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斗尸魁
    ,!

    “慢点!”我大声的喊道。

    就在刚才,我差点被一只尸魁的利爪拦腰截断。

    还好雷击木剑比较坚韧,我生生挡住了那一记偷袭。

    “还有两步!我下去帮你!”风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赶紧向后面跑去。

    两步九连,两只尸魁从棺材之中飞跃而出。

    六只尸魁,从四周围了过来,有的站在地上,爪子垂在地上的铁砖之上,走动之时带起一连串的火花,有的利爪深深的刺进棋子之中,居高临下的冲着我嘶吼。

    此时风已经是完成了全部的兵斗棋,朝着我这里跑来,挽箭搭弓三支利箭呈品字形朝着一个尸魁射去。

    那精钢的利箭射在尸魁的身上,居然只是带起一些毛发,然后就如同射在了橡胶上一样,被弹开了。

    我只顾观看那利箭是否会对尸魁造成伤害,却忘记了还有五只对我虎视眈眈的尸魁。

    突然一道劲风冲着我面门袭来。

    我本能的蹲下,身旁的棋子就如同纸糊的一样,在尸魁的利爪之下碎裂成石块。

    我趁着石块对那只尸魁的干扰,立刻朝着远处窜去。

    无论是风的弓箭,还是林的银针,都对那些尸魁造不成伤害,期间风还用了一次离火箭,烧掉了尸魁身上的毛发,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

    我一边躲闪,一边寻找他们的破绽。

    尸魁身上黝黑发紫的毛发几乎是遍布全身,就连雷击木剑用力的砍下去,都只是带出一片火花,伤不了它们分毫。

    “这怎么过去,这些东西的皮太厚了!”我一边抱怨,一边竭尽全力的躲开朝着我这里扑过来的尸魁。

    尸魁这东西,还保留着动物的习性,甚至我感觉几乎是有些神智了,因为它们居然懂得合作!

    两只尸魁在正面和我们对抗,其余的四只不断地围着我们游走,一但我们露出破绽,便如同毒蛇一样迅猛的攻击我们。

    我几乎将我所会用的符箓都施展过了,那几只尸魁虽然身上被轰的有些焦黑,大量的尸气被我逼出来,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它们的动作,好像是一点事都没有。

    我和风被逼的背靠背战在一起。

    “找到破绽了吗?”我问道。

    “有些眉目,但是要试一试!”风说。

    “他们皮毛虽然防御力很强,但是却总有几个地方皮毛护不住,双眼、嘴、还有下面……”风说道一半就停下了。

    我也感觉菊花有些发凉,不过却是如同风所说的,这些地方确实是皮毛覆盖不到的地方。

    “试一下吧!”我说着向前一步,直接和一只尸魁战斗到了一起。

    此时我八门遁甲和九字真言全部开启,力量上虽然还是有些不敌尸魁,但是却也相差并不多。

    尸魁看到我居然一改之前逃窜的样子,敢于正面和它迎战,立刻两只爪子朝着我这里抓来。

    我向后半步,避开利爪,尸魁的利爪还是在我衣服上带过,立刻就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尸魁一击不中,双爪成了一种怀抱的姿势。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雷击木剑猛地挡在它的爪子上,将它顶了出去,一直顶在了一颗棋子的生面。

    “快!”我说着有用了用力,然后将头缩了起来。

    实际上不用我体型,风早就准备好了,我头刚刚向右一缩,一支利箭就贴着我头发刺了过去。

    正中这只尸魁的眼窝。

    有门!

    我看到尸魁的眼中插着一支利箭,猛地发狂了,一下就把我顶开,手不断地在面前乱挠。

    可是虽然它爪子上有四个利刃,但是却成为它的阻力。

    它抓不住那支箭,反倒是爪子的碰撞使得利箭在它的眼窝之中转了好几圈。

    淡褐色的粘液流了出来,伴随着尸臭味。

    这只尸魁倒在地上,连抽动都没有,身上的尸气就像是黑色的浓雾,咕嘟咕嘟的冒出来。

    尸气全部散了,这是尸魁也就真正的解决了。

    本来没想到这利箭能够杀了它,因为被炼制的尸魁身体中的内脏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就靠着一口尸气存活。

    现在我明白了,为何这尸魁的皮毛要这么厚,原来是尸气是被强行留在体内的,所以要保证尸气不会自己散去,这样一来,只要是能够破开一道伤口,他们慢慢的就会自己散尽尸气。

    我回头朝着风看了一眼,我们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欣喜。

    就是这样!

