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初涉机关
    ,!

    刚一走到哪里,就看到三叔正躲在一堆长得老高的草里。

    “快躲开。”三叔冲着我们吼道。

    我们赶紧学着躲进草里。

    “三叔!咋回事?”我问道。

    “他们这是要进去了。”三叔说着,还把我的头按得更低了。

    “他们不是在山的那头吗?咱躲什么?”我问了一句。

    “他们吹了号,这是要放鹰出来!”三叔给我小声的解释。

    原来之前他们摸金校尉就曾经有过记载,有时候不得已的话也需要白天进墓,但是那时候都是让发丘天官去的,所以为了不让人知道,就需要先确定方圆几里没有人烟才行。

    在那个时候远没有现在这种科技,于是就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鹰。

    本以为这种法子是古法子,早就失传了,但是没想到发丘天官这次进祖地居然沿袭古法,用了这一手。

    不多时,我从眼角的余光就瞥见有几只鹰在山头盘旋。

    三叔告诉我千万不敢和鹰对视。

    只要是对视,就会被鹰发现,我们这里挖过盗洞了,要是被发现了,铁定他们是要先找到我们才算完。

    我听完之后赶紧就把头压得低低的。

    金三样也一只手按住两样的头,一边将自己的头也压得低了不少。

    天空中鹰的叫声还在不断的回荡。

    大约有半个小时,有一阵悠扬的牛角号的声音传来。

    那些鹰仿佛得到了命令一样,立刻转头飞了回去。

    还没等我们松懈下来,又有声音传来。

    “他们这是好几拨,一直打算侦查到结束吗!”金三样说道。

    三叔也发现这一幕,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在洞口的绸子飞了起来。

    “三叔!绸子起来了!”我赶紧说道。

    三叔当机立断。

    “走!直接下去,在这里躲着也不算个事!”三叔抢先一步跳了起来,掘开一旁砖,将洞口掏的大了一些,便直接钻了进去。

    我们也紧跟着进去。

    里面黑乎乎的,不过呼吸了几下没有胸闷的感觉,应该如同三叔所说,换好了气。

    金三样拿出一根灯管样式的东西,掰了一下便亮了起来,比三叔的手电都好使。

    金三样背着一个战术包,里面有不少东西。

    金三样给我们一人分了一个耳机样式的东西,说是万一走散了,也能够在地下交流。

    狗叔没有带,他说这样会影响他听声辩位。

    也是!狗叔虽然脸上受过伤现在是一副老年人的模样,但是他可是排名第二的摸金校尉,自然有独特的本事。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里面修建的极好,四周全是青石板修建的通道,四四方方的很气派。

    金三样拿出一个像是手机的东西,在青石板上照了一会,看了看屏幕。

    “不是东汉的东西,应该是后来加盖的。”金三样说。

    三叔点了一下头。

    我们继续往前走。

    三叔走的时候有些特殊,一只脚的脚尖点地,像是瘸了,我还以为是三叔下来的时候受伤了。

    “不是平的,地下也有东西,看样子他们将董卓的墓包裹了起来,或者是相互杂糅一起建造的。”走了一会,三叔在恢复正常。

    这时候已经看不见那个我们进来的洞口了,借着灯光,感觉前面长的没有尽头。

    “这墓这么大?”我有些不解,在我看来,我们似乎已经走了长的一段路了。

    三叔摇摇头。

    “你看到的,不是真实的。就像这脚底下的青石砖,你看的可能是一样大,但是实际上这里的青石砖比我们刚刚进来的地方要小上不少,前面又会慢慢变大,这样一来就会让你们感觉自己走了很久都没有走到头,到时候你们心中就会产生慌乱,在墓里,最可怕的就是你心智不坚定。”三叔给我解释。

    原来三叔刚才走路一瘸一拐的也有名堂。

    就是叫做点寸步。

    每一寸点一下地,一来能够根据脚下的感觉试探出地下是不是还有东西,二来也能够测量距离。

    而且这点寸步非常难练。

    据说三叔当初用一个一寸长的绳子连着双脚,走了三年才能做到分毫不差。

    不光是我,就连金三样也感觉惊奇,原来他下墓,就和两样聊着天,也不感觉会有多少压抑的感觉。

    走了一会,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分叉路口。

    一个是往上的,一个是往下的。

    既然我们是从地上下来的,三叔又说董卓墓穴是包裹在里面,我们就应该往下走才是。

    但是三叔却没同意。

    三叔从怀里掏出两个金属的球,放在地上往前一滚。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向下的那个通道的金属球居然慢慢的退了回来。

