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金三样
    ,!

    我和三叔决定去发丘一脉的祖地之后,三叔说还要准备一些东西,山被派这在这里看店,三叔非要拉着我去见见世面。

    其实自从知道了辛月是被拉去和其余的发丘天官一起探墓的时候,我就放心了下来,三叔非要带着我去找人,我也就同意了。

    我还和山说先不要告诉林他们。

    其实这也有我自己的打算。

    雷霆的话不能不信,如果是真的,那我就必须提防。

    山的为人我还是比较相信的,所以我就先和山一起。

    也是想要借此机会试探一下山。

    我和三叔他们去探墓,如果到哪来有圈套针对我们,那么山就有问题,但是我觉得山不会是内奸,而且救辛月是必须的,所以只能选择相信山,希望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三叔告诉我,这里的这条街,其实是一个小型的据点,专门是摸金校尉脱手的地方,而且他之前告诉我的印记,也就只有三叔的店铺才会有。

    看着那些富丽堂皇的古玩店,这才知道这群摸金校尉也很有钱。

    “门口挂着倒勾的那个,是独眼,也是有资质的摸金校尉,就是为人有些不合群,这个挂着灯笼的,是关氏爷孙,他家的尸油蜡烛独步天下……这个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三叔走了一圈给我解释了一圈,谁家的什么拿手本事,什么性格都解释的透彻,直到我们走到中间的最大的一间店。

    我看着这家店铺,富丽堂皇,要是解释的通俗一点,就是一个字,豪。

    门口用玻璃柜罩着一块巨大的金砖,里面的装修也是极尽奢侈,不像是文玩店。

    一进去,不同于其他的地方,这里面有不少人。

    “哟!三爷!稀客啊,这小子是谁?不会是你私生子吧,看着手臂也不长,该不是便宜儿子吧。”一个胡子拉碴就像是流浪汉的中年男子就开始搭茬了。

    “刘一手,你他娘的嘴里不积德,说不定是随他娘呢?上一回被咬了一只手,刘全有改成刘一手,再走一遭估计就得改成刘没手了,哈哈哈….”又有一个长得胖胖的人反驳道。

    “王胖子,你就笑吧,下一回你他娘的都胖的钻不进洞了,你这手艺就失传了,晚上可别压死你婆娘。”

    ……

    里面非常的热闹,相互之间搭茬的吵架的都有,不过看着脸上并没有多少怒意,想来应该都很熟悉。

    三叔也跟着坎了几句荤话,然后就有一个长相俊俏的女子过来给我们倒茶。

    “别忙活了,败家子呢?”三叔摆摆手意识不用倒茶。

    那个女子微微一笑,手上飞快的打了几个手势。

    我看她应该是不会说话的,不过这几个手势我却看不懂,不过三叔倒是明白了。

    三叔拉着我走进了里面。

    “这些人是来这里聚会吗?”我问道。

    “这倒不是,只是这里的货有败家子帮着分销,也就都选个日子来这里交货罢了,你才来,不能看这些事,所以我们去里面等。”三叔说着。

    里面还有一间小屋子。

    屋子里也是奢华至极,就连喝水的杯子都是金镶玉的。

    等了得有一两个小时,一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就走了进来。

    刚一进门,就是光彩夺目。

    倒不是长得多好看,就是身上穿金戴银佩玉石的,手上估计得有十几个金戒指,还都镶着宝石,身上的衣服都压着金线。

    “三叔来了!这是谁?我老弟?”那个年轻人看了看我,上来就跟我握手。

    “屁话,老子还没有子嗣呢,这是我大侄子,你叫老弟也错不了。”三叔一副长辈的做派。

    “你好!我叫金三样。”金三样对我一笑说道。

    “杨长命!”我点点头。

    他惊愕的看了一眼三叔,三叔点点头,他就收回了那副样子。

    “还以为你不经事,没想到你就是那个杨长命啊。”金三样对我笑笑,仿佛为自己刚才的样子解释。

    寒暄几句,化解了尴尬。

    三叔给我介绍着金三样。

    家里是巨豪,就是那种除了钱就剩钱的那种,自己也是很厉害的,留过洋,曾经因为买文物被坑了,一发狠就走了摸金校尉这一门,凭借着家里赚钱的基因,年纪不大就成了摸金校尉之中有名的脱手行家。

    而且最为传奇的是本来他做脱手很厉害,结果被人家别的摸金校尉刺激了一下,就开始真正的下墓,直接成了排名第六的金三样。

    “金大哥厉害啊!”我连连感叹。

    “确实这小子不错,能排到第六也是凭借自己的手艺。”三叔也点点头。

    “地鼠的盗洞,老狗的鼻子,三叔的手臂,磁石的点金,白面的探穴,我也就做到这一步了。”金三样摆摆手,手上的戒指晃得我眼疼。

    “那金大哥的手段是什么?”我知道这样问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他这么一提,我就感觉顺带就问了出来。

