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太一计划
    ,!

    “哼哼。魁门门主虽然厉害,但是老衲还是能压他一手的,但是大战之前要露怯,不能让他们起了防备心理,这里交给佛门,你带着吴先生先走,等你集齐河图,就能实施计划了。”禅印苦笑一声快速说道,然后一把将我推了出去,反身进入那群太一门徒群中。

    我看着禅印的样子,又恢复了那个受伤的架势,每扑过来一个太一门徒他都像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进行抵抗,然而等下一个人过来,他又能继续拼杀。

    暗叹一声这老和尚装的真像啊。

    不过事不宜迟,我还是赶紧回去准备逃走。

    抬头看看在上方战斗的二人。

    要说实力,应该是禅印比火此时要厉害一些,但是看到火和魁三正打的不可开交,也就验证了禅庸是没有露出全部实力的。

    魁三此时还是那种正常和残暴相互切换的状态,隐约间将太极施展的更加厉害了。

    太极本就是阴阳调和。

    本来是刚柔并进的功夫,加上魁三能够动用阴气还有阳气,阴阳的变换使得他比之前在道门还要厉害不少。

    但是火的战斗就是一种战场上磨炼下来的,管你阴阳是否调和,就一个字:战!

    枪舞如龙,破空之音此起彼伏。

    魁三也是不停的用剑挡住袭来的银枪。

    等我赶到吴止于他们那里的时候,他还是比较安全的,有数十个僧人层层围护,加上阴神出鬼没的功夫。

    其实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何这吴止于敢于带着吴倩只身前来。

    除却太一门的暗中威胁,实际上他也知道禅油尚的功力也是非比寻常。

    哪怕魁三突然出现,他都没有丝毫的慌乱。

    当然我不知道他内心之中有没有害怕,但是就现在这种依旧是胜券在握的样子,我信心也是增加不少。

    我来到吴止于身旁。

    “禅印方丈没事吧?”吴止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丝毫没有任何着急的神色。

    我鄙夷的看了看他,也不知道他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刚才我还一脸担忧的去救禅印,没想到这也是其中一场戏。

    “老和尚还能撑一会,让我们赶紧逃呢!”我没好气的说道。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走吧!也不知你那个同伴还能撑多久!”吴止于话都没说完,立刻就要拉着吴倩离开,脚步那个顺畅,丝毫没有任何留恋的意思。

    “杨大哥!你快去救救方丈吧,他被打落下去,肯定是受了伤。”吴倩现在也逐渐适应了这种场景,还有空关心禅印。

    “用不着,我们死他都不会死的。”我看了看吴止于,他这老家伙连自己孙女都骗,不过这正如他所说,事不宜迟,赶紧离开才对,毕竟这两个人啥也不会,动起手来跑都跑不掉。

    “阴!我们先一步离开,你告诉火不要恋战。”我对阴嘱咐几句,就跟着僧人保护着两个人离开这里。

    阴点点头,吹了几声哨子,不知道是什么暗语,然后也跟着我下山了。

    一直来到了山下之前落脚的宾馆。

    现在山下的居民还不知道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只是看到几个僧人正在婉拒那些上山烧香的游客。

    这一点佛门做的比道门要好很多,有什么争斗都是我们之间的事,寻常人家不应该掺和进来,当然这也和佛门有所防备和道门被打个措手不及也有关系。

    吴止于也提过这件事。

    当初他实际山有意修好和道门的关系,但是当初的道门自持是整个国家的本教,自然居高临下,也瞧不起给政府工作的诡案组,一直以来就是和吴止于磨洋工,丝毫没有低头的气势。

    尤其是原来道门的游方术士在乡野村间很得民心,也就丝毫不怕没人信奉道教,也不怕道门被诡案组打压。

    但是佛门不同,尤其是禅油尚,他当方丈也有些年头了,但却没有丝毫的架子,这才结识了吴止于,也就有了诡案组的情报。

    现在我还是道门掌教,自然要为道门做考虑,实际上我认为三个势力并没有谁大谁小,也没有说谁压谁一头。

    诡案组就好好破案就好了,我们佛道两门该修道修道,该念佛念佛,相互之间不是相互对立,最起码互不打扰也好。

    没过多久,满身鲜血的火就从山上走了下来,一路上滴了一地的鲜血,不过看他那副爽翻了的样子,应该是没受伤。

    火的样子立刻引起了周围的居民的注意,有些人都纷纷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了,在佛门重地有一个满身鲜血的家伙晃晃悠悠走下来,这还不值得人可疑吗。

