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意图
    ,!

    我非常不解的看着吴止于。

    “什么意思?我?”我反问道。

    “你没感觉出来之前诡案组也曾经想抓住你吗?”吴止于冲着我微微一笑。

    我突然想到之前确实有一段时间诡案组非常想抓住我,但是那不是因为我被扣上了太一门徒的帽子吗?

    “那不是之前太一门想要拉拢我,然后放出声来说我也是太一门徒吗?”我说。

    吴止于非常有深意的一笑,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缓缓的说道:“你觉得诡案组会大费周章的抓一个门徒?”。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一开始是因为当时道门在追杀我,诡案组本来是阻止道门追杀的,毕竟现代的社会,这种门派里清理门户的办法实在是不合乎法律,可是我娘生下我之后,他们就感觉不对了。

    而河图的出现,让他们不得不打起精神,毕竟乱世出河图,盛世记洛书。

    河图一出,就代表乱世来临。

    不过这些消息很快就封锁了,敲由于我体质的特殊,这才掩盖了这种动荡人心的消息传出来。

    本以为看好我让我平稳的活下去就好,没想到太一门强行插手。

    原来虎子的死,虽然是我娘留下的一缕冤魂所致,但是却是太一门做的好事。

    太一门将我的消息散发出去,本来是想趁乱将我抓走,但是没想到却被道门留了一个后手,张锦将我收留,凭借过人的道术底蕴将我藏匿起来。

    这一藏就是十年。

    等到张锦藏不住的时候,我才被迫入世。

    诡案组的情报部门遍布全国,当然立刻就发现了我的存在。

    所以其实张红将我纳入十八组虽然是承接张锦的人情,但是实则经过了吴止于点头。

    吴止于当时想的很好,避免河图带来的乱世,最好能将我纳入诡案组,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什么动荡也能最快的解决。

    偏偏太一门在这方面似乎是早就有所准本,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做好的准备,我加入十八组,而河图的木签卷也在十八组。

    十八组的动荡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当然最后查出来当初发现木签的确实也是十八组。

    木签引起的异动,虽然被诡案组的公关手段压制下去,但是我却脱离了十八组的控制。

    就在十八组将这一切归咎于河图的出现时,最关键的来了,那就是河图被糖糖带走的那段时间。

    太一门对我喋喋不休的拉拢,似乎丝毫不在意河图。

    这让久经人事的吴止于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立刻我所有的资料都被加密,然后专门的分析。

    “半妖血,逆鳞血,嗜血藤……这一些哪一个都是非常强的手段,但是能在你身上共存你没觉得奇怪?”吴止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摇摇头,之前确实没有感觉,但是听他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感觉不可思议。

    这三者本就是相互之间你死我活的东西,在我体内共存了这么久。

    吴止于看着我有些怀疑,立刻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纸。

    我接过来一看,这张纸居然是我的档案,加密的情况居然有五颗星。

    我赶紧展开看了一眼。

    “判定结果,百无禁忌!”我缓缓地念叨着。

    “杨掌教,世间万法,皆如梦幻泡影,诸邪不加于身,诸难不累其行是为百无禁忌。”禅油尚双手合十,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百无禁忌我听了很多次了,但是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我向前蹭了蹭,看着吴止于的眼睛说道。

    “河图之主,河图不可离身,离身则河图崩身形陨。之前巫女拿走你的河图,你一点事都没有,你觉得呢?”

    难道说我虽然是应运禁忌而生,但是却克制了所有的禁忌,百无禁忌不就是说的没有任何能让我忌惮的东西吗!

    怪不得那山神非要让我下去取它的真身……

    “等等!”我突然警觉起来。

    “你说巫女?”我皱了皱眉头。

    “我们接触巫女比你早很多,为了国家的安全,我们早就将这些人接触过了,有些对人有害的,我们就将他们处理或者镇压,但是有些是在镇压不了的,只好变成盟友了。”吴止于对我摊开手,意识他说的是真的,没有隐瞒什么。

    “先不说巫女的事情,那太一门针对我是为了什么?”我又问道。

    “太上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你就是那个一,还是最厉害的一,百无禁忌诸邪回避的一!”吴止于手指重重的点在桌子上,对我说道。

    “他们是想要得到你,然后同化你,找到造就出无数你的方法。”

