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脱龙袍
    ,!

    万万没想到,那些悄然退去的狐狸居然在这里对我们下手。

    三叔虽然被我推了一把躲开了尸身的攻击,但是尸身手上连着的铁链却呼啸而至。

    三叔立刻打开金刚伞。

    伞叶是铜片所制,三叔打开的瞬间,那伞居然自己开始旋转,铁链击打在上面虽然将三叔击飞,但是有金刚伞卸去了大量的力道。

    我看着三叔平安落地,心中也放下了悬着的心。

    此时我与那尸身已是面对面。

    抬手画了一个破煞符,向着尸身脸上打去。

    那尸身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向后仰头。

    我哪里肯放过这样的机会,连忙踏步上前一窜。

    手上虚画出来的符击打在尸身的脸上,一阵黑烟升腾而起。

    尸身吃痛,痛吼一声。

    但是它身上穿着的龙袍却突然金光闪动,将我手上的破煞符打散。

    我向后撤去,甩甩手,刚才感觉手指就像是被针刺过一样,居然手指上有皮肉被撕裂,要不是我反映快些,几乎要废掉这根手指。

    让我惊异的就是刚才那道金光,让这个尸身居然不怕我的符箓之术。

    此时那尸身被我刚才一道破煞符在脸上留下了一些烧焦的痕迹,看样子是因为吃痛所以被激怒了,站在那里不断地咆哮。

    它疯狂挥舞手臂,手上的铁索就像是鞭子一样,抽的周围的石砖都碎了不少。

    我们赶紧躲避,这样的力道,就算是有金刚伞也会受伤。

    我撑开河图的屏障,却发现本来无往不利的屏障此时居然对这铁索毫无用处。

    当我再看向尸身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这一切都是那一身金光闪动的龙袍搞的鬼。

    要知道龙袍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穿的,这东西不管是象征着权利,更是整个国家的气运所在,在古时候皇帝不会被外邪侵扰就是因为龙袍的缘故。

    虽然现在汉献帝只是一具尸身,并且他的国家也灭亡了,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龙袍依旧是能够顶灾避祸,我刚才想用符箓之术伤害他,就被龙袍挡下。

    不过我不信这个邪,体内阳气注入雷击木剑之中,朝着它冲过去。

    一剑荡开呼啸而至的铁索,刺向它的心口。

    它胸口处有一只五爪金龙。

    不过我的雷击木剑也是龙脉附灵,鹿死谁手还未曾知晓。

    剑刚刚顶在龙袍上面,我就感觉有些不对。

    雷击木剑虽然是雷击木所制,但是却锋利非常,分金断石也轻而易举,更何况我现在的力气比常人更大,此剑本应刺穿它的胸口才是。

    但是剑抵在它身上便被挡住了。

    我左手抵住剑柄,继续用力往前。

    雷击木剑上雷音伴着龙鸣,甚至还有紫色的电弧四散。

    我甚至看到雷击木剑的前端已经稍稍的刺进一点。

    我心头升起一点喜色。

    好景不长。

    突然之间龙吟之声传来,渐渐压过了雷击木剑的声音。

    仔细听过去,居然是从那件龙袍之中传出来的。

    刹那间巨大的推力突然产生,我被向后掀飞。

    那尸身上龙袍上绣的五爪金龙似乎就要活过来,双眼处的宝石闪烁发光,就像是在眨眼一样。

    我被打飞之后,山立刻顶了上去,两样见事不好也跟上去想要先解决这个麻烦。

    和我不一样,二人一上去就和它战斗起来。

    我虽然有些本事,但是交战太少了,不像是山那样百场立身之人。

    “山!想办法脱了它龙袍!不然没办法!”我大吼一声立刻也加了进去。

    带着武器上去的两样和我遇到了同样的状况,那龙袍简直就像是锁子甲一样,盗抢不入。

    “长命小心!这龙袍本是纯阳之物,现在滋养阴气千年,早已阴阳调和,可以说是宝衣了!”三叔对我说道。

    我心一横,将雷击木剑往地上一插。

    就算你是皇帝,但是现在都解放了,你还能怎么样,既然没办法攻击你,我还不能将你的衣服脱了?

