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光符咒
    ,!

    我将心中所想告诉大家,风推算一会对我说道。

    “我觉得可行,道术一途你比我在行我也就会个离火符,之前是用来烧毁大军粮草的,只不过你现在还能施展吗?”风比较担心我的身体。

    实际上我也在担心这个,之前被泥人拖入地下,本就受了伤,现在伤上加伤,体内的阳气也消耗的七七八八,而且要是对付整个鬼潭的泥人,必须要催动河图。

    我看了看还在苦苦坚持的林山他们,重重的点点头。

    “没别的办法了,我试一下吧。”

    我说完,直接闭眼促动河图,想要在道术之中找到一个范围比较广还能够驱邪避煞的符箓。

    外界的打杀声不断地传入我耳朵里,使得我很难静下心来,他们虽然身手很好,但是在这里本来就被压制了实力,加上之前还在天池力竭了,林的药再厉害也不能一夜之间就让他们恢复如初。

    有了!

    我一下睁开眼,看了一眼风,她立刻会意,招呼大家逐渐靠拢。

    风感觉差不多了,对我点头。

    我将阳气全部催动,抬起手指。

    河图悬浮在我面前。

    要画符就得先凝神。

    之前用的什么破煞符、阳符之类的,实在是我自己画的太多了,早就形成了一种习惯,所以基本上瞬间就能通过河图激发出来。

    可这次是一个我从没有用过的符,所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眼观鼻,鼻观心。

    我缓缓抬手,在空中虚画。

    阳气通过我的指尖,居然在空中留下一丝金黄色的印记。

    虚空授符!

    我没想到我居然能够做到这一步,看样子越用河图,其关于道术的理解就越深刻。

    道术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种就是用符纸催发出的道术,第二种就是我这样能够凭空画符,第三种乃是将符箓转化正咒,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脱离了凡物,不用任何凭借就能施展道术。

    当然现在能够知道的,就只有前两种,之前的付老就是摸到了第二种的门槛,能够随意的画符施展。

    有了这一下,我是信心暴涨。

    我要画的就是金光符咒。

    这是一个半符半咒的符箓,河图中记载,这金光符咒乃是用来震慑群邪的,将体内的阳气全部激发出来,向四周探出去,用阳气压制邪祟。

    这些泥人单个的实力并不强,但是数量太多,所以用这种办法还是比较保险的。

    符头符尾,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画符讲究的就是一笔画完,这样一来是最好的,气息不乱,符箓施展的时候也会事半功倍。

    纵然是河图将这金光符咒的理解全部都灌输进我的脑子里,但是第一次画下来还是有所不同的,我不敢分心,只能心中观想符文的样子,手指跟随河图给我的感觉走。

    风护在我身边,也是丝毫不敢松懈,万一我被打断了,我的身体可撑不住符箓的反噬。

    还好这一次我将其中的压力化作动力,直到最后一笔画完,我长长松了一口气。

    身体中的阳气所剩无几,一股虚弱感传来,我跪在了沼泽之中。

    我借着随后一丝力气,催动了这个符并且对着风说了一声:“快!”。

    只见那浮在空中的金色符文周围凝结出金色的符纸,仔细看去就像是一张真实的符纸。

    随后那符纸缓缓向上空飘去,金色的符文慢慢变淡,然后从符纸的四周缓缓长出金色的结晶,就像是一块玻璃上慢慢蔓延出来的窗花一样。

    但是就在这金色的结晶还没有结束生长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碎裂的轻响。

    清脆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压住了所有的打杀声。

    那些泥人也都慢慢停下抬头看着天空。

    他们对于其中的阳气打心底里生出一丝恐惧。

    我看到好像有几个泥人即将逃跑。

    但是却比不过金光符咒。

    那金色结晶的裂缝处开始散发刺眼的金光,金光越来越大。

    就连我这个施术者都睁不开眼睛了。

    一声巨大的爆裂声传来。

    金光亮到极致就变成了白色,突然扩散出来,覆盖了所有人。

    金光结束,河图落回我的手中,好像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看到周围一个个泥土铸成的雕像,保持着仓皇逃窜的样子但是却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我知道这金光符咒成功了。

    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山又一次背上我,我这次才是真正的虚弱,除了勉强睁着眼睛,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周围的泥人身上的淤泥在快速的干枯,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座座干枯的泥像。

