑身横抽出去,将一个即将飞到我后背上的火萤抽飞出去。

    那火萤落到地面上,没有一丝的阻碍就冲到了冰层之中,在脚下形成一条蓝色的流星。

    我可不认为是因为山的力气大硬生生的将这只火萤抽到冰层之中的,因为在火萤接触雷击木剑的一瞬,蓝色的火星就迸发出来,我也能看清楚这火萤究竟是什么东西。

    蚕豆大小,但是身上居然燃烧着蓝色的火焰,怪不得飞起来像是流星。

    我看到雷击木剑上被火灼烧的痕迹,雷击木剑本就是雷劈木所形成,再加上还有一条龙脉和它合为一体,寻常的火焰根本就视若无物,但是只是被火萤轻轻接触一下,就有这样的痕迹,可见火萤身上的火焰有多厉害。

    山这一救我,立刻又慢了一分,身后几步开外就是火萤群。

    我们不要命的往前跑。

    可是此时我们也就刚刚进入天池,连一半的距离都没有跑到。

    林回头撒了一阵粉末。

    但是那粉末几乎作用微乎其微,因为那些火萤身上的温度极高,他那些之前对付银蛇有用的药剂还没到火萤身上呢就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

    但是却还是有一些用处的,就是药粉漫天飞舞,其中不少火萤撞在了其他火萤的身上,然后两只火萤迸发出一阵蓝色的火光,双双坠落。

    这时候就能看出来身上带着如此炙热的火焰也并非好事。

    坠落下来的火萤立刻没入冰层之中,没有任何的阻碍。

    这时候我发现了能够阻止他们的法子。

    我扬起河图,变为五雷符,向后面轰去。

    果然如我所料,这雷一进入其中立刻引起了骚乱,有更多的火萤相互冲撞落了下去。

    风她看到我的办法,也是眼中立刻闪现出一丝精光。

    她快速向前跑动,速度在段时间居然超过了阴,而她跑动的时候居然是一个居然的圆弧,然后腾空两步向后转身,借着冲劲在冰面上滑行。

    然后从她带着的箭筒之中提起一支箭,搭箭开弓一气呵成。

    她居然将弓拉成了满月,那箭也不像是平时用的纯精钢箭,而是被符纸贴了厚厚的一层。

    嗖!

    嗡!

    一箭双声!

    箭几乎是贴着我头皮飞过去。

    带起来的箭风吹得我脸生疼,可见力道之大。

    我回头看过去。

    那箭刺中了一只火萤。

    箭头触碰到火萤身上的时候,立刻就被高温火融化,但是带去的风却爆裂开来,直接将箭身上的符纸震得漫天飞舞。

    看清楚上面的符纸,居然是五行符中的离火符。

    五行符是茅山符,虽说属于道门,但是却不是道门正统。

    没想到这风居然会用茅山术。

    风手上恰起法诀,离火符被催动起来。

    离火符化作一个个火球。

    但是这火球的温度显然不足以对火萤造成伤害。

    但是风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这离火符能够重创火萤,她的目的是阻挡火萤。

    这时候不得不佩服风的推演之术,箭的位置,箭身的风势,加上引动的时机,都恰到好处。

    这些火球在我们身后形成了一片火海,虽然只有一瞬,但是却也足够了。

    紧跟着我们的火萤稍稍被火海阻挡,速度慢了下来,后面的火萤就撞了上去。

    不少火萤纷纷落下,居然形成了一个小屏障。

    趁着这个空挡,我们赶紧往前跑。

    这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湖中心的位置。

    因为火萤的出现是在靠近入口处的地方,前面却没有多大动静。

    足足和后面的火萤群拉开了百步的距离。

    我一边跑一边朝着风竖起了大拇指。

    看这个架势,要是再来几次说不定我们真的能抢先在它们之前越过湖面。

    然而天不遂人愿。

    一开始就窜出去很远的阴突然转向往回跑,在我们前面不远处一边朝着我们跑一边对我们挥手,意思是停下。

    怎么可能停下,身后那些火萤这么可怕,随便一只冲进来我估计我都不用去火化了,直接就被烧成了飞灰。

    直到我们在距离阴大约百米的距离时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因为前面居然也飞过了一大群火萤,数量和身后的差不多。

    我心中一凉,这下完了,就算是再用什么阻挡的办法,也架不住这么多的火萤啊。

    难道说真的要死在这里?

    我有些不甘心。

    山这时候拉着我停下。

    “开盾!”山大吼一声。

    山的吼声立刻将我绝望的心情唤醒。

    我撑起河图的屏障。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火萤冲了过来。

    火萤撞击在屏障上,爆发出巨大的蓝色火焰,然后落入冰层之中。

    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撞击。

    但是我只能尽力撑住。

    一旦屏障破碎,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挡住这两群火萤的。

    只是一瞬,两群火萤就撞在一起。

    巨大的挤压力将我勉强撑开的五米左右的屏障不断地压缩。

    四米!

    三米!

    我们几乎都贴在一起。

    还好在两米半的距离就已经是极限了,力道没有增加,我浑身颤抖,鼻子也流出鲜血,是因为屏障产生的力道反震到我身上,让我受伤了。

    可此时,我们就被困在这两群火萤之中,动弹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