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心狱
    ,!

    这里的动物基本上不怕人,昨天我们刚刚来到的时候的确是惊扰了不少来这里饮水的动物,但是等了一会可能是感觉我们并没有恶意,也就再次围拢过来。

    太阳刚刚露出一点,那些动物就纷纷离开了这里,我们也在泉眼一旁洗漱。

    泉水还是有些寒意,不过却能驱散心头的困倦。

    又捧了一捧泉水,我却生生停在了原地。

    在泉眼的中心映着我们几个的身影,还有头顶的太阳。

    感觉有些奇怪,我抬起头四处看了看,这才发现了端疑。

    现在刚刚清晨,太阳还在东方,可是这泉水中映射的太阳却是在头顶,似乎已经是正午了。

    我赶紧呼唤他们过来。

    众人一阵沉默,我也有些不解。

    难道说七小狱就在这泉眼下面?

    试探了一下泉水,很深,但是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泉眼下面有东西。

    风已经在推演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那些动物刚才离开之后就没有了踪迹。

    没有任何的头绪。

    火也凑在风旁边,似乎也在推演,但是那一双眼却在直勾勾的盯着风的脸。

    “看什么!去找个镜子!”风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火立刻就从车里取出一面小镜子,本来是风用来打扮的化妆镜。

    风拿着镜子在泉眼四周来回走动。

    手中的镜子也在不断地调整方位。

    最后镜子停在了泉眼东南方的位置。

    “你们过来!”风对我们说道。

    我赶紧过去,就看到在镜子中映出了一座巨大的高塔,在高塔四周还有不少的房屋。

    等我们再看向那个位置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立刻开启道眼。

    在哪个位置灰蒙蒙的一片,好像是雾气一样,不过却夹杂着血色。

    是戾气,很浓重的戾气。

    风取出自己的弓箭,让我画了几张破煞符,然后朝着那个位置射了过去。

    六支剑有五只落在了地上,还有一个猛然消失了。

    这时候符纸引动,周围突然闪现出一阵画面,像是海市蜃楼一样的,但是很快就消散了。

    “我们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风眼中有些怒意。

    我知道她的意思并没有害怕雷霆在监视我们,而是明明知道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却没有出来迎接,甚至连个反应都没有,这就更加说明他实际上还是有异心的。

    “怎么进去?”我挠挠头,看来这里被巨大的阵法笼罩,我们进不去。

    “都这份上了,他会派人来接我们的。”风收起弓箭又将自己的箭匣装满,火也擦了擦自己的枪头。

    果然,没过一会,便有一个身影像是突然出现在不远处,慢悠悠的朝我们走过来。

    一个女人,身穿白色的长袍,披散着头发,只是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面具有些让心心颤。

    “恭迎河图之主。”那女人朝着我们行了一个古礼,就像是古代的婢女一样。

    她说完,对我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让我们跟着她。

    对于不是雷霆亲自前来,这些人心中更加不爽,但是为了求证事实,也就跟着她走了进去。

    她慢吞吞的往回走,应该是练过的,因为从身后根本看不出她的起伏,就感觉像是在飘动,要不是我开着道眼,还以为是一个鬼。

    刚踏进那团灰蒙蒙的迷雾,周围立刻气温就低了不少。

    耳边传来很多杂音,有些在咒骂,有些也在苦笑,更有惨叫的。

    穿过迷雾,我们才看到了那座高塔。

    一共七层。

    塔前立着两块石碑。

    左边写着喜、怒、哀、惧、愁、苦、离。

    右边只写着三个字,七小狱。

    那个接我们的女人带着我们直接踏入其中。

    刚推开门,顿时让我们有些蒙圈。

    里面很多人,男的女的都有,这里的样子就像是在一个巨大的酒楼里面。

    不远处一个男人似乎在接电话,然后突然非常高兴的疾呼一声,然后手舞足蹈的就像是在跳舞一样。

    等他那一股兴奋劲过去,脸上连带着笑意,还没等我继看,他立刻浮现出一种恐慌的神色。

    这种神色只持续了一瞬,立刻就消失殆尽,整个人变得呆呆的,然后装作拿起手机的样子,又是一阵兴奋的表情。

    在他的一旁是一对好像是在结婚的情侣,一样的在重复最开心的样子。

    不时传过来的大笑或者激动的声音,让我有些胆寒,这群人在不断的重复最开心的事情,而且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身处的地方。

    物极必反,哪怕是开心的事,让你无休止的经历上百遍上千遍,是个人都会崩溃。

    我不知怎么的,感觉自己突然有一种想要笑的冲动。

    我压制自己的冲动,转移注意力的朝一旁看去。

    奶奶!

