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骁战魁三
    ,!

    那魁三的气势确实哄人,果真如同雄鹰觅食一般俯冲而下,手掌出泛出一股阴气。

    就在魁三即将接触到禅油尚的时候,突然传出一声钟鸣之音。

    在禅油尚的周围,出现一座巨大的金钟虚影,上面佛经密布。

    禅印此时嘴里也传出念经的声音,不断有经文浮现在钟上,使得这座钟更加的凝实。

    魁三的手掌接触到钟上,立刻阴气全部消散,甚至整个人都化作一撮烟雾。

    不光是我,连吴倩都瞪大了眼睛,活生生的一个人居然消失在我们面前。

    这时候我道眼开启,这才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魁三并没有消失,而是障眼法,企图通过隐秘自己来达到扰乱禅印的目的。

    一个个漆黑的手掌突然从半空中出现,印在钟上,击的钟嗡嗡作响,传遍了五台山。

    我们还好,吴止于和吴倩二人却是受不了这钟声的侵扰。

    吴倩年轻,只不过是被震得有些发蒙,但是吴止于此时却捂着胸口脸色蜡黄似乎受到不小的冲击。

    我赶紧过去撑开河图的屏障,这才让他们好受一些。

    此时的魁三从障眼法中现身而出,若有所思的大量了一番坐在一旁的禅印。

    “原来佛门都是一些缩头乌龟啊!”他话音刚落,俯身居然向着我们冲过来。

    吴倩妈呀一声就抱住她爷爷趴在地上,她看到魁三的身手之后,对于这种突然袭击,已经是抱着必死的意识了。

    禅油尚也没有料到这魁三居然这么歹毒,想要转头攻击我们。

    禅油尚猛地起身,巨钟的虚影顷刻消散。

    面对冲过来的魁三我也是做足了准备,现在有河图的屏障在,怎么也能挡住一击。

    然而不用等我迎战,火早就抢先出手了。

    一柄钢枪犹如银龙刺出,人未到枪已出。

    然而那魁三却没有丝毫想要闪避的念头。

    银枪没入魁三的身体之中。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暗道不好。

    这枪身刺入魁三身体之后,没有所谓的受伤,而是这枪从魁三身体之中穿了出去。

    魁三的身影撞击在屏障之上,化成了烟雾消散。

    居然还是魁三的障眼法,我开着道眼居然都中招了。

    不对!

    如果这是魁三的障眼法的话,那么禅油尚!

    “大师小心!”我话音刚出口,就看到在禅印身后,突然浮现出魁三的身影。

    禅印虽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啊,但是怎么说都是高僧,立刻反应过来,突然转身一张对到了魁三伸出的手上。

    二人向后退了几步才止住那股力量。

    “看样子魁某小小计谋在禅印大师眼中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啊!”魁三冷笑一声,从身后拿出一柄长剑。

    “我佛慈悲,既入空门,繁华就不该落眼,是贫僧修为浅薄了。”禅印此时还是那个老好人的样子,双手合十对着魁三行佛礼。

    “哼!”魁三趁着禅印弯腰的间隙突然出剑。

    “佛门的礼,魁某可受不起!”

    话音未落剑已经指到禅印的后颈之处。

    禅印猛地一甩上身,顺着剑转了一圈,避开了剑势。

    禅印此时是空手,对阵拿着剑的魁三还是有些不敌。

    劈、刺、撩。

    三招剑势一瞬而至,魁三直接封住了禅印躲闪的退路。

    我撤去屏障打算冲过去帮助禅油尚。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叮的一声。

    我抬头看过去。

    那柄剑正抵在禅印的腹部,已经刺穿了衣服,但是却没有血迹渗出来。

    刚才那一声就像是剑刺在了铁块上一样。

    禅印面不改色,似乎没有任何的感觉。

    但是魁三此时却眉毛一挑。

    “金钟罩铁布衫?”魁三向后窜了几步,和禅印拉开距离。

    “只是些锻体的法门罢了,不值一提。”禅印微微一笑。

    “看样子佛门这一代确实比道门要强很多。”魁三一下撤掉身上的外袍,露出里面一袭白衣。

    他挽了一个剑花,速度并不快,但是却感觉非常的有力道。

    太极剑!

