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道眼失效
    ,!

    山用尽全力的一脚,三叔和狗叔二人就横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哼。

    三叔咳着血,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我们几个人,伸出手来点着我,眼中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仿佛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一样。

    此时的我,也是懵了,站在原地,都顾不上去管三叔的伤。

    先是狗叔听到了异样,告诉了我,还没等我发现哪里不对,两样就突然出手,直接一刀刺入狗叔的心口,现在昏迷的狗叔也变得出气多进气少了。

    还有山,他居然不听我的命令猛然出手,一脚就将三叔踢成了重伤,要知道山虽然是受伤初愈,但是他那力气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刚才那一脚,我估计三叔的肋骨应该是断了个七七八八,甚至我在三叔吐得血之中都看到了碎肉。

    我现在刚刚反应过来,本想先过去查看一下三叔的伤,但是看着三叔的样子,我有些迟疑了。

    尤其是我看到山的脚印居然印在了狗叔身上。

    我脑袋里嗡的一下。

    刚才狗叔就已经昏死过去,还有凭借山的身手,我明明感受到他的目标就是三叔,断然不可能是中途改变目标对狗叔下手。

    我后脊冒出一阵冷汗。

    莫不是刚才千钧一发的时候,三叔将狗叔挡在自己前面?

    不对!

    我往后退了两步。

    开启的道眼在所有人身上都有所停留。

    非常真实,没有幻境的感觉,就连空气中的血腥味都非常的真实,直往我鼻子里钻。

    金三样早就站不住了,赶紧过去想要看看三叔的伤势。

    两样拼命的拉住金三样,不让他往前一步。

    “你拉我干什么!看看你做的好事!”金三样是真的生气了,一下就甩开两样的手,非常生气的说道。

    两样眼中露出一种慌乱的表情,一个劲的摇头。

    可是毕竟是两样先动手,还动用了袖口的刀子,再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尤其两样还不会说话。

    金三样过去慌忙的查看狗叔的伤口。

    他知道两样袖口藏着的刀子,那还是自己专门准备的,两样身手很好,而且力气也很大,所以金三样托人给打造了三把小匕首。

    这三把匕首每一把的价值都在十几万左右。

    而这些钱只打造了非常简单的三柄刀,也就决定了匕首不是为了美观,正是喋血的利器。

    袖口处的两把刀子并不是很薄,大约有一厘米宽,手掌长,长得和平时的匕首不一样,因为在刀的两侧,有数道血槽,甚至每一个血槽上都有非常细的倒刺,这刀子刺进去是刀,但是拔出来却是在撕扯身上的肉,刀尖也是三角头,破坏力惊人,甚至刺穿头骨都轻而易举。

    单单看狗叔刚才衣服破开的洞就知道这刀究竟有多厉害了。

    金三样手刚刚搭上狗叔的身体,就被两样拼命的推开。

    昏暗的过道里突然激射出火花。

    我双眼一怔。

    刚刚还在三叔怀里昏死的狗叔此时居然扬起手,手上的指甲有几寸长,甚至像是从指间破开肉长出来的样子,指甲也是灰黑色,在探照灯的照射下还在反光。

    而火花的来源其中之一就是这五根指甲。

    另一个来源就是在推开金三样的瞬间又一次亮出匕首的两样。

    仅仅是一瞬,居然匕首与指甲相互碰撞了不下四次。

    两样一只手护住金三样,另一只手不断地移动,挡住狗叔的手。

    不过等狗叔另一只长着一样指甲的手伸出来之后,两样就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我朝着那里看过去,一双绿幽幽的竖瞳死死的盯了我一眼。

    看我的是三叔。

    而我再朝着狗叔看过去的时候,一双银色的竖瞳更是妖异。

    我瞪大了道眼,却发现除了眼睛的异状之外,我居然不能确定这俩是什么东西,究竟是妖还是什么别的。

    两样突然一把握住金三样的领子,向我这里投过来。

    顺着地板划过来,我看到金三样虽然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却没有受伤。

    没有了金三样的限制,两样彻底可以放手施展了。

    两柄匕首在手中仿佛是两只银色的镜灵,在她的手上舞蹈,还不时有金色的星光洒满周围。

    “这是什么玩意儿?”金三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长刀,握在手里似乎在找机会想要上去帮忙。