    而那个向上的通道,金属球却是越滚越快。

    感觉就像是一个金属球在缓缓的向上爬一样。

    “视差!”金三样说道。

    我暗暗心惊,建造这里的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要不是有三叔他们破解,恐怕我早就向上走了,上面肯定没有好事。

    三叔暗叹一声。

    “机关术!看样子发丘天官这门多年都没有闲着,相比之下,我们摸金校尉一直以来都是盗墓,真是有些刻板了。”三叔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根布条遮住双眼。

    “老狗,我摸了。你们几个跟着我走,不要问为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在意,跟着我就好。”三叔说完就趴在地上往前爬向。

    我们则是点头跟着。

    本来金三样是想要站着走的,他自负有钱无敌,自然不愿意学着三叔的样子往前爬。

    但是下一刻。

    整个通道突然翻转了起来。

    我更是感觉到一阵失重感传过来,东倒西歪的我们立刻趴下身子抱住头。

    通道一翻,我估计会掉下去,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样子的,只能先护住重要部位。

    金三样也狼狈不堪,趴在地上死死拽着两样。

    奇怪的事情来了,通道是原地转了一圈。

    我们此时的位置应该是在天花板上倒立。

    但是除却失重感,我们却没有掉下去,似乎紧紧的贴着天花板一样。

    不光是没有掉下去,甚至衣服也都没有向下落。

    甚至我放下手中的灯管,灯管也紧紧的吸在上面掉不下去。

    我不敢动了,生怕一动就会掉下去。

    “障眼法,别慌!”狗叔回头对我们说道。

    “你们搭着我肩膀吧!”三叔说道。

    我们向着他哪里蹭过去,直到此时,我依旧觉得自己还是在倒挂着。

    “闭上眼!慢慢走!”三叔安慰我。

    一只手搭着三叔,闭上眼跟着三叔走。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回来了。

    我睁开眼,看到金三样同样一脸懵的看着我,看样子金三样下过墓,但是没有见过这种神奇的地方。

    不过这个地方却对两个人没有丝毫的影响。

    一个是山,另一个就是两样。

    山是内心坚如磐石,这样的障眼法自然骗不过他,不过两样没有受到影响却让我有些佩服。

    爬了好一会,三叔才慢慢站起身子,也让我们站起来。

    原来三叔本来能够走过去,但是就是知道我有可能会被这里的东西欺骗,才教给我这种土法子。

    走了一会,狗叔突然停下。

    “老狗!怎么了?”三叔脸色有些不好看,因为狗叔停下,有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东西。

    狗叔慢慢的又走了几步,我们跟上,他才摇摇头说没事。

    “老狗有点准头,咱还带着俩孩子,稳妥一点,别冒险!”三叔摘下布条说道。

    因为三叔感觉现在的砖恢复了正常,所以刚才的那种机关应该暂时没有了。

    没走几步,狗叔又一次停下了。

    “猴子!伢子不齐,倒了金蛋。”狗叔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听不懂,只能求教三叔。

    三叔第一次没有回应我,只是一把过来拉住我,将我和他靠在一起走。

    三叔低着头,趴在我耳边。

    “长命!看你的了,伢子是人的脚丫子,倒了就是多了,金蛋就是人。”三叔低声说道。

    脚丫子不齐?多了人?

    翻译过来就是步子不对,似乎多了一个人。

    我立刻回头数了一圈。

    “一、二、三、四、五、六,再加上我!”我心中一寒,确实多了一个,但是我犯了一个大忌,就是不该猛回头!

    刚才回头之后,数了一圈,数量不对,人是对的,也就说真的是中了什么鬼魂的障眼法。

    等我开了道眼之后,却发现数量对了,人也对了。

    不可能,刚才明明数错了。

    这时候我看向狗叔,狗叔冲我点点头。

    道眼扫过周围的人,金光闪动,一定藏在一个地方。

    结果还没等我找到。

    那东西就沉不住气了,猛地扑了上来。

    我仔细一看,居然是两样。

    她一跃而起,扑向狗叔。

    “两样!”金三样立刻想要阻止,但是两样的身手不低,根本阻止不住,就连山都晚到一步。

    两样从手腕处拿出一把尖刀,一下就捅进了狗叔的胸膛。

    在这样的过道里,刀子插进胸膛之后发出的扑哧的声音尤其的明显。

    金三样一把拉住两样,可是已经晚了,狗叔眼中露出一丝不解,然后倒在了地上。

    三叔一下就扑过去,抱住狗叔。

    金三样也是生气了,瞪着两样。

    两样看着金三样的眼神,慢慢的蹲在地上,似乎非常的委屈。

    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两样不同于常人,为何要攻击狗叔。

    还没等我想明白,山动了,他的目的则是三叔。

    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