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七小狱
    ,!

    我赶紧过去扶住山,虽然他醒过来让我们都很高兴,但是他的身体却非常的虚弱,根据林推算本应该还有十天才会醒来,现在看来是刚才施展的点将之术将他强行唤醒了。

    “你体力枯竭,还是躺在床上为好。”林为山号了一下脉。

    “你们是要去寻雷霆了,我怎么能不起来!”山还想挣扎的站起来,可是却无力的躺在床上。

    “还用不到你这货!有我在呢!”火脸上挂着笑意,其实我们看到山醒过来,就知道山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等到力气恢复,也就可以像以前一样了。

    “哼!你能进得去七小狱,你熬的过来吗,除去用暴力,你还会什么。”山和火一见面便开始互掐。

    风立刻阻止二人的唇枪舌战。

    “你说你知道七小狱的地点?”风紧紧抓住重点。

    山刚才和火掐了一会,显然力气有些不济,喘息了一会才说道。

    原来之前他镇守白夜城,虽然不能离开,但是其中鬼魅的交流全部都逃不脱他的耳朵,这也就是为何我去过一次白夜城之后让他发现,然后白夜城被太一门推到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能找到我的原因了。

    说起七小狱,山脸色有些难看。

    原来白夜城为何有这么多鬼魂,并不止是因为有些是从阴间逃窜出来的,还有一些就是阴间不收的鬼魂。

    为何不收,这就是七小狱干的好事了。

    雷霆本来掌管刑法,建造一座监狱也无可厚非,但是他被内心的邪念吞噬,活生生将一座收罗天下恶人的监狱变成了活人禁地。

    因为进去的人虽说犯有大恶,就算是罪以致死也不应该遭受那种劫难。

    都知道人死之后魂归阴间,只有在阳间逗留的鬼魂才会变成厉鬼,一般在阳间逗留无外乎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生前心中有遗憾或者深仇大恨,不报仇心中的气难消,所以才会想办法留在阳间等候报仇的机会,另一种就是头七的时候,找不到自己的身体。

    所以一般来说人出殡之前都会想办法把自己的身体拼凑整齐,哪怕立个衣冠冢都可以,这也就是从古至今留个全尸的意思,就是让你有机会再次投胎,不用游荡在阳间受苦。

    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游荡到白夜城的鬼都是一些游魂,也就是找不到肉身的鬼,当时明面上管理白夜城的还是两个鬼王,自然要探查一番。

    这一查就让山差点放弃镇守白夜城。

    因为这些鬼虽然记不得生前的事,但是非常肯定的就是都从一个地方游荡出来了,这个地方就是七小狱。

    山当时没有办法出去,就听那些探查的鬼将回禀的消息也慢慢明白过来。

    七小狱距离白夜城不远,但是却被一个阵法笼罩,活人可进不可出,鬼魂可出不可进。

    风快速的拿了一支笔在纸上画着地图,白夜城想要进去都要想办法找到门路,更不要说是七小狱了。

    最后终于明确了差不多的地址,这才收起笔。

    山眼皮不断地打架,似乎下一刻就要睡过去,我知道山从一开始强撑到现在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长命!”山双眼紧紧盯着我,似乎有什么嘱托的话要跟我说。

    “你说!”我赶紧过去握住山的手。

    山意识我附耳过来,在我耳边切切私语。

    “你记住,河仆虽是大哥定下的,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改的,如果雷霆实在是脱离控制,那么就替天行道。”山虽然话音很小,但是这些人身手都不低,我敢保证都已经听到了。

    但是我环视四周,他们都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但是眼底露出的一种惋惜的神情出卖了他们。

    也是,都是一起数百年的兄弟,现在要亲口说出让我有权利杀掉,还是有些不痛快的。

    其实我也看出来,林还是有话要说,但是却忍住了。

    我冲着山点点头,意识我明白了。

    等我们出门,辛月早就等的着急了,我们急匆匆回来,尤其是山还变成了这副样子,她早就有些担心了,现在看到我们一副又要离开的样子,自然心里不好受。

    我走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你照顾好山,等我回来。”辛月虽然有想要阻止我的心思,但是看到我眼中的坚定,也没有说话,我已经将太一门门主的事情告诉她了,现在不光是我自己一人的仇恨了,太一门的存在已经威胁到很多人的生命,要是让他们继续发展下去,恐怕那种极端的行为又会造成更多人死去。

