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以身挡箭
    ,!

    “速战速决!”火大吼一声,也不顾对面两个人傀的攻击,直接展开自己的攻势。

    最好的手段就是攻击,这一点放在火身上是最好不过的。

    火生生抗住那个山的人傀一拳之威,身形后退,直接将自己的枪术展开。

    三丈之外,就是他发挥最强实力的距离。

    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火身上,让他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不过也正是这一拳,将火的战意全部激发了出来。

    “痛快!哈哈哈,河主,这可是敌人,我就不留手了!”火脸上愈发的疯狂,杀意凝结,甚至身旁的空气都有些凝固。

    枪走如龙,更何况火的枪术是在战场上凝练出来的,乃是一条活脱脱的恶龙。

    只要不是攻击到致命的地方,火直接连躲都不躲。

    大开大合的枪势无差别的四处横扫,将此地变成了战场,这时候他就是此地的主宰。

    血红的双眼就是单单对视,都让人心生寒意。

    虽然我不知道他那种杀意对人傀管不管用,但是有了杀意的加持,此时他已经由劣势转换成了优势。

    而我面前的雷霆人傀,这时候也从之前符箓术的攻击之中缓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猛地冲向我。

    我横剑挡住那支铁锏,也不知道是不是火的杀意感染到了我,感觉他的力道都小了一些,趁着这个机会,我将横剑一翻,向上一撩。

    剑光闪动,在它的胸膛处留下一道伤口。

    虽然人傀没有知觉,但是一旦受伤,作为它的本能向后撤了半步。

    好机会!

    我回首一刺,剑刃直冲向它的胸口。

    本是势在必得的一击,没成想这人傀居然在退势之中还有余力挥动铁锏。

    结果刺向胸口的雷击木剑被他一挡,只是刺入了肋下。

    我们一下变成了面对面的状态。

    也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那个人傀似乎微微一笑立刻放弃铁锏,将我抱住。

    一旦被锁住,我就是去了战斗力,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只能左手化为剑指点在剑上,身上的阳气不要钱似得往其中灌溉。

    雷击木剑身上的紫意愈发的浓烈,人傀的肋下甚至都出现了烧焦的痕迹,但是他却没有放手。

    这时候我看到他身后一支箭飞了过来。

    果然是有人在操控他,看样子雷霆还没有走远。

    因为人傀虽然拥有战斗的本能,但是却缺少灵智。

    刚才那拿着弓箭的人傀无视风的箭羽,身上至少插了三只箭,也要朝着人傀雷霆这里射出满弓的一箭。

    风刚才三支连环箭射出,现在根本来不及搭箭救我。

    头皮猛地有些发麻,对于危险的感觉让我此时失去了思考的本能,生死就在一瞬。

    我甚至能够想象到这支箭刺穿人傀之后洞穿我胸口的样子。

    到那时候,纵然林医术再怎么高超,估计也无力回天。

    电光火石之间,那支箭已经来到了人傀的后心之处。

    正在我绝望的时候,一道淡黄色的虚影突然而至。

    卷走了那只利箭,然后一头撞在了石壁上。

    “不!”我双眼瞪的快要炸裂。

    刚才虽然只是虚影,但是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谁。

    阴的脚下功夫那么厉害,尤其是现在五个河仆已经将虎符融合,实力更上一层。

    一瞬间的爆发使得他能够抢先在利箭刺中我之前赶到。

    我感觉到一丝腥味传进我的鼻子里。

    此时的阴腹部插着一支箭,躺在地上生死未卜。

    他的确能够赶在利箭之前赶到,但是却来不及踢飞,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

    血迹很快就洇湿了他的衣服。

    这还没有完。

    那个和他拥有一样实力的人傀也是瞬息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将那支箭生生拔了出来,又一次刺了进去,

    巨大的愤怒似得我体内的阳气彻底暴动了起来。

    雷击木剑甚至发出了刺眼的紫意,空气中传来雷鸣之声。

    我插在人傀雷霆身体内的木剑被我用力的翻搅。

    人傀的内脏落了我一身。

    随着它无力垂下手臂,这才解决掉了一个。

    我疯狂的跑到阴的面前。

    那个人傀如同鬼魅闪现在我一旁。

    此时心中怒意爆发的我用尽力气劈了下去。

    虽然没有劈中,但是却赶走了这只烦人的苍蝇。

    我赶过去之后,阴此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我撕扯自己的衣服,用力的按住他的伤口。

    脑袋里全是从遇见他开始点点滴滴,这个家伙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孩子心性,我是真的拿他当我弟弟那样看待的。

