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火
    ,!

    风看了看自己红肿的双臂,对我摇摇头。

    “就是搭弓次数太多,没什么大碍。”风苦笑的说道。

    也难怪,风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体会过这种竭尽全力的想要多射几箭的感觉了。

    这时候林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我赶紧上前看他怎么了。

    “我的金丝!都没了!攒了多少年啊!”林脸上懊悔的不行,似乎刚才用的那个丝线非常的珍贵。

    风白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嫌弃的意思。

    我刚要趴在地上休息一会,突然这个地方起了大风。

    大风是从身后吹过来的,风力很大,周围传来呜呜的声音,不多时便有雪花夹带着一起飞过来。

    我赶紧将风扶起来,林也爬了起来,这时候周围的棋子上一紧布满了一层雪花,地上也渐渐白了起来。

    刚才那一场战斗似乎被这白雪生生藏了起来。

    最先有一个棋子先一步被冻碎了,随后大量的棋子都在一声声轰隆声中碎成了几瓣。

    “我来了!”阴的声音被大风带着传到我们耳朵里。

    我回头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阴居然做了一个扒犁,拉着躺在上面山冲了过来。

    “下大雪了,原来那个地方被埋了!”阴哆哆嗦嗦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阴把自己的衣服都盖在了山身上再加上实力被压制,没有能力抵抗这寒冷的天气。

    我赶紧将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阴穿上,我恢复了一些阳气,足够抵御这里的严寒了。

    林看了看周围,也是说这里气温下降的太快,必须赶紧离开这里了。

    最重要的是山坚持不了了,因为山此时嘴唇已经有些发紫,他身体的机能倒退的厉害,所以气温的变化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不多说,我们赶紧拉着扒犁往前走。

    越过这个棋盘,我也就看清楚了前面的路,是在两个山谷之间的缝隙中,有一条非常窄的小路。

    不过还好,这条小路越走越大,身后吹过来的风声也似乎是被阻隔在了那头。

    我看着两旁的山,就像是两只大手即将要合掌在一起的感觉。

    越看这种感觉便越发的强烈。

    直到我好像真的感觉到这两座山在向中间靠拢一样。

    “快跑!”我立刻大喊。

    我可不认为两座山一下合并起来我们还能活。

    刚才的大战确实消耗了我们几乎全部的力气,可是面对死亡的威胁,总能够爆发出一些求生的本能。

    我让体力没有多少消耗的阴背上山全力的往前奔跑。

    我们则是跟在他的身后。

    两座大山确实在合并。

    原来还能有两臂宽的小路现在只能侧身行走。

    还好跑在最前面的阴腿脚够快,现在他还是能够背着山跑。

    风此时因为双臂的原因一直跑不起来,我只好在前面拉着她。

    也不管她手臂的疼痛了,手臂受伤总比被山夹死好。

    此时身后最开始的地方已经撞在一起了。

    导致山体开始滑坡。大量的泥土夹带着厚厚的雪层不断的从我们头顶上掉落下来。

    我刚才被一块巨大的雪块砸中,差点摔在地上起不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山都能动!”我大声咒骂,但是脚下的步子丝毫不敢停顿。

    不知道是不是天命眷顾我们,在两座山合并的最后一刻,我们全部冲了出去。

    一出去,我立刻就跪在了地上,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此时山上的泥土全部消失了。

    哪里还是两座山,分明是两只巨大的手掌,都是石头做的,上面还有一些青苔。

    我们正处在手掌的中间位置,刚才那道缝隙是两个手掌之间的间距,现在合并在一起,就像是两只手在做一个捧的的动作。

    身后的手指纷纷立了起来,足足几百米高,不过却没有向中间握拳,不然我们肯定逃不出去了。

    我们在的手心的位置,还好是比较平整的,阴赶紧将山平躺在地上,不然气血逆流山会更加的危险。

    我看到风林两个人惊讶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想费力气再问了。

    只不过我很快就看见了远处有点不一样。

    在我们左边不远处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石床。

    床上还一个女人的雕像,那个女人手中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好像就是之前提到过的碧水瑶光珠。

