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锁魂像
    ,!

    青铜门重重的落下,一回头,立刻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里的空间居然比刚才那个地方还大。

    但是不同的是在这座青铜门后,居然没有一片砖瓦,都是泥土夯实的土地。

    地上都是一个个挖的四四方方的土洞。

    洞中有一些金银珠宝还有陶瓷器皿,甚至还有一个个殉葬的人,不过这些人早已腐烂成了骨架,起尸是不可能了。

    而在中央还有一个平台,上面有一尊蜡烛。

    为什么要用一尊呢,因为那个蜡烛是一个雕像。

    我们试探的往前走,周围的土都夯的非常实一接触就知道是实心的。

    三叔走了一会,才确定这个地方没有任何机关,这才让我们放心走到平台之上。

    刚一踏入平台,那尊蜡烛上的火苗本是在头顶的,似乎是感受到我们上来的震动,整个火烛的烛心立刻左右分散,化成了两盏,分别移动到了肩头的位置。

    但是我们却一下就不敢动弹了,实在是不知道会不会触动或者已经触动了什么机关。

    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没有丝毫的异动,这才渐渐放心。

    三叔说过,越是空旷的地方就越是要小心,各种鬼魅机关层出不穷,实在是难以揣测。

    这时候我才能够好好看看这蜡烛的样子。

    这蜡烛的样子大约一米多高。

    是人形的,还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跪坐在这里,脚面紧紧的贴在地上,并且在脚面上,居然赫然立着两根巨大的铁刺刺穿脚掌将其钉在地上。

    她的双手也是向后被捆绑的样子,十根指头全部插着铁刺,就像是一个受刑的人。

    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她的样子,嘴巴张大面容扭曲,似乎经历了巨大的痛苦。

    两盏油灯从肩部的地方开了一个槽,顺着脖子绕过脑后在头顶还有一个铁锥样子的东西,只不过铁锥是空心的,里面全部都是煤油。

    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那灯芯还是在头顶的铁锥之中,刚才不知道触发了什么,灯芯瞬间分散成了两个,现在左右肩上一边一个。

    金三样凭借着自己超强的好奇心,还是过去查看了一下这座人形的蜡烛。

    “我去!貂蝉!”金三样的一声疾呼将正在抓紧时间找出路的我们吸引过去。

    貂蝉的名头无人不知,四大美女之一,最早的女间谍之一,就是她深入董卓府邸挑起董卓与吕布的恩怨,最后才导致董卓的死。

    要说董卓最恨的几个人,除却曹操和吕布,那就是貂蝉了。

    “一个人烛而已,你不会是认错了吧!”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认得没错!”三叔看了几眼之后就不再说话了,他对于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再说以他的眼力见,自然看出这铜像是浇筑而成的,没有机关在其中。

    “弄个貂蝉的像干什么?还弄成这个样子,恶心人吗!”金三样自从确定了自己的认定没有错之后,就开始惋惜。

    世人只能从画布上知道貂蝉的样子,甚至还是后世的人通过对于貂蝉的描述才还原出来的,现在这个人烛就是貂蝉的话,那么貂蝉的真身就有可能被我们发现了。

    狗叔看我们讨论的热烈,刚走过来,立刻皱着眉头说道:“你俩离得远一些,这时锁魂像,怨气很重。”

    “什么锁魂像?”金三样挠挠头,不太想清楚。

    他不清楚可不代表我不清楚。

    所谓的锁魂像就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手段。

    锁魂锁魂,意思就是这其中真的锁着貂蝉的魂魄。

    但是这种手段也是非常之残忍的手段,既然是锁魂,人一死魂魄就会离体,那就要在人死的瞬间将魂魄留下。

    而这样做的话,就需要一瞬间就得把准备好用来锁魂的东西施法,但是人无论怎么死都是有个过程的,没有人能过拿捏好这个过程,就算是砍头,还有一些人头都掉了脑袋还多活了几秒,这种情况没有人能控制。

    所以古法锁魂就有一个非常残忍的方法。

    先挖个坑将人摆成最后形成的铜像的样子,然后开始往里面倒沙子,沙子是要和泥土混合,一点点夯实,就像是现在造的模具一样,然后取烧了三天三夜的铜水倒入其中。

    而且这倒铜水也有讲究,讲究不超过一个黄豆粒长的香烧尽之前就要倒完,大约也就十几秒的样子。

    倒完之后立刻用秘术锁魂,这样做会直接将魂魄融入铜像之中,建造出来的铜像会感觉非常的有灵。

    这时候我发现有点奇怪。

    这貂蝉的铜像的肩部油灯的燃烧刚好能够烧到脖子上,现在她脖子的位置已经有点发红了,但是颜色却不一样。

    “金大哥,你看她的脖子!”我赶紧让金三样来看看。

    因为这里知识最多的就是金三样了,他应该能看出来端疑。

    金三样看了一会,居然用刀子在她的脖子上扣了一点烧红的金属粉。

    “是合金!而且左右两边不一样,”金三样观察一会就告诉我。

    “怎么个不一样法?”我问道。

    “没有仪器,我没法检测,不过没想到那个时候居然有合金的技术,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难道说是发丘天官在近代所造?不过看铜锈应该是很久了。”金三样正在思考。

