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斗雷霆
    ,!

    我徒然一惊,不过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雷霆早就不是原来的雷霆了,现在他就是太一五门之中十字门的门主,十无生。

    也难怪,之前刚一见面的时候,他对于我就没有多大的重视,而且现在还能设计坑杀同为河仆的风林他们,就证明他本来就是个不服管的。

    就算是加入了太一门之中,也绝对不会在一个小门之中被别人管教,再加上他本来是河仆,实力也不弱,更何况他一手摧毁人心智还有刑罚的本领,也着实会得到太一门门主的赏识。

    做一个小门的门主,也是意料之中。

    “哦?你倒是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啊!”雷霆看到我没有丝毫的震惊似乎他也来了兴趣。

    “你既然背叛了大家,自然是因为得到了赏识吧。”我开口说道。

    “所以,虎符我是得不到了?”我苦笑的说道。

    本来我们还都是对他抱有一丝希望,但是自从来了之后,这一丝的希望也被消耗殆尽。

    “你觉得我会不会给你?”雷霆双眼紧紧的盯着我。

    我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愿意或者不愿意,只是感觉他就像是真的在询问我一样,似乎我只要是说会,他就会给我。

    但是我心中却知道他铁定不会给我了。

    先不说他现在在太一门如日中天,我们拿到虎符然后找到最后一卷残卷之后,就能够恢复河图本该有的力量,那时候就能够对付他现在的老大,也就是太一门门主。

    就单单是我得到了虎符,将六个虎符合为一体的话,那么他的生死就由我掌控了,到时候他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我灭杀。

    单单是最后这一点,他就不会给我。

    “我说会,你会给我吗?”我语气中带有一种被耍的怨气。

    “本以为你被选择成为河图之主,必定行事非常的老练,可是现在看来,是我们高估了你,你怎么说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年纪,让你统领河仆众人,实在是不合适。”雷霆对我评价到。

    然后下一刻,他就将手放在了一旁的金锏的柄上。

    他这一动作,让我不由的心中一紧,立刻握紧了雷击木剑。

    “这金锏,十九斤九两九分,是金铁掺铜所铸,乃是当初我大哥,也就是上一任河主赐给我的,直到现在,我都留在身边,当作武器。”雷霆说道。

    “你大哥!你大哥让你重伤阴了吗?让你设计我们把我们围杀在你创造的人间炼狱之中了吗?还口口声声说有什么要告诉我们,也是!告诉我们的就是你现在得到了起死回生的禁术,能够傲视群雄。哼!”我冷哼一声,对于他现在的假惺惺的样子,我是打心底里厌恶他。

    “现在的你,当河主,还不够格!”他看到我将所有的事实摆在面上狠狠地驳了他的面子,立刻就坐不住了。

    只是金光一闪。

    我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

    那只金锏已将指着我的脸。

    这时候桌子才破碎,桌上的茶壶还有茶杯都已经碎裂,茶水夹着碎瓷片在我脸上留下几道口子。

    反而他此时依旧是一尘不染。

    原本,我其实并不担心他和我一战。

    之前风他们就说过,河仆和河主虽然在他们大哥带领的时候没有那么严重的等级制度,但是河仆终究是侍奉河主的存在,所以只要是对河主出手,必然会遭到反噬。

    可是现在看来,这句话的真伪确实是值得我去考究。

    因为他现在是杀气腾腾,但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的神色,好像根本不会担心反噬一样。

    “哦?你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根本就认为我不会对你出手?”

    “也是,肯定有人告诉你,河仆对河主出手会遭到反噬。”

    雷霆说着,另一只手在白袍上用力的一拉。

    不光他穿的很白,他身上也是白的吓人。

    就像是躲在地下很多年不出世的老妖,白的令人感觉有些发寒。

    只不过最让我心惊的就是在他的胸口处,还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黑红色的伤口非常骇人的占据了他的胸口,甚至能够看到一节白白的骨头。

    随着他的呼吸,就有一些血水伸出来,不过很快又被这些黑红色的肉吸收回去。

    他拿着锏的手微微一动,在我眉心处点了一下。

    一股刺痛传来。

    他将锏往回收了收,四棱的锏上还挂着我眉心的一滴鲜血。

    他将锏头靠向自己的胸口处。

    那伤口之中居然慢慢生出一个细芽一样的肉,像是一个蚯蚓,不断地朝着那滴血探进。

    随后一下吸附在那锏上,将上面的血迹吸收干净。

    那个肉芽似乎是不满足于这一滴鲜血,又向着我这里靠近。

    直到雷霆伸出手,掐在肉芽上,生生将其摘了下来。

    疼的他脸上的肉抖了一下。

    然后他随手将肉芽扔在地上。

    那肉芽在地上翻滚片刻,就不在动弹了,直到慢慢枯萎成一个干皱的深红色的虫子。

    “熟悉吗?”他看着我,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我此时早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可能不熟悉。