    我赶紧拉住他,此时可不敢让他添乱。

    “长命!接我木剑一用!”山这时候来到我身边冲我说道。

    我点点头,将木剑扔了过去。

    拿着木剑之后,山顺着过道的边角探了过去,绕到了三叔和狗叔的身后。

    猛地挥剑。

    就听得三叔和狗叔嘴里发出一种凄厉的嘶吼,瞬间化成了两团白色的烟雾。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通过道眼看到什么别的东西。

    看样子这里面绝对有什么能够压制道眼的东西,不然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毕竟道眼是道士的本命神通,能够看穿幻境,通神变鬼。

    可是此时我们居然被什么东西在眼皮子底下就给蒙骗了,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山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条长长的东西。

    毛茸茸的。

    “啥玩意儿?”我问道。

    “两条狐狸而已,小小障眼法,按说我都能看出来,你怎么开着道眼就能被耍了呢。”山也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摇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

    两样手背在后面,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一蹭一挪的来到了金三样的面前。

    自知刚才是错怪了两样的金三样眼里出现一些歉意,轻声给两样道了歉。

    不过两样的手却没有伸过来。

    “受伤了?”金三样眼中露出一种心疼的眼神,赶紧在后面的背包里找着纱布。

    不过金三样接下来的一个动作也让我有些挑眉。

    他瞥了一眼我的位置,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视线,这才拿过两样的手给她包扎。

    我微微笑了笑,并不在意。

    两样对金三样很重要,所有潜意识里总是想要保护两样的,两样不同于常人的身手,证明了她决定有着大来头,所以不愿意轻易透露出来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此时最大的麻烦就是我们和三叔他们走散了。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走散的,所以我们也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能站在原地等,期待三叔能够找到我们。

    我问过了山还有两样,他们居然也不知道我们怎么走散的,等他们感觉出危险之后,就发现已经是中了那两只狐狸的圈套。

    还没等我们休息一会找到三叔。

    突然一声狐狸的叫声传了过来。

    墙上隐隐约约居然出现了一只狐狸的影子,只不过狐狸的尾巴断了一节,这应该就是那两只逃走的狐狸中间的一只。

    突然那在墙上的狐狸影子突然站了起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影子越来越大,我甚至能够感觉出来这狐狸似乎下一刻就会扑上来。

    我和山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却迟迟没有任何的动作。

    猛地眼前一花。

    我本能的迅速往后一仰头。

    就感觉脸颊上微微的刺痛。

    我拿手一抹,居然有血迹。

    刚才若不是我反应快些,估计那一下就是要带走我的眼睛珠子。

    不断地有这种要被攻击的感觉。

    我们都不断地躲闪,饶是这样,身上也多来不少口子。

    就连穿着号称能够防弹的战斗服的金三样,此时那价值千金的作战服也是被划的面目全非。

    甚至我们都受了不少伤,身上有血慢慢流出来。

    我慢慢才看明白,其实一直攻击我们的是两只狐狸,其中一只断尾的地方还有一节尾巴,另一只则是齐根断掉。

    这两只狐狸让我们苦不堪言。

    还好我从被动中脱离出来。

    一手阳符迅速化成,点在墙壁上。

    顿时墙壁上泛起阵阵金光。

    那狐狸从别处刚要钻进墙里当影子,就被阳符所发出来的金光弹了回去。

    一看有门!

    我立刻又画了几个阳符,这样一来,两只狐狸就被我困在周围,再也进不去墙中。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们也是只能在它们攻击的时候看出是从哪里来的,根本找不到踪迹。

    尤其是被金光刺激的狐狸更加的焦躁,速度又快了不少。

    正在我们手足无措的时候,一道淡蓝色的火光突然亮起来。

    墙上的金光似乎是被蓝色的火光一瞬间就吞噬。

    而那两只狐狸也发出一阵哀鸣。

    我眼角猛地在墙边发现了不同。

    哪里有两个狐狸,正坐在地上,正是那两个被山割了尾巴的狐狸。

    我只是眼神往哪里一看,立刻就被两样发现了。

    两道匕首犹如银蛇死死的咬住那两只狐狸,和狐狸一起钉在了墙上。

    我担心普通的匕首不太管用,立刻又画出两张破煞符,按在墙上给它们最后一击。

    好不容易看到它们渐渐失去生气,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那道蓝光并没有消失。

    我本以为这蓝光是过道里的另一个机关。

    但是当我听见了铿锵有力的步伐,让我咽了一口口水。

    居然还有人?

    难道说这么快就被发丘天官赶上来了。

    而且三叔也不在,这下麻烦可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