    见火下来,我也就放心了,我就担心这家伙战斗起来啥都忘了,到最后将我们的计划打乱。

    “吴先生,现在该所说你所谓的计划了吧。”我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还比较安静,也就问起来这个。

    毕竟刚才的聊天谈话也就是让我知道他们初步有了个计划。

    但是魁三前来之后我发现有些不对,禅印的出手还有吴止于的逃走,这都是一环扣一环的计谋,要是没有明确的章程,按理说禅油尚能够打败魁三,这样一来也就能够阻止现如今的佛门杀戮。

    尤其是禅油尚苦笑的样子,我看得出来他也在担心佛门的那些僧侣遭受无妄之灾,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计划,能够迫使禅印能够甘心抛弃救弟子的心而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生命在眼前消失呢。

    “杨掌教是觉得我们太过残忍?眼睁睁看着佛门遭劫而不救?”吴止于到现在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你们早就知道魁三等人会来?”我眯起眼睛问道。

    吴止于没有说话,但是却点点头。

    “那么为何不能早做准备,减少伤亡,既然知道了那些被你们怀疑的内奸,那么那些不被怀疑的人你也不打算救?”我看着五台山的寺庙虽然只能看见非常小的一个点,但是那些惨叫声还在我的脑海之中盘旋。

    “要是早作准备会怎样?”吴止于问道。

    “少死人!”我皱了皱眉头,这可都是人命啊。

    “早做准备,这样一来太一门就知道了自己计划泄露,到时候虽然佛门伤亡会小一些,但是太一门肯定会弄出更多的计划,这样一来我们的情报只要慢一点,就是无法估计的损失!”吴止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脸上也渐渐有了些怒意。

    “而且,我们既然知晓了他们的计划,这样一来顺着他们的计划行事,这一切都在我们有把握控制的地步,甚至我们可以根据他们的计划寻找出漏洞。”吴止于说的有些急,脸上泛起一阵红扑扑的血色。

    “对于剿灭太一门,这些损失都可以承受。”吴止于最后冷冷的说道。

    我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本来我就想能够多救一个人就多救一个人,但是听吴止于的意思,现在是不断的放任太一门的所作所为。

    “你是不是想通过太一门来缩减佛道两门的威胁?”我也冷冷的说道。

    吴止于虽然不会任何修为和功夫,但是这种杀伐果断的样子让我不免提起一颗心,万一到最后他也是向削弱佛道两门,那我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呢。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远处开过来,停在了我们面前。

    上面下来一个肌肉壮汉,漆黑的西装也包裹不住他爆炸性的肌肉。

    “杨掌教!我可以告诉你,按照太一门的计划下一个受损的就是我们诡案组,你知道我现在要去干什么吗!就是按照太一门的诱饵将那些被派遣出去的探员呼叫回来等死!!!”吴止于一巴掌拍在车玻璃上,胸口不断的起伏喘息。

    纵然之前在佛门表现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但是现在这件事要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也是非常急躁的。

    “太一门的计划究竟是什么!”我一把拉住要上车的吴止于。

    “道佛两门是为了立威,诡案组是切断政府的控制,下一步我只能告诉你就是各个古族隐士家族,这是为了拔根,他们是要建立一个新秩序!”吴止于一边说一边将我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扣下来,然后带着吴倩做到了车上。

    “这些和你没有关系,你要做的就是赶紧集齐河图,到时候能够压制太一门主,将最有威胁的人解决掉之后,我们才有机会将太一门连根拔起!”

    吴止于说完,车子就开走了。

    我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之前虽然太一门的几次动作比较大,我也就认为太一门是想要发展成为和三个势力并驾齐驱的新势力,但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太一门野心如此之大,居然想要建立新秩序。

    怪不得吴止于说可以承受这种损失,因为太一门本来的目的就是斩草除根。

    事情变得越发棘手了,之前我以为道门受损之后也就可以慢慢休养生息了,但是现在看来,残破的道门随时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还有那个一直没有音信的雷霆,看样子我必须先一步找到山他们,施展点将之术找一找雷霆了。

    只是这最后一卷河图,究竟是在哪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