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龙马出水图
    ,!

    墙中乃是一块石碑。

    而且还是无字碑。

    碑的上方倒悬着一尊菩萨像,用金丝悬挂,菩萨的脚心处是一盏油灯,上面本来是一丝很小的火焰,墙破开之后,火焰便大了一些。

    禅印僧人冲着菩萨像施了一礼。

    随后亲手将金丝拆下来,又吹灭了油灯。

    我还在纳闷他从墙里藏了什么宝贝,还要这么大费周章。

    等一灭,我立刻有了反应。

    不是我,而是我怀中的河图。

    河图没有经过我的催动,自己就飞了出去。

    “这是河图中的一卷?”我诧异的说道。

    “老僧用倒悬菩萨镇压此卷,为的就是不让河图现世,现在倒是用的上了。”禅印微微侧身闪到一旁。

    河图立刻扑到了石碑之上,整个卷轴停在石碑的上方,然后像是融化了一样,覆盖住了整个石碑。

    随后就像是之前吞噬那块玉一样,不断地拉平,折叠,最后变成了一卷画。

    画上多了一条汹涌的河流,哪怕是在画中,这河流的急促也不减丝毫。

    我体内的祭文又一次运转起来,这次不光是祭文在我身体中运转。

    六道金光从画中激射而出,似乎是寻找着什么。

    门外的火和阴立刻闷哼一声,盘膝而坐,似乎在接受什么。

    我此时却管不了这么多。

    我现在的意识已经进入画中,正站在画里的河边上。

    黄河之水,波涛汹涌,暗流涌动,我站在岸边也有一种即将要被吸入河中的感觉。

    不过四周除了河水流动的声音之外就再无他音。

    突然河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旋涡慢慢扩大,甚至即将到达我的脚边。

    河底有亮光出现,一声龙吟传出来,似乎还夹杂着马叫的声音。

    数十道不同的光从底部激射而出,其中各种祭文一瞬间爆发充斥了整个天空。

    慢慢的,从水中露出一个头。

    是一个龙头,等到它露出半身的时候才看出这是什么。

    龙马!

    龙头马身,它似乎非常想从旋涡中钻出来。

    但是似乎被什么所限制,卡在哪里动弹不得。

    它发现了我,朝着我看过来。

    只是一个眼神。

    一种洪荒的气息传递过来,瞬间震慑的我将要跪倒。

    它的眼神说不出的神秘,但是非常的严肃,似乎在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

    可惜它终究是无法脱困,只能奋力的哀嚎一声。

    我被这声音一震,立刻就回到了现实之中。

    等我睁开眼,在我面前悬浮着河图变成的画卷,刚才龙马无法脱困的场景就出现在画面上。

    龙马跃水图。

    这不就是河图的由来吗。

    此时我感觉原来河图之中的那些记载的东西变得更加清晰了,似乎我只要想用,立刻就能从脑海中拿出来。

    但是在我试验的时候,却发现之前还能查看的残卷现在近在咫尺却看不清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阻挡我看。

    这是怎么回事?

    我缓缓引动河图,河图慢慢靠近我,最后居然化成一件贴身的内甲。

    这内甲由十种不同的线条构成,闪着荧光。

    这一幕不只是我惊呆了,就连吴止于和禅印也啧啧称奇。

    “河图化甲,不是谣传啊!”吴止于缓缓地说道。

    我有些疑问,疑惑的看着吴止于。

    “古书中说,河图是带有大智慧、大神通的圣物,现在你几乎将河图完整起来,它的灵性也就恢复了不少。”

    “传说伏羲琴无弦,却能自鸣,之前出土的一把战国匕首也是能自己凝霜清洗剑身。看样子这河图不引动的时候,就能后变成内甲保护你。”

    我点点头,吴止于虽然没有任何修为,但是却懂得很多,我感觉也是这样。

    我招呼火他们进来,将河图里面的东西不能被我观看的事情说出来。

    火沉吟了一会。

    “河图不全,则出现亏缺,等到你找到最后一卷还有雷霆的时候,你便能引动全部的河图,虽然我不知道引动全部的河图是什么感觉,但是当初大哥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是让难忘。”

    “大哥曾经全力催动过河图,那个时候我从心底就会产生一种恐惧感,似乎连抵抗的心思都没有,当然也有可能是河图对于河仆的控制,但是河图的能力绝对是你想想不到的。”

    火喘息了几声说道,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火此时的修为在增长,因为河图的修补虽然给我没有带来多大的好处,但是却给他又增加了不少实力。

