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雷霆之名
    ,!

    “你是说!”风似乎是猛然醒悟,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林。

    见到林点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众人也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是越看越迷糊,实在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林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跟我说。

    这雷霆本来还是一个翩翩君子样子的人,就算是当初他们一起战斗的时候,也没有因为自己掌管刑法而显得尤为特殊。

    本质上,雷霆还是一个书生,当初他上京赶考,阴差阳错的居然进入了锦衣卫之中。

    而且带他的老师还是一位酷吏。

    所以他学了一身审讯的法子,就算是再嘴硬的犯人也会在他层出不穷的手段前招供。

    当时他们大哥正是看中了他的能力,认为军队里缺少的正是这样一个审讯的好手,而且还能端正军法,就将他带了回来。

    初为河仆之后,雷霆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力量,河图赐给他的正是天下间所有刑法于一身的法卷。

    再加之河图的力量分给他一部分,让他从一个柔弱书生一下变成了一员悍将。

    加之他对人的身体结构的理解不在林之下,很快就与火齐名,分为左右先锋将领。

    林说他对于人体的理解乃是筋脉与脏器之间的联系,用于医术一途,而雷霆则是掌握了人身体的弱点,能用来杀人或者激发人的潜能。

    所以他带的军队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在战场上他和火也不同。

    火虽然容易噬杀,但是招式都是大开大合,以一敌百也是正常。

    而雷霆却不同,一击必杀,甚至有些人死的时候身上都没有明显的伤口。

    通常情况下火都是一路碾压过去,而雷霆就是深入敌军,层层瓦解。

    这样一来无论速度还是质量,甚至是自己的伤亡都比火要少不少。

    所以他们大哥才赐名雷霆给他。

    动若雷霆,一击必杀,这就是他的名号。

    神机妙算,箭无虚发。

    枯木成林,妙手回春。

    势如火海,顷刻燎原。

    一诺千金,不动如山。

    鬼步阴踪,瞬息及至。

    动若雷霆,一击必杀。

    风、林、火、山、阴、雷霆,六人的名号都是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威望,但是其中雷霆的名号却隐藏了他真正的能力。

    根据林所说,当时的雷霆审讯的手段已经达到了巅峰。

    但是身为一个读书人,不断地想要学习新的知识已经是骨子里的想法,所以他消失了十年,去寻找秦汉时期建造的一座非常厉害的审讯之地。

    七大狱。

    喜、怒、哀、惧、爱、恶、欲。

    那个地方相传是耗尽数百年才修建完成,以七情为根,六欲为枝叶。

    抛却**上的折磨,从心理上击溃犯人,或者用犯人的**作为用刑的手段。

    林说没人知道雷霆是否真的去到了七大狱之中,但是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刑法阴损毒辣,审讯的手段更是让人胆寒,一时之间雷霆的军帐没人敢进去。

    杀亲、噬子这些手段都被他用来折磨犯人。

    比如让犯人吃迷幻散,亲手杀掉自己的亲人,然后赶在犯人自尽之前救他一次。

    因为人往往自杀的时候是凭借一股狠劲,但是当你救了他,他就没有第二次自杀的勇气了,这样一来犯人就会疯掉,这样一来通过审讯也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或者说将犯人的孩子抓来,控制法人亲手烹调成佳肴,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吃掉自己的孩子之类的。

    手段越发的残忍,甚至失控。

    虽说他们当初平定叛乱的时候杀的都是一些该杀之人,但是这样的手段实在是有损天和。

    一次他将十几名犯人包成粽子,喂他们吃了一些开胃的药品之后,做出各种各样的佳肴摆在面前,只让闻不让吃,三天之后,那些犯人身体中的内脏全部被胃里的酸水腐蚀成了肉糜,只要是一松绑,心脏就会掉落进那些酸水之中,然后整个人的血全被灌进肚子里。

    他们大哥再警告很多次无果之后,便勒令林必须要给他看一看。

    望闻问切,一顿下来,身体没有任何毛病,但是心理却有毛病了。

    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是一些待审的囚犯,甚至看向风林火山他们的时候都是一脸的冷漠,似乎下一个就是要审讯他们。