    风还在找出去的路。

    山这时候知道我心中的迫切,这在不断地安慰我。

    原来这树木形成的是一座迷阵,想要出去,必须要破解迷阵才行,这些都需要时间。

    我眨眨眼表示知道了。

    其实我心中并不是担心没有出路,而是我知道刚才画符的时候我本来阳气就不太够,不知道这符能坚持多久。

    林给我查看了一会伤势,表示没什么大碍,给我喂了一点治疗内伤的药,说我虽然是伤上加伤,但是没有伤及内脏,一两天就能恢复,就是阳气消耗比较大,需要时间慢慢恢复到充盈的状态。

    不过就在我们打算原地休整一会的时候,周围的那些泥塑身上突然传来碎裂的声音。

    就看到那些泥塑表面干枯的泥层突然长满龟裂。

    然后一块块干枯的泥块掉落下来。

    露出里面那些泥人的本来面孔,泥人身上渗出大量的泥水,不断地冲刷着身上的龟裂,使得干枯的泥块掉落的速度越发的快。

    我心中是焦急万分,没想到这么快就没有了效果。

    但是风依旧是不慌不忙,似乎外界对于她没有干扰。

    林和阴都做足了战斗准备,时刻等待着那些泥人卷土重来。

    很快那些泥人身上的泥块就掉落了个赶紧,朝着我们这里扑过来。

    山背着我,那一双铁拳无法用了,只能一脚踢碎一个扑过来的泥人。

    情况岌岌可危。

    “走!”这时候风突然回神,冲我们喊道。

    她说完,就抢先冲了出去,我们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风一路上忽左忽右,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可就是这样,居然帮助我们暂时甩掉了那些朝着我们扑过来的泥人。

    跑了半个小时,前面突然没有了树木。

    可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悬崖。

    站在悬崖上往下看去,下面全部都是迷雾,看不到低在哪里。

    没想到出来之后居然是死路。

    其实这里已经没有沼泽了,走了一半之后就出去了鬼潭的范围,但是那些泥人却丝毫没有停下的趋势,笔直的从鬼潭之中追了过来。

    要是在树林之中我们还可以凭借错综复杂的树木和那些泥人迂回,但是这悬崖上,空荡荡的,那些数量不菲的泥人冲过来,就是挤也会把我们挤下去。

    整个鬼潭所有的泥人似乎都已经被惊动了,乌泱泱的从树林中冲出来,远远看上去像是一座泥墙。

    山将我交给林,自己猛地冲向那群泥人,他想要击破泥墙。

    我从没见过山动用如此的力量,浑身的肌肉绷紧,连衣服都被撕开了。

    一路冲过去,在地上留下一个个小坑。

    要知道他还是被压制了实力,要是没有压制,不敢想象他全部的力量爆发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

    冲到泥墙面前,山猛地一踏步,生生止住身体的冲势,但是全部的历练聚集在拳头上,带着劲风一拳轰杀过去。

    本来这泥墙就是由一个个泥人组成的,本来混合了水的泥就能够泄去大半的力道,但是山这一拳却是他们挡不住的。

    此时的山身体之中似乎散发出一股浑厚的气势,就如同他的名字那样,一座大山坐落在你面前,让你无法撼动。

    泄力?

    那就让我的力道大到你卸不掉。

    就是充满了这样的信念的一拳轰过去。

    最前面的泥人甚至连山的拳头都没有接触,就已经被劲风撕裂。

    从山的拳头开始,就如同爆发的烟花,顷刻之间在泥人群中绽放,收割着一个个泥人。

    这一拳虽然厉害,但是却也只是挡住了第一道泥人,后面的泥人源源不断的继续冲过来。

    山没有停下,双脚依次在地上一踏,居然没入了土地之中。

    双拳从腰间发力,一招双风贯耳立刻打出。

    像是一只蛮牛用牛角顶破苍穹一样。

    这一次泥墙居然没有破碎,而是被山的双拳挡住。

    泥墙之中的泥人都被打碎了,但是却保持着墙体的样子。

    任凭身后的那些泥人怎样冲过来,都只能撞在上面。

    这时候山双拳印在墙体上,却没有收回来。

    我看到有鲜血慢慢滴落在地上。

    “打出两拳,真是不要命了,阴把他接回来。”林扶着我的手慢慢加大了力气,似乎心中有些着急,但是没有显露出来。

    阴赶紧去将山带回来。

    我看到山的惨状,不由的心中咯噔一下。

    此时山七窍流血,血液都是乌黑的样子,双眼发青,身上的筋都跳了起来,就像是布满了蜘蛛网一样。

    林赶紧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冲我使了一个放心的眼色,我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