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阴的小心思
    ,!

    风说现在最好还是兵分两路,去佛门也是为了阻止佛门被太一门搅乱,尤其是太一门的人已经告诉我们下一个就是佛门了,现在还有机会阻止,不然死的人会更多,而且有火在我身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山的情况不稳定,林也有伤,一旦回去耽搁的时间太久,恐怕就无法阻止太一门行动。

    至于糖糖的事情,就交给风了,她会想办法去和天瞳汇合,到时候三管齐下,不会耽误很多。

    其实说实话,我对于火还不太了解,根据风的意思,这次去佛门只有我和阴还有火三个人,阴倒是好说,不过这火我总是感觉他暴露出来的性格有些偏匪气一些,事实上没有山和风两个人我都感觉有些不放心。

    风也知道我的意思,斜了斜眼看了一下火:“他交给你没问题吧?”。

    风自从在瑶池秘境之中知道了火的意思,一路上对火从来没有好脸色,这句话说得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满是命令的语气。

    火倒是没有什么话回给她只是拍拍自己胸膛表示没有问题。

    我看了看风,她抛给我一个放心的眼神,只是阴倒是小眼转来转去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碍于人多没有说出来。

    既然风都确定了,我也没有什么好争辩的,我们是去佛门给他们提醒的,又不是非要打架,实在不行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们在山西就分开了,佛门与道门不同,道门是比较聚合的门派,虽然分为四脉,但是本质上还是同出一宗,但是佛门就不同了,有寺庙的地方就有和尚,虽然道门也可以说有道馆的地方就有道门,但是那也是不同的,凡是道法厉害的道士都藏在四脉的山上出世了,不再问凡事,但是佛门不一样。

    南朝四百八十寺。

    这句诗歌就很容易形容现今的佛门阵容,寺庙数不胜数,而且并不是将佛法最高深的人都笼络在一起。

    佛门有的修心有的修身,而且可能在不起眼的小寺庙之中也会藏有佛门的高人。

    举个比较简单的例子,苦行僧,他们是在世间行走的,帮助别人同时也会宣扬佛法,他们只要是走进任何一间寺庙,只要是僧人,就可以住进去休息,但是这件事要是放在道门身上就不同了,先要问你师从何人,然后知道你属于那一脉的弟子,这才会考虑让你在这里休息片刻。

    而我们在山西下来,就是为了几百年的佛教中心,五台山!

    虽说佛门出名的寺庙不胜累举,但是五台山算是沉淀较为久远的,尤其是现在藏传佛教和普通的佛教分离开来,五台山不禁没有声势低落反倒日渐高涨。

    最关键的是现在公认的佛法最为高深的禅油尚就在此地修行。

    我这次去是以道门掌教的身份前去的,这也是授意于风。

    她说我这才要去佛门,早就被太一门放出风来,说道门要服软了,我要是还是以自己的身份前去,会惹得人们以为道门在佛门面前抬不起头来。

    其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只有道门掌教的身份才能够拥有足够的话语权,要是换做一般人,也就进寺庙游览一番,任何高僧都不会出来见我。

    拜帖在我们从天山出来之后第二天就委托阴先一步送了过去。

    我们在山西等了几天,才等到阴给我的回帖。

    一来一去耗费了足足一周的时间,我和火也在这一周的时间中熟络了起来。

    一开始我总认为火就是那种噬杀的土匪性格,和古代的响马差不多,但是接触久了就发现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实际上他有些贫,不知道是不是太多年没有说话的原因,在风的面前还收敛不少,风离开之后,他就开始对我问东问西,当然问的最多的就是风的情况。

    阴风尘仆仆的来到了我们下脚的地方,二话不说倒头就睡。

    火是一个闲不住的性子,看到还要等阴休息好了,就和我说了一声就自己找乐子去了。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因为风入世这些年早就适应了现代的生活,而火则是与社会脱节了,还是我交给他一块手机,教他怎么用,当然他立刻就将风的号码存了进去,晚上打电话给风,不过除去第一次风接了电话,其余的都是被拒绝了。

    我也很无奈,原来追姑娘无论是什么时代的人都是用的同样的办法。

    等到火离开了一会,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面容哪里还有疲惫的意思,双眼贼兮兮的透着狡猾的神色。