    就算是阴此时也有些变化。

    之前阴走路的时候脚尖着地,那腿上的功夫一下就能被看出来,但是现在,他就站在我身旁,我似乎感觉只要他想要离开,没有任何人能够留住他。

    “你们实力恢复了?”我惊喜的问道,要是风林火山实力更上一层楼,那么刺杀太一门主的计划也不是不能够完成的。

    “恢复了九成了,我感觉这些年虽然我们一直虚弱,但是河图再一次的恢复,能够让我们比之前更强。”火冲着我说道,还握紧了拳头,似乎很是期待一场大战能够让他畅快淋漓的杀一场。

    “物归原主,杨掌教可同意我们说的?”禅油尚微微一笑,在我面前说道。

    “恩!既然太一门现在如此猖獗,尤其是残害这么多人,不归他们致命的打击是不足以让他们长记性的。”我负手而立没有看他。

    此时我也没有发现,自从我亲眼看到龙马出水的样子之后,对我的心性也改变了不少,此时我感觉充满了自信。

    禅油尚和吴止于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只有对方能懂的眼神,这才放心下来。

    吴倩比别人敏感的多,立刻就发现了我此时有些不同。

    按照之前她的性格,早就过来向我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却面对我有一种忌惮的样子,不太敢上前和我交流。

    她的样子我也看在眼里,但是却没有再去主动和她交流,毕竟她爷爷没有让她接触这些就证明不想让吴倩进入这个圈子。

    这样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问过了吴止于我有多久的时间来准备,他给我伸了五个指头,只有五天。

    我点点头。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打杀的声音。

    我们走出门去,除却塔院寺之外,到处都有那种声音,夹杂着惨叫声,一时间本该是诵经声音经久不散的佛门此时变成了阿鼻地狱。

    我暗暗叹息,还是没办法阻止。

    “杨长命!你是不是来不及了?哈哈哈!”这时候一个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正是之前在武当山的时候冒充掌教的魁三。

    他果然来了。

    我心中的怨气一下涌到了头顶。

    九字真言、八门遁甲一瞬间开启。

    我向前一跃,此处查看,想知道魁三到底隐藏在哪里。

    一阵风刮过,魁三出现在了白塔的顶端。

    “哦?和这老秃驴已经纠缠到一起了?他有没有相信你呢?”魁三此时讥笑声音不断地挑弄着我胸腔的怒火。

    我握紧了雷击木剑,下一刻就要冲过去取他的人头。

    他亲口承认当初那些命令都是他下的,除却太一门主的命令,他才是我现在所有仇恨的直接仇人。

    我刚要动,身后一只手拦住了我。

    “杨掌教切莫动气,这种事还是交给老衲吧,佛门生灵涂炭,老衲无力阻止,这太一门徒,还是让老衲擒住留在青灯古佛前日日忏悔吧。”禅印对我微微摇头。

    “河图之事还不能轻易传出去,你现在河图接近完全,一旦动手便会被发现,到时候计划就不能成功了。”禅油尚缓缓将袈裟脱掉,叠整齐交到我手中。

    我虽然感觉禅油尚虽然是禅宗之人,但是身手不会很低,尤其是还能自告奋勇和我们去截杀太一门主,他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事实证明,禅油尚的实力确实让我有些刮目。

    “佛门白塔,岂容施主随意践踏?”禅印声音如同老狮,有些嘶吼的声音。

    双眼怒视魁三,立刻犹如盯紧猎物的狮子一样。

    只看见他双膝微微一曲,立刻跳了上去,数十米高的白塔,一纵就到了塔尖。

    拇指在掌心,一掌佛掌就推了出去。

    魁三从来没有露出自己的拿手功夫,居然用武当太极以柔克刚的推手接下这一掌。

    禅印可不是为了打这一掌,双手齐齐化为掌,紧紧是在塔尖滞留的那一瞬,就打出无数掌。

    掌出完,立刻脚尖清点塔檐向后翻了一个跟斗落在了寺庙的房顶上。

    从起到落,除却手掌摩擦空气和击打在魁三手上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外家功夫?般若掌?”魁三看了看手臂,双臂处的衣服早就被撕裂,本来一直脚尖点在塔尖的样子也换成了双脚紧紧攀住塔顶。

    “老衲乃是禅宗弟子,不得武宗真传,只是会些强身健体的法门罢了。”禅油尚双手合十说道。

    “那好!看看我魁门的本事和禅宗有何差距吧。”魁三说完,猛地向前一纵身。

    犹如老鹰扑食一样的就俯冲下来,双手出现一丝黑气,居然能够动用阴气。

    本该是要躲开或者迎击的禅油尚,此时却双腿一盘,坐在房顶,合十的双手分开做拈花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