    “杨….大….哥!”阴抓着我的手。

    “你别说话!留着力气,林一定能够救你的。”我此时早就慌乱了。

    “好疼….”阴眼中露出痛苦的样子,说话的时候一个劲的吐血。

    “林!快来!”我环顾四周,根本不管周围他们还在骁战,用力的嘶吼。

    风这时候也赶了过来。

    刚才她已经三箭刺中那个人傀,现在已经解决了。

    听到我的大喊,风没有丝毫的停留,立刻冲到了林面前,接替林继续战斗,还将那个模仿阴的人傀也拉入了自己战圈。

    林刚一过来,立刻从兜里翻出一粒药丸。

    用力的掰开阴的嘴,将药丸捏碎喂了进去。

    “止痛的!”林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拿出几根银针刺在阴的腹部。

    血流如注的鲜血顿时减少了很多。

    我看着处理伤口的林脸色愈发的凝重,知道阴此时的伤势恐怕非常严重了。

    “带着他快走,这里交给我和火。”风眼中流光闪动,推演之术开到极致,这才勉强挡住两个人傀。

    林也不二话,抱起阴就往大门处走。

    我抢先一步来到大门处,巨石压在门口,我用尽全力怎么也不能撼动丝毫。

    “我来!”带着浓重杀意的火将面前两个人傀逼开,向这里跑过来。

    他一手握在枪尾,借着腰部的力量将枪转了几圈。

    一枪刺进巨石之中,然后双腿猛地踏在地上,身上青筋暴起。

    “开!”他用力的推着巨石。

    还好他的力量仅次于山,巨石居然被他慢慢推开一道缝隙。

    我赶紧顺着缝隙出去,门外没有人,这才将阴和林接过来。

    林刚刚迈出去,巨石立刻就落了回去。

    里面还传来二人骁战的声音。

    顺着来时的路,我们快速的离开,此时缺少很多工具,还有草药,周围都不安全,没有办法救治阴。

    只能抢先一步到车里,哪里有林准备的急救包,能够暂时帮阴控制住伤势。

    刚才四周的那些受尽折磨的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原来太一门的人也都离开了。

    我们不敢停留,飞速的奔跑。

    刚走出这个体狱,整个大殿就塌了。

    也不知道风和火能不能出来。

    不过既然他们送我们离开,还是先救阴最为重要。

    走了没有几十米的距离,转过前面的心狱,林停下了。

    我也停下了。

    前面坐着一个人,盘膝而坐。

    一袭白袍,身旁插着一根金黄色的锏。

    而且他身旁还有一个小桌子,正是之前我通过点将之术看到的那张桌子,甚至上面还有一壶茶,隐隐有热气升腾。

    “我就觉得区区一块巨石挡不住你们。”那人说话了。

    坐在那里的,正是雷霆。

    “你先带阴离开,我来挡住他。”我沉声说道。

    林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想想也觉得此时我挡住雷霆还是最为妥当的。

    因为我不会医术,就算是带着阴出去,也没有什么用。

    “雷霆!你好自为之!”林撇下一句话,立刻绕了出去。

    我握紧了手中的雷击木剑。

    剑上残留的一些人傀身体内的血还在往下落。

    这时候林离开的地方传来一阵嘈乱的声音,看样子哪里还有不少人。

    我有些心急,担心他们出意外,不断的朝着哪里看去。

    “你还不相信他们的身手?这些人拦不住林的。”雷霆对着我说道。

    然后他丢给我一块手帕,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他让我坐在桌前。

    “剑上有污秽,还是擦干净的好,既然你要杀我,那就得让剑干净一些。”雷霆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我此时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现在风火生死未卜,阴受了重伤,林带着阴还在人群之中冲杀,他居然要让我坐下喝茶。

    但是局势所迫,我似乎不得不这样做。

    这里终究是雷霆的地方,他不知道会有多少后手,再出现几个之前那样厉害的人傀,我估计我们都走不了了。

    我只能忍住,坐在桌前,拿着手帕不断地擦拭雷击木剑。

    实际上雷击木剑不会沾血,将剑垂着,没一会血迹就会慢慢落干净。

    “河图之主,真的很年轻啊,都快将河图收集完整了,不错。”雷霆就好像是和我在喝茶聊天一样,语气都是闲聊的感觉。

    “你还知道我是河图之主,雷霆!你身为河仆,现在坑杀昔日的旧友,你觉得你还担得起河仆的名号吗!”我冷声说道。

    他缓缓将面前的一杯茶推向我。

    “雷霆、河仆,这些名号很重要吗?你现在是被迫留在这里,有什么资格这样说话,你若是想要让你那些河仆活下去,我建议你换个态度和我说话。”雷霆虽然说话的内容很强硬,但是语气却显得很是淡然。

    “你什么意思?”我问道。

    “换个态度,比如先叫我的新名字,十无生!”雷霆抬着眼看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