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兵斗棋
    ,!

    “你说什么?”风等人立刻惊奇的看着我,好像不敢相信。

    我赶紧试着催动河图,发现河图的力量一出现,整个周围就好像有一只大手在不断的压制我,导致河图摇椅晃的好像时刻就要掉落下来似得。

    但是当我撤掉河图的时候,我感觉实力的压制就消失了。

    我试着虚空画符,没想到在众人的注视之中一张破煞符直接被画了出来,打在一旁的树干上金光阵阵。

    不过树木却没有丝毫的损伤,这破煞符本就是对付邪祟的专用符纸,寻常的东西自然没有影响。

    风眼中似乎又精光闪过,内心又充满信心了,不够林此时却在娜娜自语,好像在思索为什么。

    我心中也是骇然,难道说真的像之前那些人说的那样,我是百无禁忌,就连这瑶池秘境都无法限制我?

    我将心中的猜想告诉大家,结果他们也不敢相信,说着不太可能,只是林还在不断的研究我的身体。

    我也感觉不好说,所以也没有多问。

    明天就让阴在这里守着山,我们三个人前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阻挡了推算如此厉害的风。

    有休整了一夜,我阳气基本上全部恢复了,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我拿着雷击木剑,看了一眼还是保持那个样子的山,心中暗暗想到,山!这一次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顺着平台走了一会,眼前的一幕着实惊呆了我。

    地上全是一块一块的铁砖,上边有的红色的铁锈,那些生锈的气息就是从这里传过来。

    风领头走了过去,我赶紧跟上,踩在她刚刚走过的地方,林也学着我。

    风回过头看着我们的样子笑了起来,说这里没有机关,就是前面有个棘手的东西。

    前面的一幕,让我瞪大了双眼。

    黑色白色的雕像立在一块巨大的棋盘上。

    我们也就是这雕像的一半高。

    周围还有一些破碎的雕像,散落在地上。

    在远处,隐约能看见棋盘的对面也有一个人形的雕像。

    “这是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没等风给我解释呢,林就开口了。

    “兵斗棋?”林疑惑的问道。

    “恩!”风说道。

    我知道兵斗棋,之前无聊的时候听山说过,这就是一种烧脑的棋局,中间的兵甲左右界限,转动棋子,面对面则同化为自己的士兵,相向的士兵能够一起转动。

    具体的规则我也搞不清楚,但是大体上是这个样子的。

    “要是兵斗棋天下间谁能赢得了你?”林对于风的推算能力那可不是一般的信任。

    “你看看中间就知道了。”我们这一边是白色的,对面则是黑色。

    黑色的棋子和白色的棋子有些不一样。

    白色的棋子上是一个拿着剑的战士,而黑色的棋子则是一个恶鬼的模样,身后还背着一口棺材。

    在中间的地方,有半截棺材被打碎了,棺材中躺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僵尸。

    “这是什么意思?”我更加疑惑了。

    这时候风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块石板上。

    这里有一个缩小版的棋盘,她轻轻转动其中一个棋子。

    就看到远处的巨大的棋盘上的棋子也在随着她的手慢慢转动,然后同化了面前的一颗黑子。

    然后那颗黑子的棺材突然爆裂开来,一个僵尸从其中蹦了出来,在棋局之中游荡,那颗本来被同化的黑子慢慢变成白色,但是那只僵尸却朝着我们这里跳过来。

    我这时候才明白风的担心是什么。

    一半的黑子,要是直接换回来,那就是几十个怪物啊,还不一定都是僵尸。

    那只僵尸跳了上来,冲着我们就扑过来。

    我随手在空中画了一个破煞符将那只僵尸打飞,然后闪身过去,雷击木剑直接穿透了他的心口,立刻僵尸就化为了飞灰。

    此时我心中也有一些窃喜,之前对付僵尸的时候那叫一个狼狈啊,现在对付僵尸居然有种手到擒来的感觉。

    可是接下来我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其中的黑子居然也在转动,很快也同化了一颗白子,那白字一旁出现了一具棺材,变成了漆黑的样子。

    我立刻警惕起来,这样一来岂不是走多少步就会有多少怪物出来吗?这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怪物?