    辛月将头靠在我胸口,没说什么,听了一会我的心跳声,便不舍的将自己挣脱出来,然后去照顾山了。

    根据林说的,点将之术有弊端,就是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但是河仆却能够感应到我们的大体方位,一开始是便于呼唤河仆前来的,但是现在雷霆的站队并不明确,投靠太一门变成一个杀人狂魔的事实简直是板上钉钉了,为了不让留在这里的山还有辛月有危险,我们只能让他们先一步离开,去和天瞳汇合。

    我交代了一下勉强背起山的吴天,这小子自从经历了生死之后变得稳重了不少,他这次是要带着山去帝都,在那里诡案组的实力保存的比较多,也能够庇护他们。

    我将现在的情况还有即将去避难的事情在电话里统统告诉了吴止于,得到他的支持之后我们也收拾东西前往哪里。

    一行五人,因为刚才山那一番话导致现在气势有些低落。

    风在开车,副驾驶上坐着火。

    林挨着我,但是似乎有好几次想要说话的样子,但都是摇摇头不言语。

    “林,你有什么事就说开了好了,我们之间不用这样扭捏。”我故作轻松的说道。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他想说的一定和雷霆有关。

    “长命!我不多说,就是想给雷霆求一条活路,他的病是我看的,我没有治好,医者仁心,现在我们就像是却解决他一样,我有些不忍,毕竟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就算是他现在变成这样,我们几个也有责任。”林抱着头有些伤心。

    一阵刹车的声音传了进来,我一头撞在前面的座位上。

    风也将车停下了,和火一起从后视镜里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说话。

    “山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是对的,如果是我们,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山最早就跟着你,虽然他心中也有不舍,但是你的安全一直是他最看重的,他也知道我肯定会问这样一句话,刚才他给我使了一个眼色,让我不要问,全凭你决定,但是……”林声音也来越低。

    “你觉得我会直接杀掉雷霆?”我疑惑的说道。

    “不会……但是我们也不想下手。”风这时候插话了。

    我这才明白,原来他们心中虽然有些不痛快,但是饶是雷霆真的反了,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们一直以来担心的并不是想要杀掉雷霆,因为他们虽然是河仆,但是一直以来都是秉承他们大哥的想法,把维护平衡作为己任,雷霆如果真的变成一个恶魔,他们绝对不会留他,虽然可能是心理上有毛病,但是做错了事,尤其是杀害这么多人,早就不可原谅了。

    哪怕之前他们关系再怎么好。

    做出这种决定本就不易了,现在要去实施的时候,自然都不想出手。

    我点点头。

    “真到那个时候,我会亲自替上一任河主清理门户的。”我说道。

    周围的人沉默了一会,车子继续缓缓发动了。

    就算是刚听到雷霆反叛的消息,都没有这样低落。

    我也明白他们的心里,其实很不想去,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山其实一出来没有首先去七小狱找雷霆算账其实就是不愿意接受事实。

    不过我之前从点将之术看到的那些,其实在我心底里我觉得雷霆应该就是投奔了太一门,不过他让我看到他折磨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再说自己已经反叛了,难道说他一点都不怕我们几个过去找他,还是说他有所依仗。

    而且他看到我之后眼中并没有任何的惊讶或是别的情绪,不像是别人看到我都是不敢相信,或者说有所表示,他看到我之后,反倒是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虽然不排除他通过太一门早就知道了我的存在,但是那种见到我没有一点诧异还是很奇怪的。

    而且我们施展点将之术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反抗,因为之前在风身上的时候,她一反抗我们立即就被打破了。

    他似乎在等我们前去。

    或者说他哪里还有什么巨大的秘密。

    一行过去一整天,好不容易找到了山所说的地方。

    也是戈壁滩,但是却和白夜城哪里的位置不一样,在这里有一眼泉水,泉眼像是月牙一样,甚至在这里长了不少的野草,是戈壁滩中为数不多的一抹绿色。

    风确定了地图,说就是这里,但是四周苍茫一片,方圆百里除却来这里饮水的动物之外再无活物,七小狱怎么会建立在这里?

    直到长夜过去,太阳初升的时候,异状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