    这时候林那边传来求救的信号。

    原来林独自一人引走了一半的尸魁,怪不得刚才没有来偷袭我的。

    此刻的林非常的狼狈,要是换做以前,估计这些东西都入不了他的法眼,可是偏偏实力被压制的极低,而且一只手臂还受伤了。

    此时的林衣服都被撕裂了,看样子虎口脱险了好几次。

    我赶紧跑过去,正好一只尸魁正要打算进攻。

    我如炮制法,又一次将这一只尸魁顶到了旗子上。

    可是风的利箭刚刚到达,尸魁就闭上了眼睛。

    利箭打在它的眼皮上,立刻被弹了出去,险些刺进我的身体。

    我一开一击未成,刚好看到它劈开的双腿正在发力。

    不管了,为了救命就用这一招吧。

    我学着在武当看着的那一招收剑在腹部的招式,猛地下蹲。

    对着它的命门就刺了上去。

    随手一道五雷符画了出来,直接印在了雷击木剑上。

    通过雷击木剑施展出来的五雷符威力被放大了。

    一道电弧从剑身传入它的身体。

    顷刻之间布满它全身,大量的阴气从它的嘴中还有双耳还有我刺进去的地方往外冒。

    我拔出雷击木剑,着实我自己都感觉不好受。

    就在此时,那边的风也凭着自己过人的箭术又一次刺中了一只。

    六对三立刻变成了三对三。

    这样一来,压力锐减,我又一次冲在前面,将一只尸魁顶住,利箭射来。

    只剩两只了。

    可是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那就是风手中没有箭了。

    那两只尸魁冲过来,自己的同伴本来是占上风的,这莫名其妙的折损了四个,换谁谁不恼羞成怒。

    但是这两只尸魁居然将怒气全部散发到我的身上了。

    一开始的时候它们因为本能的反应还会避开我的攻击,现在暴怒之下,居然丝毫不躲。

    可是我雷击木剑抽在哪里都破不开它们的皮毛啊。

    林一边跟着我,一边想要将它们引开。

    可是就奇了怪了,刚才容易被吸引的两只尸魁此时就像是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要把我撕碎。

    我且战且退,迅速的往后面退去。

    我有把握能够一击击杀其中一只,它们嘶吼的时候我的雷击木剑刺进去就是了,但是里一个一定会把我的肠子掏出来的。

    这时候就要寄希望于风和林了,希望他们能够帮我暂时阻拦其中一只。

    “林!我只能杀一个,你帮我挡住另一只。”我朝着林说道。

    林眼中露出一丝坚定,对我说了一声好。

    随后他右手飞快的从腰中抽出一把把银针,都是带着线的。

    他一个疾步和我持平,一只手疯狂的将银针刺出。

    其中一只尸魁身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多了一股绳子。

    风也是丢下了弓箭,跑过来拉住那股绳子。

    此时她们力量没有尸魁大,风的手臂都红肿了,刚才的箭让她手上再也没有力气,没办法,只能将绳子缠在腰间。

    “走!”林大喊一声,迎面扑向了那一只尸魁,抱住尸魁的脑袋就往后拉。

    尸魁本来想要用爪子将林从自己头上撕碎,但是双手却被风缠在自己腰间的绳子拉住了。

    我不敢多作停留。

    立刻一剑刺出,我面前的尸魁刚刚张开嘴。

    雷击木剑从口中直接捅进了胸口,等我拔剑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大片腐烂的内脏。

    我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终于在风被拉倒的一瞬间赶到了这里。

    林一只手扣住尸魁的鼻子,用力的往后拉,任凭尸魁怎样的挣扎就是不放手。

    风倒在地上,立刻被尸魁带了出去,爪子也到了林的身上。

    “走!”我也学着林大吼一声。

    林双腿一蹬尸魁的后颈,向后翻了出去,倒在地上。

    那尸魁被蹬了一个踉跄。

    动物的本能使得它用两个利爪撑住自己的身体。

    我向前猛地窜过去,倒在地上向前滑动。

    从它的胯下穿过。

    刚好看到尸魁那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手上的五雷符早就蓄势待发了。

    这尸魁看到我就在眼前,立刻手上的爪子就要向前刨去,在铁砖上带起一阵火星。

    我立刻将剑刺出,还是那个地方,冲着尸魁最要命的地方刺去。

    手中的五雷符也紧跟着发动。

    屁股传来的雷击的痛楚让尸魁猛地张开手臂想要向自己屁股那里摸索。

    但是手还没有伸到那里,就重重的倒地了。

    压在了我的身上。

    “救我!”我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被这么重的尸魁一压,我感觉自己眼珠子都要蹦出来。

    不过全部解决的欣喜让我暂时也松了一口气。

    我向一旁看过去。

    风林两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风双臂红肿,瘫坐在地上,林看了一眼确保尸魁不动弹了,也就地躺下成了一个大字。

    我费尽剩余的力气将尸魁推下去,一步步挨到风前面。

    “你没事吧?”我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