    “杨哥!咱们真的要跟火一起去吗?”阴脸色有些不好看。

    “怎么了?还要等着火离开,你这样做让火知道了多不好!”我看了看他,实际上他脸上还有残存的疲倦的意思,只不过我知道这样的赶路对于阴来说并不能算什么,但是也并非不累。

    “我大哥曾经说过,火哥冲锋陷阵是一把好手,但是……”阴有些难为情的。

    我知道阴也不是不拿火当做亲人,只是似乎其中有些难言之隐。

    “怎么了?”我看向他。

    “火哥的脾气很火爆,之前用我大哥的话说都是鼻孔朝天的人,谁也不服,除了大哥能够治得住他也就我师父可以了,可是他现在的样子有些奇怪。”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我这才明白阴的担忧。

    他是在担心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嘭!

    门被一脚踢开了,火进门指着阴就开骂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憋着坏呢,我走了才敢编排我,大哥的正直都被你吃了吗!”火拿着手指点着阴的脑袋说道。

    阴低着头不敢说话,但是嘴角却微微上翘,似乎很受用。

    我算是看明白了,阴这家伙还有一些受虐的牵制,先是风拿他当做跑腿的,风里来雨里去的他还乐此不疲,现在火不骂他他心里都不舒服。

    “你恨我吗?”我转脸向着火问道。

    其实我也明白火这段时间眼中的迷茫,我知道是为什么,因为我在幻境之中呆了一会就感觉有些不舍,但是还是狠狠心抛弃了,但是火不一样,谁知道他在其中呆了多少年,可能已经分不清楚现实和幻境了,他这种人对于现实的恐惧也不会表现出来,就单单是这几天不疲不倦的拉着我出去体验现代的生活就知道,他在努力的克服。

    “恨你什么?”火平静下来,一本正经的问道。

    “在幻境之中你能够得到所有想得到的,我知道那种感觉,就像是戒不掉的一种瘾,还是你心中最弱软的地方,我只不过短短几十分钟的幻境就差点迷失了。”我如实相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哪里吗?”火反问我、

    “听山说,你想找死。”我讪讪的说道,这句话说出来确实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

    “这天杀的,不就是打不过我吗,还一个劲的编排我。”火骂了一声,然后顿了顿。

    他抬起手拍了拍阴的肩膀。

    “小阴,你知道我自从做了河仆,说好听的就是超脱的生死,河图不灭我们就无恙,可是我本来就是跟着大哥在马上挣军功的人,就是想要光宗耀祖。”

    “我这些年积攒的军功足够封个皇上当当了,可是等到我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居然有些索然无味。”

    “尤其是在漫长的岁月之中,我活的有些腻了,我们做的那些事,都是大义,但是却不是我的大义,我本来就是个糙汉子,就想着能娶了风回家过日子的。”

    我听到这里,突然之间明白了山林他们为何对于火有些偏见了,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是他们这样能够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火就是个例子,他就是想过一次普通人的生活,不用活的很久,百年足以,从幼年的时候可以调皮捣蛋,到了青年的时候找一个喜欢的姑娘,然后带着一家人的期待去努力的工作,到老了还能找几个昔日的同伴喝喝茶,再不济还能逗弄一下孙子辈的孝子。

    其实我也是这种性格,不过却一步步被逼到这个份上,挣脱不开。

    突然之间我感觉和火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可是在幻境之中,我确实得偿所愿,和你师父成亲了,还脱离了你们,整日里柴米油盐,倒也是过得清闲,可是一辈子过去了也就如此了,在幻境之中我和风体会了不同的生活,平民、贵族、皇帝、甚至乞丐……”火说到这里眼中露出一种满足的神色,但是却握紧了拳头。

    “但是我还是放心不下你们啊。就算是我做一个乞丐,夜里有人打更的声音都会使我一下清醒过来,以为是敌军来袭,和你们在一起,我可以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你们,但是在幻境之中,我本就抛弃了你们,所以就算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我放心不下你们,林是个医官,行军打仗不在行,山虽然沉稳,但是两军对垒不可能一味地防御,你又年纪太小心性不成熟,有时候斥候军的信息传过来都会有些偏差,大哥要坐主位,雷霆还得押运粮草……有时候我都恨我自己是不是太过自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