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 章 又见三叔
    ,!

    不过很快问题就来了。

    发丘天官,不是那么好找的,我想要救辛月,就必须先找到发丘天官的底盘,可是我从没涉及过这些东西,河图之中也没有发丘天官现在所在的位置。

    正在我一筹莫展之际瞥了一眼雷击木剑,我突然想起一个人。

    三叔!

    那个一见面送我雷击木剑的人,他是摸金校尉,应该能够知道发丘天官的所在地。

    现在我才心中稍稍安定了不少。

    因为之前见三叔的时候,他有意想要让我继承他的衣钵,就非拉着我传授我几个入门的法门,我当初没办法拒绝也就只能学了,现在看来,当初做的决定是非常的正确的。

    我按照记忆中法办法,想先见到三叔。

    摸金校尉传递信息的法门非常的独特,独特到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我现在一张纸上画了一个摸金符,然后去了最近的古玩店。

    这里离得县城比较远,本来风和火都要跟着,但是我看到他们身上缠着的纱布,去了绝对引起别人的注意力,只能带着逐渐恢复过来的山一起去。

    去文玩店,不能进正门,因为从正门走不知道这家店接没接摸金校尉的货,只能从后门看。

    摸金校尉之间有一个交流的法门,就是找到能收自己货的地方,就会做上记号,这样一来其他的校尉也就能看出这家店是可以收货的。

    我在整条的文玩街转悠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记号,最后终于在一家门面非常小的店铺后门看见了标记。

    这家店铺小的可怜,只有十几平米大。

    我再三确认了地上的标记。

    石阶上有一块破损,使用刀子磨得,一个菱形的标记,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就像是年久失修自己破碎的一样,不过还好当初三叔给我演示过一次,我对比了很久,才敢确定。

    刚一进门,就看到里面是一个老头子在卖古玩,他扫了一眼我们俩,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我一看他不理我,也只好将准备好的摸金符递过去。

    老头子看了一眼,立刻笑嘻嘻的看着我们。

    “二位这是有需要啊?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我帮您联系人,就抽一成利。”老头子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个老花镜,带上去仔细看了看那摸金符,看出来没有问题,这才从柜台里出来,将门关上。

    “我不干活,只是寻个人,麻烦你给我带个话。”我将雷击木剑放在桌上。

    这老头看了一眼雷击木剑,立刻眼就瞪得滴溜圆。

    “金丝压线,雷击神木,你要找的莫非是,一毛不拔的趟子侯三?”老头子摸了一把雷击木剑,对我说道。

    “那是我三叔,我来寻他。”我虽然是第一次听说三叔的名号,果然一毛不拔的名号由来已久。

    “你是侯三的传人?身上……”老头子说着还吸了吸鼻子,好像在嗅什么味道。

    我知道他是在闻我身上的土腥味,我有没有下墓,自然身上没有那种味道。

    “我不做这个,只是三叔是长辈,有些事情想问一问。”我接着说。

    “地鼠、老狗、长臂猴、磁石、白面、金三样。你是大名鼎鼎的三爷的后辈,那着实是了不得啊。”老头子又说。

    按理说这种收摸金校尉货的地方是能够联络摸金校尉的,可是这老头子似乎根本没有什么行动反而不紧不慢的问我一些有的没的。

    还没等我点明正题,店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股子土腥味顺着风吹过来。

    “老狗!开门做生意,关门坑鬼神,你这是又要坑谁啊?”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我一回头,是三叔。

