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铜镜定穴
    ,!

    我看了看手中的果汁,对着金三样笑了笑。

    看样子狗叔他们早就知道了两样的来历,所以一来是狗叔才捂住我的双眼让我不去探究她的秘密,二来也是为了这层窗户纸还是得交给金三样亲自捅破。

    能看得出来,两样对于金三样来说也非常的重要,既然他让我去和两样和好,那也就证明金三样是彻底的接受了我。

    我拿着那盒果汁,走到了玻璃窗的前面。

    “两样,开车累了吧,喝点果汁吧。”我堆起一个善意的微笑。

    窗户缓缓地打开,两样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果汁,然后朝着金三样看了一眼。

    金三样给她点点头。

    这才拿过我手里的果汁。

    我松了一口气,看样子金三样是接受我了。

    没一会,金两样的手又伸了出来。

    我意识自己就这一盒,已经没有了。

    “她是让你拿个杯子。”金三样说道。

    我赶紧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递了过去,喝果汁还要杯子,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坏习惯。

    没一会我就听见那头传来倒果汁的声音。

    随后一个倒了半杯果汁的杯子被递了出来。

    “她是请你喝呢,除了我,也就你有这个待遇。”金三样打趣道。

    我赶紧接了过来,连声道谢,然后喝了下去。

    那头才传来金两样喝果汁的声音。

    我刚要打算回去,空空的果汁盒就被扔了出来,不偏不倚,在车窗上打了一下就进了垃圾桶里。

    “中了!”金三样立刻说道。

    汽车鸣笛两声,玻璃窗缓缓的升了上去。

    金三样这才打着哈欠准备睡觉了。

    不得不说,车子开了一天,金两样也没有休息,我中间也睡了一会。

    等到车子慢慢驶入一个丛林之中,这才停下。

    金三样起床伸了个懒腰。

    “干活了!”他冲我一笑,说道。

    三叔和狗叔准时醒了过来。

    狗叔佝偻着腰,伸直之后能听见骨头嘎嘣嘎嘣的响。

    我们下车准备工具。

    金两样则是从司机的位置下来,进到房车之中收拾着桌子上的垃圾。

    金三样端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

    “三叔!你来我来?”说着还冲着三叔挤挤眼。

    “一起吧,看看你小子准不准。”三叔呵呵一笑,快速的装配好工具就说道。

    我看着金三样的箱子有些好奇,就看到金三样打开箱子,里面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子。

    “两样!出来干活了!”金三样喊了一声。

    两样走出来,带着盒子就钻近了树林之中。

    随后一个闪着红光的东西就飞了起来。

    金三样打开电脑,里面立刻就有周围的地形图。

    高科技!

    我看了半天,也看不懂他在搞什么。

    这时候三叔走过来。

    “小子,看这些干啥,跟着三叔去开开眼。”三叔拉着我就离开了。

    山被留下来保护金三样。

    狗叔和我还有三叔就进了林子。

    一进去,二人的动作就变了。

    狗叔低着头,似乎在嗅着什么。三叔则是抬头看着四周的环境。

    我看了看,周围都是黑乎乎的,几乎看不清楚,但是看看三叔眼中的认真,这就是摸金校尉的本领,哪怕是在黑夜之中,也依旧阻挡不了他们的视线。

    三叔走了一会,就拿出罗盘看看罗盘上的的东西,狗叔就跟在三叔后面。

    “猴子、弯月、不回头!”狗叔说了一声。

    “老狗、撒尿!”三叔回应着。

    这时候狗叔就将一个铜镜放在地上。

    在山里转了好几圈,大大小小的留下了不少铜镜。

    中间还碰见了两样几次,两样眼睛看着天上的飞着的东西,一个劲跟着,也没有多看我们几眼。

    “月头不亮。”狗叔说。

    我看了看月亮,是上弦月。

    “加一把!”三叔从怀里掏出一根蜡烛,用随身的打火机点着。

    三叔俯下身子,将蜡烛放在铜镜的前面。

    我很纳闷三叔是要干什么,但是看到三叔微微的调整了一下铜镜。

    顿时一道光柱就从铜镜里面反射出来。

    经过所有的铜镜之后,照在地上的一个点上。

    “老狗刨食!”三叔说了一声。

    狗叔看了看我,背着洛阳铲就走了过去。

    过了一会,狗叔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着骨头了!”

