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龙椅悬尸
    ,!

    十这个字很特别,一般来说想到十都是会想到什么十全十美。

    但是这个十在墓穴之中就不是什么好兆头了,九为至尊,纯阳之数,但是十比九多一,过满则亏,其中亏的就是阳气。

    也就是说着缠着十圈的铜钱挂在门后,不但起不到应该有的驱邪避煞的效果,反而是在引导阴气汇入。

    其实不用我解释,单单看铜钱上凝结出的水气就知道这铜钱有异。

    而且就在三叔数其中的缠着的圈数之时,里面突然亮了起来。

    是墙壁上的油灯。

    油灯是自燃而起的,我刚才扫视过一眼,里面漆黑一片,刚才根本没有什么火光的痕迹。

    但是这自燃而起的油灯却很快失去了光彩。

    因为在正中央,有一张龙椅。

    是真正的龙椅,上面有五爪金龙的浮雕,全是由金子所造,哪怕是在油灯这种弱小的光源之下,整个龙椅都莹莹生辉。

    而在龙椅上坐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皇帝。

    身穿龙袍,头戴紫金龙冠。

    其实说坐着也有些不太对。

    因为有数条铁索穿过这个人的手腕脚腕,甚至还有脖子,使他似坐非坐屁股悬浮在龙椅上方。

    就连脚都没有沾地,一直悬空。

    三叔很快就被眼前的一幕吸引,向前走了几步,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刘协:献帝!”三叔很快就确定了此人的身份。

    我看了看他脸上几乎没有腐烂的痕迹,年纪也得有四五十的模样了,头上也有白发。

    “好手段!”三叔很快脸上就露出一种非常钦佩的神色。

    “凌空虚设位,棺椁不压身。”三叔点点头,好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

    “啥意思?”我问道。

    三叔给我解释。

    这是一种很霸道的手段,就是借助铁索将人的尸身悬空,然后整个墓室按照此人尸身的姿势暗合六爻八卦所建造。

    其实整个墓室就是一座棺材,只不过被放大了,刚才三叔看到门梁上的铜钱的时候还有些纳闷,以为这是当初建造者偷懒所以多缠了一圈。

    但是现在看来,绝对不是那样。

    这缠着十圈的铜钱就是为了暗合这手段才这样做的。

    为的就是模仿墓中的样子,使得有阴气凝聚。

    我也看出一些门道。

    阴气凝聚最容易起尸,但是阴气却也能够保持尸身不会腐烂,不过这尸身脚不沾地,自然也就绝了起尸的可能。

    不过我担心的却是到底是谁将汉献帝的尸身移到这里来的。

    我问过三叔,三叔知道我的忧虑。

    “放心好了,这尸身应该是那些发丘天官运过来的,不过不是现在的这一群,应该是在汉献帝死后没有多久就给运过来了,你看这铁索锈蚀的痕迹,还有地上的发丘天官印就知道了。”三叔让我放宽心。

    这时候我才发现,在龙椅的四个角的地上居然若隐若现的印着四个灰黑的印记。

    金三样早就拿出相机在咔哧咔哧的拍个没完。

    要是换在别的墓穴,三叔肯定就一巴掌打回去了,但是这里是董卓的墓穴,还是发丘天官的祖地,自然这些规矩都选择性的消失了。

    尤其是在他看见了龙椅下面的四个发丘印所留的印记的时候,更是非常感兴趣。

    因为他还没有和发丘天官有过交集,自从听说我要救的辛月就是发丘天官的时候他便非常感兴趣,现在看见发丘印之后,立刻就想要拓印下来。

    三叔根本来不及阻止,金三样一下就拿出一个喷雾器一样的东西,喷在上面之后又拿出一张纸按在上面。

    就在他按上去的瞬间,周围的铁链顿时就感觉松了一下。

    那就尸身重重的坐在椅子上。

    彭的一声,吓了金三样一跳。

    尤其是金三样抬起头,正好看到汉献帝那张苍老的脸,还有那发白的眼珠子。

    金三样拿起纸就回来了。

    “三叔!这下怎么办?会发生什么事!”金三样慌乱的说道。

    “你小子!怎么这毛手毛脚的毛病从来就不知道改!”三叔拉着金三样和我就要往后退。

    还没退出去,就听见那个红门嘭的一声就关上了。

    我们几个合力都没有拉开,甚至山都打不开。

    “后面有门!”我这时候突然看到在龙椅后面的不远处,居然有一道青铜所做的巨大的门,一开始注意力都在这莹莹生辉的龙椅上,实在是没有注意到后面的门。

    三叔又赶紧冲过去查看。

    “不行!这门里需要钥匙!”三叔回头朝我们说道。

    我们几个都在防备这具尸体会不会起尸,因为汉献帝到现在少说也一千多年了,一旦起尸,实在是不知道身手究竟如何。

    不过可以想象的是我们绝对不可能轻易脱身。

    “钥匙?”金三样突然想到了什么。

    “钥匙在他嘴里!”金三样立刻说道。

    刚才一瞬间的对视,金三样超越常人的记忆能力发挥了作用,他看到了一个近似于钥匙一样的东西。

    “我去拿!”狗叔立刻走了上去。

    还没等迈出这一步!

