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莫言蛊
    ,!

    “山!辛月说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吗?”一直等到清晨,我问道。

    “她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只是去买一些草药,不远处就有中药店,最近太一门徒太猖狂了,外面都是太一门的人,所以一般出去都是速去速回!”山此时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太一门?”我猛然站起身子,心中突然揪了一下,难道说辛月被太一门的人抓走了?

    我立刻就想要出去抓几个太一门徒去问一问,要是辛月真的被太一门的人抓走了,那么可就麻烦大了。

    本来我知道自己对于太一门来说就很重要,但是现在太一门忙于收复策反三方势力所得到的地方,据说已经建立了新的佛道两门,所以对于我的行动还没有开始。

    现在如果捉住了辛月,拿辛月来威胁我,我想我肯定会束手就擒的。

    我刚要出去,就被山拦住了。

    “长命!别冲动,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山一把拉住我。

    我猛地甩开他的手。

    “什么从长计议!辛月现在失踪了,你告诉我该怎么办?等吗!”我没有管他,直接推开房门就要离开。

    没等我到大门,就听见大门哪里传来敲门声。

    辛月回来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过去开门。

    一打开门,却发现门外没有人。

    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一脚被人拉了几下。

    我低下头看过去,一个年纪不大,也就六七岁左右的孩子,正一手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捡到的树枝,另一只手拽了拽我的衣服,还垫着脚似乎想要让我看他。

    “那个….山叔在不?”那个孩子我没见过,估计他不认识我,有些生分。

    “小石头啊?你来做什么?”这时候山也过来,一把就抱起这个孩子。

    原来这孩子是不远处的村里的孩子,之前我们离开之后,这小家伙调皮,到处乱逛,结果迷路了,还好被辛月从山里带回来,不然肯定就回不去了。

    这孩子也是个可怜人,父母外出打工,结果遭遇了事故,所以只能跟着年老的爷爷奶奶生活,为了能让他读书,爷爷六十多岁了,还要去山里挖石头。

    自从辛月带他回来之后,见他可怜,也就没事的时候总是请他来这里玩耍,还有空教他识字,山也被他缠着教他打拳。

    “今个你辛月阿姨出门了,我也有事,你还是回去吧,等过几天再来。”山难得有一种对待后辈的那种宠溺的神态,一边说着,一边将他送出门去。

    没想到这孩子挣扎了几下,从山的怀里跳出来。

    “那个…那个….”他显然是着急了,这么小的孩子,一着急怎么都说不出话来手舞足蹈的,连自己捡的树枝都扔了出去。

    “辛月阿姨…她……”小石头抓耳挠腮的憋得脸通红。

    “辛月?她怎么了?”我一着急,直接拉了他一把,可能是没控制好力道,拉的他有些痛了。

    小石头撇撇嘴,似乎要哭了,眼里含着泪,但是却执拗的不肯让泪水流出来,因为他还有事情没有说。

    “辛月……阿姨……发….发….”他越说越磕巴,连我都看的着急。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突然之间他就口吐白沫,脸上的红意瞬间变成了紫色。

