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激斗
    ,!

    剑拔弩张,事态一触即发。

    火的枪头早就抵在了雷霆的喉结处,雷霆喉结一动,立刻就有鲜血流了下来。

    林手上也搓出几根银针。

    风的箭头闪着寒光,仿佛下一刻就要脱弦而出,直取雷霆的性命。

    可是雷霆没有动,甚至连防备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有后手!

    “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烦躁啊!”雷霆淡然的说道,仿佛现在被枪抵着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一样。

    时间慢慢的流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动手。

    “怎么?还会怕我?”雷霆伸出手,慢慢的将火的银枪推开。

    虽然我看出了火非常想要一枪刺出,但是我还没有说话,他也不好强行下手。

    “我知道你们在等什么!”雷霆接着说道。

    我们其实都知道。

    因为雷霆没有动手,所以我们也不能确定虎符一定在他的手上,因为河仆也很了解河图的现状。

    六个虎符,缺一不可,就算是我现在有五个虎符,没有第六个,依旧是没有用的。

    “是想要我手里的虎符吧,得到了虎符,到时候再选一个雷霆就是了,我死不死的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吧。”雷霆拍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神情中难免有一丝的落寞。

    “你还记得自己是河仆?这些人命没有让你觉得自己可以脱离河图了吗?在这里你风光无限,翻手之间就有大量的人为你赴死。”风拉着弦的手也在颤抖,因为这一幕本就不是他们想见到的,哪怕现在的雷霆已经变成了一个玩弄人命的恶魔。

    “河仆?沾了一个仆字,终究是下人而已,只不过你们侍奉新主人的决心让我有些意外啊。”雷霆没有管他们,而是缓缓地走到了我的身边。

    我以为他要对我有所动作,也慢慢握紧了雷击木剑。

    可惜没有,他的目光丝毫没有停留在我身上,而是走向了面具女的尸体。

    他将面具女的尸体抱起来,放进了棺材之中。

    虽然没有头,但是他还是仔细的将衣服整理好,然后拿起地上的棺材盖,慢慢将棺材盖上。

    “可怜的人儿。”他脸上露出一种惋惜。

    “杨长命,她是我最得力的手下,为了复活这个废物,甘愿在我手下作尽龌龊之事,到头来这废物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雷霆猛然看向我,说道。

    “你觉得她做的对吗?为了复活这个人,所有的祭品都是她挑选的。”雷霆的手在棺材盖上抚摸,好像是在和她告别。

    “为了复活一个人,她甘愿在你手下供你驱使,这确实能够理解,但是知道她亲自选择祭品之后,我觉得她做的不对。”我如实说道。

    “我帮她复活这人,你说我做的对不对。”雷霆似乎还不死心,不断地问我。

    “不对!你这是用人命换人命,就算是复活了他,却害死了更多的人,你们都是凶手。”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哎……你真的很像大哥,一样的将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似乎我做的都是一些让人鄙夷的事情,可是如果是你,你怎么选?”雷霆的最后问我的时候,声音非常的洪亮。

    我被他这一问,立刻低下了头。

    因为就在刚才看到他居然能够用出来起死回生的禁术,我脑袋里其实就想要复活我的家人,我娘,还有我奶奶,我都在心里想过这件事,甚至没有让火先一步动手也是想要得到这个禁术。

    他这一问,让我着实有些惭愧。

    我本来以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是无论如何做不出来的,但是我却把人的情感想的太过薄弱了。

    也许面对挚爱之人,任何的道德都不足挂齿。

    我突然想到,如果是辛月,我估计我也会向面具女那样。

    难道说我判断的并不对,还是说我一直以来就是将自己放在一个局外人的地位看这一切。

    “你还敢玩诛心!”风一声怒斥也将我唤醒。

    “哈哈,你还是这样,推演之术真的不错,你只信自己,内心坚定如石。”雷霆冲着风微微一笑。

    突然他向上窜去,原来在墙上还有一些木桩,刚好能够让他踩着爬上去。

    他是想要逃走吗?

    火等不及我下令,立刻将枪掷出去。

    枪一下就将他钉在了墙上。

    枪头深深的没入他的胸口。

    但是却没有一丝血液流出来,反倒是想破了气的皮球,迅速的干瘪下去。

    人皮子!

    居然一直以来和我们交谈的就是一个人皮!

    不对!

