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诺千金
    ,!

    这时候风还在不断的寻找出路。

    山的两拳虽然生生挡住了那些泥人形成的泥墙,让我们有一些喘息的时间,但是仍有大量的泥人前赴后继的往我们这里挤过来。

    很快,山弄出来的平稳局势就要被打破了。

    泥墙中不断的有泥人从其中挣扎出来,拍在地上形成一滩泥水。

    那道被山生生打停的泥墙就快要被那些泥人冲破。

    风这时候突然瞪大了双眼。

    “跳下去!”风说着,就将在地上昏迷的山背了起来。

    “什么?”林话语中充满了不敢相信几个字。

    “没时间解释了,先跳下去,生即是死死即是生!”风说完,背着山一跃而下。

    阴看了看我们,也咬着牙跳了下去。

    “不管了!”林紧了紧背着我的手臂,也跟着跳了下去。

    失重感猛地袭来,让我本就困倦的精神再也坚持不住,我眼睛一黑,就昏睡了过去。

    上面的泥人正巧突破了山所形成的阻碍,冲到悬崖边上的时候,突然化作一滩滩的泥水,缓缓倒流回去,顺着地上一直流回鬼潭,好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落在了地上。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是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能够站起来了。

    我身旁还躺着山,此时山睁着眼,但是却一动不动。

    “你怎么样?没事吧!”我赶紧问道,我很担心山。

    “他没事,就是太逞能了,谁让他甘愿自损经脉也施展他那个什么破拳法的。”林幽怨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

    我看着林此时左手被绷带缠着,吊在胸前,手上还杵着一根木棍,好像受了伤。

    “你怎么回事?”我起身走过去看林的伤势。

    我看到他手臂的绷带上还绑着两块削好的木板,上面有七根银针正插在上面。

    “骨头断了而已,还有三四天就能拆开绷带了。”林有些不以为意。

    他说的轻松,但是我已经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当初背着我跳下悬崖,现在手臂摔断了,不正是因为保护我才摔断的吗。

    看着我眼中的内疚,林摆摆那支完好的手臂对我说道。

    “又没啥事,你还是多看看山吧,这货不知道能不能好了。”林走了过去,拿着木棍捅了捅山,见到他没有丝毫的反应,摇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林除了手臂受伤之外确实没什么大碍,倒是山有些奇怪,好像是活死人一样,呼吸微弱,睁着眼,但是却没有神态。

    “我昏了几天了?山就一直这样吗?他到底怎么回事?”我一串的问题脱口而出。

    林将之前盖在我身上的衣服取下来,慢慢盖到山身上,摇摇头。

    “十天!”他之说了两个字,话音中全是无奈。

    “这么说山整整这样已经十天了?你都没有办法?”我更加着急。

    “我们都算错了这里,这里不是压制,是削弱,我们呆的时间越长,就削弱的越厉害。”林用刚才那根棍子挑了挑不远处的火堆,让有些变小的火焰又一次升腾起来。

    原来,这里他们一开始总是以为会削弱,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实力会变得越来越弱,就像是这次跳下来,本来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因为山崖也就十几米高,只不过是雾气很浓,才感觉深不见底。