    这时候三叔才把拉住吹灭。

    我们一边往回走,三叔一边给我说。

    既然是董卓的墓穴,那么就得按照龙穴走。

    但是当初董卓被吕布杀死之后被点了天灯,一身的油脂烧了个干干净净,导致尸身干皱。

    古人讲究全尸,所以发丘天官投靠董卓,必然想办法将董卓恢复原貌。

    尸油是尸身上阴气所在,龙穴的定点就要在龙尾的地方找。

    三叔看过周围的山势,看出来这里的风水是狼头望月的局,看看月亮就知道狼窝在哪。

    定下了狼窝,就得找龙脉。

    龙脉摇摆不定,一半随山势,一半还要看树木。

    这才用铜镜定点找龙脉。

    就算是这样,找到的地方也就是一个大体的位置,剩下的就要看狗叔的鼻子够不够灵敏了。

    墓穴选的是阴冢,能够保证董卓的尸身有大量的阴气滋润,当然里面肯定会有一些东西在。

    所以只要闻出来阴气最重的地方,就能找到墓的位置。

    说起来简单,但是这一切忙完足足花费了我们好几个小时。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金三样早早地就坐在那里,旁边还有两样在倒茶水。

    山和金三样似乎在讨论什么。

    “怎么样,金大哥?”我一脸兴奋的问道。

    金三样点点地图上刚刚画的圈。

    “就在这里,就看三叔想要从哪里进去了,我也就用了一个小时。”金三样说完,还冲我们挑挑眉毛。

    三叔看了一眼,对狗叔摆摆手让他过来。

    狗叔提着洛阳铲,走过来在地图上用铅笔画了几个圆圈。

    “这么大?看样子里面被改造的不错,不过墓口在这个位置,也就是山后,发丘天官肯定早早的就在准备进去了,我们打洞从中间的位置进去。”狗叔画的整个地图面目全非,我是越看越迷糊。

    “齐活!两样准备钻头!”金三样一下站起来,就要去准备。

    三叔走过去阴着脸一巴掌拍过去。

    “发丘天官不是你想的那么蠢,你的钻头一转,那边就感觉到了震动,墓口一杯水的事我不是没告诉你吧!”三叔气的不行。

    三叔给我解释,原来盗墓最猖獗的时候,那时人们就在墓穴的位置摆上一个碗,碗里倒满水,倒到水高出碗面而没有洒出来。

    这时候只要是山体有动荡或者有人用火药之类的东西开盗洞,就会有水撒出来,人们看到这个,就能知道盗墓在有没有来盗洞了。

    这样的法子后来也被他们学了去,只不过是用来防止自己动手之前被别人抢先的办法。

    三叔说,甚至有时候会在碗里放一条鱼,鱼只要是慌乱的逃窜,也说明地底下有动静。

    不过鱼的选择也很重要。

    三叔一人给我们分了一把铲子,我看看金三样哭丧的脸就知道肯定是要下力气自己挖了。

    在狗叔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之前他找到的位置,两样显然是没有用过铲子,但是学会之后就把这个当做一种游戏,玩的很是起劲。

    一直挖到了三四点。

    才看到了一块青砖。

    三叔过去看了看,摸了摸墙砖周围的土,还敲了敲青砖,点点头。

    三叔让我们退后,然后拿出黑折子,其实就是一根撬棍。

    撬棍的上面还有螺旋的纹样。

    三叔从青砖的缝隙之中将撬棍钻了进去。

    “都闪开!”三叔说了一声。

    我看着金三样和狗叔都捂着鼻子闪开,我也有样学样。

    果然青砖一破开,就立刻传出一种风声。

    三叔等了一会就点了一根布条伸进去。

    没一会拉上了的时候布条已经熄灭了。

    “他们没开墓门,咱们来的早。”三叔说着,试了试风向,然后在风头上堆了一堆土,还压实了。

    “这样做里面的气跑的快!人下去也就安全。”三叔说。

    “这就是空气动力学,和飞机起飞的道理一样。”金三样解释。

    “就你懂的多!”三叔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接下来就是等,三叔在洞口处放了条细绸子,说是什么时候细绸子向上飘了,什么时候就能进去了。

    我看了看刚刚亮起来的天。

    “三叔!不是鸡鸣不摸金吗?”我说。

    “咱们摸金校尉盗墓有这个规矩,但是去他董卓的墓穴里面就没那么多规矩了,到时候也不用留,看上什么就拿什么!”三叔点了一根烟,坐在地上抽烟。

    金三样则是让我和他帮忙把车子藏起来。

    “杨老弟,等你完事咱们搭伙怎么样,哥哥给找几个大墓咱们进去瞅瞅。”金三样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都说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你且等着吧。”我也打趣道。

    “这个不用你愁,咱有钱!就是雇你一身的能耐。”金三样说道。

    正和金三样打趣呢,突然一阵悠扬的牛角号的声音传过来。

    “什么情况?”我赶紧问道。

    “不知道!去看看!”金三样快速的盖上迷彩的布,和我一起往刚才挖洞的地方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