    而且在那个女人一旁,还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正伸着手想要取那个珠子的。

    “火!”林惊讶的说道。

    不过那个男人丝毫没有反应。

    他赤膊着上身,身上有些泥土,但应该是刚才山动的时候溅起来的,胸口处纹着猩红的火焰纹样的纹身,一直延伸到双臂。

    一头长发泛着暗红色的光,看上去就像是杀虐太多才被染红了一样。

    但是他就是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看不到。

    “不会是死了吧?”我喃喃自语。

    “应该不会!看他气血没有亏损,应给比我们都健康才对!”林摇摇头。

    不过看到如此诡异的场景我们也没敢妄动,就怕再招惹了什么东西。

    林将兜里最后的药粉拿出来,给我配了一些恢复力气的,给风的手臂上涂了一些活血化瘀的,有看了看山,确定山没有恶化才放心。

    吃了药之后,确实感觉到小腹处涌出一股暖流,滋润着全身。

    休息了一会,我睁开眼睛,和风林开始讨论现在怎么办。

    他们都说火的实力非常之高,可是现在却如同一个雕像一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要说这里没有陷阱我都不信,但是必须要有一个先去试探的。

    这时候我们齐齐的将目光转向了在哪里生火的阴。

    这里腿脚就他最好,虽然一身修为被压制的极低,但是腿脚功夫可是压不住的。

    我们让阴过来,把想要拜托他去试探一下的目的说了出来,阴连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然后朝着火哪里走过去。

    一路上阴是压低身子,猫着腰,双腿的肌肉紧绷,我们再三叮嘱他,但凡是看到苗头不对,就赶紧逃。

    阴迈出的每一步,我们都屏息看着,生怕出现问题。

    但是奇怪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平静的厉害。

    阴也渐渐松懈了下来,最后居然大摇大摆的走到了那个女人的像面前,回头冲着我们挥挥手。

    我们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刚要向前去看看哪里。

    噗通一声。

    阴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阴,阴朝我们挥着手呢,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有毒?”风最先将有嫌疑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能吧!但凡有毒,我绝对能够感受得到。”林有些不自信,说话的时候居然开始怀疑自己了。

    也难怪,要是这周围真的有连林都感觉不到的毒,那我们绝对一个都跑不了。

    林也是一脸凝重的看了又看,观察了一会,就直接走过去了,因为他是这里对付毒药什么的东西最厉害的,而且周围又没有丝毫的机关。

    林走到阴哪里,拖着阴的腿往外拉了一下,将阴拉了过来,他俯下身子看了看阴的样子,脸上露出一种疑惑的表情。

    还没等我问,林也噗通一声摔倒了。

    我和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林是百毒不侵,那么这里应该就不是毒,具体是什么,我们都没有看出来。

    这下好了,阴和林都留在了哪里。

    风对我说想要过去看看,我阻止了她。

    现在过去就是被人逐个击破,要是最后剩下一个山留在这里,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山也没法活下来。

    我建议先修整一会,林也不是泛泛之辈,说不定留了什么后手,或者说百毒不侵解毒的话也需要时间。

    风也觉得自己想要过去的想法有些激进,现在只能向我说的那样等待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那个女人的雕像手中的珠子还在发着光,映的周围如同白昼一般。

    只不过阴和林还有那个火的姿态显得有些诡异。

    我似乎冥冥之中感觉到了那颗珠子在不断的召唤过去,似乎我和那颗珠子之间有一种心有灵犀的感觉。

    我渐渐的被这种强烈的感觉呼唤的控制不住自己,刚一起身,就看到风这时候居然在缓缓向着哪里走过去。

    我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赶紧拖住风,将她拉了回来。

    好不容易等到风清醒了过来,她看着我,有些茫然。

    果然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我将刚才看见她自己走过的事情说了出来,她脸色阴沉了下来。

    “离得这么远都能够夺人心智,真的很棘手!”风说道。

    我点点头,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来并不是毒,而是一种魅惑的意思。

    “等等!你怎么没事!”风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

    我将自己先是被迷惑,然后突然醒过来的事情说了出来。

    “莫非你真的对这种迷惑免疫?”风看着我,眼中越发的激动。

    我也明白了风的意思,看样子我似乎可以走过去将他们都一一扛回来。

    等到天亮,我休息好了,这才嘱咐风看好山,别轻易的被迷惑了,然后迈开步子走向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