    他居然想用道门的招式来斗一斗禅油尚的功夫。

    我不禁有些疑惑。

    道门的功夫并不只是看练得时间长短,主要是看心性,道门主张的就是修心。

    太极剑更是如此,时急时缓,讲究平衡。

    不过我明白他是想用以柔克刚的办法来克制禅印刚才用的金钟罩铁布衫。

    不过这样做并不是非常好的选择,禅油尚这两个外家功夫结合佛法威力无穷,再加上外家功夫就是要靠苦练,老和尚没有七八十也有六十多了,这魁三也就四十来岁,怎么说都不占优势。

    二人只是一个对视,立刻就战在一起。

    太极剑虽然平缓,但是也不尽然,缓中有急,绵里藏针。

    不过对上禅印的功夫,却显得有些不够看的。

    一番招式,我看到不下有十几剑落在禅印的身上,但都是劈碎了外袍,没有伤到禅印。

    我按耐住一旁跃跃欲试的火,这家伙看见别人打架就总是想着过去掺和一下。

    此时禅印已经占据了上风将魁三逼到了屋檐的位置。

    但是我看到魁三嘴上挂着的笑容愈演愈烈,心中暗自有些心慌。

    难道说魁三还有后招。

    这时候门外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有几个拿着棍子的僧路从门中被打了出来。

    几个身上穿着黑衣绣着白色太一字样的人冲了进来。

    “阴保护好他们俩!走!”我大吼一声,然后看了看火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出手。

    火将长枪向天一仰,拿着枪的末端紧走几步劈了下去。

    那几个黑衣人身手也不弱,转身之间就躲开了。

    可是火此时是招中有招。

    火就地一滚,来到那几人中间,摸着枪头将枪捡起来。

    枪势一横,立刻将身边的一个黑衣人扫飞出去。

    然后大开大合的枪势在人群中犹如一尊杀戮机器。

    断肢碎肉横飞,浑身沾满鲜血,尤其是那一双猩红的招子,猛地一瞪,就让人胆寒。

    纵然是我看到这一幕也微微皱眉,这家伙杀起人来犹如神助,虽然看上去大开大合,但是实则每一招都是简洁有力,几乎招招毙命。

    当然那染着血的枪头碰到那些人身上,几乎顷刻之间就变成了碎肉。

    吴倩早就弯腰吐了起来。

    也难怪,她这种正常的女生估计看看杀猪都会吓着的性子,现在看到这种场景,估计以后都会留下阴影。

    当然也会有几个残兵越过火冲着我杀过来,但是我只是劈在他们身上,没有想要要他们性命,力求泄去他们战斗力即可。

    下面的战斗如火如荼,在屋顶二人的战斗也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虽然刚才是禅印占据上风,但是却迟迟不能再逼退魁三一步,似乎已经到达极限了。

    这时候魁三猛地转身躲过禅印的掌风,摇身一变变得诡异无比,身上阴气不断喷涌而出,刚才用太极剑时的翩然风度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凶残之意。

    魁三用剑荡开禅印的双手,一掌拍在禅印的胸口,留下了一个黑色的手印。

    突然用诡术的魁三立刻沾到了便宜。

    禅印退后几步,一口鲜血喷了上来。

    血水漆黑,还有阴气升腾。

    禅印猛地拍了自己胸口一下,又一口血水喷出,这才脸色恢复如初。

    这时候魁三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有时候像是翩翩君子一派宗师,然后瞬间变成一条候机而动的毒蛇,气势一转又恢复正常。

    不断地切换使得招式更是神鬼莫测,禅印不敌,立刻败下阵来。

    “还真以为佛门老僧如何如何,实在是失望啊!”魁三一脚将受伤的禅印踢下去,脸上嘲讽之意明显。

    周围的僧人也看不下去,纷纷跳上屋顶想要为禅印报仇。

    可是怎奈魁三此时几乎无敌,就连禅印老僧也都无可奈何,他们的身手上去也只能是徒增伤亡。

    “我去吧!”火眼中的杀意愈发明显,数十人的生命给他滔天的战意又添了一把火。

    尤其是现在他杀意凝聚完成,似乎一只猎豹,正盯紧了房梁上屠戮僧人的魁三。

    我一看此时禅印掉落在太一门的人群之中,指望火救他是不可能的了,这家伙眼睛就没有离开魁三一次,现在实力又涨了不少,自然想要去试试。

    我点点头:“小心!”。

    火眼中战意和杀意突然柔和,一种气势猛地扑面而来,我都向后退了几步,再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站在房顶的另一边了。

    我没空管他,只好先一步去救禅油尚。

    等我赶到禅油尚哪里的时候,禅油尚脸色有些发白,一掌逼退朝着他杀过去的太一门人之后,便靠在门板上喘粗气。

    我赶紧杀过去,不知道踢翻了多少想要取他性命的太一门徒,这才好不容易来到他身边。

    “方丈没事吧!”我一剑劈翻一个太一门徒,然后将禅印扶了起来。

    一入手,立刻感觉有些不对。

    按理说受了内伤的人气息应该紊乱才对,刚才握着禅印的手腕,他的脉搏孔武有力,不想是有伤的人,我只是握着他手腕都能感受到敲鼓一样的心跳。

    “杨掌教,此地不宜久留,我佛门早就做好对策,还是先带吴先生离开才对。”禅印伏在我耳边说道。

    “你是装的?”我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