    这东西就是曾经折磨我很久的嗜血藤。

    不过此时面前的嗜血藤才是真正如同其名,对鲜血的需求超过了曾经在我身体的嗜血藤王。

    “你是用嗜血藤来压制了体内的反噬,实际上是因为嗜血藤依附你作为宿主,才不愿意你被反噬的力量杀死,才会为你承受这一切。”我说道。

    “不过,我并不意外,这嗜血藤也曾经在我身上一段时间,不过有林帮我摆脱了。”我说道。

    “你当然不用意外。因为嗜血藤就是我改良的,尤其是你身上那一株。”雷霆说道。

    “那个在你身上种下嗜血藤王的人,就是我的一个助手。”

    听完了他这一句话。

    我才知道,原来这雷霆早就对我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甚至还参与了对于我的诸多动作。

    那个他口中所谓的助手,就是张锦曾经的师傅。

    那个人可是害人不浅,我此时看到他将金锏收回去,按耐不住的想要动手了。

    “你先别急!你应该知道嗜血藤对于危险的感知很强烈,你想要动手的意思可瞒不住它。”雷霆对着我虚按了按手。

    “当初给你接种嗜血藤王,就是为了麻痹你的感知,好让我脱离河仆的束缚,虽然你当初还没有得到太多的河图,但是应该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我离开的异动。”雷霆说着。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是为了告诉我你现在可以对我动手吗?说这么多干什么,你就是一个叛徒。”我说着就要站起来握着剑的手早就有些发白了。

    但是,他将一个东西从怀中掏出来,放在地上。

    我仔细看去,居然是虎符。

    “我想要告诉你的就是,我现在已经不需要这虎符了,实际上我也不会因为虎符而让我有丝毫的危险,这东西对我来说,可有可无。”雷霆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似乎是一种解脱的表情。

    我看着地上的虎符,这就是我们此次前来最为重要的目的,只要是能够得到它,那么刺杀太一门主还是有希望的。

    我探了探手,没有发现他有丝毫的异动,也就大着胆子伸手过去拿。

    还没碰到虎符,一道金光闪过,虎符就朝着一个地方飞了过去。

    “你!”我还是被耍了。

    “我怎么了?你想要拿到虎符,就得从我手中抢过来才是。”雷霆说着,摆出一种准备的架势。

    我眯起眼来,说的天花乱坠,这不最后还是要动手。

    不过这雷霆脱离了河图的控制,我原本的优势就不见了踪影。

    我握着剑没有丝毫把握,而且他被嗜血藤寄宿,而且这东西是被他研制出来的,那么反哺肯定也是必然的,加上他杀过这么多人,实力绝对不弱。

    我又看向虎符离开的地方,心中做了决定。

    没办法,虎符是一定要得到了,为了虎符,阴这次受伤如此严重,甚至能说生死未卜,而且这么久的时间也没有听见风火二人赶过来的动静。

    代价太大了,不得到虎符是不可能的。

    我立刻挽了一个剑花,将雷击木剑注满阳气,随后道眼和河图的屏障一起开启,一剑就劈了过去。

    剑身摩擦空气发出嗖嗖的声音,加上本身的雷音显得尤其厉害。

    这一剑我的目标是他胸口的那个嗜血藤,这东西一旦受创,在它本能的反应之中,肯定会悠闲吞噬宿主的能量来修复自己,这样一来也能削弱他的力量。

    而且我还有更重要的打算。

    这一剑我几乎是用了最大的力量,所以速度非常的快,雷霆想要进攻就得承受我的攻击。

    正如我所想的那样,雷霆面对选择是打伤我然后自己受伤还是暂避锋芒上,很明智的选择了暂避锋芒。

    这样我就能将一只掐在手中的符箓术打出去。

    他紧接着继续闪避。

    机会来了。

    我最重要的打算就是为了得到虎符。

    现在我突然出手将他逼迫离开,此时他在远离虎符的位置。

    刚好我可以接着他后退的时候前去盗娶符然后逃走。

    我没有继续进攻,转脸就朝着虎符的位置狂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