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切莫踏入雷霆狱
    ,!

    “接下来怎么办?”阴看了看远走的车子,对我问道。

    我转头看了看山上的寺庙,虽然我从心底里还是想着能够亲手杀了魁三,但是要是真的像吴止于说的那样,他们打算干一票大的,我这种动作恐怕会打草惊蛇。

    我握紧了拳头。

    其实刚才吴止于在这里的时候有他阻止我,我心中压制的哪些愤怒还能控制,现在吴止于离开了这里,我心中一直有一个念头,就是悄悄为奶奶他们报仇,这罪魁祸首就在佛门这里大肆屠戮,距离我只有这么近,而且我和阴还有火三人联手,也是能够杀掉他的。

    心中的怒火一起来,怎么也都压制不住了。

    “阴!你懂暗杀,我们有办法悄悄杀掉魁三吗?”我问道。

    阴显然是被我夹杂着仇恨的目光吓到了,瞪大了眼睛。

    “有是有,但是恐怕那个老先生说的计划会因为这个耽搁吧。”阴试图劝解我。

    “我很想杀他!”我咬着牙说道。

    就在我即将控制不住心中的杀意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拍在我肩膀上。

    “有杀意是好的,但是你要控制杀意。”火语气很轻,就像是不经意间的提点我一样。

    正是这一巴掌,我浑身的杀意顿时消散了。

    我强忍心中的仇恨,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

    当天晚上,佛门就关了,络绎不绝的香客全部都扑了个空,只是他们不知道,此时的寺庙当中一地的尸体,还有一些带着伤的和尚正在打扫。

    整个五台山的血腥味,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

    我们回到林的家中,现在山还在养伤,现在已经是闭着眼在睡觉了,林说多亏了之前恢复实力,不然山有可能衰竭而死,不过此时这里人也少了很多。

    风和天瞳早早出去了,已经过去了两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肖家姐弟会家族之后也没有了消息,只剩辛月和刚刚苏醒的吴天。

    之前吴天的伤势就非常严重,要是放在医院里估计也都是救不回来了,还好有妙手回春的林帮他控制伤情,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修养,已经勉强可以走动了。

    我们来到这里也三天了,本来是想要用点将之法来找雷霆,可是现在只有我们四个人,为了稳妥期间打算在等一天。

    之前吴止于说我可以准备五天,但是因为我回来的时候找过他,告诉他现在山还没有苏醒,所以想要多宽限几天。

    吴止于那边沉默了很久,才说最多十天。

    想来也是,现在佛门也遭到了劫难,单靠诡案组那边撑着,多给我五天已经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因为诡案组的内乱已经开始了,不过还好那边都是一些江湖术士底子上都不干净,对于挑唆还是有一定的定力,这样一来太一门也遇到了巨大的难题。

    不过还好,第四天的时候风就回来了。

    我们决定不等山了,他苏醒之后也会很虚弱,还是靠我们几个施展点将之术吧。

    当天夜里,我们便施展了点将之术。

    之前山也说过雷霆这个人和火差不多,都是些狂热分子,不过火是有仗打就行了,但是雷霆这个人却不一样。

    虽然顶着雷霆这个名号,但是实际上他则是用刑的高手,在他手上折磨死的人数不过来都。

    阴也告诉我他们之间传的打油诗。

    宁惹风林火山怒,切莫踏入雷霆狱。

    风也给我打预防针,说一会无论我看到什么样的场景,最好都别惊讶,雷霆这个人就是钻研刑法的家伙,所以为人处世或者说生活的地方都有一些让人毛骨悚然。

    我点点头,我连阴间都下去过,还担心什么毛骨悚然的事情吗。

    风林火阴,四人的点将之术相对于之前给风施展的要强上不少。

    为了保险起见,林还是从山的指尖去了一滴鲜血。

    这样一来虽说不是五个人一起施展,但是却比四个人要强一些。

    四人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坐定。

    分别取出一滴血融入河图之中。

    河图的画卷在空中徐徐展开。

    一道金光将我笼罩起来。

    我盘膝而坐,慢慢闭上双眼。

    一阵失重感袭来,就好像是之前走阴一样的感觉,我就感觉自己缓缓的向下坠。

    速度越来越快,我甚至感觉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猛地一顿。

    我缓缓睁开眼睛。

    我眼中的画面已经变成了雷霆眼中的画面了。

    环视四周,居然不是什么穷乡僻壤或者是深野山林的地方,而是在一间屋子里。

    这个屋子的装潢是有些复古的,但是不是中国的,更像是日本的装修。

    难道说这雷霆已经跑到了日本?

