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相遇
    ,!

    三叔试了试墙壁的厚度,对我们摇摇头。

    “这墙是精钢做的,想要打穿太难了。”三叔脸色有点不好看。

    本来三叔的一身本事非常厉害,但是这里的机关似乎都被发丘天官改造过,作为同出一门的摸金校尉和发丘天官,这样的改动让三叔这个老江湖在这里也是落了马。

    我用雷击木剑试了试,墙壁非常的厚,刺进去却刺不穿。

    金三样也不信邪,用随身带着的手枪对着墙壁开了几枪,我们差点被流弹击中,反而墙壁却没有多大的损伤。

    难道说一定要在这里等那个貂蝉的魂魄复苏才行?

    “三叔!真没有法子出去吗?”我问道。

    “想要出去,我估么着得进入下一层的墓道,这里凡是有机关,就肯定有能够出去地方,看样子能不能出去就得看这个貂蝉的铜像了!”三叔说完,趁着还貂蝉还没有复苏,就在铜像的地方仔细观察了一番。

    这时候的血已经是淹没了我们的脚背。

    此时那声尖锐的叫声已经消失了,只有那些还从兽首中流出鲜血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刺激着我们。

    最受刺激的就属两样了。

    现在金三样已经牢牢的抱住两样,两样双眼有些发红,似乎这些鲜血对她的影响非常的大。

    “坚持住!你看着我!坚持住!”金三样用力的掰过两样的头,让她直视自己。

    两样狰狞的面孔看见金三样之后才缓和了一些。

    “三叔!快想办法啊!”金三样大声的呼喊。

    三叔正趴在地上从血中摸索着什么,听到金三样的喊声又加快了速度,鼻尖上的汗珠不断的低落在血水之中。

    金三样将两样的头紧紧抱着。

    看到两样对血液的反应如此强烈,其实我心中也有个数了。

    力大无穷,还有灵智,现在对血液的反应如此之强,只能是血尸了。

    血尸其实就是一种练尸的产物。

    高等的血尸也能够拥有灵智,不过血尸是一种夹在人与尸体之间的东西,说她活着吧,其实她必须先死去,但是又不是真正意义上死后才起尸,这种东西就像是西方的吸血鬼一样,不过吸血鬼能够通过咬别人来感染别人,就像是僵尸一样,但是血尸不同,她们没有传播性。

    不过现在的两样居然能够克制自己的**而不去吸收这里的鲜血,实在是超出了我的预料。

    之前开了道眼的时候就看见了她身边用血气环绕,还没往这方面想,现在看到两样眼中对鲜血的渴望,我才确定。

    血尸一旦吸血,就会陷入狂暴的状态,而且这里又是血池,通过血液她能够源源不断的修复自己,我们也压制不住她。

    怪不得金三样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太希望我能够知道两样的来历,血尸这东西属于天弃之物,一旦发狂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消灭掉。

    现在好了,本来一个千年的怨魂还在慢慢苏醒,现在还要担心血尸两样会不会突然发狂。

    血液逐渐没过了小腿,三叔全身都是鲜血,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有了!这铜像在不断的升起,看样子这就是通往下一个地方的路,只是……”三叔说到一半突然不说了。

    “只是什么!”金三样前一秒还因为三叔找到了出路非常的开心,现在又心里猛地一沉。

    “我算过血液的上升和这铜像的上升,铜像下面是石柱,石柱下面才是通道,也就是说先要把石柱全部升起来才能看到路。”三叔说。

    都不傻,三叔这样一说,我们就明白了,等石柱升起来,我估计血池也已经完成了,那时候貂蝉的怨魂复苏,我们还要阻挡怨魂,再加上现在更加难受的两样,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难道说只能等!

    这时候为了不让两样过多的接触血液,金三样已经把她抱了起来。

    我也随着血池的升高将雷击木剑插入墙中,好让金三样能够把两样举得更高一些。

    就在这时候,血池中的血已经到了腰。

    那铜像周围开始吸收血池中的血了。

    我手上掐好了破煞符,打算貂蝉一旦现形,就立刻轰出去。

    就在我们等候的时候,墙塌了!

