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逆转
    ,!

    能是他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来这么一手。

    我很快就接近了地上的虎符。

    这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破空之声,我感觉到了危险,立刻躲开。

    他的金锏像是一道金光一样,出现在我身后。

    还好我及时躲开,要是我再贪图虎符,恐怕此时早就被刺了个洞穿了。

    金锏插在地上,将虎符又一次击飞。

    这时候身后的雷霆已经追了过来。

    我连忙一脚将金锏踢到了废墟之中,回身一剑劈过去。

    没有了武器,面对雷击木剑,也会像是老虎没有爪牙。

    此时刚刚赶到我身后的雷霆,连忙避开我这一剑。

    看到他躲开,我立刻就抬脚踹了过去,一脚踢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脚印。

    他绝对是有洁癖的。

    虽然很难想象一个每天想尽办法折磨人的雷霆会有洁癖,但是看到他低头看着身上留下的脚印有些生气的样子,我就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脚尖在地上一插,立刻又踢气不少泥沙。

    他没有兵刃在手,为了不让泥沙打在身上,只能又一次躲开。

    我赶紧又向着虎符飞去的地方跑去。

    好不容易搜寻到虎符的位置,他又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的粘了上来。

    我没办法,只能回身和他缠斗在一起。

    本来以为没有兵器之后的他可能实力会有些损耗,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他拳脚功夫也不赖。

    而且他那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下,力气也是大的出奇。

    我虽然有心杀他,但是为重要的虎符还在地上,我又想要想办法抢先得到虎符。

    不是我不想解决他再拿虎符,而是知道了他现在是十字门的门主之后,我心中总是担心会有什么太一门的门徒出现,然后拿着虎符离开。

    这样一分心,就又让他得到了机会。

    他一拳搭在我胸口,又是一掌打在我拿着雷击木剑的手上,本来想要刺向他的雷击木剑,不但没有得逞,反而差点被一掌将我手上的剑打飞。

    他趁着暂时遏制住我,一脚探向那个虎符,将其踢得更远了。

    我暗叹一声,接着追过去。

    就这样我来他往,不断地将虎符踢到更远的位置。

    直到我们都远离了七小狱的所在。

    出去之后,就是巨大的戈壁滩。

    四周荒无人烟,甚至连我认为的太一门追兵都没有。

    而雷霆则是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捡起地上的虎符,又一次扔的远远地。

    此时我也是精疲力竭,在戈壁滩上跑来跑去,还要不断地交手,也确实是耗费了我大量的力气。

    “差不多了吧!”我拄着剑喘息道。

    “恩?”雷霆眼中露出一种询问的目光。

    我挺了挺身体,对他微笑到。

    “你发现了?”雷霆也对我笑道。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发现不妥,甚至之前想要杀他的意思也都是真的。

    但是最奇怪的一点,就是他本来有能力将我杀死,都说了他已经脱离了河仆,应该杀了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妥,甚至还能够直接将剩余的河仆都连累致死。

    但是这么简单的方法他并没有用,而是一个劲的像是遛狗一样的将我引得远远地。

    我不认为他会不辞辛劳将我引开然后杀掉我。

    因为在七小狱的地盘上,就算是很多太一门徒甚至风林他们都在,这雷霆杀我也不用考虑他们,甚至对于太一门来说,是想要抓住我,然后得到我身上的秘密,但是雷霆也没有任何的动机能让他违背太一门将我引得远远地杀掉。

    最后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这雷霆一开始就是想要将我引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代表雷霆已经是好人了。

    “还以为你真的会和我不死不休,没想到你还能有点智慧。”雷霆走了几步,去把自己扔出去的虎符捡了回来。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河仆是脱离不了的,就算是我种上嗜血藤也没有办法。”雷霆看了看身上被黄沙吹得有些脏了,眼中难受的意思更加明显。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想再一次投靠回来?你在所做的那些事情丧尽天良,杀了你都不为过。”我用剑指着他。

    “我做的那些我知道,我说的不是我没有办法脱离河仆,而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异心。”雷霆对我说道。