    “三叔帮忙!我要卸龙袍!”我对三叔说道。

    山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顺着尸身的手抓了过去,紧紧拉住铁索将尸身拽住。

    两样也学着山的样子拉住。

    尸身被控制住两只手,立刻就没有了乱飞的铁索。

    三叔和狗叔相视一眼,立刻向前窜去,从包里拿出飞虎抓向着尸身投递而去。

    三叔和狗叔不愧是资深的摸金校尉,这一爪非常的准,套在尸身的腿上。

    四个人死死拽住尸身的四肢。

    我赶紧上前。

    果然,我没有动手的意思,那龙袍就没有反抗我。

    “金大哥帮忙,我不会解龙袍。”我看了一眼龙袍上繁琐的扣子我就蒙了。

    金三样在我说之前就知道我不会了,现在立刻搭手上前。

    他手速非常的快,脸上也有汗渗出来。

    我们现在所知的龙袍不是之前那种,历史上的龙袍没有三四个人帮忙根本无法穿上。

    不过还好金三样知识面非常的广,曾经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价穿个龙袍也没有什么大碍,早早地就投入资金研究龙袍了。

    很快,金三样就解开了大半的扣子。

    这时候的尸身挣扎的越发厉害了,几人都有拉不动的样子。

    金三样解到胸口就无法向前了,因为那尸身的脖子还算灵活,有几个扣子根本触碰不到。

    我赶紧转到身后,将它脖子上的铁索用力的向后拉。

    刚一上手,就知道山他们的苦苦硬撑并不是空穴来风。

    这尸身的力气也是真的大。

    还好这次金三样没掉链子,立刻就解开了龙袍。

    “得手了!”金三样举着龙袍说道。

    我松开脖子上的铁索,转到它的身前。

    五雷符直接画出来,看你还嚣张吗!

    “松手!”我印上的瞬间立刻说道。

    五雷符在我话音刚落便激活了。

    几道雷声立刻将尸身劈飞了。

    金三样可能觉得不过瘾,掏出一个手雷,扔了过去。

    “趴下!”金三样说完就趴下了。

    两样几步跨过去扑在金三样的身上,我们也赶紧趴下。

    轰隆一声,震得整个墓室都震动了几下。

    手雷爆炸的地方产生了大量的烟雾。

    等了一会没有动静。

    “炸死了没?”金三样问道。

    我也觉得安全了,站起来想过去查看。

    还没走过去,一阵剧烈的煞风吹来,直接将烟雾吹散。

    那尸身还站在原地。

    只不过样子凄惨,半边脸都炸没了,而且整个胸口也炸出了一个洞。

    尸身颤抖着,链接的铁索都在跟着颤抖。

    “我去9不死!”金三样说着又要掏手雷。

    我赶紧按住他。

    “金大哥!不能这样,墓室会被震塌的!”我说道。

    “长命说道对,这样再来一下,恐怕发丘天官就知道了我们进来了。”三叔也说道。

    不用手雷,我立刻掐诀画符。

    破煞符直接化为金光直射而出。

    击打在尸身身上,尸身被击退了几步。

    突然尸身的双手捂着脸,好像是在查看自己仅剩的半张脸。

    然后它重重的跪了下来。

    颤抖的更加剧烈了。

    忽然间,我发现它身上居然有黑色的毛发生长出来,渐渐地居然盖住了伤口。

    整个尸身就像是一个星星一样的。

    黑粽子!

    这时我听三叔说过的,长毛的粽子最难打。

    没想到这尸身经历过这样的战斗之后居然还能进化,实在是匪夷所思。

    但是惊变并没有结束,那一身的黑毛居然开始脱落。

    露出来的尸身伤口渐渐愈合,而且身上还长了一层白色的绒毛。

    千年黑,万年白!

    这哪是什么黑粽子,白毛都长出来了。

    我赶紧出手,大量的符箓激射而出,想要打断它的进化。

    符箓刚刚到它的身前,立刻就被它一掌拍碎。

    “吾乃帝身,奈何为傀,汝敢伤吾?”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不可能啊,怎么会说话!

    我吃惊的看着面前的怪异样子,这尸身变为白毛粽子之后居然会说话!

    “看他身后!”山说道。

    我顺着山的直视看去。

    在它的身后,居然有一道虚影,像是一个人的魂魄,看着穿着龙袍的模样,就知道是那汉献帝的魂魄。

    这下好了,还有魂魄!

    山看了看我。

    “我斩他身,你灭他魂!”山身上的气势一下就变了,那次在瑶池秘境之中见到的山又回来了。

    “你的身体!没事吧!”我担忧的问道。

    我其实知道山如果真的拼尽全力,这个白毛粽子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那次力竭之后还没有完全恢复,就算是我又一次集齐了雷霆的虎符,依旧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恢复全力了。

    “无妨s图接近完整,我实力也恢复八成,这白毛畜生,我有把握。”山对着我说道。

    我听完了山的话,心中也暗自放心,既然山说没事,那应该就没有问题。

    我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变身之后的白粽子的后背。

    那个虚影再次出现,身形和动作都和面前的白毛粽子一模一样。

    我缓缓退回刚才扔下雷击木剑的地方。

    雷击木剑对于魂魄那是天然的利器,自然要用到。

    只不过那白毛粽子走过来之后,目标居然是金三样。

    “脱我帝服,该杀!”那道声音又一次传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