    “难道不能绕过去?”我问道。

    风指指棋盘四周立着的几个雕像。

    “我试过了,那是四个守卫,实力和我们进来之前差不多,但是林受伤了,山变成了那副样子,想要突破简直是不可能的。”风对我说道。

    看样子风早就试过了,应该是这棋局之中的东西对于那四个守卫来说好弄一些,所以才会选择这种方法。

    我也点点头,为今之计恐怕是要慢慢磨了。

    我一下跳进棋盘之中,想着在那些怪物出来的时候直接动手,这样能够节省时间。

    我冲着风喊了一声表示我准备好了。

    “横六竖三!”风回应我。

    我赶紧顺着她的指示跑到了那棋子下面等待。

    果然棋子缓缓转过身来,其中的棺材中慢慢飞出一丝烟气。

    是一只厉鬼。

    还好并不厉害,我用雷击木剑就能轻易地解决。

    “横五竖四!”风又说道。

    就要一旁,我转身立刻跑过去。

    这次的棺材之中飞出的是两只鬼,实力比之前强横一些倒也不是很难办。

    ……

    “横六竖七,三联!”风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我赶紧跑过去,之前双联子的时候出来了一个煞,还好我实力还够,用破煞符解决掉了。

    这次三联实力应该更大才对。

    棺材还没有完全打开,其中就有两条锁链飞了出来,居然是一只鬼将。

    不过还是鬼将初期,实力也就比一般的鬼兵厉害不少,但是这里烟气充沛,对它也是有压制的。

    阳符在我手中不断的激射,好不容易将这只鬼将打败。

    风的生意又一次传来,这次居然到了五连子。

    轰的一下,一颗黑子上的棺材笔直的掉落在低声。

    一只不弱于之前江北尸族那一只尸奴的僵尸出现了。

    身上没有毛,分辨不出什么,但是气息确实是不弱的。

    我用雷击木剑试探的刺出去,被他身体周围的尸气阻挡,居然有些阻碍。

    我直接用阳符激发了雷击木剑。

    龙吟之音从剑中发出,伴随着雷声我冲了过去。

    我一边用雷击木剑进攻,一边另一只手不断的画符。

    尸气才是这东西的根本,想要去除尸气,就要用镇邪符。

    我扬手一道镇邪符打了出去。

    这时候我感觉有些奇怪,东西身上怎么会有伤口。

    按理说练尸之术,首先是要选没有伤疤的人,不然尸气在体内锁不住,就无法起尸。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之前有人来过这里,我想到了他们口中的火。

    我仔细看了看那个伤口,居然是贯穿伤。

    难道那个传说之中的火,也和这个东西战斗过。

    我将这个想法暂时压在心中,一心一意的对付这个东西。

    不过还好,我体内的阳气积攒的很浑厚,三师的阳气传给我之后,将我体内能够储存的阳气扩大了十倍还多,这只练尸让我用符箓之术生生耗死了。

    它身上被我用符轰杀的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了。

    一直战斗,我到后面渐渐有所不敌,都是靠意志和浑厚的阳气生生撑了下来。

    直到九连的时候,一只尸魁出现了。

    这东西极少见,我都是在河图中才找到这东西的存在。

    山魁我知道,和山魈是一样的存在,但是将山魁完好的封印杀死,然后炼制成的尸魁,就是比较难缠的了。

    它本来的移动就不是像正常的哪像跑跳,而是在棋子之间不断的飞跃,甚至它那一双爪子几乎可以做到削铁如泥了。

    随便的在一颗棋子上摸一把,居然就抠下一大块石头,并且朝着我扔过来。

    我只能躲闪。

    这东西皮糙肉厚,一般的符箓基本上对它没有作用,我只能用雷击木剑找机会刺入它的天灵盖,因为根据河图记载,它的尸气就在头顶。

    我拼着被它一掌拍飞的危险,好不容易才在它的头顶破开一块皮肤,我身上也多了三道口子。

    但是此时我也无法去管伤口,那尸魁受伤之后,直接开始发狂了。

    一爪子就将身边的一颗棋子拍碎,冲着我跳过来。

    它这一跃,足足有几米高,向着我扑下来。

    我就地一滚,勉强躲开,但是地上居然被它的爪子撕了一个洞。

    这可难办了,这就是力量之间的对决,我也就道术还行一些。

    不过想我想起山的样子,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九字真言,八门遁甲,全部开启,我甚至能感觉阳气在我身体之中燃烧,在我的肌肉、骨骼之中燃烧。

    一种从心底发出来的力量充满全身。

    周围的阳气不断的涌进我的身体,就好像此时的我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将周边的阳气全部吸纳进来。

    因为此时,三个九连出现了,只尸魁猛地从周围扑过来,他们朝着我发出一种类似猩猩的叫声,巨大的手掌,连带着四个削铁如泥的利爪在胸口处捶的是咚咚作响,甚至在自己身上蹭出一阵火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