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碧水瑶光
    ,!

    我提心吊胆的一路走到了那个雕像的面前。

    确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个雕像手中拿着的似乎并不像是一颗珠子,反倒是感觉像是一个正在发光的太阳一样。

    我又看了看,好像那个雕像手中又变的什么都没有了,那光似乎是从远处发出来的。

    不管这一些了,我想着赶紧先把这几个人拖回去才是正事。

    我弯腰下去,却发现脚下什么都没有了,我赶紧四处寻找,抬起头,却发现周围的场景也都变了。

    变成了晚上,刚刚才是天亮,不可能就变成晚上吧。

    我仔细回想我刚才所在的地方,结果脑子里一片浆糊。

    不过看到一旁有一个小坟包,让我眼熟的厉害。

    这是我娘的坟!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还有两个孝子正在挨训。

    我看了一眼便哭了出来。

    正是奶奶,她正在训斥两个孩子。

    正是虎子他们。

    我脑袋里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很快又感觉不出什么不对。

    “长命啊!可不敢让这些孩子再来了!”奶奶也训斥着我。

    我一头雾水。

    “长命哥,都怪你非带俺们来这里练胆子!这一座孤坟有啥好玩的,你奶奶要是和俺娘说了,俺们这顿揍是免不了的了。”虎子捅捅我后背,低声说道。

    我看了一眼眼前的坟,刚才还认得,现在感觉却是非常的陌生。

    我始终是感觉好像有些心中空空的,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一样。

    “长命哥,明个去俺家里,俺娘说给烙大饼呢!”虎子对我发出邀请,然后看了看还在气头上的奶奶,一溜烟跑了回去。

    我也被奶奶提溜着肩膀回到了家中。

    门口坐着一个老头子,正拿着一杆烟枪吧嗒吧嗒的抽个没完。

    “看看你这不要命的孙子!大晚上的领着娃子钻坟茔,这不是找事吗!”奶奶一看见那老头,就抱怨个没完。

    “李爷爷?”我脱口而出,但是却想不起来为何要说话。

    “李爷爷?莫不是中邪了?我要姓李你咋个姓杨啊!快去弄些姜糖水,别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个说是我爷爷的人敲了敲烟杆子,对奶奶说道。

    奶奶走进院子里,一路上还是骂骂咧咧的似乎心中的怨气还没有出尽,可是手脚麻利,赶紧端了一碗姜糖水给我塞手里。

    爷爷冲我挤咕挤咕眼,然后装作要给我训话的样子,奶奶见这架势,也就满意的回去了。

    “知道你人缘好,别老领着这些小娃子钻坟茔,晦气!”爷爷看了看我,拍拍我屁股就当做是教训了我,然后向一旁靠了靠,给我在门口的台阶上留了一块地方。

    我一屁股坐下了,喝着姜糖水,不知怎么的,眼里的泪水吧嗒吧嗒的滚进冒着热气的姜糖水中。

    “哭个锤子,男子汉大丈夫的流啥马尿啊!”爷爷训斥了我一声,又把我搂进怀里。

    “长命!长命回来了木啊?”远远地走来了俩人,手里拿着手电。

    “师傅?红姐?”我嘴又一次不听使唤。

    “我的娃啊!你看看你看看连爹娘都不认识了,非得钻坟茔!咋治啊!我明个就去找虎子娘,好好理论理论,都跟着虎子学瞎了。”

    我娘一把将我搂在怀里,不断地抚摸着我的后背。

    我爹在一旁装作生气的样子,但是不时抬起来想要抱我的手也出卖了自己内心的关怀。

    我爹本想做一次严父训斥一顿,可是被我娘一眼给瞪了回去。

    我被娘抱起来进了屋里。

    我总感觉有一些不真实,但是又说不上来,好像做了一个梦,也好像是之前的都是梦。

    我从床上起来,在床头的年画上敲了敲,没有任何动静,是实心的。

    垂头丧气的坐在床边,似乎是有些失望,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何失望,难道就是因为这墙是实心的吗?

