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突生变故
    ,!

    “你怎么会在这?”我们同时问对方。

    “哦!我爷爷是信佛的啦,所以我才陪爷爷来这里拜佛。”吴倩朝着我吐吐舌头,挥挥手身边的几个黑衣保镖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拜佛?还来塔院寺?

    我虽然对吴倩的身世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她家里是有钱人,不过现在能来到塔院寺,恐怕是为了禅油尚来的吧,不过来拜佛而已,我也没有多想太多。

    “你呢?还当道士呢?”吴倩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又看看我身后的两个人,对我问道。

    “嘿嘿!游方术士而已。”我挠挠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我是道门掌教这件事也不能轻易告诉她,她家里就算是再有钱,也不过是凡尘俗世,我现在的事情牵扯上她反倒是对她有害无利。

    “道士也来拜佛?”吴倩倒是眼睛一转,觉得有些奇怪。

    “算是来旅游的吧,和朋友一起来的。”我介绍火和阴给她认识。

    “倩倩!你在门外叽叽喳喳的干什么呢?我和大师在谈话……”此时大殿之中穿出一阵苍老的声音,气息不算厚实,看样子身体并不算很好。

    “你来!我介绍我爷爷还有禅印大师给你认识!”吴倩拉着我就进去了大殿之中。

    刚一进大殿,大殿之中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身披方丈袈裟的禅油尚,本来我以为这种高僧一般都应该是那种非常苍老,而且瘦的像是竹竿一样的老和尚,但是面前的僧人则是微微发胖,似乎能看出他中年时候肥硕的身体,脸上倒是漆黑一片,应该是被太阳晒得,手中拿着一串佛珠,一颗一颗的珠子被他的大拇指拨过去,速度不快不慢,隐隐有一种禅韵。

    在禅油尚面前坐着的,就是吴倩的爷爷了,相比之下,这个老者更像是禅印,因为一身灰色的中山装,身体瘦弱的厉害,好像一阵风都能给吹倒的样子,不过眼眶下那双眼睛却让我知道这不是一般人,双眼有神,目如闪电,似乎一眼就能看穿任何人。

    老者先是看了看我,随后善意的笑了笑,我能感受到他似乎已经将我看穿了,也不揭穿,反倒是用一种看晚辈的心态看我。

    “爷爷!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杨长命,你从我爹哪里抢来的酒就是他配的。”吴倩随说有意的将手挡在嘴前,但是声音却没有丝毫减弱,我们都听到了。

    “呵呵呵呵!你个丫头,都编排起我来了,杨长命?酗子,我是不是听说过你?”吴倩的爷爷颤巍巍的站起身子,身上爆发出一种气势,不同于什么修为的气势,也不是火的杀意,而是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我心中暗暗心惊,看样子吴倩似乎家世并不寻常。

    “吴爷爷!您能听说过我实在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啊。”我微微躬身,对长辈行礼是应该的。

    “北京说大也不大,就那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鱼龙混杂,可是能搅得北京天翻地覆的,可就你一个了。”吴倩的爷爷一下就点明主题,丝毫不掩饰。

    不过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出现,似乎这在他的眼中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杨掌教!这位是……”禅油尚刚要介绍,立刻就被吴倩的爷爷身手拦住了。

    “不如先去看看舍利塔如何,多少年没有来过了,舍利塔还在,只是人心已经变了。”吴倩的爷爷说着就要往外走。

    我看了一眼禅油尚,发现他对这个老者也是尊敬有加,实在是猜不透这个老者的来历。

    “杨掌教莫要猜疑,实在是现在市局不定,等一会慢慢给你解释。”禅油尚给我行了一个佛礼,我也赶紧躬身还礼。

    我一头雾水的跟着吴倩的爷爷来到庭院寺后面的舍利塔面前。

    他就站在那里,似乎真的在认真观察这座通体洁白的舍利塔。

    塔身状如藻瓶状,从底到顶雕刻都非常精细,方圆搭配,造型优美。

    塔顶之上,盖铜板八块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地位安置,拼成圆盘形状,其上为风磨铜宝瓶。

    吴倩的爷爷看了一会,微微转头。

    “杨小子!”