    就算是对他大哥,也只是加了一丝心理上的害怕,那种尊敬的意思早就不见了。

    心病需要心药医。

    林使用银针让他处在一种迷糊的情况之下,再三询问。

    原来雷霆根本没有找到什么所谓的七大狱。

    在世间游荡了十年,见多了人人事事,也经历了各国的刑法折磨。

    正是因为自己体会了曾经用来折磨别人的法子,这才想出了更加厉害的办法。

    身罪才需棍仗刑责,心罪还需诛心。

    可是时间没有身罪,都是由心而发。

    偷盗抢夺是心,烧杀抢掠也是心,所以诛心才是最好的刑法。

    听到这里林当时就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因为雷霆已经疯了。

    但是接下来的行为更是让林不知所措。

    雷霆说完这些话之后,眼中的迷茫突然消失,双眼有神。

    将林施针的穴位说了出来,还强调自己因为受过刑,身上大部分穴位都有些位移,所有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不过他却告诉林,要是真的害怕了,就开一些平心静气的药方,治是治不好了,就让他多冷静一些吧。

    林当时就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掉他,因为现在他已经疯了,而且还是一个有理智,还有修为的疯子。

    但是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心中也不忍心,一五一十告诉了大哥,大哥也只是告诉自己别声张,加大平心静气的药量看看再说。

    当然还是管用了,因为自那以后,雷霆增多了出去杀敌的情况,审讯的事情基本上也不再干了。

    但是林却留了一个心眼,派了一名部下跟着雷霆,发现他在攻击敌人的时候有大量的俘虏会莫名的消失。

    直到林最后发现了雷霆的目的。

    他居然在一座偏僻的荒山之中建立了一座七小狱。

    后来就是大哥兵解,林不放心,嘱咐雷霆每十年要来自己的药庐看病,顺带拿一些药。

    但是他一次都没有来。

    因为知道了山当初是将自己封印在了白夜城之中,索性也就认为这疯子将自己锁在了七小狱里面。

    这些事众人虽然知道一些,但是却不知其中的隐情,现在林说了出来,他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疯子,游荡在世间这么多年,甚至一直在折磨人,那么想在他的心性还能是原来的自己吗。

    折磨别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了,那些犯人产生的情绪潜移默化之中就会影响行刑的人,这么多年积攒下来,雷霆恐怕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了。

    我顿时有些泄气,这样一来恐怕召唤雷霆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甚至我河图接近完成的事情也被他告知了太一门。

    我赶紧打电话告诉了吴止于,只是说雷霆可能叛变太一门了,让他们赶紧想一些后手。

    我似乎听见了电话那头吴止于重重拍打桌子的声音。

    也难怪,诡案组坚持了这么久,没想到却被一个雷霆要打乱计划。

    那边沉吟了一会。

    “杨掌教,这件事恐怕不能再改了,我们付出这么多,不能因为那一个人就导致失败,你还是想办法找那人归顺,大不了刺杀太一门主之后,就将雷霆彻底封印。”吴止于头一次用商量的语气和我说话,甚至语气中带着恳求的意思。

    我想想也是,佛门和诡案组因为这一次刺杀,不惜牺牲大量门内的弟子,现在在我这里掉链子也不行。

    “有多少把握雷霆能够回来?”我转脸问风。

    风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似乎在推演什么。

    “五成!”风伸出一只手对我说道。

    “河仆本就一心,就算是他心中有异,但是河图的命令他必须遵从。”风信誓旦旦的说道。

    我当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和吴止于不谋而合,都是想办法先让雷霆的力量为我们所用,然后解决了眼前的事再说。

    这时候他们几人纷纷从怀中掏出一枚枚虎符。

    拼接起来少了右边的一块边角。

    应该就是少了雷霆的那一块。

    “要是能够骗得虎符,就是十成,河仆齐聚,异心必死。”风对我说道。

    原来这虎符其实就是河仆的代表,一旦虎符齐聚,那么他们的生死就在我一念之间,怪不得当初知道山将虎符给我之后,林的反应那么剧烈。

    “可是我们怎么骗?现在知道他在太一门的某个地方,但是却不知道具体是哪!”阴突然说话了。

    我立刻反应过来,确实是的,我们只能用点将之术看到他看到的,却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有可能在七小狱!”林也发表自己的意见。

    “你知道七小狱在哪里?”我转过头问道。

    林摇摇头,当初那个士兵只是报完了消息就死了,具体的地方恐怕只有雷霆知道吧。

    “我知道!”这时候一道声音传来,我们顿时欣喜若狂。

    山醒了。

    他强撑身子对我们说道。

    当初他在白夜城之中就听那些鬼提过这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