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死无泪
    ,!

    “三点钟方向、六点钟方向…有三个太一门的人。”金三样一边看着他一边叙述给我听。

    我再三确认两样能不能动手,两样现在站着都很困难,所以我还是放弃了,只能我自己对付两个了。

    山说中间的那个人气息很稳,应该是个高手。

    通过金三样,我和他沟通好了,只要我一动手,立刻撤去阵法。

    我们都再三确认自己的目标,这次是闪电攻击,不能出错。

    双眼聚焦在那个押着辛月的人。

    “动手!”我一声令下,我们立刻站起来。

    雷击木剑猛地掷出去,金三样也开枪了,山则是冲了出去。

    三叔和狗叔分别扑向两个发丘天官。

    在我看到辛月身旁一个押着她的太一门徒被一枪干倒之后,另一个也被雷击木剑刺穿了肩膀,辛月立刻脱困,转身拔出剑一剑砍向那个被我刺伤的发丘天官之后,我立刻转身扑向最后一个太一门徒。

    我刚要扑上去,有一道身影比我还快,就是那个长得和辛月非常的像的发丘天官。

    他一眼就看出我们人手不够,他解除了迷阵之后,立刻就动手帮我们了。

    山和那个领头的撞在一起。

    那个人居然没有被撞出去,反而是硬接了下来。

    山看到这一幕,咦了一声,有暗自加大了力道。

    没想到那人居然一招缠手将山反制住,然后一下就给扔了出去。

    这时候太一门徒早就被解决掉了,只剩那个将山扔出去的人。

    “你是谁!”山起来之后便沉声问道。

    “地上又地上的行当,地下有地下的行当,太一死字门,死无泪。”那个人阴恻恻的笑着说。

    我听完之后暗道不好,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能碰见一个门主级别的人物。

    现在山的实力没有恢复,刚才交手就看得出来,我也不能打过他,这样一来我们几乎是逃无可逃了。

    “长命!我拖住他,你们快走!”山怒吼一声立刻又一次冲了上去。

    我赶紧拉着剩下的人往青铜门的地方跑去。

    “你们能跑的了?”死无泪说道,又是一招缠手,将山的冲势化解,然后一掌将山拍了出去,随后抢先一步来到青铜门哪里。

    在我们眼前,那个巨大的青铜门居然被他自己一人之力就能合上,这样的力气就连山都做不到。

    死无泪合上青铜门,朝着我们邪魅的一笑,似乎我们已经落入他的手中。

    我横起雷击木剑,这是我们第一次堂堂正正的和太一门的一位门主正面交锋,之前两度交手魁三,能看出来他的实力并不算太出众,但是面前的死无泪,似乎更胜一筹。

    死无泪向前踏了一步,做出一种即将出手的姿势说道:“你和魁三交过手吧,那家伙阴阳二气没有全部施展出来,可我不一样,在这里没人知道,我不必留手!”

    他这一句话透露了一个重大的秘密,就是当初魁三没有使出全力,也就是说曾经出现的几位门主都有留手,这也就是说吴止于当初对于这些人的判断有误。

    我看了一眼身后的血池,血水已经下去一半了,现在看来我们很有可能联手都不敌死无泪,但若是等到貂蝉的怨魂复苏,用些手段的话,也未尝不可一战。

    山首先出手,虽说谁先动手谁就会先暴露弱点,但是山明显不敌,此时抢先出手,也就是为了尝试一下能否逼出死无泪的弱点。

    “切!送死来了?”死无泪轻蔑的说了一句,立刻迎了上去。

    山的拳法刚猛,但是遇见了死无泪绵柔的缠手,一点力道都用不出来。

    “辛星!结阵!”辛月一声疾呼,带着发丘印冲了出去。

    “好的!姐!”辛星回应着,立刻也选了一个方位。

    剩下的发丘天官看样子都反应过来了,立刻带着发丘印配合着姐弟二人。

    我也抄着雷击木剑冲了上去。

    道门的剑法施展出来,立刻缓解了山的压力。

    我也是发了狠,此时的局面早就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雕虫小技!”迎击我们二人的死无泪居然还有余力说话!

