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汉墓
    ,!

    别看那个不会说话的金两样是个女的但是开车却开的四平八稳,我们在车厢之中几乎感觉不到波澜。

    一番嬉笑打闹,我也将山介绍给他们认识,其实不用说他们也都或多的或少了解一些了,尤其是金三样的情报系统非常厉害,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甚至已将挖掘到了河图和河仆的信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三叔,咱们这次有些不利落了。”打闹过后,金三样脸色一沉,对三叔说道。

    “败家子,咋回事?”三叔喝着金三样给准备的老酒,眼中却没有丝毫的忌惮之意。

    “发丘一脉对这件事非常的看中,我花了大价钱才淘到消息,您能想到他们发丘一脉的祖地在哪吗?”金三样从一旁的箱子中拿出一幅地图。

    三叔斜着眼瞥了一眼,然后抿了一口酒,往嘴里扔了几个下酒的花生说道:“发丘一脉起初传自道门,本和我们摸金校尉一样侍奉曹操,但是没想到他们却有自己的打算后来与我们摸金校尉斗了多年,我估么着不出意外应该是汉墓。”。

    “三叔高见,确实是汉墓,只是…...”金三样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三叔看到金三样的神态,闭上眼思考了一会。

    突然睁开双眼,眼中精芒毕露,甚至有寒光闪动。

    “董卓?”狗叔和三叔一起说道。

    金三样凝重的点点头。

    随后金三样给我解释我才明白,原来发丘一脉的祖地就是董卓的墓穴。

    原来当初虽然董卓残暴不仁,但是却是汉献帝的臣子,乃是正统,所以当初曹操设立发丘中郎将之后,这些发丘天官觉得自己从盗墓贼转成官员,认为脱离了那些倒斗的行列,就想要为自己正名,就暗中沟通董卓,不过后来董卓一死,发丘天官就销声匿迹了,甚至摸金校尉也受到了牵连。

    我听完了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摸金校尉和发丘天官手段几乎一样,却暗中龙争虎斗。

    原来还有这样的辛秘。

    而且三叔说,这辛秘都是摸金校尉传下来的,现在一些新晋的摸金校尉也都不知道,所以不懂和发丘天官的仇恨是从哪里来的。

    “这么说来,那东西被发丘天官得到了?”狗叔抛出一个重磅消息。

    我疑惑的听着他们讨论那个东西。

    “三叔,你们说的是啥啊?”我殷勤的给三叔倒满酒问道。

    “七星宝刀!”这时候一直默默无闻的山却开口了。

    不光是我,就连三叔他们也都很惊奇的看着山。

    “不错!正是七星宝刀,本就是属于我们祖师爷曹操的,只不过后来被董卓拿到了而已。”三叔说道。

    七星宝刀,本来是干将莫邪用天外陨铁铸造两把剑之后剩余的一小块陨铁所铸造,据说铸造成功的时候天上北斗七星遥相辉映,在刀身上映出七个光点。

    三叔也接茬说道,当初曹操得到七星宝刀的时候,就将它交给发丘天官和摸金校尉都看过,确实是一把吹毛断发的利器。

    只不过当初七星宝刀被发丘天官拿去改造了一下。

    山沉吟了一会。

    “那一卷残卷,很有可能就在七星宝刀之中,发丘印是传自那一卷之中,根据你三叔所说,当初发丘天官有意向董卓示好,所以很有可能就像借此机会将残卷通过七星宝刀交给董卓,作为自己的投名状。”

    三叔思考了一会,也点点头。

    “你这朋友说的有道理,发丘印确实神奇,从你这里知道了传自河图之中,而且自从刺杀失败之后,发丘印的铸造就更加神秘,看样子你要找的东西不出意外就真的在七星宝刀之中。”三叔说完,将酒杯之中的酒一饮而尽,张开嘴呵了一口气。

    提到河图,金三样非要看看河图的样子,我请示了一下三叔,三叔没有反应,看样子是同意了,既然三叔对金三样如此放心,那我也不能持壁自珍就拿出来让他看了看。

    河图不同于其他的古物,没有丝毫的岁月的痕迹,金三样再三确认了我没有骗他,看了几眼之后也看不出门道来。

    他捧着河图的卷轴,敲了敲身后玻璃。

    金两样缓缓将玻璃拉下来。

    “你看看,这东西值钱不,我是看不出来。”金三样耸耸肩,一副我看不出好坏的样子。

    金两样只是瞥了一眼,就差点将车子开到沟里去,整个人颤抖的厉害,似乎有些愤怒。

    吓得金三样赶紧将河图还给我,还嘱咐我别轻易给金两样看。

    我看着恢复如初继续开车,而且表现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金两样,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

