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糖糖传信
    ,!

    “你其实并不想离开不是?”糖糖的声音还是停留在十来岁的样子,正是我记忆中在二龙山的道馆的时候。

    此时我也清楚,就在我身旁,就是那个雕像,只要我一剑砍过去,将雕像打碎,我绝对可以从幻境之中脱身而出,但是就在她这句话钻进我脑袋里的时候,我手中的剑却停下来。

    “你本来就不是喜好争强斗胜的人,你想要的生活不就是在这里吗?平静、安详又波澜不惊。”糖糖伸出手点在我剑身上。

    “不对!这里是幻境!不是真实的!”我摇摇头,想要继续劈过去。

    但是此时手中的雷击木剑却似乎重于千斤,我居然抬不起来。

    我的手开始抖了,始终下不去手。

    糖糖说的没错。

    我其实到现在为止,都不愿意去判定刚才一切的真伪。

    我确实对于刚刚的生活有一种向往。

    在平静的山村之中,我不是那个邪种,有朋友有伙伴有家人。

    我知道自己有多贪婪,我贪恋那个疼爱我的奶奶,贪恋那个冲我挤咕眼的李爷爷,贪恋有父母能在我走失的时候不顾天黑的去寻找我。

    虎子不在终日嘲笑和欺负我,反倒是和我成为一起捣蛋的兄弟。

    和我经历的想比,这些简直就是神仙般值得我眷恋的生活。

    “你既然明白了碧水瑶光的道理,只要你想,这里就可以是真实,外面也就变成了虚假。”糖糖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的意味。

    我并不是一个内心坚定的人,从开始虎子出事一直到我去张锦哪里,然后又有十八组的种种事情,又碰见了风林他们的帮助,直到现在我称为道门掌教。

    这一切似乎都是顺理成章又是迫不得已。

    我就像原来村里那一头老黄牛,鞭挞才让我向前走去,无视地上的青草。

    可是我很累,背负了很多东西。

    很想休息一会。

    就在这个时候,辛月的样貌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我猛地清醒过来。

    “你也是幻境之中的一份子,你说的话我才不信!”我说罢,一剑向着前面抽过去。

    剑只是动了一寸,就再也无法动弹。

    我面前的小女孩也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我不是!”糖糖轻描淡写的一翻手,我手中的雷击木剑就被她拿了过去。

    “居然是那个女的让你清醒过来?”糖糖脸上挂着微笑。

    糖糖轻轻的挥手,周围的场景犹如破碎的玻璃,咔的一声就化成了粉末。

    我回到了瑶池秘境之中。

    此时我和糖糖站在雕像的一旁。

    头顶上悬浮着河图,巨大的屏障闪着金光笼罩着我们俩。

    我这才相信糖糖来了。

    可是我看到糖糖之后,心中那股火气再也压制不住。

    “你有怨气?”糖糖不再是之前那种呆呆的模样,好像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你告诉我,我的事有多少和你有关!”我问道。

    “你是指什么?”糖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我出生的时候那张纸,还有太一门对我的态度,还有张锦!只有你和我能够催动河图!”我语速很快,不断地说着。

    “哦!”糖糖脸上露出一种明白的样子。

    “张锦会河图的用法有什么稀奇?他吞噬鬼魂的能力就是出自河图之中,不过他无法催动,只能借用。”糖糖对我说。

    “那我娘呢!她就是因为你才会被追杀的吧!”我紧接着继续追问。

    “你娘?哦!我知道了,就是那个道姑吧,她其实是看我可怜,想要救我出去,倒是你,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糖糖指了指我。

    “我?”我不明白。

    “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逐渐的寻回河图,我也不会恢复。”糖糖对着我侧身行了一个古礼。

    “你什么意思?”我越发的看不透糖糖了,不知道她现在是在干什么。

    “前因后果,我在太一门等你吧!”糖糖看到我不解的样子,也没有跟我解释,而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就是太一门的门主?”我立刻大惊失色。

    “当然不是,等你有能力走到太一门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糖糖对我微微一笑,纵身一跃,居然跳到了河图之中。