    我骇然。

    “怎么会?他们现在对我也是一种仇视的心理啊!”我有些不敢相信吴止于说的。

    “之前拉拢你没有取得功效,反倒是让你越走越远了,所以他们打算让你先被仇恨蒙蔽,然后等你报仇之后,利用你的欲念,让你和他们联合。”吴止于说道。

    “不可能,太一门坏事做绝,我怎么可能会同流合污,就算是说让我报仇,也是向太一门报仇。”我摇摇头。

    “你太小看人的**了,为贪念,孩童尚可万夫不挡,就算是清心寡欲的佛道两门,还不时被同化了许多人?”吴止于也摇摇头说道。

    “那你们的意思就是我还有道门,甚至你们都要从观望的角度看现在如日中天的太一门?”我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太一门所做的事情,都是生灵涂炭的事,如果说放任不管,道门佛门顷刻间就会飞灰湮灭。

    “当然不是!”吴止于冲我使了一个眼色,意识我小声一点。

    “我来之前,得到巫女的手信,她已经在太一门了,她想要联合我们,刺杀太一门主。”吴止于眼中难得的露出一抹杀意。

    “太一门下还有花、钱、魁、死、十还有另个客卿,这些都是不可小觑的实力,刺杀门主有什么用!”我不知道吴止于的用意何在,但是还是感觉有些不靠谱。

    “太一门不光理念极端,而且他们选择门主的办法也非常的残忍,而是一级一级的死战,门主死了,就由剩下的五个小门主决斗选出新的门主,这样一来他们必定元气大伤。”吴止于说道。

    “还有两位客卿呢?不管他们,能在五个门主之上,实力也不容小觑。”我立刻问道。

    “两位客卿一个原来在佛门,一个原来在诡案组,你懂了吗?”吴止于对我说道。

    我立刻明白了!

    原来不光太一门总是给我们使用反间计,佛门和诡案组暗中联合居然摆了这么一手大棋!

    “这样一来刺杀太一门主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我心中有一些轻松。

    “非也!”禅油尚突然说话打断了我的兴奋之色。

    “太一门主出行必带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他的身手我们不敌,他一人就可随意压制五个门主联手。”禅印的这一席话无疑是给我们泼了一瓢冷水。

    “那这样还怎么刺杀啊,现在满打满算我们也凑不出来五个能个那些门主一战的高手吧,而且还要偷袭….”我挠挠头不知如何是好。

    “佛门之中还有菩萨一位,可伸出援手。”禅印说道。

    “加上老僧还有哪一位隐藏之人,就有三位了。”禅印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

    “诡案组也有两个实力不错的好手。”吴止于对我说道。

    两个人齐刷刷的看向我。

    要是说斗一斗五个门主的话,我感觉风林火山他们都是可以一战的,但是现在道门百废待兴,实在是找不出这样的人。

    而且那些老家伙一个个也不出山,我估计这一次也请不动,就连老道士也不一定会出来。

    况且当日一个门主就出现在了道门大会,那些老家伙本来是守护道山的,结果却也没有一个出手,这样我想请他们出山的念头也算是绝了。

    据说在藏区就有一位门主力抗两位金刚,只有那个菩萨出来才勉强赶走。

    现在太一门门主的实力被说得这么邪乎,我估计我们就算是再多的人也好像是抓不住他的。

    我将我的考虑说了出来,吴止于也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一击不中,我们就满盘皆输。所以还要靠你!”吴止于又一次指了指我。

    “什么意思?”我更加疑惑了,现在我连风力火山都打不过,别提太一门主了。

    “巫女曾经给我们传递消息,就是要集齐河图,就会有五成把握成功。”吴止于脸色一沉。

    “要是集不起来,只有一成,还是满打满算!”

    我听完是倒吸一口凉气啊,看样子这太一门主确实厉害。

    但是想要集齐河图,就只剩两卷河图还有一位河仆了,两卷河图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一位河仆倒是可以通过点将之法大体看一下他在哪里。

    这时候,吴止于缓缓从袖子里拿出一把钥匙,禅油尚也是。

    我仔细看了看这两把钥匙,都是一半,合起来才是一个。

    禅油尚起身在身后墙壁上摸了摸,一掌劈下去,整面墙被破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