    “怎么回事?”山赶紧抱住他,一双大手不知道怎么放。

    “林!快出来!”山高声呼喊。

    等林出来之后,只是看了一眼,脸色一寒。

    他将小石头抱回屋里,不断地从他嘴里抠出一些吐出来的东西。

    然后取了一些朱砂,又从墙上的葫芦里到处一些腥臭的黄色液体,混合了涂在小石头的手心和脚心。

    我闻一下,似乎那葫芦里倒出来的东西有一股腥臊味,应该是什么尿。

    涂抹之后,小石头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劲的抽搐。

    林取过一块白布,塞进小石头的嘴中,防止他咬到自己的舌头。

    然后林取过一根细长的银针,先是将小石头的衣服脱下来,然后让我们按住他,将他翻过身来,背朝上。

    这时候我才感觉事情的不对劲。

    小石头的背上,居然鼓起一个个肉包,没有变红,就像是长得肉瘤一样。

    林将长针刺入其中一个肉包,立刻就有褐黄色的液体流出来。

    这一刺,其余的肉包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不断地变大变小,就像是在呼吸一样。

    林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止,立刻刺向另一个。

    随着林手上的动作加快,我看到那些肉包之中似乎又什么东西,不断地躲开林的银针。

    因为小石头太小了,背就这么大,银针刺过的肉包,快速的干瘪下去,然后流出和黄色的液体,很快就涂满了整个背上。

    这些液体流到我手上,非常的黏糊,就像是唾液一样。

    “哪里走!”林低声呼呵一声,长针猛地刺了进去。

    小石头猛地抽搐一下。

    我看到他背上鼓起一条像是蛇一样的凸起。

    林的针正刺在中间。

    那像是蛇一样的凸起在不断地扭曲,小石头痛苦的呻吟哭泣。

    林一只手按住银针,然后拿过一个小刀子,在针口的位置划开一个十字的伤口。

    然后他将银针向上一挑。

    一个黑色的东西被他挑了出来。

    随着他拿着银针继续往外拉。

    一挑二三十公分长的黑色肉虫,渐渐被他拉了出来。

    拉到最后,他猛地一扽,将肉虫拉出来,然后向外一扔,手上的小刀子也紧跟着刺出去,那条肉虫就被钉在了门板上,就这样还没有死,在不断地挣扎。

    林用酒洗了洗自己的手,然后在小石头背上不断地推搓。

    那个伤口处,混合着血液,还有大量的褐黄色液体被推出来。

    直到最后搓出来的都是血了,这才帮他缝好伤口,敷上草药。

    让我颇感意外的是,小石头开始哭过之后,便咬着牙坚持,哪怕林在不断地推搓他的后背往外挤血水的时候,也没有吭声,而且还清醒着。

    林在草药之中加了麻痹痛觉的草药,能够缓解疼痛,小石头还不能动,只是咬着牙,腮帮子不断地抽动。

    怪不得山会如此青睐这个小家伙,我看到之后,也觉得这小子以后一定会很厉害,这样强的忍耐力,还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是谁这么狠!下这种折磨人的蛊。”林擦擦手上的血迹说道。

    “蛊?”我惊愕的看着林。

    这时候林挑着那个虫子回到了屋子里,放进碗里之后,往里面加了一些朱砂,那虫子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身上快速的干裂,化成了一碗血水。

    林往外面的地上一泼,那血水被倒了一地,随后在太阳的照射下,化成无数的小虫子想要四处逃窜,不过没爬多少距离就被晒死了。

    “莫言蛊,这虫子被加了被人的鲜血,这孝只要一想哪个人,立刻就会刺激这虫子不断地生长,到最后血肉被吞噬干净,这种长度也就一晚上的时间,不出三天,这孩子绝对就是皮包骨头。”林回来说道。

    “小石头,你被谁下的蛊?”我低声问道。

    他看了看我,眼中都是不解的神色。

    也对,他这么小怎么能够理解这些。

    还是风对孝子有办法。

    她走过来,摸了摸小石头的头,看到药效发挥之后小石头渐渐松开牙槽,这才问道。

    “你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陌生人摸过你。”风温声说道。

    “辛月阿姨…..发球!发球!”他此时似乎陷入了半睡半醒之间,不断地喃喃自语。

    “发什么球?”山挠着头有些不明白。

    “发球?发丘!是发丘天官!”我想了一会,立刻意会到了。

    原来是发丘天官带走了辛月,看样子当时辛月应该是顺带去看过了小石头,结果被发丘天官的人带走了,临走让小石头传来信息。

    发丘天官没有立刻杀掉这个孩子,恐怕当时因为人多,或者说是用小石头威胁辛月才带辛月走的。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小石头下了蛊。

    我忍住心中的怒火,安抚了一下小石头。

    “我们知道了,你快睡吧,睡醒了就不疼了。”我摸了摸小石头的脸,我欠这孝一个巨大的人情,谁能想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能够忍受蛊虫吞噬自己的痛苦来传递消息。

    我走到外面,看到地上被扔开的木棍。

    上面有密密麻麻好多个牙印,我顿时鼻头一酸。

    蛊虫吞噬就算是成人都忍受不住,亏我还以为这只是孝子贪玩捡的一根木棍,没想到是他为了缓解疼痛用来咬的。

    一拳打在门上,木门根本承受不住我现在的力道,一下就将门打坏了。

    辛月本来就是发丘天官,之前我把她的发丘印丢掉,本来是不想让他们追到我,后来辛月为了我放弃当发丘天官,辛月也没有说她之前的事情,我也就没问,现在想来,恐怕想要脱离发丘天官也不是这么好脱离的,甚至发丘天官这次抓辛月有可能也和我有关系。

    我记得吴止于说过,道门是开头,佛门和诡案组就是第二,然后就是一些古族,这样说来,恐怕发丘天官也不能逃脱,只是不知道太一门现在动手了没有,还是说发丘天官是得到了太一门的命令才来抓辛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