    “你既然还当自己是河仆,却还是要做这些事情,你觉得会让我相信?”我更加的警惕他,实在是看不出他要干什么。

    他一副和我解释都是对牛弹琴的样子,将手中的虎符冲着我抛过来。

    “什么河图齐聚,异心必死,都是空话。河仆确实不能做伤害你的事,但是却能够做一些别的事,比如在不伤害你的前提下,暗中操纵一些事情。”雷霆说。

    我目光一缩。

    “你什么意思?你想要当双面间谍?”我说。

    “你相信我反叛吗?”雷霆说道。

    “我相信!”我点点头。

    “那你觉得别人有可能反叛吗?”雷霆继续说。

    “不可能,我们同生共死经历这么多事,怎么还会反叛!”我立刻摇头,我很怀疑雷霆是在给我洗脑。

    “我告诉你,我是大哥兵解之前最后见到他的人,他告诉我他感觉河仆之中有些人的心思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了,就让我留意一下,毕竟大哥兵解是大哥自己选的,以后的事情大哥也没有办法管,只能托付给我。”雷霆苦口婆心的说道。

    “你就算给我虎符,我也不能怀疑大家。”我摇摇头。

    “我当初四处游走监视这些曾经的兄弟,没有任何的收获,但是却无意间发现了太一门,太一门中对于我们的记载非常的详细,绝对是有人告诉他们的,所以我就假意被太一门招揽,在伪装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雷霆说。

    而且,根据雷霆的意思,当时他一进去之后并没有取得信任,所以只能被迫动用这种手段,才能够通过杀戮和策反赢得信任,最后被委派研究这起死回生的禁术。

    他说,他怀疑有人想通过这种禁术复活那个已经兵解的大哥。

    当我问到真的可以吗的时候,得到了他点头的回答。

    这时候我有些相信了,因为刚才在台上的样子,使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再说了,如果能够有办法复活他们大哥,我估计他们都愿意去尝试。

    但是根据我这些时候观察的大家,知道他们大多不愿意动用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复活自己的大哥。

    尤其是我听到雷霆说,想要复活他们大哥,需要大量的人去献祭,甚至数万人,因为他们大哥且不说是兵解了,就单单是因为自己实力太过雄厚,也难以轻易复活。

    所以到现在也无法确定到底是谁想要用这样的邪术。

    不过刚才在台上演戏的时候,本意上是雷霆想要看看谁的反应最剧烈,也就是他为何选一个替身代替自己坐在台下,自己去暗中观察的缘由了。

    可惜却没有任何发现。

    这样一来雷霆只能将起死回生的术士往自己身上引用,说自己能够脱离河仆。

    而且根据雷霆说的,我们刺杀太一门主的计划早就败露了,现在只能放弃,因为太一门已经开始根据这个计划建立了一个圈套,正等着我们进去呢。

    而且糖糖被抓也和这个起死回生的禁术有关,他们大哥兵解,没有尸身,就只能依靠糖糖对于河图祭文的理解希望能够有用。

    这样一来,复活了大哥,太一门主也有意招揽大哥,复活之后的人会失去很多记忆,这样一来很容易大哥就与太一门联手,到时候谁都阻止不了。

    雷霆也不想大哥被复活之后还要做这种和自己意愿背道而驰的办法,所以才想尽办法想要将这一切告诉我。

    我此时真的是头大如斗,分不清雷霆的好坏。

    在他的催促之下,我只能将虎符融合。

    然后立刻一股能够控制雷霆生命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样我才相信了他的话。

    雷霆再怎么也不会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让我们内乱的筹码,因为根本没用,要是想要解决河仆,估计就太一门主一个人也就够了。

    随后雷霆让我在他身上刺了几剑,就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让我回去之后说抢到了虎符,但是雷霆逃走了,让我给他保守秘密,让大家真的以为他脱离了河图的控制。

    临走前,他还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攘外必先安内,让我也留意一下大家的动向,好找出那个害群之马。

    我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实在是搞不懂为何剧情翻转的这么快,但是雷霆说的实在是非常的真实,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一切。

    回去之后,阴的伤势暂时控制住了,不过却陷入昏迷,我也赶紧联系吴止于,告诉他雷霆反叛,然后我们的计划被知晓了,现在要寻求新的办法。

    山才刚刚有起色,阴就受伤了,而且火和风从废墟之中钻出来,身上也有很多伤。

    我看着不断忙碌治疗的林,还有在一旁打下手的山。

    用力的捶捶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该不该相信雷霆所说,如果是真的,那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反叛之人。

    不过这样的心思还没有多久,就有新的问题出现了。

    出去帮助林采买草药的辛月本该几个小时就能回来,但是却一夜未归,手机也打不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