    我悄悄开了道眼,打算看一看这女子是个什么东西。

    刚要看,就被狗叔捂住了眼睛。

    我回头不解的看向狗叔。

    狗叔喝酒喝的双颊和鼻头都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反正眼神迷离。

    酒叔眯缝着眼冲我摇摇头。

    “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不能全部洞察透彻,做人要留一分。”狗叔低声说道。

    我看看金三样冲着我尴尬的一边笑着一边将窗户摇上去,我也就没了想要看清楚金两样的意思。

    酒叔看到我放弃了,也就不再说话,找了个角落缩进去就睡着了。

    三叔躺在椅子上睡的昏天黑地,狗叔则是所在角落里,看样子这是他们的习惯。

    金三样倒是会享受,这房车中居然还有洗澡的地方,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就想要补觉,还对我说到了哪里就黑天了,所以要提前补充一下睡眠。

    有两张床,只剩下一张,山说自己不用睡。

    我还是让山先休息一下,因为这里估计就是山的功夫最高,而且他重伤初愈,应该多休息。

    我刚起来没多久,自然是不困的。

    我也好久没喝过酒了,端起酒杯自斟自饮。

    脑袋里全是辛月的安危,虽然三叔说过发丘天官带走辛月就是想要让她帮忙,但是我还是放不下心。

    之前我喝酒简直是像喝白开水一样的,这段时间滴酒不沾的,结果没喝几杯就感觉浑身发烫,有些困倦了。

    不好意思打扰躺在床上的山,也就躺在座位上打算眯一会。

    猛然间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

    酒劲清醒了不少,我立刻起身四处看。

    并没有什么伤口,我感觉可能是我太过紧张。

    但是却又感觉到了。

    好像是有人盯着我看一样。

    我四处找,最后才发现了出处。

    在车前的窗户哪里,有一双眼睛带着血丝,正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想要发动攻击一样。

    是金两样。

    我皱了皱眉头,看看还在那里熟睡的金三样,他睡得香甜,似乎没有感觉发生了什么事。

    那双眼睛中露出的眼神就像是野兽,仿佛我就是那个踏入她领地的家伙,她正在用眼神警告我让我知道这是她的底盘。

    其实我从她的眼神之中虽然察觉到了攻击的意味,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杀意。

    “我没有恶意,只是求你们帮忙而已,你不喜欢河图的话我也能猜出你的几分来历,我们不用这样。”我摊开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躺在那里熟睡的金三样。

    “我不会伤害他,你放心就好了,好好开车吧。”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对于河图的反感,我就知道她的来历并不光彩,这种天生的感觉就像是厉鬼和道术的关系一样,本来我以为是她出于自己的本能对河图有所忌惮,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担心我伤害金三样。

    不过她对于金三样的感情,让我对她也放下了戒心,能够保护金三样,也就证明她本性是善良的。

    其实我这样做也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单单是她看着我,车速都没有减速,我担心她老是盯着我导致车子出问题,所以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危着想。

    看着她缓缓缩回去的头,还不时看我一下。

    这座位是没法待了,只能去和山躺在一起。

    “你不用担心,那姑娘还打不过我,放心就好。”刚一躺下,山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

    我点点头,对于山这种保护我的方式,我很受用。

    看了看金三样的睡相,感觉这家伙脸上似乎有些笑意。

    就知道他没睡熟,看样子我和金两样的话都被他听见了,不过他没有醒过来,也是说明他已经放心了。

    “金大哥,你这看笑话看的,装的好点也行,还忍着不笑,感觉比哭还难看。”他既然把笑意展现出来,就是说明让我知道他没睡,也是说明他没有伪装。

    “哈哈哈9以为你会被两样吓到呢,没成想你居然能和她说上话。”金三样一下就坐起来。

    得!真相大白了,这就是金三样的恶作剧。

    他是最了解金两样的人,所以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杨老弟,两样是一直跟着我的,三叔说你是道门传人,根据资料你还是道门掌教,我不得不对你长个心眼,两样和常人不一样,我不提她的过去,就是不愿意让她陷入争端之中,也别怪哥哥查你资料,一路走过来,都不容易。”金三样难得的露出一种正色。

    “我就是想让她跟着我安安心心的过我这一辈子的时间,这个你拿着,既然三叔这么信你,我也信你,知道你是去救弟妹,至于拿什么东西的我就不问了,这个是两样最喜欢喝的东西,你们好好亲近一下,别到时候有什么间隙。”金三样居然从身旁的抽屉里拿出一盒果汁递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