    不是被外力所致,而是从上往下,而是那些精钢的墙就像是融化了一样,铺了一地,除去血池中间还留着一圈,其余的都将之前的土坑覆盖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平面。

    不管为什么,金三样立刻抱着两样从其中爬出来。

    远远地离开之后,两样才好受一些。

    “摸金校尉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这时候一道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来。

    齐刷刷站着十几个发丘天官,手中都端着一个发丘印。

    那道门并没有阻止发丘天官的到来,看样子刚才的墙壁也是他们搞的鬼。

    “长命!”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在人群中,终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庞。

    “辛月!”我低吼一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辛月此时被两个发丘天官一左一右的夹住,她手中还拿着发丘印,不过她没有第一时间冲过来,看样子是有什么东西限制住了她。

    “小石头怎么样了!”辛月突然问道。

    “没事!有林在呢,已经没事了!”我知道辛月也很担心小石头,毕竟那样小的一个孩子都被下这样的毒手。

    “哦?那个孩子居然得救了,河图之主果然厉害!”中间那个发丘天官脸上出现一种失望的神色,对我说道。

    “长命!小心啊,他们是……”辛月没说完,就被旁边的一个人捂住了嘴。

    “太一门是吗?”我说道。

    辛月拼命地点头。

    “哈哈!果然瞒不过河图之主。”那个人继续说道。

    我此时在脑海中不断地思考。

    这董卓墓之中还有什么能够引起太一门注意的?没有了吧,只剩那传说的七星宝刀。

    而七星宝刀里面藏着河图的最后一卷,要是我得到了,也就有了和太一门主一战之力。

    看样子他们也是不想让我得到这些了。

    “发丘天官居然愿意坐狗腿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都是传承千年的门派,居然愿意给人家摇尾巴,你们可真对得起自己的名号!”三叔看了一眼,说道。

    三叔这是在给我提供情报,告诉我这些人中并不都是太一门人,还有发丘天官的人。

    看到那些人依旧没有反应,我也就确定了这些人就是一些被策反的人。

    我现在很头痛,真的不知道那个雷霆到底帮助太一门策反了多少人,走到哪里都能遇见。

    “各位天官,让我看看你们的诚意!”中间那个太一门徒说道。

    他话音刚落,立刻就有十二个发丘天官从哪里冲出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他们没有动手,反而将手上的发丘印用力的往地上一按。

    十二道金光立刻从其中出来,汇聚到我们脚下。

    阵法!

    我暗叫不好,这阵法将我们困住,我用道眼看过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实在是不懂这个发丘天官的阵法。

    “三叔!有办法破阵吗!”我回头问道三叔。

    “迷踪阵,找到阵眼就可以!”三叔和狗叔相视一眼,立刻就一左一右分散开。

    看样子拖时间的事情就得交给我了。

    “你以为这样的阵法就能困得住我?”我假装不屑一顾的说道。

    “河图之主果然自信,不过都说你是百无禁忌,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在这千年冤魂出来之前破阵。”那个人显然很轻松,他似乎认为我根本出不来。

    我心中也是苦涩的厉害。

    他说道点子上了,哪里还有一个千年冤魂,万一我们破不了,等到那个冤魂出来,就会腹背受敌。

    “三叔!再快些!”我低声说道。

    我看向那个人,继续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区区千年冤魂而已。”

    这时候我看到辛月的眼睛一个劲的乱转。

    她想要对我表达什么?

    是这个方向?

    我看着辛月的眼睛在眼眶之中转动,想让我看向其中一个施展发丘印的家伙。

    我一看不打紧,直接有些乐了。

    这小子长得和辛月几乎是一个样,一看就是有亲戚关系的,说不好还是未来的大舅哥小舅子之类的。

    他看到我看他,手指在发丘印上微微抖动了一些。

    不过我却摇摇头意识他别乱动。

    辛月这一手无间道连我都没有想到,我赶紧叫三叔回来。

    现在除去押着辛月的两个人和中间那个人都是太一门的之外,我还不能确定除去未来小舅子或者大舅哥这群人之中还有没有内奸。

    一旦想要脱困,就必须快速解决这些太一门的人,要不然会多生事端。

    金三样表示自己枪法很准,能够解决其中一个,两样还比较虚弱,所以不能动手,山说那个中间的人可以一战。

    我掂了掂手中的雷击木剑,另外一个押着辛月的人也不再话下。

    这时候就差这群困着我们的人之中不知道有没有太一门的人了。

    我将其中一个发丘天官是内应的消息转达过来,所有人都看向他。

    他手指飞速的点着什么。

    “别…看…我?”金三样说道。

    “你咋看出来的?”我惊异的问道。

    “摩斯电码而已,我都记住了。”金三样说道。

    我真是要笑出声来了,真是太聪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