    我对于古代什么时候出现的合金并不感兴趣,只能去帮助三叔找一找进入下一个地方的办法。

    这里四周的墙壁上居然还有各种兽首,而且都是双眼紧紧的盯着貂蝉的方向。

    我想起锁魂像,这才明白了这个地方的格局。

    好狠的格局。

    这是我的感受。

    这些兽首全部盯着貂蝉看去,似乎是一种怒视,但是这兽首的选择却是猛兽,虎、豹、狼、蛇等等凶兽都在其中。

    这种动物雕刻的石像都带有戾气,对于鬼魂有所压制。

    这个距离虽然不能压制鬼魂,但是却会让貂蝉在铜像之中的魂魄不会沉睡下去。

    而貂蝉身上的铁刺等东西应该是当初就留下的,是貂蝉在死之前接受的酷刑。

    没想到都以为是失踪的貂蝉,居然被人抓起来,还施以酷刑。

    这样做之后,貂蝉的魂魄便会无止尽的遭受生前的痛苦,不会解脱。

    不过最让我疑惑的就是两点。

    一是我从一开始并没有感受到貂蝉的魂魄在这里,悄悄用过符纸也没有任何感应。

    第二点就是她脖子上的油灯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金三样也说过脖子是合金。

    我怀着这种怀疑的心思继续查看,这些石像兽首的眼睛居然都是铜豆子,而且磨得极为光滑。

    突然一声突兀的凄惨叫声传了过来,是个女人的声音。

    我本以为是两样,因为就是从金三样哪里传来的,可是仔细听过之后发现并不是,而是那尊蜡烛。

    我看到铜像的嘴中不断地往外冒着蒸汽,似乎像是水开了一样。

    我还没等回去,就听见一阵阵沙沙的声音。

    周围的石像兽首眼中的铜豆子突然疯狂的转动起来,在眼眶之中敲得当啷当啷直响,数量多了之后竟然变成了沙沙的声音。

    “你作了什么!”我们一边往回赶,我大声的问道。

    “啥都没干!”金三样回答。

    空气中有一些煤油的味道。

    相反金三样此时居然非常的镇定。

    “这尖叫声就是这铜像里面的空气还有煤油经过加热之后膨胀,然后经过铜像的嘴巴所产生的震动发出的声音。”金三样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学究。

    可是当铜像嘴角的蒸汽不在往外冒了之后,那声尖叫还在,只不过中间居然有换气的声音。

    “你们觉得,铜像自己能不能换气?”金三样脸上露出一种苦笑,他离得铜像最近。

    我此时双眼一晃,道眼自己开启。

    在铜像之中,我看到了貂蝉的魂魄。

    她也是跪坐的姿势,双脚被钉在地上,不过那个铜像似乎变得非常的烫,不断地灼烧者她的魂魄。

    而那些兽首此时居然开始吐出大量的鲜血。

    浓重的血腥味一下就刺激的我清醒了过来。

    我才知道我一直都想错了。

    那铜像虽说是锁魂像不假,但是锁魂的地方却是铜像之中貂蝉残余的躯体。

    铜像绝对被做过手脚,不然怎么会对貂蝉的魂魄产生这么强的克制作用。

    我朝着顶上看去。

    这才明白不是铜像的问题,而是头顶上居然有一面八卦镜。

    而那些兽首微微上扬的眼刚好将八卦镜反射过来照射在铜像身上。

    这样说来她脖子上的油灯就是开启兽首的机关,怪不得不一样。

    可是那些鲜血流出来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一个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八卦炼魂,血池养魂。

    八卦镜不断地照射来折磨貂蝉的魂魄,然后通过血池来滋养魂魄。

    可是隔着铜皮怎么滋养。

    不对!等到血池之中的血瞒过兽首,这样八卦镜的影响就低了,到时候貂蝉这种千年的鬼未必不能出来滋养魂魄。

    可是这里的空间这样大,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接下来渐渐落低的平台让我的心一下就凉了。

    带着铜兽的墙壁突然向前推来。

    紧紧几个呼吸,就将我们困在了平台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封闭环境。

    如果貂蝉出来滋养魂魄,那可是经历了千年折磨的女鬼,形成的怨气,我估计就连我们也不一定是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