    河图缓缓失去光亮,落到了地上。

    此时我心中也是起伏不定,我万万没有想到,最终我的事居然和糖糖脱不了关系。

    那个在道馆里跟着我的小姑娘,居然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

    之前确实有一些苗头都指向糖糖,但是我却不愿意相信,她今天通过河图出现,让我不得不信了。

    我将昏迷的几人一一拖了回去,又将糖糖出现的事情告诉了风,将对话一字不漏的对风说了,好让她能够帮我分析一下。

    风一开始确也是不敢相信,但是河图确实只有我们俩能够使用。

    风这时候听了我从小到大和糖糖接触的事情之后也是有些猜疑。

    根据风的分析,糖糖从小到大从没有伤害过我,反而一直以来都是在不断地帮我,现在突然的反水显得异常的诡异。

    而且我现在虽说能够使用河图,但是实际上也还是残破的河图,有什么能够值得她利用的呢?再者说糖糖又不是不会用。

    结果经过风这么一分析我也看出刚才糖糖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想要传递给我。

    风说,还有一个疑点,就是糖糖为何不亲自前来,反而还要耗费大力气通过河图才行而且河图在她的催动下居然没有被这里压制,那么不亲自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现在离不开那个地方。

    然后风还对我说,糖糖一直在说太一门,显然是让我去的,而且还让我有能力再去,这更像是嘱托。

    最后风对我说,要是糖糖没有别的意思的话,就是在说她被太一门囚禁了,想要让你去救她,不过也不排除糖糖是幕后黑手,想要你自投罗网。

    我听完风的分析,脑子里也不断的梳理着糖糖的意思,显然糖糖要是想要对我出手的话,只要她来我估计哪一次都会得手,我从来没有防备过她,可是发生的很多事让她充满了嫌疑,想在她突然莫名其妙的出来明面上是激怒我,想让我去太一门,可是哪有说让我能力够了再去的?

    难道糖糖真的被太一门抓走了?

    看样子我必须想办法先联系一下天瞳他们,得到太一门现在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

    要是糖糖被太一门抓走,我必然也得去救她。

    还没等我像完,风一把将我推了出去。

    “小心!”

    我愕然抬头,就看见那个火已经苏醒过来了。只不过现在的样子有些骇人。

    他身上的纹身发出猩红色的光芒,双眼也是通红,都看不到黑色的瞳孔。

    此时应该是被压制着实力才对,但是他身上的头发却无风自动。

    尤其是那一双红眼,盯在我身上犹如针扎一般,我迅速的后退。

    火瞪着红眼四处看了一眼,发出一声类似于野人的咆哮声。

    “怎么回事?”我赶紧问。

    风也是摇摇头,并不知道。

    “都得死!”火怒吼一声,似乎对我们有着滔天的怨气。

    这下我才反应过来。

    要知道不光我进入幻境,这火也在幻境之中,而且不知道呆了多少年月了,此时突然幻境消失,那种失落感就会席卷全身,尤其是像他这种活了很多年的人来说,那种孤独感早就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他。

    而且幻境好像是将自己心中最想得到的事情展现出来,而且那种事情必然都是一些满足心中**的事情,或者是一些让你能够弥补的事情,火在其中这么多年,早就分不清哪里是真那里是假了,现在突然将他拽出来,他不发狂才怪呢。

    我从幻境之中出来,因为糖糖的出现让我都对糖糖产生了猜疑。

    “他这是在幻境之中的后遗症,怎么办?”我快速的给风解释一番。

    “等怨气散了吧!”风拉着山向后退去。

    这就把我卖了?

    我有些尴尬,不过我看到这火虽然现在气势很足,但是却没有丝毫修为,想来是被压制到极限了。

    这就好办了,我画了一张符,冲着火打了过去。

    只要是不会伤害到他暂时的阻止还是可以的。

    万万没有想到,那符箓刚刚飞到火的面前,还没等我激发,居然被火一个眼神给震碎了。

    是火眼中浓浓的杀意,几乎快要成为实质的了。

    他像是向着雕像哪里走去,雕像早就被我打碎了,他想要回到幻境之中怕是不可能了,他走到半路上,猛地往地上一伸手。

    手探入土中,拎起了一杆长枪。

    枪上都是锈迹,有些发红。

    虽然他现在双眼发红,但是看着这把枪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一种温柔的意味,很快他一手握住长枪,枪头在地上滑动,朝着我走过来。

    一路上,那柄枪身上的锈迹在不断的脱落,直到走到我面前,居然变得完好如新。

    枪身枪头都是精钢所造,枪身上布满火焰的纹样,枪头足足有十几公分长,三棱的枪头上还有九道血槽。

    光是看着枪头我就冷汗直冒,这绝对是杀器。

    “你把风还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