    我没想到,真是很巧了,在这里找到的店铺居然真的能够看到三叔,而且是三叔亲自来的。

    “三叔!”我赶紧起身喊道。

    “你……杨小子!哈哈你咋来了?”三叔看到我之后,本来脸上的讥笑立刻变成了惊喜,过来手足无措,只能拍拍我肩膀。

    “又长高了!”三叔说道。

    “你来卖东西?别听这老狗的,这里的东西都是赝品,摆着好看的,有啥想要的直接和我说,咱亲自去拿!”三叔熟络的将大门打开,然后拉着我就要往里屋走。

    “你看看你!你这老猴子的子侄不就是我子侄吗,我能坑他这么滴,人家是来找你的!”那老头子白了三叔一眼,然后也拍拍我肩膀。

    “苗子是不错,就是性格憨了一点,一进门连黑话都不会说,点名道姓就要找你,要不是我,估计这小子被其他摸金校尉杀了都不一定。”老头子对三叔说道。

    “人家可是道门正统,张锦的弟子,你这老狗下去抛食还行,动起手来指不定打断你几条腿!”三叔看样子和这个老头子感情不错,相互打趣。

    “地鼠、老狗、长臂猴,您也是大名鼎鼎的摸金校尉,怎么还这样戏耍小子。”我给老头子鞠了一躬,对他毕恭毕敬的说道。

    我的态度看样子老头子很受用,心满意足的受了我一拜,从抽屉里掏出一块玉佩就丢给我。

    “有眼力见,拿去耍耍吧。”说完,老头子就不管我们了,拎着马扎就坐在门口。

    三叔意识我收下就可以,然后拉着我。

    “你师父他们呢,多久没见了,我刚从雪原回来,一去就是三个月,那地方就不是人待的。”三叔拉着我坐下。

    我脸色一暗,还没回答,三叔看到了桌子上的雷击木剑。

    “好小子,果然老张说的没错,你看看,都有了灵性,估计这剑现在卖出去,够你花好几辈子的了。”三叔摸了摸雷击木剑。

    “你怎么不说话?”三叔奇怪的看着我,看到我眼中的落寞,他也感觉不对了。

    我就把张锦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哎!……”三叔点了一根烟,重重的吸了一口。

    “人生无常,最后一场酒都没喝到,这就阴阳两隔了,你把地方告诉我,改天我去找他们喝酒,原本从雪原还掏了几壶老酒,这也没人喝了。”三叔眼神落寞了不少。

    “对了!你来找我做什么?”三叔突然想起什么,对我问道。

    原本他一问张锦的去向,就让我有些伤感,差点连最重要的事情都忘记说了。

    然后我就将和辛月从一开始的事情说了过来。

    “好小子,我当时就说看你俩有戏,不过发丘天官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三叔吐了一口烟,说道。

    原来三叔去了雪原之后,回来就发现发丘一脉的动作收敛了不少,甚至开始逐渐的凝聚起来,这其实就是发现了大墓的原因。

    “你和那女娃子到哪一步了?”三叔突然问我。

    “什么?”

    “就是那个……”三叔还冲我抖了抖眉。

    “没…没….”我赶紧说道。

    三叔拿起手机,发了几条短信,等了一会,看到回信之后就让我不用担心。

    “那女娃子应该是被召回去探墓了,当初我就看她实力不弱,尤其是对于发丘天官印的掌控很强,这次发丘天官一脉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好东西,所以就想让她来帮忙。”三叔摆摆手,说道。

    我将小石头的遭遇也说了一下。

    三叔听完皱了皱眉头。

    “没跑了!居然下这种毒手,那么传闻是真的。”三叔沉声说。

    听完三叔的解释,我心中是又惊喜又担心。

    因为传闻就是发丘天官终于找到了自己一脉的祖地,哪里有发丘印的传承。

    而发丘印的由来,也是由河图中的一卷传过来了,那么就说明最后一卷河图就在哪里。

    担心的就是这个传闻是太一门传出来的,似乎是为了笼络发丘天官,或者说有可能是为了将我一网打尽。

    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说不能轻举妄动。

    但是辛月越和太一门接触,我就越发的紧张,要是雷霆的话没错的话,那么太一门肯定会知道辛月和我的关系,那么到最后很有可能会顺带将辛月也抓走。

    听到我的担忧,三叔好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杨小子,不用怕,咱们摸金校尉不见的比他们发丘天官弱,到时候咱们也进去,盗取你说的那什么河图,至于你那个女娃子,你想办法救出来就是了,论身手我们可能不及他们,但是到了墓中,可就由不得那些发丘天官一门独大了。”三叔探出头去喊老头子进来。

    听到三叔想要和我去发丘天官祖地盗取东西,老头子脸色又是发僵,然后腮帮子不足觉得抖动。

    我感觉他好像有些不敢去的样子,因为他脸上的皱纹很明显,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老狗,你他娘的是不是不敢了?要不我就去找金三样,这家伙绝对去。”三叔鄙夷的看了一眼老头子。

    “你大爷的,太…太他娘的带劲了。”老头子脸上猛地一哆嗦,抬腿就出去了,步伐稳健,没有一丝老头子的样子。

    “你别看他长得老,那是因为被粽子吹了一口气,他也就比我大上几岁,但是,正是因为这一口气,这老狗对于粽子的感知比任何人都敏锐,这才压我一头,排行第二。”三叔看着跑出去的老狗,眼中露出一种得意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