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白毛粽子
    ,!

    金三样呆住了,这刚刚变身成功的白毛粽子,居然朝着自己前来。

    其实金三样是第一次见到真正意义上的白毛粽子,而且还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变得,所以不知道其中的凶险。

    但是两样赶在金三样之前动了,夺过那个黄袍,立刻朝着一旁跑去。

    那白毛粽子立刻抛下金三样追着两样就跑开了。

    山还在准备,他在蓄势。

    其实一开始山也没有想到这尸身居然能够化成白毛粽子。

    我跟在白毛粽子身后,寻找着机会。

    不是我不想出手,实在是没有找到那个魂魄所在的位置,主要是它时隐时现,而且还有灵智,万一我贸然出手没有将其打死,那么就有可能打草惊蛇,早先的战斗尸身全部是靠的本能,刚才那个魂魄出现控制白毛粽子挡住我的符箓之后明显就对我起了防备之心,迟迟不愿意现身。

    还好两样非常灵活,动如脱兔,不断地带着它兜圈子。

    这时候山出场了,他脚下一捻,将地上的铁索踢到了手中。

    正在追两样的白毛粽子下一刻就停在原地了。

    挣脱了几下,都被山自己就给拉住了。

    它似乎有些恼怒,回过头来就朝着山跑去。

    山立刻躲闪,躲闪之间又将另一根铁索纳拿在手中。

    山嘴角微笑一下,腰间一用力,向一旁一甩,居然将白毛粽子甩飞起来。

    白毛粽子重重的砸在墙上。

    山往前一拉,那白毛粽子立刻踉跄了一下,山抓会,将两根铁索缠在它的身上。

    那白毛粽子立刻就想要挣扎脱困。

    山丝毫不给它任何机会。

    一拳轰杀过去。

    山此时的气势就如同是一座巍峨耸立的雪峰,哪怕是在这个密室之中,也似乎挡不住他的气势。

    这一拳竟直接将白毛粽子打入墙中。

    那白毛粽子身后的虚影一闪。

    好机会。

    我立刻上前,手中等待多时的驱邪符早就已经完成。

    三两步上前,直接将符印在虚影之上。

    驱邪符并不能对虚影造成多大的伤害,只是让虚影停下一会,但是正是这一嗅的时间,足够我将雷击木剑刺入其中。

    一瞬间雷光闪动。

    那虚影居然不顾受伤冲向了拿着龙袍的两样。

    “快扔掉!”我大吼一声。

    两样也觉察出虚影的目的,将龙袍向着一旁扔出去。

    虚影撞在龙袍上,那龙袍居然逐渐膨胀起来,被金三样解开的扣子也在逐渐的扣死。

    “长命!别给它机会!”三叔对我说。

    我点点头,直接将雷击木剑刺了出去。

    这一次我尽力的将体内的阳气注入其中。

    这一次的龙袍还没有和虚影融合完成,自然起不到防护的作用。

    雷击木剑带着紫意一下就刺入其中。

    大量的阴气从龙袍之中滚滚而出,就像是一个烟筒一样。

    龙袍快速的干瘪下去。

    那个白毛粽子没有了虚影的操控,从墙中出来之后行走之间如同野兽。

    都没了龙袍和虚影,你还能嚣张到哪里去。

    我转身掐了一个破煞符。

    一下点在它的额头之上。

    破煞符这次并没有消散,而是凝聚成了一道金光所化的符纸,直接将白毛粽子定住。

    三叔将背包里装着的棺材钉交给我。

    九枚棺材钉,一气呵成,钉入了白毛粽子身上。

    这样一来,白毛粽子也就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我们纷纷长舒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山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我曾听林谈起过山的拳法,内劲外劲兼修。

    刚才那一拳如果是之前的样子用外劲的话,我估计造成的震动堪比金三样刚刚扔出去的手雷,但是那一拳只是将白毛粽子砸入墙中,还将虚影打了出来,这就是内劲了。

    山刚才为了让我放心,故意说得风轻云淡,但是事实上打出这一拳也是有有些勉强。

    不过还好,没有像是在瑶池秘境之中那样。

    我扶着山站起来,山对着我笑了笑。

    “你还有心情笑!你不是说没事吗!”我有些生气。

    “你没有发现你刚才显得有些轻松吗?”山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额?”他不说我还没有想到,他这一提,我觉得真是如此,本来我还以为对付那个虚影还需要苦战一番,没想到比之前穿着龙袍的尸身还容易。