    我赶紧上前,是在是不知道这老者究竟是要干什么,但是碍于她是吴倩的爷爷,也就恭敬的上前了。

    “很早以前,塔院寺每年春三月,都要设一个“无遮大会斋”,就是不分僧人和百姓,不分穷人和富人,也不分男女老少,凡来者都分给一样的饮食。有一年设无遮大会斋,斋饭的钟声响过,人们向塔院寺涌来,有一个叫化子模样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身边拖着一个孩子,身后跟着一条狗,也随着人群涌入寺内。她挤上前,对分饭食的库头和尚说:“我有急事,请先分给我吃吧!”库头和尚给了她三份饭食,连两个孩子的也有了。这个贫女又说:“狗有生命,也该给一份。”和尚又勉强给了一份。贫女又说:“我腹内有子,尚须分食。”库头和尚发怒道:“肚里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要分食,你真是贪得无厌!”贫女进而分辩道:“众生平等,肚里的孩子也是有生命的。”随后,从袖子里取出一把剪子来,剪下一把头发,放在案桌上,用偈语唱道:“苦瓜连根苦,甜瓜彻蒂甜,是吾越三界,却被阿师嫌。”说罢,就跃身腾空,变成文殊菩萨,引着的狗变成了神狮,两个孩子变成了天童。库头和尚惭愧不已。后来,在文殊菩萨显圣处建了座塔,把菩萨留下的头发放在里面供养起来。”

    吴倩的爷爷指着白塔的东边一点点的小塔对我讲了一个故事。

    “要是论你本来的身份,你得和倩倩一样喊我爷爷,但是要是论你现在的身份,咱俩却是平辈论交。”吴倩的爷爷转过脸对我说道。

    这时候我更加茫然,这老头究竟是什么来头,他说的现在的身份不就是道门掌教吗,这么说来他也是一方门派的掌舵人?

    “但是这个故事,却是我说给你本来的身份听的,但是说给你道门掌教听却也是未尝不可。”

    “老先生明示,我实在是听不懂。”我疑惑的看了吴倩一眼,她也回给我一个不知所云的眼神。

    “我叫吴止于,现任诡案组负责人一职。”吴倩的爷爷对我说道。

    果然是大头!居然是整个诡案组的负责人,怪不得气势这么强。

    我在心中快速的思量这个故事的寓意。

    那个故事应该就是说的那个库头和尚本来是为了众生平等,但是却心境跟着现实起了波澜,到最后却没有做到众生平等的意思。

    这是含沙射影。

    我知道我的事根本瞒不总久,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吴止于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我现在将报仇的事情看到太重,就算是当了道门掌教,实际上明里暗里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帮我,一起去报仇。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佛来斩佛,魔来斩魔!”禅油尚也对我说道。

    “你们觉得我现在太过执拗?”我心中升起一种邪火,报仇一直是我心中唯一支撑我的东西,现在抛去迷雾,只剩太一门,是太一门让我家破人亡,难道我还不应该报仇吗?

    况且现在糖糖有可能在太一门,而且太一门这些年坏事做绝,难道还要留着不成。

    “你想讨一个公道,我们自然不能阻止,可是你挑唆道门众人,现在又来佛门,那不成你真的想要天下大乱吗?河图之主的职责难道不是维系和平?”吴倩的爷爷厉声说道,手重重的拍在护栏之上。

    我双眼猛地一缩,这事情不对啊!有人在背后编排我!

    我双眼快速的扫过四周,发现四周并没有人。

    “老先生,道门遭灾就是太一门深入其中,内乱难防,这才变成如今这幅样子,既然太一门染指我道门,我们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虽说我与太一门有私人恩怨,但是这并不阻碍我和道门同进退。”我猛地站直身子,怪不得一开始这两个老头就对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原来是因为错误的情报。

    这也就说明了佛门和诡案组都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就连情报都开始出错,恐怕也都像道门一样暗流涌动了吧。

    “我此次前来不过是提醒佛门提防太一门的内奸,并不是挑唆佛门和我联手,道门的事情道门自然会处理,既然你们不信,那我就走了。”我说完立刻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候多说无益,这些人虽然都是上位者,但是心中的猜疑也是最为厉害的,我明明白白的点出这些,就是给他们提个醒,别到时候像道门一样被打个措手不及。

    “你们怎么吵起来了?”吴倩一脸的不解。

    “你既然执意要率领道门挑起战争,为了避免生灵涂炭,那我就不能放任你任意为之了。”吴倩的爷爷抬起手。

    立刻数十名黑衣人冲了出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我心沉了一下,没想到本来是来佛门的,却在这里有诡案组的人,而且看来诡案组似乎和佛门达成了一种联盟,而且还要针对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