    “做啥啊!被拍肩子偷了去了!”一阵悦耳的声音传过来。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我看着眼熟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你是谁!”我警惕的和她拉开距离,问道。

    “屁!我是你姐,杨糖糖!你小子真是被拍肩子偷了。”女孩子说完了似乎是发现了大秘密,一扭头钻出屋子。

    “我姐?”我念叨着,可是却越来越困。

    慢慢的爬到床上,睡了过去。

    我发誓从没有睡过这么香甜的一觉。

    直到我被一个小手扭着耳朵拉起来。

    “懒驴起来了,该推磨了!哈哈哈!”我姐提溜着我耳朵不肯放开。

    我睡眼朦胧的揉着眼睛出门。

    门外非常的热闹。

    好多我非常熟悉但是叫不上名字的人都来到了院子里。

    奶奶正一脸慈眉善目的和大家说着话。

    奶奶看到我起来了,赶紧拉着我过去。

    虎子和他娘早就来了,虎子看见我之后也一溜烟跑了过来,也不管他娘和我娘在争论着什么。

    “奶奶?今天是啥日子?”我问道,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么多人来到我们家。

    就连虎子他舅,也扛着半扇猪走进来,很快和奶奶打完招呼就去找我爹了。

    “你睡迷糊了?今天是你堂哥回来的日子。”奶奶脸上满是喜悦,揉着我头朝着门外看去。

    这时候门外突然有一辆小轿车停下,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这青年和我长得几乎一样,只不过他是二十来岁的年纪,而我却只有**岁。

    “长命啊x来了?”奶奶脸上立刻布满了笑容,眼中流着泪。

    “他也叫长命?”我喃喃自语。

    “你是杨常明,咱哥是杨长命,你真是拍肩子吧,我得让咱哥看看。”杨糖糖一溜烟扑进杨长命的怀中在他耳边窃窃私语。

    那个青年眼中露出一抹装出来的惊奇,怪叫一声惹得杨糖糖笑个不停,就抱起杨糖糖走了过来。

    “你咋又去钻坟圈子了,等一会我给你看看有没有冲撞了什么。”他一脸的亲昵样子,似乎是从心底关心我。

    “是啊!你哥可厉害,现在都是道门掌教了。”周围不少人说道。

    我心中总是感觉有些空空的,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点点头就去了一边。

    他可能是看出了我心中的不高兴,过来要哄哄我。

    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画卷一样的东西,递给我让我玩玩,说这东西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那画卷到了我手中,立刻发出一丝光亮,但是很快就黯淡了下去。

    “愣啥眼?赶紧谢谢咱哥!”杨糖糖推了推我。

    “谢…..谢….”我生硬的从嘴中挤出两个字,显得非常的生涩,还有一些不愿意。

    但是我仔细看着手中的画卷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难不成我真的因为钻坟圈子脑子坏掉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越怀疑那种熟悉的感觉就越发变得陌生。

    “杨长命啊杨长命,你心中还不满足?”这时候杨糖糖的声音钻到我耳朵里。

    我疑惑的抬起头,看见杨糖糖正睁着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我,似乎在等我玩一会之后将这个画卷交给她接着玩。

    “你说什么?”我问道。

    “我啥也没说啊!”杨糖糖不解的看着我。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却不愿意接受?”这时候她的声音又一次传进来。

    我再次抬头,却发现她依旧是无辜的样子。

    我到底不愿意接受什么?

    我把玩着这个画卷,心中想着那几句话。

    我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堂哥?

    还是说我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名字是杨常明而非杨长命?

    奶奶还活着不是最好的吗?

    咦?为什么会认为奶奶“还”活着,面前这个不就是我奶奶吗?

    杨糖糖到底在说什么?

    杨糖糖?

    糖糖?

    我突然感觉脑袋里似乎有些什么东西突然充满了我整个脑袋。

    然后我感觉手中的画卷变得越发的烫手了。

    烫的我想要扔掉,但是我心中又有一种感觉想让我不松开手。

    我心中变得非常的矛盾。

    我能感觉到我不松开手面前的这一些就都会消失,而我要是松开手的话似乎又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就会消失。

    “这个选择很难吗?”那个杨长命对我说道。

    “什么选择?”

    “选择什么?”

    我按住自己的头,头痛欲裂。

    周围的人还在欢乐的庆祝,杨糖糖还在等着我将手中的画卷递给她。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我蹲在地上,看着手中的画卷。

    周围一切的喧闹声似乎是非常识趣的就安静了下来。

    “河图!”我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画卷,喃喃自语。

    手中的河图似乎感觉到我认出了他,立刻闪着光回应我。

    “我….我才是杨长命!”我猛地站起来。

    周围迅速恢复了正常。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我现在应该是还在瑶池秘境才对。

    碧水瑶光珠!

    水本无色何来碧水。

    光本鲜亮何来瑶光。

    这碧水瑶光珠就是一个梦幻泡影!

    我站直了身子,身高在不断地增高。

    面前的那个杨长命身子却在不断地变矮,很快他就变成了我七八岁的样子。

    “雷击木剑!”我看着自己的右手怒喝一声。

    双眼睁开金光乍现,道眼一开无所遁形。

    这都是幻境。

    我将要一剑挥出去的时候,糖糖又一次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