    “你现在才有一点河主的样子!”山说道。

    根据山的解释,刚才基本上都是我在指挥,没有出现差错,要是换做以前,我肯定是等待山的意见再动手。

    这样一说,我就发现了确实如此,可能是因为辛月被抓走,我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的多着急,但是其实我心中一直挂念着,就像是刚才,我掷剑而出的时候,我心中其实是有一些恼怒的。

    不过山却摇摇头,他说刚才他就一直在观察我,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确实是有些河主的样子了,但是还是缺乏一些果断的意味。

    山盘坐在地上恢复力气。

    三叔则是拿着钥匙在研究怎么开下一个门。

    金三样在逗弄那个白毛粽子,他对这个白毛粽子非常感兴趣,甚至取了一些白毛还有身上的分泌物装进兜里。

    “金大哥,你拿这些干啥?”我问道。

    金三样一震,但是立刻就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研究一下,你想想,要是我能研制出这种粽子的克制方法,那么以后下墓不就轻松多了。”金三样说着,快速的将东西收好。

    我看了看在一旁认真盯着金三样的两样,我轻笑一声。

    看样子金三样拿这些东西应该是为了两样吧,两样的事没办法知道的非常清楚,但是从她的身手还有神态来看,似乎并不是人,难道说两样是粽子?

    不过很快我就摇摇头,要真是那样,我早就察觉到两样身上的阴气了。

    我走到龙袍面前,上面还插着雷击木剑。

    此时的龙袍早已经黯淡无光了,就连中央的龙椅也失去了光泽,看样子那虚影才是这里的主宰,不过碰见邪祟克星的雷击木剑,自然只能饮恨。

    手刚刚握住雷击木剑,就感觉一向温热的雷击木剑此时居然传来一丝凉意。

    再看过去,发现雷击木剑又长长了一块,已经有些真正意义上的剑的长度了。

    之前雷击木剑是断剑,在山神的地方和龙脉融合,修补了一部分,现在杀了一个虚影,这虚影可是真正的帝王魂魄,看样子雷击木剑的修复还需要再来这么一次。

    凉意过后,又恢复了温热的样子。

    “汉献帝!就这样灰飞烟灭,虽然只是个傀儡皇帝,但是这种死法确实有些让人难过。”狗叔摇摇头故作惋惜的样子。

    “狗叔,你要是不拿人家尸身上的扳指我真的会相信你的话。”我白了他一眼。

    刚才我就看见狗叔突然走到了白毛粽子的身旁,手在那只粽子的手上一扫而过,那个翠绿的扳指就不见了。

    狗叔点点我,一副你说什么我不知道的表情就去找三叔了。

    趁着三叔在查看那个青铜门,我们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下。

    三叔本来早就在那个青铜门上发现了钥匙口,但是为了提防有没有什么机关,就在周围一点一点的查看。

    我看到金三样取了那些东西之后就变得轻松了不少,还在查看两样之前受伤的伤口。

    这时候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红门外面传来,中间还夹杂着狐狸的叫声。

    “不好9是惊动了发丘天官!”三叔暗道一声不好,立刻让我去将红门关上并且将那个铜钱也挂上。

    三叔撑起金刚伞,放弃了查看什么机关的念头,直接将钥匙插入锁口。

    咔哒一声。

    随着三叔将钥匙拧动,周围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外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大。

    不过三叔提防的机关并没有出现。

    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叔嘱咐我走的时候拔掉一根棺材钉,说是要留给发丘天官当贺礼。

    我有些不愿意,因为如果真的像是三叔所说辛月被喊过来当做帮手,那么辛月也必定来到了墓穴之中,这白毛粽子虽说敌不过山,但是也不是好惹的,万一到时候伤到了辛月怎么办。

    三叔却摇着头给我解释。

    发丘天官都是成队行动,分工明确,再者说这次是进入祖地,人手必定不少。辛月对于发丘印的掌控很厉害,自然不是冲杀的人,让我放心好了。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

    其实我心中早就有决断,这次尽量不要跟发丘天官面对面,先扔图残卷,将河图凑齐才是正道,万一提前遇见了,他们只要是用辛月来威胁我,我估计我也就不用打了。

    我点点头,将一根棺材钉拔出来。

    棺材钉拔出来,本来阻塞的阴气就能够流通,慢慢的其余的棺材钉也会被顶出来。按照这个白毛粽子的实力,我那道符纸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我们进了门,我回头看了一眼,祈祷辛月不会出事。

    三叔在进门的时候又用了一个手段,就是一掌将那个钥匙砍断。

    锁眼被堵住了,恐怕想要破开这铜门,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