    哗啦啦!

    哗啦啦!

    尸身上的铁索开始不断地颤抖,似乎这尸身即将起尸。

    狗叔停在原地,发现没有动静之后立刻加速上前。

    铁链还在抖动。

    狗叔来到尸身面前,附身下去查看尸身嘴中的钥匙。

    下一刻,我们都看到了钥匙。

    不是因为狗叔拿到了,而是那个尸身的点头猛地抬了起来。

    就算是有铁索穿过喉咙也没有影响他抬起头。

    呼!

    一阵绿色的烟雾从尸身的嘴中喷了出来。

    三叔脸上惊骇的眼神一闪而过,立刻大喊:“躲开!”。

    不过狗叔之前的脸就是被这一招所伤,导致现在长得像个老年人,只见他猛地踹向那个尸身,借着推力向我们滑行过来。

    尸身似乎被这一脚踹的有些狠了,撞在龙椅之上,龙椅移动了一下,将剩下三个完好的发丘印记全部破坏。

    那些铁索轰然落在地上。

    尸身猛地弹了起来,站在原地,立刻传来一声很长的吸气之声。

    起尸起的就是一口气,现在尸身居然将那一口气吸了进去,这也就表明,这不是简单的起尸。

    “铁索悬空,那群人的本意就是让这汉献帝像以前一样做董卓的傀儡皇帝,这样一来汉献帝的怨气非常的大,老狗准备黑驴蹄子。”三叔说着从身后的背包之中拿出一个墨斗。

    里面有墨线,这是摸金校尉对付粽子的利器之一。

    墨线缠身锁身形,黒蹄点嘴闭气门。

    三叔趁着这尸身还没有完全苏醒过了直接就冲了上去,行动极快,如同灵猴一般在它的身边晃动,墨线缠了好几圈。

    狗叔在三叔冲出去的瞬间就已经起身,手中便多了一个黑驴蹄子,也跟着上去。

    “长命!注意一点,若是墨斗线都制不住,就看你和你这位兄弟的了。”三叔对我说道。

    我立刻抽出雷击木剑,瞬间激活。

    而两样则是死死的守护在金三样的面前。

    我和山对视一眼,分两路包抄过去,我在正面他在背面。

    虽然我身手不如山,但是我却会画符。

    驭尸画符点额头!

    就在我们准备好的时候,狗叔已来到了那个尸身的面前。

    尸身还在往体内吸着气。

    狗叔一拳就打在尸身的胸口。

    一拳接着一拳。

    但是狗叔的力气是在是有限,丝毫没有让尸身张开的嘴再张的大一点,那个黑驴蹄子实在是塞不进去!

    “山!帮忙!”我喊了一声。

    山立刻冲了过去,墨斗线缠在它的身上,导致山没有办法用那一双铁拳,担心将墨斗线打断。

    所以山只能一手拉住一个铁索,用脚抵在它的后心处,用力的一拉。

    山的力气足以抗衡这尸身自己的力气。

    尤其是这一招,直接打断了尸身的吸气。

    尸身似乎感觉到了身上的墨斗线还有那个在面前晃动的黑驴蹄子。

    出于自己的本能,它感觉有些危险,再加上身体动不了,只能通过吼叫来发泄自己刚刚醒来就被五花大绑的愤怒。

    这一吼叫,立刻就被狗叔逮到了机会。

    狗叔一下就将黑驴蹄子塞了进去,觉得不保险又狠狠一掌拍在黑驴蹄子上。

    那黑驴蹄子立刻就塞进去大半,将它的嘴塞了个严严实实。

    山感觉那尸身的力道减小,这才松手。

    三叔也看了看,觉得这东西已经不动了。

    “他娘的!钥匙!”狗叔突然想起了钥匙,猛地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就趴在那尸身嘴前寻找。

    还好钥匙没有被挤进去而是卡在了驴蹄子上。

    狗叔拿出刀子一点一点的将钥匙抠出来没看看没有破损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赶紧拿着钥匙去开那座青铜的门。

    但是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总感觉那个尸身白花花的眼睛在盯着我们看。

    我回过头看了一会三叔在忙着开锁。

    等我再一次回过头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尸身离得我似乎近了一些,就连身上的动作也变了。

    而且变化最大的就是,嘴里的黑驴蹄子没有了。

    “快撤!”我高喊一声,立刻推开三叔。

    那尸身一巴掌就拍了过来,手上戴着的铁索在周围画出大量的火花。

    我躲开的时候,发现了在不远处,一只狐狸正在悄然退去,嘴里还叼着一个黑驴蹄子。

    “这该死的狐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