    “大哥不才,我的手艺就是有钱!”金三样一副本事低微的样子说道。

    我一脑门子黑线,这反应过来金三样的本意就是为了勾引我说出这句话。

    这样一来我们也就熟络了起来。

    三叔悄悄的说道我们要想去发丘天官的祖地救人,顺带进去拿一些发丘的物件,就当做是佣金了。

    听到这里,金三样眼睛都要亮起来了。

    “三叔!没别的,您让我去直说就行,提什么佣金!”金三样一副提钱我就不开心的样子。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知道这件事和我有莫大的关系,三叔找的老狗和金三样都是自己人,说去就去了。

    三叔和我说金三样也是他很照顾的一个子侄,所以让我和他多亲近亲近。

    “三叔,你咋要和人家说什么佣金呢?”我想起金三样听到佣金之后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你这就不懂了,这小子别看这样的行举,可贼着呢,你不用想,咱们到时候前脚出去,后脚他就能查到发丘天官的祖地位置,等我们回来,他就会把那地买下来,到时候啥都是他的。”三叔摇头晃脑的说道。

    回到三叔的店里,老狗已经回来了,大包小包的扛着不少东西。

    一边整理还分给我一大包。

    我看了看,洛阳铲、黑折子、探阴爪、摸金手、甚至还有金刚伞这种传说的东西。

    三叔对我说要是不习惯用这些就带个摸金手还有金刚伞就行。

    我也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因为太一门加入这里面,我突然有些不好的感觉。

    “三叔,太一门很像抓我,要是发丘天官和他们联手,恐怕到时候会有交手的地方,我担心……”我还没说完就被三叔打断了。

    “你别看太一门现在如日中天,但是对于发丘一脉,想要让他们直接屈服是不可能的,都是传下来的,谁愿意给被人当走狗,再说了,就算是有交手,三叔现在虽然实力没有长进,可能打不过,但是都是从地底下走一遭的人,还会怕这些,更何况是却掏他们发丘的祖坟,要是我将消息放出去,不说别的,就单单是这些年受尽他们打压的摸金校尉知道,一夜之间连块砖都留不下。”三叔安慰我。

    “小子!你太小看我们了,能做这买卖,自然不怕这些,人死鸟朝天,我狗爷从粽子嘴里活下来,就他娘的没怕过。”老狗也说道。

    我郑重其事的给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三叔只是听到我想要帮忙,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尤其是狗爷,和三叔看样子情谊很深,我们都知道这一去危险重重,就单单是发丘一脉的祖地,就代表里面机关重重,但是也二话没说。

    “谢谢三叔、狗爷!”我重重的说道。

    “鞠啥躬,出殡呢?不用叫他狗爷,叫狗叔就行,显得我低一辈一样。”三叔笑着拍拍我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看了看狗爷。

    “对对对!狗叔就狗叔,贱名好活!”老狗点点头。

    山也点点头很受感动,他非常重情义,对这种事感受颇深。

    第二天一早,金三样的店铺就关了门,都是摸金校尉,知道干什么去了,那些还想要脱手的摸金校尉看看自己背着的物件也都摇摇头回去了。

    我们被金三样叫起来,这家伙脱去了一身的金衣,换上了紧身衣,开着一辆房车就来了。

    和我们大包小包的不同,他一身轻松。

    直到我们到车上之后,看到里面各种器械,这才看出为什么他当初要说自己的手段就是有钱了。

    甚至里面还有枪械!

    房车里还有一个人,就是之前在金三样店铺里端茶倒水的姑娘。

    “你们还没认识一下吧,这是金两样。”金三样对着我一笑。

    “杨长命!”我伸出手想要握个手。

    没想到她没有理我,径直的走到了司机的位置,坐上去准备开车。

    周围的人也都见怪不怪了。

    只是山在我耳边低声说这个姑娘有些不一样,车子发动了,不用问去哪,可定金三样早就打听好了位置,有钱能使鬼推磨。

    “金哥,这是你妹妹?”我转头问道。

    “知道哥哥为啥叫金三样不?”金三样一脸得意看着我。

    “我有三样宝贝,我自己,还有她,最后就是钱。”

    “而她,叫金两样,只有我和她,她的钱没我多,哈哈哈。”

    我知道金三样想要为这个姑娘的来历打掩护,但是这样的方式,实在是不太容易让常人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