    山拼尽全力将死无泪打了一个踉跄,死无泪的胸口就暴露在我的剑下,我哪里肯放过这样一个好的机会,一剑刺去。

    死无泪右手一探,好似轻轻一推,居然丝毫不差的避开剑刃拍在剑身之上。

    我的剑没有刺中,反而自己和他贴身而立。

    我本能的用手肘护住心口,他手腕一转,那一掌也靠了过来。

    我知道他的力道,自然不敢硬刚,立刻抽身回去。

    本以为能够躲开,但是他中途化掌为爪,一把抓住我的衣领。

    “弱!太弱了!”我耳边响起这样一句话,立刻就被扔了出去。

    三叔眼疾手快,立刻接住我,不过巨大的力道让我两个人皆撞在墙上,三叔替我接下了所有的力道。

    “咳咳c大的力气!”三叔说了这样一句话,立刻脸色变得蜡黄。

    我顾不上查看三叔的伤势,立刻站起来又冲了过去。

    刚走几步,山就朝着我飞来。

    “阵起!”辛月的声音及时赶到。

    十道金光从发丘印之中激射而出,化成一个巨大的牢笼罩了下来。

    我暗叹一声发丘印果然神奇。

    金光落到死无泪的身上,我们周围突然一阵轻松,看样子这是运用风水势的阵法,用此地的风水化为力道压在他的身上。

    死无泪明显身形往下一矮。

    “哦?有点意思了!”死无泪扫视一眼,双眼中似乎藏了一条毒蛇。

    “起!”死无泪突然一仰头,一阵煞风从他身体中喷涌而出。

    辛月他们立刻就被打断了阵法,一个个倒在地上。

    “应该让你看看死门真正的实力!”死无泪看着我,似乎是在怜悯我们。

    巨大的阴气从他的体内瞬间喷涌而出,化作一个个恶鬼的样子朝我们扑过来。

    我立刻开启了河图的屏障。

    一阵推力将我死死的逼到了角落之中。

    死无泪闲庭信步,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此时早就顾不得留手了,五雷符,破煞符,几乎刚画完就打出去。

    但是也就阻挡了一瞬。

    “符箓?我也会!”死无泪手一扬,一道漆黑的符文落在他的手上。

    那道符打出去的瞬间,化作一柄利刃直接击在河图的屏障上。

    瑶池秘境漫天的火萤都没让我的屏障出现意外,这一柄利刃居然击在上面就发出一声咔嚓的声音。

    我立刻有了感觉,这时河图的反馈,屏障坚持不住了!

    我拼尽全力向右躲闪,那利刃身后的围墙,居然穿透了。

    啪啪啪!

    枪声响起,金三样居然不怕死的用枪枪击死无泪。

    死无泪向后一窜,立刻就躲闪开了。

    死无泪随意的一挥手,一道黑气便击中了金三样,金三样立刻被打倒在地生死不明。

    “金大哥!”我愤怒的攥紧拳头。

    山此时再一次冲了过去,身后开了那个召唤甲士的门。

    里面突然出现四个身着重甲,约有两米高的巨型甲士。

    哪些甲士我见过,当初就是他们将那个来杀我的鬼王押了进去。

    死无泪身上的阴气化作恶鬼冲击着他们,但是却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

    山借此机会开始蓄势。

    我也引动体内的祭文。

    此时的祭文因为这段时间几乎将河图凑齐,所以壮大了不少。

    祭文一出,立刻感觉自己身体中充满了力量,八门遁甲、九字真言全部开启。

    我惊讶的发现此时我身上也像是死无泪一样,只不过他是阴气,而我却是阳气。

    我惊喜的试探了一下,身上探出来的阳气居然能够受我控制。

    学着死无泪的样子,一团阳气化作利刃激射而出。

    死无泪似乎有些意外我居然能够学会这一招,立刻躲闪起来。

    那柄阳气化作的利刃立刻洞穿了在他身后的那团阴气。

    死无泪似乎受伤了,他捂了一下胸口,但是很快就没事了。

    此时的他正在缠斗四个甲士。

    他也发现了自己杀了这么多人才练成的阴气对于这四个突然出现的甲士没有用,只能用自己超越常人的力气了。

    他一个纵身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其中一个甲士的胳膊,用尽全力一拧。

    那个甲士身上的盔甲立刻就被凝成了麻花,但是却不妨碍他另一只手抓住了死无泪的衣服。

    剩下的三名甲士立刻围了上去,似乎想要将他抓到门中。

    正当我以为这下死无泪即将被拖拽进去的时候。

    一声暴呵声传来。

    死无泪身上的阴气突然收缩。

    死无泪伸出两只手捏住甲士的头盔,用力的一掰,两个甲士立刻化为了飞灰。

    剩下的两个也被他一手一个直接灭掉。

    此时的死无泪,脸上遍布黑纹,就像是之前糖糖曾经在我脸上画的祭文一样,不过这些纹路却露出一些邪意。

    “不错不错!让我能够用出全力,没想到低估了你们,那么接下来,送葬开始!”死无泪首先就冲向了正在打算再一次结阵的发丘天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