    还有山,他强行施展了自己的拳法。

    根据林所说,山的拳法消耗的是气血,强制自己爆发出极强的力量,但是对于筋脉和肌骨的压力也是非常的大。

    在山全盛的时候,只能够调动体内的气血施展三拳,三拳过后,必定会躺上五六天来回复。

    可是山本来就因为河图不全,自己的实力达不到原来的样子,现在在这瑶池秘境之中也是削弱了实力,强行施展损耗的是生机。

    要是在外面还好,他们都是不死之人,生机能够慢慢恢复,可是在这其中,实力不断地压制,河图的力量也被压制,对于山来说,想要恢复起来就更加的难了。

    因为他全身所有的筋脉都受伤了,肌肉的力量也被消耗赶紧,要不是还有一丝力气保证内脏的运转,早就死了。

    我左拳重重的砸在右掌的掌心处,狠狠地叹了一口气。

    “都怨我,要是我能够让金光符咒坚持的更久一点,就不用山冒死阻挡它们了。”我说。

    “山说过他会帮你……”林一边挑着火堆,双眼渐渐跑神,好像在想着什么。

    “恩!”我点点头,山确实说过,从他将虎符给我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做了。

    “一诺千金,不动如山。”林冲着我笑了笑。

    “还真对得起这个诨号啊!”林说着。

    他说当年山加入他们,其实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赌约。

    当初上一任河图的主人,也就是他们的大哥,和山比力气,说山要是输了的话,就得跟着他。

    这赌约是在酒楼之中进行的,那时候他们大哥的大军开拔在即,前一日去酒楼之中喝酒,正好看到了号称力大无穷的山。

    他们大哥赢了,而且还灌醉了山,一脸释然的离开了,要知道大军开拔,就是要取个好彩头,这一场胜利也让他们大哥内心多了几分自信。

    等到山醒来的时候,大军已经离开了很久。

    他是个混子,平时帮人做些力气活,也谈不上贫民,只能说是混个饱饭而已。

    但是山却一直记得,没有钱财,就徒步跟着大军的步伐。

    大军走了一个多月,他就在后面跟着一个多月。

    直到他们大哥那场战斗失利,数万兵马被一扫而空,正被一队骑兵围捕的时候,山赶了过来。

    一双铁拳生生将骑兵的战马打爆。

    根据林所说,当时他一人击退了一队骑兵,还非常骚包的对大哥说:“大哥!我来了!跟着你!”。

    自此之后便一直跟着大哥。

    他们中最先跟着大哥就是林还有阴,林是医官,也是裨将。

    他们得到河图之后,就反败为胜。

    林此人生性跳脱,喜欢开玩笑,平时也总耍耍山,每一次无论多不合理的要求,只要是因为山答应了,从没有完不成。

    甚至林当初让山给他采药,找一株那个地方没有的草药,山领命之后,就翻过十几座大山,才找了回来。

    本来他们都以为山就是死脑筋,不懂变通,甚至有些傻傻的,但是对于领兵之术山也是极有天赋,大哥都说他的才智不在大哥之下。

    知道后来,林才明白,山这一辈子,只为了一个字而活,那就是信!

    人无信不立,一诺千金的名号山实至名归。

    所以!山既然说了要帮助我,就会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保护我。

    林说着,手中的木棍都被捏成了碎片。

    我看得出林此时心中也是万般的不好受,毕竟这么多年的兄弟,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山一定没事的,我相信。”我不断的安慰着林,也是在安慰我自己。

    “你放心,一座山倒了还有一片林呢。我就不信我妙手回春能帮不了他。”山半开玩笑的说道。

    林又一次用银针检查了山。

    将银针刺入山的肌肉之中,没有半点反应,是因为这些肌肉根本连对刺激做出反应的力量都没有了。

    林从怀中掏出一枚红彤彤的果子,挤压了一些汁水混合了药剂喂到山嘴中。

    他没有吞咽的力气,只能通过银针刺喉才能让他咽下去。

    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山此时的样子,只能别过头去。

    做完这一切,我才开始了解现在的情况。

    原来我们下来的时候这里就是山谷之中,还好有些果子,众人才能果腹。

    而一直没有出现的风和阴,两个人这几天一直在不断的探路,想要找寻出路。

    “你别看风有事没事就喜欢端着,但是她比任何人心肠都好,山这个样子她也很着急,拉着阴没日没夜的试探出路,不光是山,就连你,这些天都是她照顾的,简直……”林说着一半,立刻收声。

    我知道是风回来了。

    “断条胳膊都管不住你的嘴,干脆我帮你缝上得了。”风的声音传来,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虚弱的感觉。

    “可别!我看补等望闻问切呢。”林立刻打趣道。

    风和阴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我看到他们身上的泥水和落叶,就知道他们的实力恐怕降到了一个很低的地步了。

    伴随着他们的身影,一股浓重的铁锈的味道传了过来。

    “还是不行?”林问道。

    “恩,我们实力被压制的太厉害了,我是做不到了。”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山,摇摇头。

    “明天我和你去看看吧,早点找到出路对大家都好。”林说道。

    “恩!”风点点头。

    这时候我突然惊讶的咦了一声。

    众人纷纷转头看向我。

    此时我河图没有催动,但是我感觉自身的阳气居然恢复了七七八八,我试探的运转了一下阳气,惊奇的发现我实力没有收到影响,反而这地下的阳气非常多,我阳气恢复的速度比在外面快的多。

    “我的实力没有被压制!”我惊奇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