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初登佛门
    ,!

    “可是每当我想要挣脱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陷进去的太深了,尤其是因为风!”

    “她就是我的软肋,这幻境之中,我几乎对她了解的很深很深了,也许她不知道,我都和她成亲了不下几百次了。”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种性子的做不了文人墨客,想干什么就去干了,可是唯独这件事连后悔的机会都不给我。”

    “大哥说的对,选择在我,可是我发现我怎么选,都不愿意离开你们,其实我感觉咱们之间相互打打闹闹也好,就算是知道风还喜欢着大哥,我也认了。”

    火似乎受不了这么煽情的对话,自己打了个寒颤,脸上本想闪现出之前那种嘻嘻哈哈的样子,但是看着阴脸上有些悲伤,也没法开玩笑了。

    “大哥其实临走的时候和我说了,给我第二次选择,但是我清醒的时候看到你们,立刻就知道自己的选择了。”火拍拍阴的头。

    “火哥,我想大哥了。”阴眼中泪光闪动,但是骨子里那股子执拗让他忍耐着不愿意让泪水流下来。

    我也不禁动容。

    火看了看我对我报以善意的笑容。

    “你不错,能被选择为河图之主,我当你是我兄弟了!哈哈!”火又恢复了那副贱兮兮的模样。

    阴的心结打开了,自然先给我汇报从五台山得到的消息。

    拜帖送上去了,他们也在等我前去,这就好办了。

    等平复了心情,我和火坐在宾馆的大厅之中,现在阴情绪有些不好,似乎越来越多的老人集合之后,却少了他最敬重的大哥,这种失落感让他有些难受。

    “火哥!你和风….”我觉得干坐着也没什么意思,就找了个话题。

    “就这样吧,孩子都生了一窝了,现在能够回来,只要都在一起就好。”火一边摆弄手机一边说道。

    “哦,不过我看风似乎……”我开了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哈哈,别没事找话说了,大丈夫生于斯,只要是一个眼神就能成为兄弟,说这些有啥用,不如你说说你怎么得到的河图,我也很纳闷大哥为啥选择你当河图之主。”火将手机收了起来,不用问,风还是没有接电话。

    我将我与河图的关系,还有遇见山他们的事情。

    “我就说!你这慢吞吞的性子从哪里学来的,果然是山那个乌龟壳子。”火突然猛拍自己的大腿,似乎明白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我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这样了,既然大哥把河图托付给你,现在就连风都对你这么信任,我自然不会怀疑什么,我可不是他们那些人,直来直往就是我的信条。”火凑到我身旁,将手搭在我肩膀上。

    “额!”我惊异于火突然对我的亲昵动作。

    还没等我挣脱,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门外有探子,是个秃驴,我听见佛珠的声音了。”火的声音压得很低,就连嘴唇都没有太多的动作。

    我猛然间就要回头,不过却被火又一把搂住。

    “沉住气,就来了一个怕啥?等一会要是人多了才好一网打尽啊!”火这时候从身体中爆发出一种气势,似乎所有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是可是冲破的。

    我看见他耳朵微微的抖动了几下。

    “还是一个孝?要不是现世这些乱糟糟的声音太多,我早就听见了。”火微微一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他猛地起身,向着门外望去。

    身上的杀意突然催动,我此刻犹如置身于修罗炼狱,似乎各种惨叫声就在我耳边响起。

    宾馆的老板养着的一直白猫,突然身体拱了起来,身上的毛发犹如一根根白色的针扎在身上。

    火只是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那只猫无视主人再三的安抚,凄惨的叫一声,夺命而逃。

    就在巨大的玻璃窗下,我看到了那个型尚。

    一声淡黄色的佛衣,手死死攥着脖子上的佛珠,被火恶狠狠地盯着,双腿直打哆嗦,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老大!就他自己!”火微微一笑,撤去了杀意。

    “老大?”我摸不着头脑。

    “你是河图之主,我是河仆,可不就是我老大吗!”他一边调笑着说着玩笑话,一边出去将那个型尚拎了进来一把扔在沙发上。

    我此时心中也反复思量,刚才一瞬间的杀意连我差点都要运转河图才能抵消,火就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被他盯上的都是他的猎物。

