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鬼潭
    ,!

    天刚蒙蒙亮,我就被林喊醒了,这时候阴也已经醒过来了,我们昨晚吃了林给配的补药,我虽然感觉还是浑身无力,但是自己行动却没有大碍了。

    其余人只是力竭,所以恢复的比较快。

    还好昨天一直有篝火,不然我可能会被冻死。

    我本想和林说再休息一段时间,毕竟我现在体力跟不上,有可能拖累大家,但是林指了指湖中对我说时间来不及来,得赶紧离开这里。

    我这时候看向湖中,发现其中的那些火萤,还在里面,只不过现在却闪动着蓝光。

    还没收拾好,就看见那些蓝光在慢慢的向上浮动。

    浮的比较快的已经是飘在湖面上了,然后慢慢燃烧起火焰,似乎在烘干身上的水。

    我知道这下火萤再一次飘起来我们就逃无可逃了,只能拖着身体跟着他们向着深处走去。

    走了没多远,后面的湖上就传来呼呼的声音。

    我猛然间回头,就看到整个湖面上燃起了蓝色的熊熊烈火,火焰窜起来足足十几米高,巨大的热浪推的我们不由自主的往前走。

    山间的雪花却丝毫没受到影响,周围还是白蒙蒙的一片,好像是冰与火同时存在的感觉。

    我看着这场景,心头有些发寒,昨天在湖中心没有远距离看过火萤群的场景,现在看来,我们能够活下来确实是运气好的不能再好了。

    趁着火萤还没有大规模的飞起来,我们一头就钻入前面的树林之中。

    湖中的高温和周围的冰雪产生了雾气,在树林之中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

    脚下已经没有雪花了,而是头顶上的树冠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好像这些树将雪花都托举起来。

    雾气慢慢化作雨点落下,脚下泥泞的厉害。

    我只能通过声音判定我身旁跟着人。

    “这样大的雾,怎么确定方向?”我问道。

    我很确定自己声音很高,甚至都有落雪砸下来,但是就在我身旁发出走动声音的人却没有丝毫的回应我。

    怎么回事?

    我心中有些焦急,赶紧朝着一旁摸去。

    虽然看不清前路,但是我很确定这个声音就在我右边三步左右。

    但是我朝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甚至都无论我怎么走,那个动静就像是和我开玩笑一样,就是距离我三步远,怎么都追赶不上。

    难道说我们走散了?

    我赶紧四处摸索,好不容易摸到一个东西,却发现是一棵树。

    我叹了一口气,又一次呼喊大家,却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我突然想起,要是我将树上的落雪打下来,说不定能够驱散一些我周围的雾气。

    虽然体力不济加上内伤,但是咬着牙击打一棵树还是能够做到的。

    我暗自运转河图,开了三门,结合九字真言,能够使得我恢复到巅峰水平一瞬。

    不过就这一瞬就可以了,我回头冲着刚才那棵树的位置一拳轰出去。

    没想到却打空了!

    要知道我根本没有动,那棵树就在我左边,我保证刚才确实摸到了。

    我非常奇怪的四处摸索,我可不相信这树能自己动。

    很快我又摸到了那棵树。

    一拳轰出去,又一次打空了。

    这不可能!

    难道说这树真的能够躲开?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一只手攀上了我的肩膀。

    “谁?”我猛地问道。

    “我!”风的声音传过来。

    我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我问。

    “看样子我们是被这雾气冲散了,在其中找不到方向。”风对我说道。

    我将刚才诡异的事情告诉她,说我觉得这些树有些奇怪。

    风语气中带着一些嘲笑,说怎么可能,这些树不会变,只不过是我被这些雾气所干扰,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我将信将疑。

    风说让我一边摸在树上一边打就可以了。

    我立刻这样试了试。

    果然,立刻打到了树上。

    大块的雪堆呼啦啦的往下掉,压坏了不少树枝。

    溅起的血雾和雾气相融,逐渐化成了雨水一样的落下来,我周围的雾气淡了不少。

    风这时拉着我就要去找其他人。

    我被她一拉带了一个踉跄。

    等我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风的脸,顿时心中一沉。

    这根本不是风。

    虽然她身体模仿的很像,但是脸上却是褐色的泥土,甚至还有一些落叶和青苔,尤其是淡黄色的泥浆还不断地从脸上往下流。

    甚至我停下脚步的时候她被我扥了一下,立刻脸上有一大块泥土落了下来。

    “走啊!赶紧走!”她还在看我,只是全是泥土组成的脸上根本没有眼睛。

    我开了道眼,发现这面前的风就是全部由泥土构成的。

    只是我刚才被蒙蔽了眼睛。

    我挣脱开风的手,手上全是湿润的泥土。

    这时候风歪着头,好像是在疑惑的看着我,朝着我飘过来。

    我看到她腿下面是一顿泥土,更像是游过来了一样。

    我一挽剑,对着它就劈了过去,雷击木剑虽然被火萤弄得有些难看,但是却依旧锋利。

    一剑劈下去,它直接化成了两堆泥土,然后慢慢的渗入地下。

    这都是什么东西!