    刚才我开了道眼,这种人皮逃不脱道眼的审视,或者说他刚才在瞬间偷梁换柱,将自己换成了人皮。

    好一招金蝉脱壳。

    没想到我一而再再而三的优柔寡断导致他要逃走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他刚才走到棺材哪里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我还以为他要吐露出什么重要的机密。

    “这些年,我也造就了几个玩物,让你们体验一下。”声音从四周传过来,根本确定不了方位。

    刚才进来的门口立刻就被巨石堵住了。

    “怨我!居然一时心软,让他跑掉了。”我非常的悔恨。

    因为他逃走了,就意味着我们得不到虎符,那么刺杀太一门主的计划就要被搁置,甚至到时候可能失败,然后太一门就会用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灭掉受重创的这些原来的势力。

    甚至他带走了那个能够起死回生的禁术,或者说他早就研制出来了,只不过给我们看到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那么刺杀太一门主也是毫无用处的。

    想要找几个献祭的人,在太一门这种组织里面实在是太容易了,尤其是复活太一门主。

    这时候周围落下六口棺材。

    棺材落地便碎了。

    其中站着六个人。

    打扮和装束让我有一种熟悉感。

    直到其中一人搭弓射箭,风的箭头也瞬息而至,将那个即将要刺入我身体的箭头逼开。

    然后另一个拿着银枪的人和火战斗在一起。

    这不正是翻版的风林火山六个人吗!

    这些人双眼漆黑无比,身上发白,应该是被人练成了人傀。

    尤其是看到他们的身手一时间和真身打的难舍难分。

    我们满打满算才有五个人。

    我那支弓箭被逼开的瞬间就撑起了河图的屏障。

    实力最强的火强行将那个仿照自己的人还有仿照山的人拉入战场。

    阴也猛地窜出去,两道闪电一样的虚影不断地撞在一起。

    弓箭在天上盘旋,不知道有多少发弓箭相互碰撞,反正天上火花四溅。

    我提剑迎上那个翻版的雷霆。

    雷霆用的是一支铁锏。

    我的雷击木剑击在上面就被巨大的力道震了回来。

    不过他们既然是人傀,那么道术就一定有一些用处的。

    我赶紧抬手画符,破煞符,镇祟符,不知道画了多少,一道道金光淹没了那个翻版的雷霆。

    周围响起一声声惨叫,但并不是我们这里发出来的。

    而是那些原本在监狱之中的人,真正的雷霆似乎在清剿犯人。

    “不要恋战,速战速决!”我竭力的喊道。

    战况却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本以为就算是实力相仿的人傀,因为没有灵智,怎么可能和实体相提并论。

    但是当我看到在一连串的符箓攻击下除却衣服有些烧焦的痕迹之外,身上居然完好无损!

    那个翻版的雷霆冲着我邪魅的一笑,一下就扑了过来。

    我本能的抬剑挡住。

    嘭!

    巨大的撞击让我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甚至我感觉自己的骨头似乎都受了伤。

    人傀力无穷。

    这句话出现在我脑海之中。

    开始我看到这些翻版的人,本能的心中想的是他们其实是在仿照风林火山他们,但是却让我忽略了人傀的本质,那就是力量很大。

    一击得手,翻版的雷霆立刻就脚尖点地,朝着我杀过来。

    那铁锏在他的手中似乎无法匹敌。

    我只能动用河图。

    河图在我身前变成一幅画,包裹在我身上。

    铛铛铛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纵然是用河图抵抗住了,但是力道却实实在在的被我和河图承受下来。

    我直接被击飞出去。

    好强的力道。

    一力破万法。

    我看到林和风还好,二人都是用远程的兵器,也就不存在近距离的激战。

    但是火此时并不比我好过多少。

    他所对的两个,一个拳脚,一个银枪,加持巨大的力道,一近一远,火是苦不堪言。

    他引以为傲的杀意还有大开大合的枪术,在翻版的山近身缠斗之后几乎施展不出来,而且还有一个翻版的自己正用着自己的枪术在攻击自己。

    “他们力气很大,风林小心。”我趁着自己被打飞的时候说道。

    其实承受了巨大的力道之后,虽然气血上涌,但是却让我的双臂恢复了一些知觉。

    我到现在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战斗过。

    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想要看看我究竟实力如何。

    挽了个剑花,身上的阳气涌入雷击木剑之中,剑身上泛起紫意,隐隐还有龙吟之声传来。

    一剑劈过去,雷击木剑上的闪电顺着铁锏直接击中了那人傀。

    有门!

    我看到他被我一剑劈过之后身上冒出一些烟雾,整个人也有些行动迟缓。

    “你们还要留手?”这时候雷霆真身的声音又一次传过来。

    紧接着,周围传来一阵轰隆的声音,碎石扑簌簌的往下落,这地方要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