    不知道要有多少杀虐,才能形成这种实质性的杀意。

    那型尚被扔在山发上之后也是不敢动弹,脸色发白,嘴唇都没有血色。光秃秃的头s顶早就被汗水打湿。

    “哎哟!没尿裤子,不错不错。”火揣着手像是一头猎豹在下嘴之前戏弄着自己的猎物。

    突然之间火抬脚就踏在桌子上,上面铺着的玻璃立刻就碎了。

    脸上露出一种凶神恶煞的眼神,吓得型尚一哆嗦。

    我赶紧拉住他。

    火的性格多变,战场之上犹如猎豹,平日里又像是一个徐混,刚才在上面也显露出一种稳重的态势,现在则像是一个土匪。

    我担心他下一句就是问型尚是哪条道上的,尤其是宾馆的老板手上已经摸起电话了,要是报警我们可就麻烦了。

    我赶紧俯下身子,拉起吓得缩成一团的型尚。

    “小师父,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尽量的慈眉善目一些。

    也许是我的样子让型尚有些缓解了恐惧,他战战兢兢的站起来,对我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

    他仔细的打量着着我,然后又悄悄瞅了一眼火,在开口。

    “杨掌教!我是五台山的僧人,法号玄机。”

    “哦!玄机小师父,你是来干什么的?”我拉着他坐下,但是他瞅了一眼火之后,还是打算站着说,只不过有意无意的距离火远了一些。

    “师父派我来接应杨掌教,师父说杨掌前来必然有要事,不便被世俗侵扰,还是早早上山去为好,师父说准备了斋饭让掌教前去享用。”型尚说话的声音里面还有一些颤抖的意思,不时瞥一眼火,似乎很奇怪道门掌教身边为什么会跟着这样一个家伙。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让火上去叫阴下来。

    “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又问道。

    型尚看着火离开,显然是松了一口气,一听到我问话,立刻就站了起来,又冲着我行了一个佛礼。

    “五台山下都是信佛之人,我只是稍作打听,能来的这里的外乡人还是比较少的,现在也不是朝拜的时候,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型尚一板一眼的说道。

    我点点头,看样子五台山下几乎是凝成一节了。

    我不明白太一门究竟是想要怎么动手,佛门讲究无妄言,能够有实力在佛门掀起动乱的,实在是不容小觑。

    火带着阴下来之后,我们就由型尚带领着往山上走去。

    一路上遇见的不少常人,都纷纷双手合十冲着型尚行礼,型尚也面带微笑的还礼,一副很融洽的样子。

    这样一来上山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不过我也不算着急,也就看着型尚一路上的行为。

    火也没有再催促,反倒是搂着阴在窃窃私语。

    尤其是到了山上,山间不少僧人,有在练功的,也有坐在石头上参禅的,不过型尚倒是熟络的很,纷纷上前打招呼,还把我们引荐给这些僧人。

    结果就是我不断的点头打招呼,腰都有些酸痛了。

    一路上我们看到就算是不是旅游的旺季,这里的香客也是络绎不绝的,时常能够看到不少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的人在和一些僧人聊着什么。

    等我们来到一间寺庙,上面挂着三个大字“塔院寺”。

    里面有不少浮屠塔,还有一些僧人在扫塔。

    这里香客就非常的少了,只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人,不过从他们身后跟着的穿着黑衣的保卫人员看来,这些人非富即贵。

    道门来到佛门,自然是要在正殿商榷事宜的。

    不过现在里面还有一个老者正在拜佛,我们被保镖拦着不能上前。

    型尚也回头对我说请我稍等一会。

    “这就是这破寺庙的待客之道?”火皱着眉头,显然他觉得让我这种道门老大前来拜访还要排队是一件非常掉面子的事情。

    型尚在寺庙之中自然有些底气。

    “方丈正在传道,要是杨掌教觉得无趣可随我来浮屠塔一观。”型尚显然是稚气未脱,越过急躁的火直接问我,显然是要将火晾在一旁,谁让他之前吓唬自己的。

    “无妨!等一等就是了,不得不说,佛门香火果然鼎盛,道门不及啊!”我给了火一个眼神,让他别找事,然后和蔼的对型尚说道。

    型尚行了个佛礼,不再说话。

    “不好意思!我爷爷正在里面修佛,请你们能够小声一点。”这时候里面走出来一个倩影,对着我们躬身说道。

    非常有礼貌,本来就是我们的不对,我也就善意的点点头。

    等到她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瞪大了眼睛。

    碰见熟人了,还是之前一起去长白山的吴倩。

    “杨长命!”她指着我满脸的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