    我居然看见了奶奶,她正在哪里缝衣服,好像是以前在村里一样。

    我刚要过去看一眼,立刻被林拉住。

    他在我鼻子上摸了一把,一股恶臭传过来,让我一下清醒过来。

    “迷幻蛊?忘忧草?用药物强制刺激让人处在一种兴奋的感觉之中,真是好手段。”林的声音有些发冷。

    “您一定就是妙手回春的林大人了,主人说过这里的手段瞒不过你。”被拆穿了手段,也没见到这个女人有任何惊讶,而是一副在等我们拆穿的样子。

    “时间最好的事,莫过于喜事,最痛苦的反而却是不断地经历那件事,明知道自己处在这里,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只知道不断的重复,这种痛苦最能击垮人心。”那个女人似乎是在给我解释这里的构成和这里的本意。

    既然知道了这里的样子,也就带着我们又上去了一层。

    这一层要比下面安静的多了。

    有几个人被铁链拴着,身边还有一个个太一门徒正在拿着笔,不断的写着什么。

    其中太一门徒说上几句话,立刻引得那几个被铁链拴着的人疯狂的咆哮。

    “审讯之法,莫过于练心,怒意最能让人卸下防备,所以得到的信息也就越多。”那个带着面具的女人又一次给我们解释。

    一层又一层,各种审讯的花样简直是层出不穷,不过都是为了击垮人心。

    站在最顶层,这里没有人,据说之前的一个犯人熬不住死了,所以暂时还没有新的犯人补充进来。

    “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我问道。

    这个戴面具的女人似乎对我们知无不言,所以我便直接问了出来。

    “都是一些想要门主想要策反的人。”女人接着说道。

    我这才明白,原来一开始以为这里应该是一处人间炼狱,没想到却变成了太一门培养内奸的兵工厂,怪不得这里都是为了击垮人的内心所设立的各种刑法。

    我其实很想救他们,但是正主还没有出现,贸然的出手恐怕会让我们此行会更加艰难。

    “七小狱我们已经见过了,让雷霆出来吧。”我立刻冷声说道,在这里浪费了不少时间了。

    “河主说笑了,您只是见到了心狱,还有体狱没有见过呢。”那个面具女有一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们什么意思?我们是来找雷霆的,让你出来蹦跶个什么玩意儿?”火一枪探出,枪头闪着寒光抵在面具女的脖颈下面。

    我看了看不动声色的风,看样子是风指示的。

    “主人就在体狱之中等待各位。”那个面具女居然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似乎抵在她脖颈下面的是一片羽毛而不是枪头。

    火反手将枪抽向一旁的柱子,实木的柱子立刻被抽碎了,他是在威胁这个面具女,让她知道这一枪能够一下抽死自己。

    可是那个面具女似乎不为所动,就连身体都没有抖动一下。

    这时铁了心要让我们走一遭体狱了。

    我拦下火,要是这家伙那脾气上来,估计真的会收不住手。

    “带路吧!我倒要看看雷霆究竟给我准备了什么大礼。”我说完,就看着面具女,等待着她带领我们去往体狱。

    刚才是在塔内行走的,现在从第七层直接出来,立刻就有一个螺旋的楼梯能够直接下去。

    这时候我才在塔后面看到后面是别有洞天。

    一座巨大的宫殿样式的房子赫然立在后面,刚才我们只是注意这座高耸的塔,却没有看到后面的房子。

    还没进去,就闻见了浓重的血腥味。

    这里面绝对是非常的惨烈的。

    那血腥味就像是浓缩了很多人的血液一样,还有一些臭味,应该是有死尸。

    刚一打开门,里面那些惨叫声就直接刺穿我的天灵盖,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酷刑,居然让人发出这种惨烈的叫声,甚至光是听到这声音,我感觉都比前面的心狱中的任何一层都能够击垮人的内心。

    我不禁回想起在点将之术看到的那一幕,将人的躯体砍断,用烙铁封住伤口。

    可惜,与眼前的一幕幕相比,我之前看到的那些都只能算得上是过家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