    我就要往后退。

    突然我小腿被什么抓住了,我低头一看,泥泞的土地上有个泥人探出半个身子,正死死地抱着我的腿。

    我赶紧向下砍去,斩断了它的双臂,这才挣脱出来。

    这时候最下面的雾气已经开始慢慢消散了。

    我看到周围的泥土中渐渐渗出不少水渍,然后变成了一片沼泽,随后冒着泡翻滚,一个个乌黑的泥人从其中挣扎着冒了出来,身上还不断的冒着泥浆。

    我一剑刺入最近的那个泥人,却发现剑身刺进去拔出来却没有效果,就算是斜着劈进去都没有丝毫的伤害,那个泥人微微低头,好像是看着我手中的雷击木剑很感兴趣,脸上的泥滑落之后居然露出我的面孔。

    我大惊!就想往后退,可是为时晚矣。

    那个泥人长着和我一样的脸,对着我怪笑一声朝着我扑过来。

    我被他结结实实的抱住倒在沼泽之中。

    他身上的泥不断的包裹着我。

    我挣扎了一会,发现根本甩不掉,只能咬咬牙强行催动河图。

    河图的屏障从我身体中发出,直接震散了这个怪物。

    这一下直接就如同捅了马蜂窝,周围慢慢爬起来的泥人,甚至还有没有完全成型的泥人都朝着我扑过来。

    他们重重的撞在屏障上,我直接跪倒在地上,嘴里吐出大口的鲜血。

    本来就受了内伤,现在催动河图都已经是极限了,不要说还要抵抗他们。

    河图的屏障只坚持了几息时间,就消失了。

    那些泥人如同蚂蚁一样,猛地扑上来,在我身上围了一层又一层。

    我感觉呼吸困难,他们将我压在沼泽的地下,还在不断的将我往底下拖拽。

    就在我感觉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

    一只手破开泥人的身体,将我拉了起来。

    是山。

    他身旁还有林。

    山拍了拍我后背,让我将嘴里的泥浆咳了出来,这才能够畅快的呼吸。

    “这些…都是什么?”我平复了一下身体问道。

    “鬼潭!”林对我说道。

    因为曾经有不少人因为传说都往这里赶,有些人很轻易的就穿过了那湖面,来到这里,但是能够从这走出去的人却少之又少,之前山林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就被挡在了这里。

    但是那时候这鬼潭还只是一片沼泽,因为这里的树木是**阵,加上沼泽地的瘴气,所以很多人都会产生幻觉,以至于死在这里面。

    死的人多了,怨气弥漫,就形成了鬼地。

    根据林所说,这地下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尸骨,这些死去的人怨气被树冠挡住散不出去,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怪物。

    而鬼潭正是林看到这些之后给起的名字。

    原来我进来之后就和他们走散了,这些人都在不断地寻找我。

    我还问他们有没有听见我喊他们,结果他们摇摇头。

    林给我喂了一颗解除瘴气的药丸,我这才感觉脑袋里清醒了不少。

    有了山和林,压力就减少了,山几乎是一拳就能将一个泥人打爆,不过其中的泥人却是越聚越多。

    渐渐将我们全部都包围了。

    就在我们被困的时候。

    嗖!

    一声穿云箭的声音传来,在我们头顶炸开。

    又是离火符!

    大量的叙球落了下来,驱散了那些泥人,风和阴从远处赶了过来。

    风和我们说着自己的发现,这些泥人好像能够不断地形成,需要我们想办法一次性全部消灭。

    这可难办了,因为要是一直有这些东西骚扰,风也不能推演出正确的出去的路线,我们就有可能困在这里。

    我们只好一边击退那些又一次卷土重来的泥人一边想办法。

    我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之前那些东西似乎都被道术影响,心里不免嘀咕起来,是不是这些东西都会被道术克制,刚才的离火符就是证明。

    那么是不是我能用道术强行驱散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