    落地的木制推拉门,地上也全部是木地板。

    在我的前方还有一个非常矮的桌子,桌子上摆满了茶具。

    我看到雷霆的手缓缓伸出,拿起一杯茶水,闻了闻然后缓缓喝下去。

    我有些纳闷,这个和之前风给我打的预防针可不一样,我本来以为我睁开眼应该是在一个山洞之中,然后周围全部都是刑具,然后雷霆正在给人上刑。

    此时雷霆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紧紧的盯着茶杯不动。

    随后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一滴茶水,在桌子上滑动。

    “你来了”三个字出现在桌子上。

    没有兴奋或者像是当初风那样的抵触,反倒是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轻轻的问候一声。

    “新河主?”他又一次写了三个字。

    我没有办法说话,但是我也明白了,他既然知道我是新的河主,看样子应该也没有什么抵触的心理吧。

    还没等我放心下来,他又写了几个字。

    “百无禁忌?”

    我心头猛地一缩。

    如果说他是藏匿在一个地方的话,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事,而且这百无禁忌的名头也是随着我一直被人提起的。

    那么就说明这雷霆并没有隐居,而且就在国内,甚至消息还非常的灵通!

    这时候他缓缓站立起来,推开那扇推拉门,进到了里面一个密室之中。

    我这时候才明白风的意思。

    里面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刑具,在中间,还有一个被困成粽子的人,不过四肢已经被分割了,只留下头个躯体。

    而且在伤口的地方,有明显的的烫烙的痕迹,伤口平整,像是一柄非常快的刀猛地将肉分割下来。

    只不过裸露出来的骨头茬子有些不平整。

    一旁那一柄沾着血的巨斧应该就是罪魁祸首。

    我脑海中似乎都出现了他行刑的样子,先用斧头将肉割开,然后猛地一剁!将骨头剁开只不过可能剁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出现了一些残缺。

    然后赶紧用烧红的烙铁将伤口烫好,免得流血过多而死。

    那个人还活着,看到绳子下胸口的起伏就知道。

    好残忍!

    我脑袋嗡的一下,差点中断了点将之术。

    我不明白,怎么还会有这种地方,让他能够尽情的折磨人?

    难道说是什么黑帮?

    在密室之中有一面镜子。

    他站在镜子前,我才看清楚他的样子。

    除却刚才的场景,用翩翩君子来形容也不为过。

    白皙的脸上没有血色,但是丝毫不掩饰他俊美的面容,长发披肩,有一些阴柔之美,但是却不显得变态。

    他对着镜子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双眼直视镜子之中的双眼,就像是我和他在对视一样。

    眼中没有看到风林他们的时候出现的善意,也没有阴眼中的信服,更没有山眼中的信任。

    就是冷冷的看着我,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不像是河仆对河主该有的眼神,反倒像是一匹饿狼,在大量另一个将要抢走他嘴边肥肉的我。

    突然间他笑了。

    笑的很放肆,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我能感觉出他从我眼中应该是看到了我的恐惧。

    就像是一个得胜的孩子一样。

    他将手指伸到嘴里,轻轻的咬了一口。

    我看到立刻就有血迹伸出来。

    他用手指在嘴唇上抹了一圈,似乎是在对着镜子化妆的样子。

    这时候他的目光才稍稍往下一点,焦点在嘴唇的位置。

    他伸出舌头舔掉了多余的血液。

    我的目光随着他而动,不过他用鲜血涂唇的样子并没有吓到我,反倒是他衣服的样子让我大吃一惊。

    在他衣服的领口里面,有一个金线绣成的字样。

    “太一!”

    我心神震动,立刻就破了点将之术。

    在我即将回来的时候,我在镜子之中看到了他双眼中露出的疯狂。

    我回到身体之中,剧烈的喘息着。

    那双眼睛就像是毒蛇。

    “你们确定着雷霆就是你们的一员?”我问道。

    “他虽然性情有些古怪,但是为人倒也是很好的。”阴说道。

    他们都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他加入了太一门。”我实在是不敢再回味刚才看到的一幕了,他就像是知道我要来的样子,故意将领子的字样给我看,似乎在告诉我他就在太一门一样。

    “什么!”众人立刻惊讶的说道。

    随后就是寂静无声。

    “他娘的!这货果然没有听我的话!”林最后一拍大腿。

    我们纷纷看向他,似乎他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内情。

    “世间谁清白?世间谁无罪?”林有些懊悔的说着这样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